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五章 不會原諒

  老盧的話讓我臉色一變,不過還沒有等我發怒,旁邊的林豪父親頓時就圓睜著雙眼,大聲喊道:“婷婷不就在外面的么,你們到底把她弄哪兒去了?”

  老盧這才想了起來,說道:“哦,你說跟你一起來的那個小姑娘啊,聽說她偷偷弄了我們派出所的電話,被治安的花姐給轟出去了,后來倒是沒有再見著——我也是過來交班的,真的不知道。”

  老盧的說法讓我渾身寒氣直冒,咬著牙冷笑道:“好,好!活生生的一大活人,在派出所,就給弄丟了,你們還相互推諉不認賬,我算是明白了男兒一怒則殺人,原來是這個樣子的。”

  我的眼神發冷,而那老盧也來了火氣,他也是老警察了,雖說看不慣所里面的氣氛,但多少也感覺到我的話太刺耳,指著我說道:“我知道你們有火氣,但是不管怎么說,你也不應該損壞公物是不是?我也是看你坐著輪椅,才好言好語地相勸,可你真的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信不信我叫人過來,將你給銬起來?你到底哪個單位的?”

  我沒有理會他,而是和顏悅色地對林豪父親說道:“陳老師,你不用著急,婷婷丟不了的,就是在天邊,我也給你找回來。你先跟我說說,你到底是怎么被抓進來的?”

  林豪父親哆嗦著嘴唇,顯然是心憂那個走失了的小姑娘,不過他也是有條理的人,知道并不是什么事都可以急得來的,看了一眼旁邊臉色冷淡,轉身離開的老盧,抹著老淚說道:“我聽說豪兒因公受傷了,便匆匆趕過來,沒想到剛到火車站,車站前面的那條路太擠,結果差點被人摸了錢包——那是我養老的積蓄,就怕豪兒醫療費不夠才取出來的。好在有婷婷在旁邊看著,才沒有被人摸走。”

  這時老盧已經出去叫人了,林豪父親擔憂地看了外面一眼,我平靜地說道:“陳老師,別怕,你繼續說——尾巴妞,打電話給總局,讓人協調一下,趕緊派人過來,另外集中力量找人。”

  尾巴妞點頭出去,而老盧則繼續說道:“婷婷是豪兒的表妹,他小姨的女兒,從小跟豪兒最是親近,聽到我要來京都,就非吵著要過來了。婷婷提醒我的時候,那人的手正摸到我兜里面去,我就抓住了他的手,不肯放松——我也是老糊涂,錢包沒被偷就行了,何必糾纏不清?結果旁邊好幾個人上來勸,將我給擠到了角落里去,威脅我,我當時也頭暈了,就是不放,然后讓人叫警察,后來鬧了一下,他們也沒跑,結果警察來的似乎,被我抓住手的那個賊跟我扭打,倒在地上,然后反而誣陷我打人——天地良心,他明明是自己蹭到地上的……”

  我皺著眉頭不說話,這事情太奇怪了,要倘若真的如此,這不過是一場很簡單的抓賊事件,到場的警察倘若能夠不偏不倚,自然就是將賊給抓起來,然后放了林豪父親才對,怎么到現在,被偷的林豪父親給押了起來,那伙人反而不見人影?

  難道這里面還有別的貓膩?

  我思考了一會兒,這才問道:“偷你錢包的那些賊呢,人在哪兒?”

  林豪父親頓時就氣得不行了,對我說道:“那些狗日的,他們先前就有恃無恐,說他們老大是什么胡光輝所長的小舅子,我還不信,結果一進來才曉得是真的,二話不說就給我定了性,說先前的沖突是誤會,又說我傷人了,他們還說給那個家伙驗了傷,要真追究的話,不但要我賠醫藥費,還得追究刑事責任……”

  林豪父親當了一輩子的老師,教書育人,不太懂人情世故,也執拗,要不然也不會對林豪要求這般嚴格,剛才林豪表妹婷婷失蹤的時候,他雖說有點兒后悔,但是此刻講述的時候,卻是一臉凜然。我點了點頭,沒有多談,而是平靜地說道:“陳老師,你做得對,這個世界上,做錯了事情,就應該受到懲罰,含糊而過,只會助漲不良作風越發囂張。”

  我這話兒剛完,門口一陣鬧騰,我問怎么回事,小白狐兒告訴我,說老盧帶著好幾個協警要過來。

  我臉色開始轉寒,對小白狐兒說道:“別人不準進,你帶老盧進來,我問他幾件事情。”

  我說完話之后,門外一陣鬧騰,這時那老盧一身狼狽地被小白狐兒給拽了進來,然后猛然將門給頂上。

  我不顧門外的鬧騰,看著被小白狐兒輕松制住的老盧,顧不上給人面子,直接冷聲說道:“老盧,你當警察這么多年,也曉得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過我想告訴你們,那胡光輝惹錯人了。我問你兩件事情,你跟我說實話,那就沒你的事,若是不肯說,那好,今天所有相關的人員,從上面到下面,包括你,所有人身上的那張皮我都給拔下來,然后這輩子都要活在懊悔中,信不信?”

