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三章 返回京都

  這回千里周折,我固然是受盡了折磨,但并不是沒有收獲,其一就是將于墨晗大師被害一案給破了,也算是給南南、劉老三等人一個交代,他們都是我所珍惜的朋友,這個承諾能夠得以完成,對我和對他人,都至關重要;第二就是程楊、老孫以及利蒼等人的死去,也算是了結了陳年的恩怨,另外大破了法螺道場這個盤踞在顎北的毒瘤,這對于我來說也是一件大政績;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我修為之路的成長和進步。

  作為一個修行者,所謂的功勞與政績,這些都是虛妄的,唯有實力才是最根本的東西,而前幾日與利蒼的溝通和交流,以及陷入絕境之中的我,對于臨仙遣策這股輕靈之氣的理解,已然將我給提升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境界,就好像海里的人走上了陸地,便如人類通過飛機學會了飛翔,盡管此刻的我虛弱無比,但是整個人的修為,卻已然被人為地拔高了許多。

  蘇醒之后的我,整個人的思想跟以前有了許多的區別,視野更開闊了,想法更多變了,也曉得了這個世界之上,還有許多我所不能理解的東西,我不知道利蒼到底有沒有死,不知道我體內那個威嚴的聲音是不是所謂的魔尊,而那魔尊又是誰……

  我唯一知道的一點,那就是,我便是我,我陳志程依舊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為了自己所愛和珍惜的那些人,就必須跟我那狗屎一樣的命運作斗爭,因為我想明白了李道子當初跟我說的那句話,其實我們的立場是一樣的,當我的身體被人取代了之后,我便將不是我,而那個人倘若想要繼承我的一切,連我的愛人都給騙走了,那樣的我,還不如死掉了呢。

  想清楚了這一點,我就變得積極起來,練氣觀想,周天運轉,人也逐漸地恢復起來,而接下來的幾天里,除了努力地恢復之外,我也變得十分的忙碌,除了先前做的一份筆錄之外,我還需要應付當地有關部門的領導和備案,另外還由我口述,進行了一份述職報告。

  當時的現場發現了老孫、程楊和黑寡婦,以及鐵面人老魔的尸體,同時還有五十多個年紀不一的男女,經過系統排查,這些人有的惡名累累,有著相當厚的案底,有的則沒有檔案,不過初步可以盤點,這些人應該就是盤踞在顎北神農架一帶臭名昭著的法螺道場。法螺道場在這一帶盤踞,但隨著領頭人老魔的死亡,墻倒眾人推,立刻便有好多副案出現,一時間忙碌不已,而隨著案件的進展,辦案人員則像是過年一般的喜悅。

  唯一的遺憾,就是這些當事人沒有受到法庭的判決,因為這些罪犯都已經是一具又一具的尸體,躺在了太平間里面。

  法螺道場的勢力頗大,而且必然還有殘留的余孽,只可惜主惡皆以被殺,使得案件難以深入地挖掘下去,對于這一點當地部門頗有微詞,覺得我當時所下的殺手實在是太過于血腥,連一點兒苗子都沒有留下。這樣的牢騷話經過幾道周折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我唯有苦笑,并不是我不愿意留手,也不是說我便是那嗜血的殺人狂魔,而是當初我倘若是心存半分仁慈,只怕躺倒在地的那些尸體里面,就有我這么一個人了。

  而后我了解到了我和林豪失蹤之后的事情,原來當我被黑寡婦暗算的時候,小白狐兒也中了那麻象散,不過她的體質與我到底不同,當下憑著最后一口氣,沖出了醫院,暫時躲入了一戶民居里,然后撥通了布魚的電話,話都還沒有講幾句,便昏迷了過去。

  布魚本來在監視程家老宅的掃地老頭,接到小白狐兒的消息之后,匆匆趕到,將小白狐兒送到了醫院,又趕忙通知了申重和戴巧姐。

  在得知了我和林豪神秘失蹤之后,申重和戴巧姐當即就坐不住了,不但通知了在京都的特勤一組,而且還上報了市局省局,將情況作了說明。于墨晗大師被害一案,其實是已經由市局結案了,人是法螺道場找的替死鬼,這事兒是市局吳琊辦的,所以我們才沒有驚動當地部門,而在得知我們下來是調查此案的時候,市局吳局長消極怠工,并沒有第一時間進行大規模的調查,使得程楊等人能夠將我和林豪給轉移到了附近的郊縣去。

  這消極的情況一直到了中央來人,才得以解除,得知我失蹤之后,特勤一組所有值班的和休息的人員全部一級待命,連剛剛喜獲千金的徐淡定都沒有陪同還在月子中的嬌妻和初生的愛女,匆匆趕來,總局王紅旗更是發了話,說無論是死是活,都要有一個說法,下面才真正地動起來,而后通過那個掃地老頭,終于找到了林豪,將其救出。

