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章 陣斬半百

  既然已經被團團圍住,納入陣中,那我便沒有再逃了,因為既然逃不過,那就面對便是,也好過在逃亡過程中被捉,反倒失了顏面。

  我倘若還是當年麻栗山的鄉下小子陳二蛋,這還無所謂,而此刻的我,畢竟已經是茅山當代大師兄,宗教局二司行動處特勤一組的領頭人,我這臉,其實還代表著很多人的顏面,而那些人正是我所在乎的,所以即便是死,慷慨悲歌,也比猥猥瑣瑣地死去好一些。

  而且修行者之間的戰爭,并非數字上面的加減乘除這般簡單,最終的勝負說到底,都是運氣、意志和實力的堆疊,任何的小狀況都有可能扭轉結局的方向,人多那又怎么樣,要想拿下我,那就給我付出代價來。

  我一咬牙,感覺自己陡然間斗志昂揚,整個人都變得一陣意氣風發,我曉得這是剛才利蒼給我講解臨仙遣策真義之后的覺悟,當下也是將長劍揚起,眼觀四路,耳聽八方,在這風云變幻的陣中,小心著任何有可能襲來的攻擊,不過一開始那些家伙并沒有對我動手,反而是在拆墻,將院子旁邊的土墻給悉數推翻。在墻倒塌的那一霎那,我瞧見了茂密的叢林和一條宛如銀帶的小溪,以及不遠處的一條土路。

  然而這些景象很快就被一陣濃霧給遮掩了,法螺道場最厲害的手段就是對于空間和法陣的理解,通過不斷的陣法設置,將人從我們原本所在的空間給隔離開來,從而按照自己的理解改造,易勢而為,成為此間的主宰。

  瞧見敵人不斷地施展手段,我僅僅靜立了數秒鐘,便不再等待,而是選擇了主動出擊,朝著谷倉方向箭步沖了過去。

  我不動的時候,旁人對我熟視無睹,然而身子剛剛一搖晃,旁邊的攻擊便襲來了,最先攔在我身前的并非戴著面具的黑袍人,而是一尊黃巾力士,此物面如紅玉,須似皂絨,仿佛兩米身材,縱橫千斤氣力,黃巾側畔,金環日耀噴霞光,繡襖中間,鐵甲霜鋪吞月影,端的是嚇人得緊。這玩意是道教中的神將鬼兵,通常是采用亡魂于祭壇禱告凝練,戰時將其灌注到紙人或者甲胄之中,化作力士,以供驅使。

  黃巾力士最早出現于東漢末年,乃太平道首領張角的手段,后世多有傳承,算得上比較著名的道法,此物力道勢猛,倒也是相當嚇人,不過那只是對于旁人而言,要曉得茅山也有黃巾力士,一般都是用作建筑、農活以及諸般粗事所用,不過與這些比起來,卻宛若云泥,當下也是將魔劍一抖,朝著對方的胯下刺去。

  我這一劍去得猥瑣,不過這并非我心中所想,畢竟這黃巾力士身高兩米到一丈不等,頗為龐大,我若是想要刺人胸口,那還不得跳起來?除此之外,再有一點就是黃巾力士雖然虛虛實實,然而靈體卻蘊藏在上中下丹田之中,倘若刺中其一,那便是要害之位,也省了許多麻煩。

  我去得凌厲,那黃巾力士卻是橫拳來擋,魔劍毫無阻礙地刺破對方的拳頭,扎到了臍下三寸之地。

  一劍刺入,對方的身子立刻一陣蕩漾,接著我聽到一聲凄厲的聲音。按理說黃巾力士乃陰靈之物,盡管沾染神念,但并不能夠發出聲音,不過我卻明顯聽到了這一聲撕裂的吶喊,接著面前這頭巨漢渾身一陣氤氳,扭曲之后,化作虛無。一劍便是一頭兇猛神奇的黃巾力士,這戰績按理說應該十分昭著,然而我的臉上卻沒有半點得色,因為一尊黃巾力士倒了下去,卻有十幾頭朝著我這邊撲了過來。

  除了黃巾力士,還有黑袍人在這些陰靈之物的掩護下,朝著我的身后偷襲而來,這些人普遍都是法螺道場之中最能戰斗的紅棍猛子,他們能夠出現在這兒,必然都是精挑細選過的,當我避開好幾頭黃巾力士的襲擊朝那人斬去的時候,他確定在陰靈的掩護之下推開,而另外一邊,攻擊驟然而至。

  彼進我退、彼退我進、彼走我攔、彼停我擾,對方就像是牛皮糖,憑借著人多勢眾的優勢,將我給緊緊圍住,不讓我有一絲喘息的時間,就是要拖住我,然后將我給生生耗死在這兒,最終達到活捉我的目的。

