第八卷 第十六章 螳螂捕蟬

  被利蒼一語道破了我的位置,而瞧見法螺道場的一眾人等皆有朝著谷倉掩殺過去的趨勢,那程楊教授卻陡然厲聲尖叫起來:“都住手,不然我讓人先殺了他!”

  程楊教授的威脅很明顯起來效果,但見以鐵面人為首的一眾人等都停住了腳步,而瞧見程楊教授夷然不懼的模樣,那鐵面人則顯得很平靜,拄著拐杖,用拐杖尖端撥動了一下地上被砸成好幾塊的碎片,然后說道:“程楊,你的確很謹慎,說吧,你到底想要如何交易,才能夠將那個家伙交到我的手上來?”

  面對著鐵面人的質疑,程楊教授的情緒顯得十分激動,厲聲說道:“你告訴我,你這臨仙遣策,到底是一個什么東西?”

  世間流傳,說西漢長沙國丞相轪侯利蒼獲見天外飛仙,得傳《臨仙遣策》一卷,而后成就至道,方能活得千年,后來的邪靈教也獲得一部分殘本,還引為圣典,當真是十分珍貴之物,然而在這當事人的口中,那玩意卻并非是什么文字記錄,也不是什么修魔秘籍,更多的則像是一種靈物,或者說是某種珍稀物品,作為一個在考古界有著相當地位的學者,怎么可以忍受自己的研究方向,足足走偏了數十年呢?

  似乎感受到了程楊教授的頹喪,鐵面人那面具之下則發出了嘿嘿的笑聲來:“實話告訴你吧,那臨仙遣策,其實是一股輕靈之氣,當然,它并不僅僅只是一股氣息那么簡單,它由一股古代神符所構成,那神符的誕生上溯甚至可以推演到偉大的封神時代,它所蘊含的的信息,足以讓人終身受益,我當年其實也只解開了一部分,便能夠有了并肩頂尖高手之林的資格……”

  聽到鐵面人說出了真相,程楊教授眼睛睜得碩大,吃吃地說道:“這怎么可能,那流傳于世的臨仙遣策殘本,到底是怎么回事?”

  鐵面人說道:“那些殘本,不過是我從神秘符文之上破解出來的一些法門而已。我守著一個寶藏,然而唯一遺憾的事情是修行知識的斷層,使得很多東西沒有從封神時代傳承下來,我窮盡畢生之力,都難以破解其中真正的奧義,唯有借助遺尸地藏之法,將自己靈魂留存,永不墜落幽府,期待來日重修。然而讓我難過的事情是,你們雖然將我給喚醒了,但是卻把我藏在玉簡之中的臨仙遣策也奪走了——這就是我找尋你們的理由,明白了么?”

  “臨仙遣策居然是一道輕靈之氣,天啊,它居然只是一股氣息,”程楊教授飽受打擊,喃喃自語道:“我居然干出了買櫝還珠的傻事,而且還空守著這破盒子,洋洋得意十幾年——真傻比啊!”

  程楊教授極為懊惱,而鐵面人則是顯得十分焦急,催促他道:“你身上的詛咒,來自于我的意志,我隨時都可以幫你解開,還你正常的生活。那么,我們開始交易吧,如何?”

  鐵面人說得如此懇切,已然沒有了那陳年老鬼的森嚴恐怖,然而程楊教授卻低下了頭去,似乎在喃喃自語,又似乎受不住這打擊。過了好幾秒鐘之后,他終于抬起了頭來,然而在抬頭的這一霎那,即便是在谷倉房梁之上,角度完全處于一個偏移位置的我,都能夠感受到他渾身散發出來的那種侵略性,以及宛如潮水一般的憤懣。

  接著程楊教授開始緩步后退了,他一邊自嘲地笑,一邊說道:“我真是個傻比啊,空入寶山而不自知,曾經擁有而不得,世界為什么會這么不公平?正常的生活,呵呵,我還能夠過正常的生活么?我將自己的親外孫女給活活吃掉了,這事兒可是被我女兒看到了的,她雖然礙于情面沒有舉報我,但是我后來假死之時,一對兒女,沒有一個能夠回來看過我一眼,人世間如此薄涼,哪里還能回得去……”

  他的話語讓法螺道場的人感覺到一陣不安,那鐵面人沉聲喝問道:“程楊,時至如今,你以為你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嗎?實話告訴你,只要那股輕靈之氣還在陳志程那小子體內,我就能夠在他尸骨未寒之時,就將其剝離下來,所以你以為讓人殺死了他,我就能夠受到威脅么?”

  被如此一喝問,程楊教授的臉陡然就是一陣扭曲,這并不屬于正常人的肌肉抽動,而像是僵尸或者死人一般的僵硬,讓人覺得無比詭異,接著他瘋狂地大笑了起來:“你厲害,你牛逼,那么我想問你,法螺道場是以法陣起家的,我倒要用你們最擅長的東西,來跟您們討教一番,看看法陣技術,到底哪家強!”

