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九章 黃雀在后

  一劍劃過,美人兒頭顱落下,血光遮天,將整個場面渲染得無比血腥,那秀美而嫵媚的臉龐砸落在地上,污泥、鮮血和塵埃將其沾染得格外丑惡,一如她的心靈。

  看著這么一副場面,我心中沒有激動,也沒有大仇得報的快感,而是在想著那些死于這個女人手下的亡魂,今時今日,是否能夠從中得到慰藉,得到解脫呢?

  對我來說,最可恨的當然是老孫和程楊這兩個老家伙,因為倘若不是他們的籌謀,于大師就不會死,我也不會走到今天這里來,然而若是論惡,沒有能夠惡得過黑寡婦這女人,這個女人從小的心理就變態了,無論是刑術、動機還是目的,都與別人不一樣,她需要從虐殺和死亡中獲得病態的快感,而我今天的這場審判,從另外的一個意義上來說,其實也是將她從罪惡迷途中解救出來,獲得救贖。

  除惡也是為了揚善,而倘若她早一日落在我的手上,其實反而是使得更多的生命獲得了解脫。

  一劍完畢,我感覺渾身仿佛吃了人參果一般,暖洋洋的,然而失去了黑寡婦的維持,被困當場的那些個法螺道場之人又都獲得了解脫,諸般蟲蠱都落于角落之處蟄伏,我提著嗜血之劍,心中突然一陣戰栗,下意識地朝著場中看去,卻見被我一掌印在當胸的程楊教授居然在黑霧消散的那一霎那,再次出現了,正在遠處,神情復雜地看著我呢。

  什么,程楊沒死?

  我感覺到一陣詫異,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我的左掌,暗暗覺得有些蹊蹺。

  要曉得,修行之人,最注重的便是“感覺”二字,在我擊中那家伙胸口的一霎那,我的確是有一種程楊這老頭兒罪惡的一生已然走到今天的感覺,然而他怎么可能又活過來了呢?

  而且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他臉上所蘊含的表情,遠比之前要復雜,似乎還蘊含著比先前更多的意義在里面。

  兩人對視數秒,而這時那些解脫束縛的法螺道場之人也終于恢復了行動,他們瞧見了程楊教授這個最重要的敵人,又看了一眼地上躺倒、不知死活的鐵面人,頓時轟然而起,準備朝著那程楊攻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背對著他們的程楊教授突然將手一舉,然后說道:“馬軍,你們別上來,是我!”

  這句話從程楊教授空中說出來,頗讓人覺得奇怪,然而仔細聽了一下這音調,我陡然一驚,下意識地往后面退了一步。

  天啊,這怎么可能?

  站在我們面前的,并非是考古教授出身的程楊老匹夫,而是剛才被他算計入陣之后便奄奄一息的利蒼,也就是法螺道場新一代的首領老魔——這個家伙不但沒有死,而且還換了一具身體。想到這里,我渾身都有些不寒而栗,原本以為事情差不多就此結束了,卻沒想到,利蒼卻不過是多等待了一會兒,如此而已。當然,利蒼便是利蒼,這個有著千年跨度的老魔頭終究不是程楊,也不是我所能夠比擬的,也只有如此,他方才是他。

  聽到從敵人的軀體里面傳出首領的聲音,法螺道場之中,為首的那個白臉曹操赫然停住了身子,一揮手,周圍六人皆不再上前,而是躬身回答道:“是,尊上。”

  我橫劍而立,利蒼則緩步走上前來,瞇著眼睛看著我,然后用一種很平等的語氣跟我說道:“你干得不錯,我剛才看到了你與這具身軀的戰斗,很驚艷,不比當年這個年紀的我差幾分,有過之而無不及!真的,臨仙遣策這種東西,旁人都以為不過是一門秘籍,卻沒有人想過,它其實是一種境界,一種更高的生命形式,是仙人的門庭,是魔王的頓悟,是凡人所難以想象得到的存在形式……”

  這家伙說的話讓人思域大開,我唯有緊緊地握著劍,方才能夠有那么一點兒安全感,信心升起來,這才說道:“是的,它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而且我還感覺道,它并不僅僅只是如此簡單。”

  利蒼表示了同意,點頭說道:“對,它是仙靈之界遺落的瑰寶,只因為我們是凡人,是受禁錮留在這個世界的生物,所以才不能理解它高貴而獨特的生命形式;在它的世界里,或許時間和空間都只是一種量化的東西,現在和過去,就好像從一個山峰,爬到另外一個山峰,所有的可能都集結到眼前而已……”

