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七章 虎穴之說

  老孫能夠協同程楊教授一起,將養育自己十數年的師父都給殺害了,這兩人的關系可不是一般的強,彼此的脾氣秉性也是相當熟悉,所以叫了幾聲沒動靜之后,程楊教授頓時就覺察出不妥來,然而他這話兒一出口,那黑寡婦卻不樂意了:“能出什么事?那個陳志程你之前也是檢查過了的,十三根鬼針,除了我,沒人能解,化功散,冰蠶索,每一樣都能將他制得死死,怎么可能出現問題呢?”

  黑寡婦鼓點不停,而程楊教授則黑著臉說道:“那他為何會沒有回應?”

  那女人眉頭一皺,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大驚失色地問道:“糟了,莫不是老孫那狗日的聽到了利蒼老魔的話語,得知陳志程身上隱藏著臨仙遣策的最終秘密,所以帶著那小子,和所有的東西,卷款潛逃了?要是如此,程教授我告訴你,敲完這頓鼓點,老娘立馬轉身就走,剩下的事情,你自己一個人擔待著吧!”

  程楊教授被黑寡婦挑起了疑心,不過心中卻依舊有些不信,轉身朝著谷倉走去:“不對,老孫與我情同兄弟,他不可能背叛我的,一定是利蒼老魔后面還有手段,暗中派人潛入了谷倉里面去,才會如此。你且在這里等著,我進去看看……”

  他這剛要離開,黑寡婦就厲聲慘叫道:“連自己的師父都給煉制成了鬼靈,兄弟又算個屁?程教授,你這時若是要脫身離開,我可不管這利蒼老魔是否有被這法陣共振而死,老娘拔腿跑開了先!”

  她話音一落,黑霧中便沖出了一個紅臉關公和白臉馬謖來。

  這兩人一人持刀,一人耍棍,身上隱隱散發金光,那些蟲蠹的黑霧似乎對于這些有著深深的畏懼,故而不能阻攔,使得他們兩人能夠沖上前來,試圖將敲鼓擺陣的黑寡婦斬殺當下。此時此刻,消滅了利蒼魔頭這件事情更加重要,要不然大家都得死,程楊教授也有這樣的覺悟,當下也是迎了上去,與這二人交手,而谷倉這邊,他則甩了一支利箭,釘在了正門之上。

  我不知道他這利箭是何用意,還待仔細打量那程楊教授的手段到底有多厲害,卻不料身后陰風一陣,回頭一望,卻見到一個缺了半邊臉的女童,出現在我跟前。

  這女童只有五六歲的模樣,披頭散發,渾身臟兮兮,全部都是血痕,一對手掌之上指甲尖利而修長,半邊臉血肉模糊,露出里面粉紅色的肌腱來,唯有一雙眼睛透亮,里面充斥著憤恨、怨毒、瘋狂以及痛苦等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

  驟然瞧見此物,我也嚇了一小跳,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既然老孫能夠將他師父煉制成鬼,人面獸心的程楊教授,自然也會不甘示弱,那么這丑陋猙獰的鬼娃娃,恐怕就是程楊教授的親外孫女了吧?

  想到面前這鬼娃娃悲慘的遭遇,我心中的那種恐懼便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滿滿的同情,瞧見它揮手朝著脖子抓來,我凝練氣勁,收斂雷意,伸手一把便抓住了這鬼娃娃的小胳膊。

  人鬼陌路,按理說平日里是不能實體相交的,因為我們身處的并不是一個空間,不過這些事情在修行者面前卻并不成問題,厲害的練鬼者能夠將鬼凝練得宛如實質,而修行者則能夠將虛無飄渺的鬼魂掌握于手,這些都關乎于炁的變化。那鬼娃娃想要取我首級,卻不料被我一把抓住胳膊,動彈不得,心中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浮現出幾分狠厲來,勃然變色,竟然化作一條細線,準備朝著我的體內鉆去。

  這小鬼的性子已經被程楊教授給煉制得格外兇惡了,我曉得倘若心存良善,只怕會陰溝里面翻船,當下也是手中雷勁一起,那掌心雷便擊在了鬼娃娃的身上,這孩子猛然一震,渾身一陣潰散,而后我更是馬不停蹄地念起了超度亡魂的經訣,一指點在了鬼娃娃的額頭之上。

  一指點破清明,回歸本我,洗滌一切罪惡,超度往生。

  超度亡魂,這是茅山道士最基本的功底,我身為茅山新生代的大師兄,自然是熟悉無比,當下全力施為,一指過后,卻見那鬼娃娃丑陋無比的軀體開始化作了虛無,而一縷被洗刷干凈的意識則從這殘軀之中升華出來,我仰頭望去,卻見一個滿臉童真的小女孩在我的頭頂上浮現,朝著我揮了揮手,一臉的感激,接著上方仿佛出現了巨大吸力使得她不能再久留,倏然朝著上空消融而去。