  之后的事情就不必多說,宗教局這樣一個部門,奇人異士何其多也,一路找尋而來,終于找到了躺在尸山血海之中的我。

  小白狐兒跟我講起,當初瞧見一院子的死人之時,所有人都驚呆了,在確定我沒有事了之后,徐淡定用了鬼靈回溯之術,進行推演,方才得知了大概。知道隱約的真相之后,當時所有人都震驚了,要曉得這五十人可并非什么普通人,而是橫行一方的法螺道場之中,最精銳的成員,這里的人即便一部分不是修行者,也絕對都是讓人頭疼的角色,然而布下了如此大陣,無數的黃巾力士和高手堆疊,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這些人,竟然被我一人給盡數殺了,這樣的情況,已經不能稱之為奇跡了。

  經此一役,在宗教局的內部已經將我當做了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原先還能與我并肩而立的黃養神和趙承風都被我甩得遠遠,而更多的人,則對我產生了一種恐懼的情緒,甚至還有流言,說陳志程處理案件的手段實在是太過于粗暴了,有些嗜殺,這樣的人倘若提到關鍵崗位來,只怕并非宗教局之福啊。

  這話兒是張勵耘跟我講起的,特勤一組的人是我最重要的班底,而他們則是與我命運相關的兄弟手足,對我自然不會有什么隱瞞的,我但是只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無論外面如何風言風語,但我卻了解兩點,第一就是此刻我的風頭有些太盛了,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這樣的局面恐怕不是龍虎山這些競爭對手所希望看到的,那就必須要打壓一下;而第二點,那便是我并不用擔心太多,在機關里,即便是像我們這樣的秘密部門,能干事的,永遠比混日子的少得多得多,所以真正有見識的領導,終究還是會保護像我們這些人的。

  此事牽連甚廣,不過瑣碎的小事并不會讓我煩擾,在十堰養了幾天傷之后,在小白狐兒的陪同之下,我乘飛機返回了京都,在宗教局對口的軍醫院接受治療。

  我身體的恢復情況還算不錯,已經能夠坐著輪椅四處走了,當下也是第一時間探望了同醫院的林豪。

  林豪除了臉被割得支離破碎之外,身體多處軟組織和骨骼都受了傷,被接回京都之后,總局大佬許映愚親自前來探望,不但帶來了極為珍惜的丹藥,而且還親自組織會診,擬定了治療方案,當我再次見到林豪的時候,他盡管依舊虛弱,但是臉上的疤痕已經脫痂,恢復了許多。

  不過即便如此,黑寡婦當初使出的手段,也使得模樣俊朗的林豪完全破了相,跟往昔有著很大的區別。

  我的到來讓林豪十分激動,他緊緊握著我的手,有一種生死相逢的感覺,當我談及他的傷勢時,這男子苦笑道:“能有一條命留下來,那就不錯了,至于臉,那些都是小事了。”

  我點頭,說你能這么想自然是最好,不過現在的科技這么發達,日新月異,也不會是什么大的事情,我會給你申請經費的,咱找國內最好的醫院治療;國內治不好,咱們去國外治,聽說韓國的整形美容技術很發達,實在不行,咱們就去韓國,整一個高倉健的臉出來,好不好?

  旁邊的小白狐兒也插嘴說道:“不行,整成江口洋介,你看在《東京愛情故事》里面,他好帥啊……”

  原本還十分苦悶的林豪聽到這話兒,頓時就笑了,摸著臉說道:“別了,爹娘給的這張臉挺好,我就不想再變成別人了。”

  有小白狐兒在旁邊插科打諢,林豪的心情頓時就變得好了很多,又談到了案情的進展,我對林豪講起,說為了給他報仇,我親手斬下了黑寡婦的人頭,林豪聽到了十分感動,緊緊握著我的手,喊了一聲“陳老大”,激動得不能自已。

  林豪皮膚愈合,需要臥床休息,不能久聊,當下我們也不多打擾,準備離開,然而這時他接到了一個電話,剛剛講了幾句,突然臉色一變,焦急地跟我說道:“老大,我爹和我表妹在火車站,出事了……”

4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二十三章 返回京都”

  1. 回復 2014/11/26

    我第一

    今天我沙發

  2. 回復 2014/11/27

    讀書人

    阿彌陀佛,趕快更新!

  3. 回復 2014/11/28

    我第一

    好書好書

  4. 回復 2014/11/28

    guai乖乖

    老也不更新都接不上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