  利蒼跟我談論起了對于臨仙遣策的理解,以及對那顆神秘符文的猜測,一本正經,就好像我們再進行學術討論一般,我這才發現有一點不同,那就是他此刻說話的方式和強調,都跟先前的鐵面人有著很多不同,或者說跟被他占據身軀的程楊有著極多的相似之處。

  我不知道它這所謂的附身替換到底是怎樣一個情況,卻曉得在融合程楊記憶之后的利蒼,變得比以前還要可怕。

  “聰明豈終秘,時之思培后補先,非實非枯,旋啟旋閉。魚不躍而其機是躍,鳶不飛而其性為飛,方謂之凝神,方謂之得凝神之道。然必有靜至動,由空入色,靜中有動,空中有色,活潑潑、惺惺然,念中無念,一靈獨照,方是真境界……”

  談完了體悟,利蒼突然念出了這么一段真訣來,我聽在耳中,突然腦中一陣豁然開朗,宛如瓊漿玉液一般,卻曉得這些都是利蒼窮盡畢生之力,將那臨仙遣策破解出來的結果,雖然不知道他為何會有這樣資敵的想法,但是有便宜不占,那便是王八蛋,當下我也是一邊按照著語句之中的意境,去理解那顆旋轉不定的神秘符文,倏然間,整個人的境界仿佛都被生生拔高了許多一般。

  然而一個段落完畢之后,那家伙竟然沒有再說,而是臉色古怪地喊道:“不對,你這家伙,不是死了么?”

  這般說著,利蒼突然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臉色陡然變得一陣赤紅,我心中一動,一個箭步沖上前去,也不管剛才是否跟此人言談甚歡,直接一記掌心雷,拍在了利蒼的前方。這掌心雷蘊含雷意,乃九天之上至陽至剛之物,即便沒有擊中對方,那炙熱的效果如風拂面而過,卻也是將這個奪魂未遂的老家伙給震得朝后飛起。

  我一擊得手,心中竊喜,當下馬不停蹄,一劍奔了過去,試圖將附在程楊身體里面的利蒼給一劍刺穿,也好了結了這一樁公案。

  沒想到我這邊剛剛一動手,那剩余的七個法螺道場之人卻迎了上來,將利蒼給護在身后,緊接著紛紛上前,七人隨意一站,竟然便化作了勺狀的北斗七星,有人出手防御,有人出手進攻,而站在天樞星位置的白臉曹操則將面具接下來,卻是個小眼細眉的中年漢子,手往嘴邊一送,立刻就有一道尖銳的鳴笛之聲穿越夜空,朝著很遠的地方擴散而去。

  我心中一驚,曉得這家伙卻是在吹哨子叫人,準備將埋伏在這附近的人手都叫過來了。

  我剛才與這幾人交手,曉得盡管對方的修為沒有一個能夠抵得上我的,但是一旦結成陣法,相互援引,七人為一體,我陡然之間也是破不開對方的防線,而且后面還有一個利蒼,隨時都有可能復蘇起來,而只要利蒼無事,就憑我一人,哪里能夠扛得住那個千年老魔頭的手段,當下也是不再留戀,轉身就朝著谷倉那邊跑開,準備奪路而逃了。

  然而我想走,不料對方卻是頗為強勢,那白臉曹操冷聲哼道:“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這話兒剛剛落下,便聽到一聲轟隆隆巨響,谷倉旁邊的這幾間房子突然倒塌了去,巨大的塵煙中,有十多個同樣裝扮的黑袍人出現在了我的對面,接著仿佛是約好了的一般,在我的前后左右,居然都圍上了一群人,都不用我仔細數,便能夠感覺到至少有五六十多個戴著京劇臉譜、身穿黑袍的家伙將我給包圍,而那白臉曹操則揚聲喊道:“人來咯,陣成,活捉目標!”

  一聲招呼,無數呼嘯而起,我瞧見這些人紛紛從身后拔出了三角令旗來,有五色,分別為青、黃、赤、白、黑,朝著我的周圍擲來,定住陣腳,接著這些人一邊呼嘯,一邊飛速跑動,也有人從懷里掏出一葫蘆來,瓶塞扭動,噗的一聲,竟然從中浮現出了一個個身高兩三米的黃巾力士,渾身肌肉,目光在一瞬間就從迷茫化作了堅定,朝著我這邊看來。

  幾乎是在一瞬間,我就身陷重圍之中,心在那一刻免不得后悔,想著我當真是應該脫身之后就逃遁而走,也好過被這般圍困。

  法螺道場,這個銷聲匿跡久矣的團伙,今天終于露出了它的猙獰面目來,而我,能否沖陣而出呢?

  看著周邊無數幻象升起,而我的心也終于沉靜了下來。

  該面對的,總將是需要面對。

  至多,不過一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