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章 猿尸降,雜毛道士算計強

  這老家伙一發怒,肩膀上的猴子立刻就齜牙咧嘴,朝我躥來。

  我中了癲蠱,身子正難受,但見這死猴子猛地撲來,爪子指甲烏黑尖銳,也不敢懈怠,摸索瑞士軍刀的右手立刻出兜,往前一揮。要說我身體素質的進步也不是一點兩點,這猴子快疾如風,而我出手卻似閃電,后發先至,一刀就劈在那猴子頭前。

  它倒也敏捷,橫手一擋,堅硬銳利的爪子竟然和鋼鐵刀刃擦出火花來,被我一震,彈到一邊去。

  我那瑞士軍刀的刀刃不過八厘米,加上刀身也不到二十公分,我往后退了幾步,剛一站穩,只見那個老家伙把手中的《三國演義》朝我猛砸來,我偏頭一閃,躲開,他張大嘴低吼了一聲,臉上突然黑色霧氣縈繞,開始長起了稀疏的黑毛來,臉腮、脖子、額頭……這黑毛長得極快,幾秒鐘,便跟猴子一樣了。

  我失聲大叫道:“猿尸降?”

  我沒有想到這個家伙居然把自己煉制成了降頭本物。什么叫做猿尸降?

  這里的猿尸,指的是東南亞叢林中獨特的一種猴子,學名叫作Mandrillus sphinx,也叫做山魈(跟前面提到過的矮騾子不一樣),有一張色彩艷麗的臉,性暴躁,尤其雄性,體強壯,敢與敵害搏斗,十分少見。有巫者認為它有溝通神靈的力量,待其死后,腐化尸體,從顱腔中取出少量的紅白色液體(血液和腦漿混合物)和大量半腐化狀毛發,涂抹于人體,日夜祈禱念咒,最后人便能夠化身為山魈,力大無匹,一躍幾丈。

  古時常有邪惡的巫師和宗教人士,用猿尸降來煉制護壇武士,維護其權威。

  然而,這也是一種非人性的手法,被下降之人,平時雖然可以如常人一般,正常生活,然而每當月光如水之時,圓月當空,全身各處、三萬七千穴竅之中奇癢無比,根根毛發長出,皮膚鮮血淋漓,痛苦不堪,惟有吸食鴉片解痛,長此以往,精神異常,壽命不過十年。

  這些我也只是在雜談里面有所記載,還好奇地查過資料來對比,沒成想還真的碰上了。難怪這個家伙說殺我輕而易舉,并非難事呢。我看著窗戶,連忙擺手說道:“叔你先別急,先別急……我跟你說實話,那本書我已經遵照我外婆的囑咐,早就把它燒掉了,不過內容我還記得呢,你要是需要,我可以給你一一復述出來的……”

  喊著話,我終于知道這個家伙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了。

  因為,在《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的雜談里面,有一段洛十八關于對解猿尸降的論述,很有可行性,我也是看著有趣(有沒有感覺像狼人?),所以才對這一巫法印象深刻。

  然而,這人一入臨降狀態,理智便大部分被本能所淹沒,哪里能聽我辯駁?

  何謂本能?

  此山魈馬臉凸鼻,血盆大口,獠牙密布,脾氣暴烈,性情多變,氣力極大,有極大的攻擊性和危險性,這種習性隨著血液秘法傳承,已經融入到了受降者靈魂之中,哪里會聽我辯駁拖延,他往后一收,便如同投石機一般彈射到我面前,我只是低身必過,被腳擦到,跌倒一旁去。我也是著急得很,顧不得許多,連滾帶爬地往門口跑。

  左邊突起一道厲風,我一閃,左臉就一陣火辣辣的痛,卻是被那猴子抓傷。

  我回過頭,瞥見朵朵飄到了這死猴子頭頂,小丫頭噙著眼淚,開始變得青面猙獰,張大了嘴要去啃它。我心中一動,突然想起來它是什么品種了:塔特原狐猴,又名食腦猴。這鬼物可非凡品,普通的猴子是雜食動物,食性一般,然而它卻十分奇特,喜歡食腐尸腦,是有名的靈長類食腐生物,據說可以溝通冥界,吞噬靈體。

  “朵朵不要!”

