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四章 林豪父親

  林豪是天津人,他爹是退休的老師,早年間他上大學的時候,參加過一些事情,給開除了,檔案上還留有污點,最后不得不流落到京都一帶,幫著老鼠會頭目蒼天鼠做些事情,助紂為虐,這使得老先生根本就不理他,兩人雖說沒有斷絕父子關系,但是每次回家,都給用掃帚轟出家門,這情況一直到后來他改名換姓,從陳子豪變成了林豪,加入宗教局特勤組,方才得以改善。

  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是無法了解公職人員鐵飯碗的魅力,拿著我們特意給林豪定制的證件,陳老先生對鄰居朋友說起自己兒子的時候,可以正大光明地說他沒有犯過錯誤了,你看看,現在國家開始用他了,還是當警察。

  林豪在江湖上混過一段時間,別看這人特別油滑,但有一點,那就是孝順,對家庭和父母的想法十分看重,有了這一點,方才使得他心甘情愿地在特勤組出生入死,即便是在金陵跟我出任務的時候,差一點被黑寡婦弄死,他當初的反應,也顯得頗為豁達,那就是此生足矣,不過一死而已。

  這就是怕痛的林豪說出來的話,不管怎么樣,都讓人覺得特別信任。

  林豪受傷以來,一直不敢跟家人打電話,也不敢將自己的情況跟家里人說,不過后來為了治療的效果,醫生通過宗教局的其他同事跟林豪父母取得了聯系,這才有了林豪父親陳老先生從天津匆匆趕來的事情,林豪這也是知道的,不過卻沒想到一個電話過來,才知道自己老爹出事了。

  我站在旁邊,聽得不真切,問林豪怎么回事,林豪搖頭苦笑,說剛才打電話過來的是他的表妹,小姑娘有點焦急,說自己和他爹被人扣在火車站派出所里了,不知道怎么辦。

  林豪的表妹話沒說幾句,電話便給一個彪悍的女人給奪過去了,好像還呵斥了她一聲,方才砰地一聲給掛掉。

  聽到林豪的轉述,我的臉頓時就沉了下來,瞧見病床上這小子一臉焦急,恨不得立即下場準備前往火車站的模樣,先是安慰了他幾句,然后承諾他道:“你這病不易下床,好好休息吧,這事情我來處理,一定把你爹和表妹給安全送過來,別擔心。”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鬧到派出所,這事兒估計有些麻煩,有我出面,林豪自然沒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擔心我也是病人,身體不便。我笑著擺了擺手,我其實并無大礙,要不是身上的好多傷口,都已經能和正常人一般了,有小白狐兒推著輪椅,我倒也是哪兒都去得。說完話,我問清楚了一些情況,然后拿著林豪的手機,跟著小白狐兒離開。

  出了病房,我讓小白狐兒撥通了拿手機回撥,嘟嘟半天之后,一個懶散的女聲出現,問怎么回事,我問起剛才的事情,那女人頓時就不樂意了,大聲罵道:“打架斗毆,正拘著呢,老家伙什么都不肯說,正準備當盲流處理呢,你們要認識他,趕緊過來!”

  林豪老爹當了一輩子的老師,是個方方正正的老實人,怎么可能打架斗毆?我聽到,心中頓時感覺不妙,立刻說不可能,陳老先生不可能干這事兒,那女人頓時就像大姨媽不調一般,怒吼吼地回道:“什么老實人,你覺得我們會冤枉好人不成?”

  我聽這架勢,知道事情不能善了,盡管不愿意,還是搬出了自己的身份,嚴肅地說道:“我是國家宗教總局的陳志程,現在立刻趕過去,在此期間,你們最好照顧好陳老先生,要是出了任何事情,我唯你是問!”

  那女人一聽,勃然大怒道:“嘿喲,你還國家宗教總局,我還是國務院總理呢,跟老娘在這里裝什么癟犢子……”

  我掛了電話,不再跟這種小人物吵架,閉上眼睛想了一下,然后對小白狐兒說道:“走,去火車站派出所。”

  小白狐兒瞧著一臉蒼白的我,不情愿地說道:“哥哥,你看看你自己,連路都走不了,身體這么差,還是在醫院修養吧。這事兒我去辦,保證讓人沒有任何問題,你看行不行?”

