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四章 肥母雞墜地

  在長道昏暗的燈光照耀下,死去的老孟和陌陌又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

  老孟剛才的死狀頗慘,是整個肚子都爆裂了,一地的內臟。而我們又來不及收拾,所以此刻見到的他,腸子和血流了一地,一點一點地朝我們這邊拖著而來;在他旁邊的,是那個為了證明自己勇氣的可憐女孩子陌陌,至今我們都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看到她一直手爬著地,一直手還要扶著自己被啃光脖子的頭顱,雙腳被啃得只有白骨,上面還有些細碎的肉絲相連,就這樣拖著,與地上發出古怪的碰撞聲。

  他們的眼睛都是鮮紅的顏色,朝我們這邊傳遞著邪惡和恐怖的恨意。

  在他們的背后,站著一個白衣女鬼,衣炔飄飄,倘若排除她那讓人恐懼的臉龐,倒是一個身姿綽約的美女。它并非一個,而在它的身后,影影綽綽地林立著許多影子,四種顏色,不一而足。

  難怪那個自稱工程師的家伙如此自信,原來這伙女鬼便是聽命于他的。

  好邪門的陣法,不但害人性命,而且死后的靈魂還不得安息,還需要被殺死自己的兇手仇人所馭使。

  再次襲來之時,這些女鬼顯然已經做好了防備,附了兩個死人的身,然后在這狹長通道的口子處,結陣以待,看著那迷離的光環浮立,雖然并不知道有何玄妙之處,但是自然是十分厲害的。我們抬頭看向了虎皮貓大人,而這只肥鳥兒則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說慘了慘了,這些女鬼將那邊之門一鎖住,這兩邊一困,到時候再催動“聚陰煉魂十二宮門陣”一運轉,只怕我們就要被生生碾碎在這過道之中了。

  我們這才醒轉過來,那群女鬼毋需結什么陣法,只要鐵門緊鎖,我們便難以突進了。

  這一下我們都傻了眼,這前有狼、后有虎,兩邊都是死,這可如何是好?

  浮立于半空中的小妖朵朵啐一口,說你這只肥母雞妖言惑眾,擾亂軍心干嘛?實在不行我們沖將出去,對面的門上又沒有黑狗血,小娘一聲招呼便可,怕個毛啊?被小妖朵朵這么一激,虎皮貓大人立刻像炸了一般,氣勢洶洶地回罵道:“你才肥母雞呢!你們全家都是肥母雞……沖就沖,我未必還怕這個?只是看你們現在老弱病殘,個個都要死的模樣,拼不了命而已。”

  我們這才注意到,確實,我和趙中華,鮮血至少嘔了幾百CC,雜毛小道拼搏一番,累得將近虛脫,而歐陽指間,他身中了尸毒,臉黑得跟開封包公一樣,最后還剩下一個快被嚇成神經病的丹楓,見到這這么多恐怖的鬼怪妖魔,她的腦子都已然麻木了,依著本能用糯米,在歐陽指間的手臂上敷著,拔毒。

  我已經沒有心思去關注這個女孩子到底會有什么樣的想法了,時間緊迫,狹路相逢勇者勝,唯有沖,將一切邪惡都踏在腳下,踩個稀巴爛才好。我深呼吸,勉力提起一口氣,然后溝通縮回體內的金蠶蠱,讓它給予我力量。運足氣,我、雜毛小道和趙中華這個賣破爛的掌柜,對視一眼,大吼一聲:“肥母雞,干掉他們,上……”狂奔而過,留下虎皮貓大人在后面罵罵咧咧地追來:“我艸……”

  有著金蠶蠱支持,我的力氣是最綿長的,疾步走如風,幾秒鐘之后便跑至了老孟的面前,他嘶吼一聲,揮手朝我拍來。我已然知曉這時候的老孟最厲害不過,也不跟他硬拼,借助著速度,躲過他的攻擊,錯身而過,朝幾米之外爬行的陌陌一腳踩去。我踩的是她的頭,若中,便趁熱打鐵,取下這個以化為鬼的美女頭顱,果斷滅掉它,并且讓跟上來的虎皮貓大人,將其吞噬而盡。

  然而我的如意算盤打得太響亮,像是知道了什么,這個陌陌往旁邊一滾,突然之間就站了起來——你們可以想象一下,一個頭顱和身體完好、脖子和下身卻全部都是骨頭的女人就這般站立在你們面前,血淋淋的,會是一個什么樣子。她伸手朝我抓來,手指上是尸變而形成的尖銳指甲,烏黑,鐵青。

  我的反應速度卻也不慢,就地一個懶驢打滾,想要將它的平衡打破。

  然而哪有這么容易,我往下一撞的時候,竟然感覺這陌陌的腿骨堅硬如鋼筋,我不但沒有將它弄滾在地,自己反而吃了一鱉,撞得生疼。嘀嗒嘀嗒的血漿從上面滴落下來,我也有急智,立刻又朝旁邊躲了一個身位,一個勢大力沉的家伙便一腳板踩在了我剛才的位置,接著驟然提出一腳,印在了陌陌身上。

  [正宗蕭家彈腿!]