  我已經拉開了門,見那死猴子伸出黑沉的爪子去捉朵朵,我忍不住返回一腳朝它踹去。這一腳快得出乎我的意料,直直地把它踹飛,“啪”地一下摔在墻壁上,我心中喜意還沒有萌發,便感覺黑影一現,卻是那進入猿尸降狀態的老家伙出現在我左側,他摜直了右臂,朝我甩來。這時我已然來不及閃避,微微側身,讓自己的背部承受這一擊。

  砰!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被那東風重型卡車高速行駛的沖擊力猛地撞上。

  一瞬間,我被巨力撞出了門,直接撞到走廊的墻壁上。

  雙眼一黑,我幾乎昏死過去。

  然而此刻正是危機關頭時刻,我要是雙眼一閉昏過去,估計再也沒有睜開雙眼的那一天了,絕望關頭我憑空生出幾分悍勇之氣,軟爬爬地從墻壁上滑下來,我也不知道自己骨頭到底斷了幾根,緊緊抓著那把瑞士軍刀,奮力就往大步踏前而來的這黑毛怪物面門一擲。

  他偏頭一讓,那把軍刀“嗖”地一下,深深地扎在了后面的沙發上。他狂吼一聲,“嗷嗚”,我背后的墻面上有碎石索索掉下來,砸在我頭上。我肚子一陣翻騰,口中的鮮血止不住地涌出來,嗆得肺部抽疼。額頭上的鮮血流下,糊住了我的眼睛。

  血色中我看見朵朵朝我無助的跑來,后面是那男人大踏步而來。

  我本以為要好一番龍爭虎斗,哪想到自己竟然這般沒用,一個照面就喪失了戰斗力,想到體內金蠶蠱,這小東西是用毒行家,卻也不是萬艾可,只能緩慢給我帶來體能、反應和精神上的增長,卻在搏斗時給不了我多大的支持。太年輕啊太年輕,我心中無限哀嘆著,想奮力掙扎起來,胸背之間確實一陣劇痛,幾乎疼昏過去。

  而這時,那男人離我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要死了么?

  我仿佛聽到了天國的聲音傳來,不,是一個故作老成的聲音在喊道:“妖孽,膽敢造次。待貧道來降你!”我稍稍偏過頭,看見一個著青色道袍的男子從斜里橫出,舞著一把破桃木劍朝那渾身是毛的男人劈去。

接著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好幾個聲音在吼著:“警察、警察……”還有人喊:“這是什么怪物?”

  我一口鮮血又鼓出來,心中卻稍微安定。然而剛待把心放下,卻看到我剛才跌落時滾在地上的那瓷罐娃娃,在打斗中,被一只毛茸茸的大腳,猛地碾成粉碎,流出一小灘清亮的油質物來。接著聽到朵朵的一聲尖叫!

  這一下我真的是怒急攻腦了,胸中悶痛,眼前一黑,聽到幾聲槍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最后的一絲意識是:你妹啊……

  ********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首先聞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這味道讓我悠悠地回過神來,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個很普通的病房里,眼睛被紗布的邊緣阻隔,勉強用余光看到左右似乎有好幾張床鋪。我想站起來,卻動不了,發現自己全身上下都被打滿繃帶,脖子上套著護頸,跟個木乃伊一般。我用盡全力弄了一點動靜出來,于是,有一個長相路人、身材肥碩的護士過了來,用手撥弄了一下我的眼瞼,問:“咦……有意識了么?能說話了么?”

  我說能,剛一說話,就感覺自己的喉嚨像火燒一般,辣得很,我下意識地說:水……這時,余光中有一個倩影跑了進來,然后我的手被緊緊抓住,然后一頭秀麗鴉色長發就把我眼睛的視界給填滿,這個女人嚶嚶地哭著說:“陸哥陸哥,你終于醒了,嗚嗚……”

  我看不到,聽聲音才知道,是小美。

  于是我又用勁喊道:水……我的聲音生澀得很,然而她卻聽清楚了,趕忙去到了一杯溫水,一點兒一點兒地為我喝。門口又進來了幾個人,有阿根,還有我店里的那兩個老油條、色鬼,他們圍著我寒暄了一番,慰問身體,我心中有事,也只是應付著,等到喉嚨不再難受了,才問怎么回事。

  阿根跟我說那天他接到了我的電話,一分鐘都不敢耽擱,立刻報了警,同時往南城車站的XX酒店趕去。到了車站匯合了出警的警官們,緊趕慢趕地跑到十一樓,剛一到走廊就看到我躺在走廊的地上,一個道士在跟一個黑猩猩一樣的生物在打斗,警察們示警不成,開槍打傷了那黑猩猩,結果那家伙見勢不對,打傷了兩個警察就跑了。

阿根說,還好這些警察帶了槍,不然,那個怪物可真的難對付。

  “跑了?”我問,他點頭。

  這時候醫生在護士的帶領下過來了,給我稍作檢查之后說我的身體素質還可以,斷了三根肋骨,但是恢復得不錯,安心治療……我點頭說大概多久能出院,他說要先等一個月吧,等情況穩定了,再回家休養。我不敢問他做手術時有沒有從我身上溜出一條肥蟲子來,猛點頭不說話,他也沒說什么,寬慰一番就走了。

  我問阿根說我昏迷幾天了?現在什么時候?