  他這話兒一說出口,早已等待多時的黑寡婦陡然從黑暗中沖了出來,手中一面齊人高的大旗,上面繪滿了千八百種密密麻麻的毒蟲,而這些毒蟲有蜈蚣毒蛇,也有千奇百怪、人間難見的毒物,大旗招展,從院子的角落立刻躥出了一大股的黑色霧氣來,這些黑色霧氣但凡沾染到了人體的一點區域,立刻就會瘋狂地往里面鉆,接著附著在這血肉里,瘋狂孽生,那人便肉眼可見地消融了去,十分恐怖。

  一瞬間,那些由微末蟲蠱組成的黑霧將整個院子都填滿,而法螺道場之中也有兩人帶著凄厲至極的慘叫聲,化作了烏有。

  這手段當真是讓人心驚膽寒,看來老孫說他師父那老頭兒有著神秘之地苗疆萬毒窟的一支傳承,此言并不似假的,然而法螺道場卻也不是吃素的,在反應過來的那一剎那,剩余的人立刻結陣以待,接著紛紛射出符箓、陣旗以及排簽,將陣腳穩住,不讓那些細小蟲子圍上來,而那鐵面人則顯得格外憤怒,手一揮,那些圍繞在他面前的所有蟲蠹皆潰散而去,他怒吼道:“在我面前玩小手段,你真的是活膩了。”

  鐵面人之下的靈魂是利蒼,而那一位大拿早在幾千年前,就是一代頂尖高手,而去那還是術法最鼎盛的時代之一,方士群出,盡管這千年過后,無論是靈魂,還是別的,都已經虛弱到了極點,但強者的尊嚴也不是這般被踐踏的,當下也是腳尖一點,便沖著程楊教授殺了過去。

  鐵面人利蒼有著強者尊嚴,自信滿滿,然而他面對的卻并非一個冒冒失失的弱者,這位程楊教授是一個心思極為縝密的家伙,他當初算計我的時候,環環相扣,層層相連,僅僅只是簡單的兩記飛針加麻象散,便能夠將我給生擒活捉,而對于利蒼這老鬼,他可是籌謀了十多年,哪里只是表面上的那般簡單,但見利蒼沖到一半,地上卻浮現出了一個邋遢老頭來,面無表情地攔住了身著黑袍的鐵面人。

  那邋遢老頭容貌十分丑陋,不過在與鐵面人交手兩招之后,身形一扭,竟然擠進了鐵面人的身軀里去,那面具之下,有一個憤怒的聲音喊道:“一個區區幾年煉制的小鬼,居然敢跟我搶奪身體,真的是活膩了!”

  利蒼驕狂,然而他卻著實被這邋遢老頭的鬼魂給牽絆了,我有一種莫名的猜測,那邋遢老頭恐怕是老孫的師父,這兩個畜生不但將其殺害了,而且還將老頭煉制成了鬼靈,當真是讓人不齒——老孫師父是正是邪,為人如何,這個我無從得知,但是瞧見他剛才那面無表情的臉孔,我的心中不由多出幾分悲涼來,要曉得,我也是有師父的,對于這種情感也有理解,卻沒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會有這般無恥之人。

  不過這邋遢老頭鉆入鐵面人體內,卻是將利蒼的身形給為之一停滯,接著程楊教授則桀桀笑了起來:“它自然是拿捏不住你的,但是你以為憑借著你這壞了幾千年的腦子,就能夠跟現如今的我們相斗么?幼稚!”

  程楊教授揚起了右手,話音一落,黑寡婦從角落掏出一個奇怪的大鼓來,在上面猛然敲動了類似于“將軍令”的鼓點,而隨著這鼓點的出現,院子里頓時浮現出一種古怪的共振,咚、咚、咚,仿佛某種波瀾驟起,那鐵面人的身子變得僵硬,突然大聲喊道:“啊,不好,費陽、馬軍,快幫我殺了那個女人,要不然我們就完了!”

  鐵面人如此絕望,然而黑寡婦的鼓點卻敲得更加瘋狂,程楊教授攔在了黑寡婦旁邊,以作戒備,而目光則投向了谷倉這一邊來,催促黑寡婦道:“那個利蒼的神魂當真強大,居然在這樣的震動共鳴之中,還能夠保持一絲意志,小蘇,什么時候能夠將它鎮住?”

  黑寡婦揮汗如雨地打著鼓,搖頭說道:“這一曲鼓點敲完,倘若再不能扼殺的話,我們恐怕就只有跑路了。”

  程楊教授點了點頭,朝著谷倉這邊喊道:“老孫,走,帶那小子上車,我們趕緊離開。”

  他喊了幾聲沒有回應,眉頭突然一皺,詫異地喊道:“不對,老孫出事了!”

2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十六章 螳螂捕蟬”

  1. 回復 2014/11/24

    文文

    好緊張

  2. 回復 2015/05/17

    屈陽

    世界陣法哪家強?中國邪靈找屈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