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六章 奪命狂奔

  張勵耘是北疆王的外侄,自有傳承,無論是手段還是意志都是當今年輕人的一時之選,我倒也不會擔心他太多,然而林豪不過是腿腳快一些的普通修行者,因為資質問題,這些年來在修行上并沒有太多的進步,而那小滿雖說是華東神學院的畢業生,但倘若厲害,自然直接進了中央,被分配到魯東省局來,估計也不會有多么厲害,而與此相反的是風魔的這十三個手下,無論從身姿還是從炁場,都是不弱的精銳。

  雙方一比較,高下立分,而風魔既然要耍無賴了,只怕這些人的性命可就留不下來。

  我心中焦急,牽掛略多,結果精神一被分散,那風魔便是一聲冷笑,面具之下的口中得意說道:“不過一介凡人,當真是自覺良好了,這樣的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的今天,而且還被人叫做黑手雙城的呢?”

  一聲奚落,風魔再次如疾風沖來,腳步急促,手中的匕首化作兩道閃電,差一點就將我胸口的衣服給絞成粉碎。

  鋒利的匕刃與我的肌膚擦肩而過,讓我感受到了對方的恐怖實力,也曉得這些人喜怒無常,從來不會去注重過程中的榮譽感,而只在乎最后的結果,所以殺死我便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所謂的承諾,或者別的東西,那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我知道此刻倘若去指責風魔不守規矩,只會被他恥笑,唯有露出爪牙,讓人知道我的兇狠,方才會贏得尊重,當下也是將劍朝前一頓疾刺,勉強與風魔拉開距離,接著咬牙切齒地說道:“是否有資格,你待會就知道,不過不聽話的人,我要讓你明白,下場如何!”

  此言罷休,我便朝前一步疾沖,接著掄圓了橫斬,將周圍的空間全數擠壓,逼得風魔不得不跟我作一記硬拼,而與此同時,我左手在身后微微結印,使出了隱秘的一招。

  【深淵三法,土盾】!

  風魔并不懼硬拼,他與我在力量上面的表現已然都在伯仲之間,然而這力量在自己強大的速度加成之下,卻能夠產生數倍的效果,能夠硬拼,便能夠迅速解決戰斗,風魔求之不得,當下也是將身子猛然一擰,搓身而上,一雙匕首交叉而立,朝著我的長劍撞了過來。此一交擊之后,整個空間陡然一震,一聲清越的金屬之音從中揚起,風魔攜著千鈞之力轟然而來,卻沒想到自己仿佛撞到了鐵板之上一般,整個身子都一陣晃動,接著朝著后面跌飛而去。

  沖勢陡然被阻,接著又被撞得朝后跌飛,這是風魔在交手以來第一次處于劣勢之中,看著好像打蛇隨棍,跟上去與之糾纏混戰,乘勝追擊要好許多,然而我卻曉得風魔即便一時失勢,也可以憑借著速度的優勢來一點一點彌補,而在明白了我土盾的訣竅之后,他反而不會再與我硬拼,更加難纏,當下也是劍鋒一轉,陡然朝著后面正在圍攻我三名手下的十三鐵面人斬去。

  清池宮十三劍招之一,依然秋水長天。

  依舊是秋潮向晚天,依舊是蘆花長堤遠,多少云山夢斷,幾番少年情淚,盡付與海上,無際風煙,早化作遠方漁火萬點……

  劍招意境深遠,而劍光流轉而過的一瞬間,便有一個最為兇猛的鐵面人因為躲閃不及,被我如同剛才那棵桃花樹一般,從左腰到右肩,自下而上,斜斜一劍劈出。此劍甚快,宛如疾電,除了我之外,竟然無人得見,而飲血寒光劍的劍刃之上,卻一陣紅光游弋,瀲滟如新,而當我以傾天之勢將長劍傾瀉在一個即將斬殺林豪的鐵面人身上之時,這人方才覺出驚訝,雙手前伸,接過上半身跌落在地,下半身慣性前沖,分成了兩截。

  因為太快,所以此人并沒有死去,傷口一開始光滑,接著很快便被鮮血和內臟弄得模糊不已,他驚恐地大聲尖叫著,從喉嚨里冒出聲聲凄厲到了極點的叫聲,竟然不像是人類的聲音,而宛如夜梟。

  他在害怕,在后悔,在表達著自己無盡的痛苦,然而這樣的叫聲顯然只能夠增加同伴的驚恐,使得我的闖入,便如同那猛虎沖入了狼群,剩余的十二人連跟我一拼的勇氣都沒有,紛紛朝著后面退開去。在這一刻,他們已經不再是邪靈教的骨干精英,而只是一群被農夫驅趕的鴨子。

  而憑著這暴起的一擊,震懾全場的我并沒有留戀于嗜血的快感之中,當下也是沖著手持軟劍的張勵耘高聲喊道:“往山外沖,不要管,埋頭往前沖,我來斷后!”