  這個空乏上半身的可憐女人應聲飛去,重重地跌在了四五米之外,無力地嘶嚎著。我尚未反應過來,只見一具血乎乎的身體重重地倒在了我的旁邊,化為膿漿的血液濺入到了我的嘴里,又腥又騷,臭不可聞。一個偉岸的黑影出現在我的上方,趙中華伸出手來拉我,還在一旁獨白道:“我掌柜的也是來自于武術之鄉滄州,這剛剛附體的尸體,哪能是我的對手……”

  話沒說完,一只血肉模糊的手緊緊拽住了他的褲腳,用力一扯,這個擺酷的男子立馬跌倒在地。

  雖說這樓中可附身的對象并不多,然而找這么兩個剛剛死去的尸體來,顯然并不符合最佳的選擇,小妖朵朵已然飄立在了只有半身的陌陌頭頂,潔白的小手掌印在了它的頭頂處,兩者皆凝立不動,氣機糾纏著,而虎皮貓大人則已經出現在老孟的身邊,堅硬的嘴喙就像是敲擊雞蛋一樣,輕易地破開了老孟的頭顱,從左面太陽穴的地方,使勁兒一吸,老孟立刻像是發了羊角瘋一樣顫抖,四肢抖如篩糠。血淋淋的口中,立刻逼出許多的血肉來,最后冒出了白沫子。

  竟然輕而易舉?我們陰霾的心中頓時多了一束陽光,照透在了心田里面。

  然而這時,卻發生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虎皮貓大人這只如天神一般存在的家伙,居然一頭栽倒在地,鳥爪和翅膀往兩邊伸展開來,接著,這個家伙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這到底怎么回事?它死了么?噩夢來得如此突然,讓我們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手足一陣冰涼,簡直不敢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然而隨著虎皮貓大人的一動不動,這只肥胖得若母雞一樣的鸚鵡,真就像是一只死去的肥母雞了。正在協同小妖朵朵處理陌陌的雜毛小道也感覺有異,回過頭來一看,臉都鐵青了,狂吼一聲我艸,這是什么個情況?怎么會是這樣的節奏!

  正在這時,通道的兩邊口子都打了開來,在我們的前方,那門吱呀一開,然后有鬼氣森森的陰寒席卷而來;而在我們的后面,那道被鎖住的鐵門被轟飛四五米,跌到了躺臥著的歐陽指間半米處,差一點,老爺子就被這道沉重的鐵門給砸個正著。

  丹楓“啊”的一聲尖叫,奮力地拖著老爺子往我們這邊湊來。

  這小女子倒也是好氣力,一步一步,咬著牙。

  而在門口,則出現了地翻天和許永生兩人,他們緩緩地走上前來,地翻天一言不發,眼睛低垂著,像是在睡去,而許永生,這個自號曰“工程師”的男人,則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地上已然沒有動彈的虎皮貓大人,說本來早就應該把你們這些小雜魚給弄死的,沒成想,你們這一行,居然有這么一個古怪的高人在。不過還好,到底還是一只鳥兒,即使它成了妖,又如何?腦容量太小了,還不是被我算計,毒死當場了?所以說,這世間,就應該由我等這些少數的精英人才,來統治你們這些凡夫俗子……

  雜毛小道奮力一踩,將垂死掙扎的陌陌給弄死,一團黑霧騰現,被小妖朵朵給揪住不放,不讓它返回那一邊去。在我們來的那個門口,無數的鬼魂在哭泣著,那個白衣女鬼攜同眾女鬼,乖乖地看著許永生,等待著他的命令。雜毛小道已經走過來抱起了虎皮貓大人,這只鳥兒好肥,抱在懷里,他冷冷地看著許永生,說你到底對它作了些什么?

  許永生展顏一笑,說誘餌,你們可明白這兩個字的含義?永遠都不要輕視你的對手,即使他們只是一些剛剛死去的尸體,如果在他們身上涂上一點兒東西,那么,一切皆有可能。順便問一句,那個微縮版的火爆妞兒,是個什么品種,如有可能,我來代替你們收藏吧?

  雜毛小道看著一身是傷的我們這幾個人,又看著虎視眈眈的許永生一伙,默然了一會兒,說能問個問題么?許永生頗有紳士風度地點頭,雜毛小道便問:“費盡心力造這么一個廣場大廈,你們的目的,是什么?難道僅僅只是為了做出一個陰牝極寒之地,養這幾只鬼,溫養幾頭僵尸,搞一點兒鬼故事傳說么?”

  許永生微微地笑,說:“當然不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