  一個人,都是有氣質的,盡管我坐在輪椅上,身上盡是繃帶,但是剛剛殺了五六十人的我此刻發起怒來,渾身都是騰騰的殺氣,這種氣息它看不見摸不著,卻凝如實質,老盧當了半輩子的警察,察言觀色的功夫自然不差,曉得這回胡光輝是踢到鐵板了,沉默了兩秒鐘,便服軟道:“你說。”

  我不看他,而是盯著那塌了半邊的辦公桌說道:“告訴我,那伙人,跟你們的胡副所長有什么關系?”

  老盧苦澀地說道:“那伙人的領頭叫做茍二,他在火車站開了間洗浴中心,手下有一票小兄弟,今天陳老師碰到的就是其中的幾個。茍二跟胡副所長有點聯系,聽說他姐跟胡副所長有些男女關系,具體的,我們也不知道……”

  我又問道:“好了,胡副所長在哪里?”

  老盧這倒沒有猶豫,直接說道:“前門的東北飯店,茍二請胡副所長還有出警的幾個人吃飯呢。”

  我心中怒火焚燒,不過卻沒有多作言語,問他道:“那個地方你知道吧,你帶我們過去——你放心,我說了我能扳倒胡光輝,那就可以,你不要怕得罪了什么人,被打擊報復;而如果你不愿意,沒關系,你知道的,我們整人的手法有的是。好吧,你選擇吧?”

  到底是天子腳下,老盧也聽過一些事情,瞧見我和小白狐兒這做派,以及我剛才發怒拍散的辦公桌,當下用手指比劃了一個劍指,小聲地問道:“你們是……這個的干活?”

  我沒說話,而小白狐兒則瞪眼說道:“廢什么話,趕緊領路。”

  老盧不再說話,趕緊領著我們出了門,門口有幾個協警,問老盧怎么回事,老盧隨便敷衍兩句,便帶著我、小白狐兒和陳老師出了門。這事兒著實有些荒唐,不過我也不管,心中只是一陣冰寒,也曉得這世間很多地方當真是齷齪得很,讓人憋悶著火沒處發。老盧指路,很快就到了那東北飯店,他是這兒的熟客,過去一問,得知了茍二請客的包廂,便帶著我們一路跟了過去。

  當推開包廂門的那一刻,我瞧見了酒桌主位坐著一個紅臉的中年警官,包廂里坐著十來人,雙方一半一半,桌子上的火鍋熱氣騰騰,而里面的人也喝得面紅耳赤,正在那兒哥倆好地劃著拳呢,紅臉警官看到老盧進來,站起來,不悅地說道:“老盧,你來干嘛?”

  老盧有點畏懼這人,往后躲了一下,坐在輪椅上面的我卻平靜地說道:“你就是胡光輝?”

  被人指名道姓地叫出來,胡光輝一愣,又看到我身后的林豪父親,頓時就來火了,指著老盧大罵道:“老盧,他是嫌疑犯,你竟然私自將人給放出來了,你是腦子進水了么?”

  老盧無法面對胡光輝,直接退到了走廊去,而我卻不管,問旁邊的林豪父親道:“陳老師,你幫我指認一下,這里面哪個是小偷,哪個是誣陷你的人。”

  林豪父親指著剛才坐在胡光輝左側第二個的光頭漢子說道:“就是他!”

  我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而這時坐在桌子旁邊的人全部都圍了過來,一邊大聲嚷嚷,一邊準備動手了,林豪父親到底只是個老實的文化人,哪里見過這種陣勢,也嚇得拖著我輪椅往后跑,我哭笑不得,一把抓住了門框,對小白狐兒說道:“尾巴妞,我今天很生氣,真的很生氣,我的兄弟在第一線拼死拼活,家人卻被人誣陷。這里面的所有人,我一個都不會原諒,他們得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好了,不要傷人性命,其它隨你!”

  我這說著話,那個被陳老師指出來的光頭賊人便獰笑著沖了上來,怒罵道:“你這癱子,傷成這樣還跑出來,老子先把你弄回床上去,哈哈……”

  他的笑聲還沒有落下,結果就突然一陣停頓,接著沒有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這光頭的身子像被一輛東風重新卡車撞到了一般,轟的一下,就甩飛到了桌子上去。

  我閉上了眼睛,聽著哀鳴,雖然我從來不主張暴力,但是此刻,心中卻舒爽無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