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四章 寒潭金光

  我有很多年都沒有瞧見胖妞了,然而僅僅只是這匆匆一瞥,卻看見這毛茸茸的小猴子無論是體型,還是眼中的那神采,都和當年的胖妞一模一樣,不但如此,它的脖子上居然還掛著當年于墨晗大師給它特別定制的炁棍套筒。那是于大師送給它的禮物,因為太過于喜愛這個小猴子,于大師制作的時候不吝材料,用得都是最珍貴的收藏,故而使得這玩意只要一感應到胖妞的勁道,便能化作一根長棍迎敵。

  當年的胖妞拿著這根棍子,所向披靡,不知道救了我多少次性命,端的厲害。

  然而此刻的胖妞卻又與往日有著許多變化,最突出的恐怕就是它額頭之上,卻是有一個黃色的金箍圈,就像《西游記》里面的孫悟空一般,而除此之外,還有它望過來時,眼中散發出來的那種冰冷而陌生的眼神。

  再次瞧見胖妞的我渾身激動,腦海里不斷地回憶起了胖妞與我共同成長時的溫馨場面,然而所有美好的回憶,都被這冷漠戒備的眼神給澆滅,我渾身一震哆嗦,朝著小白狐兒大聲喊道:“尾巴妞,你別去……”

  我話音剛落,卻見飛瀑底下的胖妞手往上面一抓,接著一用力,身子輕盈地朝著山壁之上飛縱而走,而小白狐兒卻也沒有半分猶豫,根本不聽我的話,腳步在積滿蟲尸的水潭之上飛快點了兩下,然后平地拔高幾丈,追著胖妞翻過了山壁,消失在了我們的視野里。

  一如仙人。

  胖妞那小猴兒的模樣,如此敏捷,卻也還算是能夠理解,而小白狐兒這般縱云而起,卻著實有些驚世駭俗了。

  我曉得她之所以能夠如此,不過是洪荒體質、并非人身,故而不會受到太多的限制,然而別人卻不曉得,但見小白狐兒宛如一道白煙劃過,消失無蹤,頓時就駭然不已。張勵耘和林豪跟小白狐兒認識良久,平日里倒也能夠體會不凡,然而那陪同我們前來的司機小滿卻給驚立當場,渾身發麻,才曉得果然是中央來人,當真是牛到了極點。

  小白狐兒和胖妞消失在了山壁之上,這種高來高去的輕身功夫我也沒有辦法,當下也只有將心中擔憂收起,打量四周,卻見這是一個典型的凹地,一面臨著山壁,周圍皆是茂密的樹林,凹地的中心是一個水潭。水潭不是死水,有溪流往下,不過此刻卻都被蟲尸給掩蓋了,倘若不是潺潺的流水聲,我甚至都不能分辨溪流的位置。

  看到這充斥視野之中的蝗蟲尸體,我心中充滿了好奇,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消聲滅跡幾十年的蝗災在這兩年,竟然連續發生了三次,而且還在肆虐一陣之后,全部都折轉西南,涌入了這山里面來,這里面到底是什么緣由呢?

  而倘若真的如阿伊紫洛所說,這背后是有人操縱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難道真的是煉制某種神秘的毒蠱?

  胖妞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而這所有的一切,彌勒到底扮演著怎樣一個角色呢?

  所有的問題集中起來,使得我心中亂糟糟的,然而就在這時,我心臟劇烈跳動了一下,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意從心中涌起來,下意識地朝著被蟲尸覆蓋得滿滿的水潭表面看去,那兒波瀾不驚,平靜得很,然而直覺卻告訴我,那潭底之下有種古怪的東西,這種東西很危險,讓人感應到之后便不由自主地感到驚慌,這種恐懼幾乎是直接作用于靈魂層面,就好像魔威之于那些低等邪靈一般的效果。

  我的手往肩上一摸,緩緩地將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接著朝著身后的人警告道:“諸位小心,水下有人。”

  經得我一提醒,剛才還在感嘆于小白狐兒那神乎其神身法的三人立刻回過神來,一邊靠攏,一邊戒備地朝著水潭那邊望去,而我則俯身撿了一塊石頭,一邊將炁感朝著潭水之下蔓延,一邊拿石塊確定方向,而就在我努力感應的時候,突然有一種胎動之聲從潭水中的某一個方位傳了出來,我手中的石塊便猛然擲出,朝著水潭扔去。

  我用的力量十分巨大,石塊毫無意外地穿透了那層層疊疊的蟲尸,鉆入水中去,接著我感覺到潭水之上的蟲尸似乎抖動了一下,接著我的腦袋“轟”的一聲,仿佛被某種東西給撞到了一般,下意識地連退了兩步,卻聽到腦海深處,一股恐怖的意志蔓延開來,它似乎在狂吼、在憤怒地抗議,又或者說是——被打擾進食之后的抱怨!