  在我面前出現的,只有三五個黑袍人、十來個黃巾力士,而在陰影的背后,還藏著數十個同樣心懷莫測的家伙,這樣的局勢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一場噩夢——我能夠逃脫嗎?揮舞著飲血寒光劍的我不斷地捫心自問,多少也有了一絲氣餒,然而就在此時,我的耳中突然又響起了剛才利蒼與我論道時所談的話語。

  “齒輕叩,津頻咽,身要直,體要松,息要微,意要輕……”

  所謂意要輕,便是說行功舞劍,不要刻意,要自然,循著道法的軌跡,要讓自己從最繁復的表象中超脫出來,達到“信敬、斷緣、收心、簡事、直觀、泰定、得道”的七重境界,如此才能夠超脫于世間的本質,將自己從繁復多變的世界中沉浸下來,觀看到事物的本我、真我。

  念及如此,我心中那股爭勝之意便漸漸淡去,臉色倏然,雙目圓睜,此時那血勁并非升起,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并未有運轉,而我眼中的一切都開始變得簡單了起來。

  是的,如此簡單,對手的速度在下降,而我腦海中的思維則飛速提升,如何變招、如此致命、如何制敵……如何進、如何退,一切的種種都在一瞬間從我腦海里飛掠而過,我的身體開始變得無比的柔軟起來,這種有別于之前僵硬的狀態,使得我在接下來的戰斗中得以使出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手段,整個人都處于一種興奮之中,出劍、收劍、閃避、抵擋……

  魔劍在經歷了最初的沉寂之后,開始逐漸地活躍起來,而它的活躍則是因為劍刃之上,飽飲了太多敵人的鮮血,隨著我在絕境之中的頓悟,使得我面對著無數敵人的進攻之中,開始變得游刃有余起來。

  盡管我身上的傷口變得越來越多,也不乏被那黃巾力士一拳捶在心窩里,但是我卻能夠有效地將自己所學給有機結合起來,酣暢淋漓地分配著自己的力量,無論是掌心雷,還是兩套頂級劍法,又或者隨意而來的格斗術,以及傳承自阿普陀的深淵三法……

  我從未有一次如今日這般酣暢淋漓地施展出畢生所學,這些手段其實都已經融入到了我的靈魂之中,然而我卻還是第一次發現它們如此順手,總是能夠在我需要它的時候出現,我能夠隨意調配起這些手段,或者一劍斬落對手的頭顱,或者一掌將抵近而來的殺招逼開,掌心雷轟然而出,或者手往懷中摸去,小寶劍疾電出擊,將貼身對手的兵刃斬斷,喉管割破!

  殺人之術,就是讓站在自己對面的敵人倒下,再也沒能有反抗之力。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我不知道自己酣戰了多久,只曉得面前的敵人一會兒多,一會兒少,有一段時間甚至達到了巔峰,超過二十多個黑袍人以及五十多尊黃巾力士將我的視線給擠得滿滿當當,而后人便漸漸地少了許多,而我身上的傷勢卻慢慢地多了起來。

  我對自己身上的傷痕心知肚明,總共十九道傷,有的是快刀斬過,血流不止,有的則是重器砸落,內處滲血,而這些傷痕倘若是出現在一個普通人身上,早就已經命喪黃泉,然而我卻咬牙堅持著。

  我堅持的底氣在于二十多年打磨的身軀,以及強悍的回復力,一開始的戰斗還只是關乎于手段,而到了最后,則是意志力的較量。

  一個人,與五十多人的意志較量。

  到了后面,我的意識都已經快要模糊了,有一種閉上眼睛就要長眠不醒的感覺時,終于感覺身邊的人影變得稀少,那些遮天蔽日的黃巾力士一個不見,腳下成堆的尸體和傷員,還有幾個踉踉蹌蹌的家伙臉上露出了驚恐的面容,仿佛崩潰了一般地大聲叫道:“魔鬼,你是個魔鬼……”

  最終繃不住的人是對方,剩余的這幾個人終于知道了害怕,駭然逃開,然而就在此時,一個僵硬的身影攔在了他們面前,手輕輕一揮,那些人就像紙糊的一般,胸口被掏空,接著跳動的心臟出現在那人手上,接著被塞進了嘴巴里面去。

  我坐在尸堆之中,喘著粗氣,眼中的世界開始變得迷離,看著那幾個崩潰的家伙最終被一個一個地殺死,接著寄身于程楊體內的利蒼拿著半顆心臟,一臉鮮血地走到我跟前來蹲下,友好地遞給我道:“累了么?吃點……”

  此刻的我連拿劍的力氣都沒有了,無力說道:“不吃!”

  利蒼不屑地笑了,三兩口啃完,將手上面的鮮血舔干凈,笑道:“懵懂無知的凡人,永遠無法理解跳動心臟的美味。”

  說完之后,他又問道:“差不多理會了?”

  我點了點頭,沒力氣再說話,而利蒼則揪住我的脖子,平靜說道:“那行,還給我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