  張勵耘得到吩咐,沉聲應諾,當下也是一咬牙,手中的軟劍微微一抖,便化作萬千的劍光,將前面那人給逼開了去,接著帶上林豪和司機小滿,快步前沖,而就在此時,剛才縈繞在耳邊的慘叫聲驟然停歇,卻是風魔及時趕到,一把匕首宛如插到豆腐里一般,輕松無比地結果了此人性命。將追隨自己多年的手下干掉,風魔一點兒負擔都沒有,而是朝著左右大聲喊道:“殺了他們,一個不留,為了劉二又報仇!”

  周圍之人轟然應諾,紛紛沖上前來,而我則是邊走便戰,竭盡全力地應付這群打了雞血一般的家伙。

  我一人應付風魔之時,倒也還算游刃有余,然而此刻人數達到十數人的時候,已然有些應付不及,退到林子之中的時候,剛剛將如跗骨之蛆的風魔擋開之時,旁邊突然沖出一個鐵面人來,手中的棍子猛然一提,結果我的背上挨了一下。這棍子乃硬木所制,勢大力沉,被敲了這么一記悶棍的我一個踉蹌,當下也是撞到了一棵樹上去,那人心中狂喜,還待上前一棍,將我結果,然而卻沒想到我宛如瘋虎一般不避反沖,朝著他猛然撞去,接著懷中的小寶劍一出,輕松刺穿了他的胸膛。

  原本想要補刀,卻被我反殺,當我揭開此人面具的時候,瞧見這竟然是個面如冠玉的英俊男子,嘴唇烏紫,一臉怨毒地看著我。

  長得如此一副好皮相,不去演戲唱歌,真的是可惜了,最不濟去賣屁股,也好過跟著這些邪惡之人出生入死好多了啊?我滿懷惡意地想著,當下也是手腳不停,將此人的尸體朝著身后一拋,剛才追著前面的人逃離,卻見風魔如一頭極速狂奔的獵豹赫然撲來,就在那人的尸體即將砸到了他的時候,風魔雙手輕描淡寫地一抖,那人的身子竟然化作了上百塊熱騰騰的肉塊,朝著我這邊飛撲而來。

  在那血霧噴起的一瞬間,我與風魔再次對視一眼,彼此都瞧見了對方眼中的瘋狂。

  其實我們都是同一類的人,倘若拋開立場,或許能夠成為朋友。

  然而此刻,唯有刀兵相向了。

  風魔發狂,我曉得自己恐怕又要一番力戰了,然而左手上面的小寶劍剛剛換成八卦異獸旗之時,卻聽到耳邊一聲嬌喝,從頭頂上面落下一個白衣女孩兒,撲入我的懷中,將我朝著后面推開。我看著懷中的小白狐兒,卻見她滿臉青獰,臉龐的邊緣有白色的絨毛,而一雙眼睛清澈如帝王種的極品翡翠,竟然是露出了狐貍法相,接著她的褲子發出一聲撕裂之音,有四條白色的雪絨長尾赫然沖出,足有兩三丈那么長,朝著后方猛然攪動,胡亂拍打,接著這一片樹林子都給拍得東倒西歪,紛紛栽倒而下。

  “走!”

  現出法相之聲的小白狐兒已然沒有那少女的嬌柔,隱隱之間已然有了洪荒大妖的氣度,我曉得這小妮子的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多久,又心憂前方的兄弟,當下也是不做猶豫,果斷干脆地快步前沖,不讓她的努力白費。

  我提氣縱體,從樹林中快速飛奔而去,卻聽到身后不斷傳來樹林轟然倒下的聲音,卻是小白狐兒用那大樹拖延風魔等人的追擊,如此狂奔了四五分鐘,我沖出一片樹林,見到張勵耘和林豪被五個鐵面人給纏住,當下也是縱身飛入其中,一把劍將三人蕩開,接著又將擋在前方的一人給沖開去,對著兩人大聲喊道:“快走,直走不要停!”

  張勵耘和林豪也曉得此刻不是逞個人武勇的時候,當下也是馬不停蹄,繼續奔逃,而我與這五人交手兩個回合,曉得難纏,又怕風魔擺脫了小白狐兒的阻攔,再次追來,也沒有在與之交鋒,而是一劍逼開所有人,然后再次快步逃離現場。

  我腳程比旁人快上許多,又頗為兇猛,很快就將那五人給甩脫了去,埋頭一路狂奔,終于再次攆上了張勵耘和林豪,三人顧不得多說什么,一路疾沖,終于沖出了潭溪山,左右一打量,卻見竟然回到了方才入山的那條河邊來。

  我們三人一路狂奔,頗有些虛脫,紛紛跪倒在地上喘氣,而這時我左右一看,突然皺眉問道:“小滿呢?”

1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三十六章 奪命狂奔”

  1. 回復 2014/12/01

    文文

    又去斬妖除魔了。好緊張啊。最近寫的不逗樂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