  我往后退了兩步,感覺整個人都被一種無形的壓力給壓迫住,自上而下,有一種氣都呼吸不過來的感覺,旁邊的張勵耘看出了蹊蹺,快步上前來問道:“老大,你怎么了?”

  我伸手示意他不要上來,接著左手回到胸前,結了一個印法,立刻觀想阿普陀給的法決,當下身子一震,一股滔天魔威從丹田位置散發出去,朝著前方回擊。這兩種有別于力量的意志較量在水潭之上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沒有聲音,沒有效果,就連剛才晃蕩不已的密集蟲尸也沒有半點兒晃動,但是我的腦子卻是轟然一炸,感覺臉上癢癢的,伸手一摸,卻發現那鮮血竟然從我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之中,滑落而下。

  我五竅流血,然而對方卻并不好受,相別于我這模擬成年深淵魔王的無上觀想,水潭下面的那東西似乎還是有些弱,被我狠狠地這么一撞擊,竟然又將意識縮回了去,接著我瞧見這鋪滿了整個凹地的蟲尸出現了很輕微的變化,似乎有東西在挪動。

  不對,想跑!

  我瞧見這動靜,當即快步飛奔而去,朝著溪水的下游奔走,然后我快,那東西卻更加快速,三兩下便消失無蹤影了,我感應不到對方的氣息,也只有緊緊跟隨著,一直朝下游跑去。那些蝗蟲似乎大部分都聚集在了水潭之處的凹地,越往外面走,蟲尸便越來越少,一開始我還需要踮著腳,提氣而行,到了后來,腳下便是青草地了,不過當我瞧見了溪水從零碎的蟲尸之中出現的時候,卻已經完全丟失了對方的蹤影。

  那玩意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丟失,這讓我十分郁悶,不過此刻的我卻并沒有氣餒,當下也是將飲血寒光劍插在地上,開始使用臨下山時師傅傳我的《神池大六壬》進行快速推演,此法玄妙,不足外道,然而我剛剛推斷出一點兒由頭之時,卻心生警兆,腳往地下一蹬,魔劍離地而起,飛入我手掌之中。

  魔劍在手,我順勢往前一斬,卻是將一道陡然出現在我眼前的金光給斬斷,不過當這金光停滯的時候,我卻發現這金光竟然折轉,朝著左岸一棵桃樹折去,我順著望去,那金光竟然射入了剛才逃離深潭的胖妞口中,而緊追在它身后的小白狐兒,卻不見了蹤影。

  我心中沒有來的一陣驚慌,卻見那小猴子眼睛微微瞇了一下,似乎打量了我一番,眼中流露出了似曾相識的情感,然而這情緒隨即收斂,緊接著它又是縱身一躍,朝著林子深處跑去。

  我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一來心憂消失不見的小白狐兒,二來也擔心此刻的胖妞,不知道它是什么狀態,當下也是拔劍前沖,準備追上去,然而就在我橫跨小溪的時候,突然從左側草叢之中躥出一道黑影來,憑空朝著我的腰間拍了一掌。

  此人來得迅速,快得宛若一道閃電,我心中警兆頓起,伸出空中的我強行換氣,陡然往下沉去,而與此同時,手中的劍猛然一橫,朝著對方揮劍一斬。

  這一劍又快又疾,宛如閃電。

  我這一劍雖然是臨時起意,但是沉淀大半年之后的我無論是手段還是意識,都與往日有著極大的區別和提高,當下一劍橫斬,卻也是凌厲之極,倘若是尋常角色,必然會被這么一劍給斬破法身,化作兩截殘軀,鮮血灑落當場。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人的反應速度竟然比我還要快上一線,就在我劍出半空的時候,他竟然變掌直拍,與我的長劍交纏,雙方落地之后,以快打快,急速交手好幾個回合,這才感覺彼此難纏,朝著后面躍開。

  我向后躍開,正好落在了溪水右岸,相隔著三米多寬的溪流,我瞧見來人卻是個披著黑色斗篷的大高個兒,足足比我高出一個頭還有余。

  此人臉上覆著黑色金屬的面具,面具下面的一雙眼睛充滿了嗜血的兇厲,就像天上翱翔的雄鷹,面具一直覆蓋到下巴,而脖子之上,竟然有宛如鳥類的絨毛,看著十分嚇人,而與這人一同出現的,還有十多個帶著同樣黑色面具的男子,不過與這個家伙不同的,是他們都沒有披著那十分累贅的黑色斗篷。

  我手中的魔劍微微顫抖,顯然是在剛才一瞬間承受了巨大的力道,而在此時,我卻聽到身后的張勵耘吃驚地喊道:“風魔,他是風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