  我搖了搖頭,說道:“事情有點復雜,你一個人去,估計應付不了。火車站那個地方,魚龍混雜,而且你聽剛才電話那頭的語氣,一看就知道不對勁,林豪為了我弄成這個樣子,而倘若他的家人在來看他的路上再出了事,我這老大就不用當了,直接跳樓得了。”

  我說的話不容置疑,小白狐兒也沒有辦法勸我,只得跟住院醫生溝通了一下,這軍醫院是宗教總局的對口醫院,自然也曉得我們工作的性質,也不敢阻攔,只是讓我將事情處理好之后就立刻趕回來,不要將傷情給擴散了。

  特勤一組有三臺配車,當下小白狐兒推著我上了車,然后一路朝著火車站那兒趕去。

  兩地相隔頗遠,而且路上居然還修路堵車,一路走走停停,等我們趕到了位于胡同之中的派出所時,兩個小時都已經過去了,這時天色已黑,卻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小白狐兒將車聽好,然后把輪椅弄好,將我給推進了所里面,左右一看,過去找人詢問,結果問了兩個人都不知道,問第三個的時候,那老警察記起來了,說哦,是胡副所長辦的案子吧,人關后面呢,你們是家屬吧,過來填個申請。

  我皺著眉頭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將人給抓起來了呢?”

  那老警察看了我一眼,低聲說道:“年輕人,有的事情也說不明白,說是打架斗毆,陳治民又死犟不認,說是被人偷了錢包,當時的場面有點混亂,又沒有人出來幫著作證,所以也沒辦法了解情況。你回頭見了他,幫著勸一勸,趕緊將這事兒了結便是了。”

  這老警察能說出這番話來,看著倒是個好人,我從他的這話里行間中能夠聽出許多貓膩來,于是又問道:“都說打架斗毆,那另外一方的人呢?”

  這時從走廊那兒走出三個穿著警服的年輕人來,朝著這老警察招呼道:“老盧,火車站的茍二請吃刷羊肉,前門東北飯店,你走不走?”

  我認識制服,曉得他們三個是協警身份,沒有正式編制,面前這個老警察才是正式的,不過三人說話輕浮得很,流里流氣的,對這老警察也是一點尊重都沒有,有些奇怪,然而那老警察卻熟視無睹,而是跟領頭的那人說道:“費陽,這個是下午帶來的那個陳志民的家屬,過來領人的,你通知一下胡副所長,看怎么處理?”

  那個叫做費陽的年輕人橫著看了我一眼,撮著牙花子說道:“胡所長都已經下班了,還能怎么處理,明天咯?”

  說完話,他看都不看我,便揚長而去。

  我皺著眉頭,我面前的這個老盧居然連這點事情都決斷不了,反而還要問一個協警,而對方居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當真是古怪,不過看著這三人離開,老盧只是笑了笑,沒多說,而是將我們帶到了辦公室來,然后提著鑰匙出去,沒一會兒,領了一個頭發斑白的老頭兒來。

  這老頭穿著一身洗得發白的灰色中山裝,眉宇之間頗有些書生氣,跟林豪也有著幾分相似,我看到他,便伸出手來說道:“您是陳治民老師吧?我叫陳志程,是林豪的領導,他在醫院來不了,我接到消息之后就匆匆趕過來了,具體什么情況,你能跟我講一下么?”

  老頭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委屈,兩只手跟我緊緊一握,眼淚就倏然流了下來,挺大的一個人,說哭就哭了:“他們說我打架斗毆,說要拘留我十五天,還逼著我簽字畫押——我陳治民為人師表三十多年了,哪里干過這種事情?陳領導,你可一定要幫我啊,要不然我這大半輩子的清白,可就全沒有了……”

  他說得委屈,不過卻沒有將事情給我解釋清楚,我皺著眉頭,看了旁邊的老盧一眼,我曉得他跟抓林豪父親的胡副所長不是一伙的,要不然也不會如此這般,不過老盧卻咳了咳,輕聲說道:“陳老師,其實對方也沒有追究的意思,我看你要不然就認了,簽了字,回頭等胡副所長上班,我就給你辦手續,讓這位同志把你領回去就行了……”

  他這般勸著,我聽到心中一頓堵,就好像塞了亂麻一般,再看著老淚縱橫的林豪父親,頓時一股無名怒火生出來,猛地一揮手,一巴掌拍在了旁邊的辦公桌上,怒聲罵道:“認什么認,叫那個狗屁胡副所長給我滾過來!”

  我雖然修為沒有恢復,不過這含怒一出手,那辦公桌卻也給我拍垮了半邊,老盧驚呆了,指著我,半天說不出話來,我卻陰著臉說道:“跟陳老師一起的還有一個小姑娘,應該還在所里,你幫我找過來。”

  老盧愣住了,疑惑道:“什么小姑娘,我沒有看到什么小姑娘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