  阿根說你昏迷足足有四天了,抬進醫院的時候跟個死人一樣,我們都準備給你搞喪事了,幸虧人家醫生醫術高明,一會得給人家封個大紅包去。我點頭,說帳從我那里出。我看小美臉色疲倦,就問是不是好久沒睡了?小美甜甜一笑,搖頭說沒事。旁邊的一個店員嘻嘻笑說小美同志這三天就沒睡過好覺呢,就把你當老公一樣伺候呢。

  小美臉一紅,扭過去啐他一口,不讓他亂說。

  我很感激地對她說了聲謝謝,她臉紅了,站起來說她回家去,給我煲一點湯來喝——像我這樣斷了骨頭的,就應該喝蓮藕燉龍骨。

  我們目送著小美出去,阿根說小美真心不錯,對你好得跟自家未來老公一樣,貼心巴適的,你要好好把握,我搖頭不說話,阿根有點兒急,問你是嫌人家文憑低,還是先人家談過男朋友?我告訴你,這個年代,像她這么又漂亮又賢惠的女孩子,真的不多了!

  我沒說話,不知道怎么講才好——要說我對小美沒什么感覺,那是騙人的,這樣一個青春美麗的女孩子,光對眼球都是一種不少的安慰,又美麗,又有活力,善良勤快;但是,我對她真的就沒有那種很濃烈的感情,反而是很珍惜的那種,要我們并不熟,大家一起滾滾床單,當當炮友也挺好的,但關鍵是她對我的事業(小生意而已)也很重要,而且我真把她當朋友,關系鬧僵了真不好收拾。

  我問那天那個道士呢?

  阿根見我避而不答他的問題,有點不舒服,語氣生硬地說也住院呢,那小子傷到了手。

  我說能幫我叫一下他不,我要單獨跟他見一面。

  阿根本來不想動,但是又想到我另外一個身份,定然是有急事的,站起來說我去幫你叫吧。阿根出去后,我手下那兩個老油條店員圍上來說,那道士是個花花腸子,說是你朋友,住院這幾天我們也給他送飯,天天沒事找護士小姐看手相,身邊圍著一群妞。對了,上次跟你講在洗腳城按摩院碰見的那個長毛小子,就是他。

  我點頭說知道了,謝謝你們,店里忙,趕緊回去照顧生意吧。

  他們兩個是那種老炮油子,做事懶,一個月大半工資都花銷在老二身上,但是為人還可以,機靈,嘴勤快,放店子里招攬生意是把好手,我對他們不錯,時常關照,偶爾向我借錢,數目不大我也不拒絕,所以他們很挺我,自以為是我的人。

  見我這么說,他們點頭說好吧好吧,趕緊回去給同志們報告陸哥康復的喜訊。

  又過了一會兒,蕭克明這雜毛小道穿著病號服,吊著一只手進來了,我示意阿根在門外待著,阿根點頭,沒有進來。病房里幾張床的病人,都各干各的事,或睡覺或玩手機,也不理會這邊。蕭克明搬個板凳坐下,作一揖,說陸道友終于醒了,貧道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事。

  我先感謝了他的救命之恩,然后焦急地問我的那個瓷罐怎么了——我現在最急的就是朵朵的安危,當時瓷罐被毀,尸油流出,朵朵無家可歸,神魂驚悸,高叫了一聲……別人看不到,這雜毛小道法力不行,眼力勁兒倒是有的,定然看到了。

  他微微一笑,說:“陸道友,想不到你居然是南疆巫蠱之道的傳人啊,既種本命金蠶蠱,又養玉女靈童,端的是闊綽啊,失敬啊失敬!”我苦著臉,急忙說后來到底怎么啦?他眼睛一轉,說貧道這幾日花銷甚大,且又受了傷,囊中羞澀……

  我說我來報銷!

  他又說貧道在此處人生地不熟,也沒有個落腳之處,去那道教協會人家也不收留……

  我說住我那兒。

  他終于滿意地笑了,手伸進懷中,拿出一物來。

2條評論 to“第二卷 第十章 猿尸降,雜毛道士算計強”

  1. 回復 2014/09/20

    嘻嘻 笑

    都沒人評論了 難道沒人看么

  2. 回復 2015/05/08

    呵呵

    挺好的 看著不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