  超度,便是將人的意識和本我,度到彼岸去。

  何為彼岸,或許是幽府,或許是遠方,無人知曉,因為知曉的人,從來都沒有能夠回來過。

  超度完這小娃娃的我心中并無得意,反而是有一種莫名的傷感,而正在此時,我卻聽到院子里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趕忙趴在了屋檐下往外望去,卻見原本屹立當場的鐵面人居然倒了下去,而剛才準備與程楊教授交手的紅臉關公則躺倒在了地上,程楊教授悍然一陣連擊,手掌正好從那白臉馬謖的胸口給穿了出來。

  好手段,想不到一直以考古專家面目示人的程楊教授,卻是如此厲害的一個高手。

  不過,他也只能走到今天了。

  我縱身跳下了房梁,一劍將地上的那木箱斬成兩半,里面一堆零零碎碎的東西全數砍爛,而唯獨木盒之中的那本破書,我卻收了起來,做完了這一切,我提著滿臉都是谷粒的老孫首級,緩步走到了谷倉門口,猛然一腳,將那大門給踢得飛了起來。

  剛剛用陣法將鐵面人軀體之中的利蒼,以及自己的鬼靈給震得潰散,然后又傷了法螺道場的兩員大將,程楊教授頗有些意氣風發,然而瞧見踢門而出的我,頓時雙眼就瞪得滾圓,朝著一曲鼓點敲完的黑寡婦大聲喊道:“你不是說三保險么?那十三根鬼針呢,化功散呢,綁在身上的繩子呢,都到哪兒去了?你這賤貨,倒是給我解釋一下啊?”

  我右手提著魔劍,左手一揮,將老孫的首級給丟在了程楊教授的跟前,看著那骨碌碌轉動的腦袋,以及兩人臉上詫異到了極點的表情,我心中莫名一陣暢意,沉靜地說道:“兩位,這幾天你們癡我,笑我,辱我,罵我,欺我,侮我,誹我,謗我,爽快無比,那么今時今日,小弟自當一并償還,還請不要推脫!”

  我提著劍,緩步走向程楊教授,那老家伙難以置信地看著我,一邊后退,一邊驚詫地說道:“你怎么可能掙脫,難道……你是假裝被我們擒獲的?”

  我當然是中計被俘的,不過這蠢豬一般的行動實在是太有損我陳志程的顏面了,聽到程楊教授這么一說,頓時感覺自己自當如此,于是欣然笑道:“不然呢,你真的以為一記麻象散,就能夠將我給擒住?要倘若是如此,我這特勤一組負責人的位置,未免也太好坐了。于大師之死頗為詭異,來龍去脈皆無消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若是不讓你們放松戒備,又如何能夠將所有的兇手,都引出來呢?”

  我說得冠冕堂皇,好像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一般,不過我這般詭異脫身,也的確印證了這說法,程楊教授不知道還有王木匠這神奇的膽小鬼在,心中自然信了幾分,不由得信心淪陷,苦笑著說道:“我原以為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籌謀當中,卻沒想到忙忙碌碌到了頭,卻不過是別人眼中的棋子而已。陳黑手啊陳黑手,世間怎么會有你這么智近乎妖的怪胎呢?”

  程楊教授最為得意的并不是自己的修為,而是自己算無遺漏的手段,自謂“食腦者”的他將老孫這家伙支使得團團轉,就是因為他比旁人聰明,此刻在這兒栽了跟頭,頓時就覺得世界一片灰暗。

  我沒有理會這個家伙心中的挫敗感,雖然剛才將自己被擒一事說成了深入虎穴之謀,但是倘若沒有能夠將這兩個家伙拿住,牛皮便真的可能吹破了,當即一劍飛起,朝著程楊教授殺去,卻是想將其斬落當場,弄死這個幕后黑手,好報了于大師和林豪的血仇。

  見我咄咄逼人地沖了過來,那程楊教授臉上也露出了狠厲之色,厲聲喊道:“你這般謀算,那又如何?既入了我法陣中來,就叫你有去無回!”

  這院子是三人特意選中的戰場,做的布置極為縝密,我一入其中,那家伙便是陡然狂喜,伸手一招,便有成千上萬的毒蟲如云,嗚嗚泱泱,朝著我席卷而來,仿佛驟然之間,就要將我給吞噬入內一般,而面對著這恐怖的一切,心懷怒火的我卻是不慌不忙,陡然揮劍,朝著即將把我給籠罩的這一片的黑云,結了一個古怪的印法。

  【深淵三法,魔威】!

1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十七章 虎穴之說”

  1. 回復 2015/02/13

    虎皮貓大人

    傻波伊!大人我就回來過!傻波伊! 。。。 (QQ,593230584)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