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五章 龍骨符箓

  許永生踱著步子慢慢走上前,直到我們的八米開外,而他后面的僵尸,則擁擠地跟隨過來,另一邊,如怨如訴的哭泣聲越發地近了,就在我的耳朵邊飄揚。許永生站定,瞇著眼睛看雜毛小道,說:“當然不是,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閑得蛋疼,所以會做一些無聊之事,但是,很顯然,我們并不是這一類的。我們行事,每一步,都有著極強的目的性,嚴密的計劃,嚴格的紀律,都是我們的風格,所以不是。”

  “那是什么?為什么?”

  許永生微微笑,說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有的時候我也想知道答案,但可惜的是,我并不是主事之人,所以我無法給予你最準確的答案。不過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廣場的資方并不僅僅都是我們,我們只是一小部分,而真正的投資者,卻是我們暗地里的對頭,如此說,不知道你們明白不明白?

  雜毛小道點頭,說懂了,你們就是把這個地方當作一個泥潭,將你們對手的資金陷入這里,隨后打壓,借故弄出各種靈異事件,將一個寶地變成雞肋,然后擠兌對手,最后將這一大筆財富高賣低買,囊括于懷中,是不是?果然好算計,作為你們的合作伙伴,確實比較頭疼。

  許永生點了點頭,說果然聰明,不枉王三天向我極力推薦。不過你只猜對了一半,另外一半,我想我有機會再告訴你。好了,說了這么多,我想作為一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我要表達什么意思?

  雜毛小道左手抱著死沉死沉的虎皮貓大人,右手提著劍,說聽你這個意思,是要招攬我?

  許永生用欣賞的眼神看著雜毛小道和我,說作為一個學徒,我每五年有兩次機會,向組織推薦新的成員。我聽地翻天說過了你的事情,呃,還有這個叫做陸左的疤臉小子,很不錯,我喜歡你們這樣的年輕人,執著,熱情,有有干勁和崇高的理想。所以我想邀請你們成為我的伙伴,像兄弟一般相處,精誠團結,相互幫助。

  我指著我的鼻尖,說還有我的事情?

  許永生點點頭,說對,我剛才聽王三天說過了,作為一個來自苗疆的養蠱人,一脈偉大的傳承者,你有資格共列門墻之內。雖然你們的本事實在低微,不過無妨,我們內部自有穩固的培訓機制,將你們磨練成為組織需要的人才,在這個世界上,發光發熱。

  雜毛小道問我,陸左你怎么看?我指著旁邊的趙中華和歐陽指間,問他們呢?

  許永生指著歐陽指間說這個灑米的老頭子,垂垂老矣,根本沒有什么價值,而這個男人,他的身上有著我們最討厭的鷹犬之味,所以自然要用必要的手段,將他們合理的處理掉……他的語氣冷血無情,仿佛自己指的并不是兩個人,而是兩個用不著的垃圾、累贅。從始至終,我們都沒有提在一旁瑟瑟發抖的丹楓。

  這是作為普通人的悲哀,或許也是作為普通人的幸福。

  話已說完,許永生抬起頭,誠摯地看著我們,等待著我們給出的答案。

  在他的思維里面,我和雜毛小道只有面臨著兩個選擇,第一便是接受他的招安,然后眼睜睜地看著身邊這三個同生同死的朋友離開人世;又或者,我們慷慨激昂一些,一同赴死。許永生嘴角含著笑,他認為他已經掌握了所有的底牌,就等著我們低頭認輸了。

  說實話,那個時候,我心中確實很悲哀,心存著死志,想著即使拼掉這條性命,也不能和這種人同流合污,一個漠視生命的組織,即便口號再仁慈,再動人,再熱血,都改變不了其血淋淋的“吃人”本質。

  我不愿意成為這樣的人,正如我一心只希望朵朵生存于陽光之下一般。

  世間皆有因果,行善存真,是人的本性,也是社會運轉的潤滑劑,不可或缺。

  我滿腦子都是“同歸于盡”、“玉石共焚”之類熱血的詞語,突然聽到雜毛小道淡淡地對我說:“小毒物,把朵朵收起來吧,外面風大,不要讓她著涼了。”我聽得詫異,小妖朵朵這妹兒就是放在十二級臺風天里面吹著,也著不了涼啊?但是看他一臉認真的表情,點了點頭,說好吧,手一招,小妖朵朵順從地飛回了我胸前的槐木牌中。

  雜毛小道抬起頭,看向許永生,說工程師,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一個人,他的名字叫做李道子,是我的師叔公。許永生點了點頭,說自然知曉,茅山前輩中,近代最聞名的除了虛清道人外,便是李道子他老人家了,曾有人說李道子的符,千金難換,算是個大大的人才。

  雜毛小道又說:“想必你已經知曉我被革除門墻的事情,但是不知你是否還知道這樣一件事情——李道子一生所學均傾盡傳于門下,然而真正能夠得其所學六七分的,只有三兩人。而這三兩人中,我蕭克明,便是其中的一位。”他說著這話,臉色立刻傲然起來,眉頭往上翹,竟然有些英姿勃發。

  許永生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說如此真是太妙了,我原本還擔心初審不過關,現在看來,多余了,多余了……說著,上一句話語還在口中含著,下一句話他就有了些警覺,說你此刻提及這些,到底是什么用意?

  雜毛小道平靜地從懷里面取出了一段灰白色的骨頭,這骨頭上面被篆刻了密密麻麻的古怪圖形和符文,極盡扭曲之能事,然而又似乎蘊含著蓬勃的力量。他笑了笑,說:“我自從被革出門墻之后,六七年沒有真正用心制作過符箓了。不過我這一生之中,最大的一個理想,便是做出一張超越李道子的符箓,以慰籍我那已歸塵土的師叔公。各位,既然我們今日有緣,相聚在一起,不妨一同與我見證,這名曰‘落幡咒’的符箓,和這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一刻……”

  他說著,口中快速地念起了一段咒語。

  許永生這時方才發現雜毛小道的用意,白皙的臉瞬間變得更加的白,瘋狂地對著那邊大叫著:“快走,快走……你這個瘋子!”他一邊喊,一邊往后退去。然而身后的僵尸卻把通道擠得滿滿的,哪里容得他轉身奔逃?我知道旁邊這老友要放大招了,立刻蹲伏在地,默念著靜心寧神咒,緊緊地捂住胸口處的槐木牌。

  幾乎是在一秒鐘之后,雜毛小道的持咒便已然結束。

  符箓的存在就好像電腦桌面上的一個快捷方式,特點便是迅速簡短。按理說,符箓的效用是和制作人(即開光者)的道行是成正比的,一個人有多少水平,這制出的符箓便有多少力量。然而這世間,萬物都不是絕對存在的,有時候真理也是。雜毛小道的道行說實話,真心不高,然而這符箓的制作材料,確實世間難以找尋的龍骨。何為龍骨,它并不是真正龍獸的骨頭,而是一種已然滅絕的形如翼手龍一般的生物,叫做“黑鹀”,鳥身人首,其骨頭有著絕佳的靈念契合力。

  符箓的材料如此地好,加上雜毛小道的制符技藝出自名家,有著讓人所不能理解的利害手段。

  他到底請了什么樣的神力,封印在這符箓里面來呢?

  當我蹲下身子的時候,只聽到“玉皇上帝急急如律令,赦!”的尾音一結束,接著腦中一聲炸響,然后感覺整個空間的顛倒重疊而來,一種山呼海嘯的能量波動以雜毛小道為中心,颶風一般,在狹長的通道里朝兩邊擴散出去。這能量的表現形式并不是風,或者說并不僅僅只是風,除此之外還有一種讓人心底里發麻的神秘力量,像是高頻音波,或者光波……

  我就站在雜毛小道的旁邊,反而如同狂暴龍卷風的風眼地帶,最為平靜,也有時間去瞧那被符箓之威所波及的通道兩頭。我最為關心的女鬼處,在我看過去時,已然是空空蕩蕩,沒有人影,之前影影綽綽、兇神惡煞的眾位女鬼,竟然沒有一個存留——當然,鬼物的速度迅疾如電,我并不確定是被雜毛小道的符箓所傷,還是現行驚走,又或者兩者皆有;而許永生這一邊,卻是實打實的卓有成效了。

  在我的視野中,前方的整個通道里,橫七豎八地全部都躺著人。

  不,不能說是人,而應該說是人與僵尸。

  之前如衛隊士兵一般站立在許永生和地翻天后面的十一具僵尸,此刻早已翻倒在地,如同一具具真正的沒有氣息的尸體一般,除了依舊濃郁得讓人想吐的腐臭之外,不再發出讓人害怕的陰寒。而許永生和地翻天兩人,則并沒有多大的損失,只是癱軟在地——我聽雜毛小道提及過,“落幡咒”其實是一種對靈體的一種腐蝕劑,能夠在狹小的空間里面,針對靈體,產生瞬間制服的效用。

  所以,許永生和地翻天只是被震蕩所傷到而已。

  然而,他們的倚仗已然被雜毛小道給全部消滅,一把翻盤。我驚喜地站起來,正想夸夸這家伙兩句,沒想到他的身體已然僵直,沒說話,直挺挺地朝后面倒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