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八章 痕跡消失

  聽到這聲音,我下意識地去尋找聲源,卻瞧見是一個中年女人發出來的叫聲。這個女人我認識,昨日接風洗塵的時候,她有自我介紹過,叫做白嘉欣,好像是市局行動處的副處長,不過當時我的感覺卻不像是一個修行之人,也沒有多做留意,此刻聽到她這般沒有水準地放聲大叫,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來,沉聲喝罵道:“叫什么叫,有事情不知道好好說么?”

  被我這么一頓數落,那女人也終于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來,不過極度驚慌之下,也來不及太多的考慮,對我以及旁人大聲喊道:“你們對面的山壁之上,那兒掛著一個黑影子呢,快看!”

  我順著她指點的方向看了過去,卻見在先前胖妞和小白狐兒追逐的山壁之上,的確有一個黑影子給掛著,當下將強光手電筒朝著那兒照去,卻瞧見了一張熟悉的臉。

  是小滿!

  我心中一跳,瞧見四五道燈光匯聚之下的那個黑影,竟然就是先前在奔逃過程中與我們走散的司機小滿,而此刻的他腦袋耷拉著,舌頭掉到了下巴上,看著好像是被活活勒死了。盡管心中差不多已經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但是當小滿的尸體擺在我的面前時,那種視覺上的沖擊還是讓我忍不住難過,當下也是手一揮,吩咐了一聲道:“尾巴妞,過去看一下。”

  小白狐兒應諾而去,快步走到了潭水邊緣,然后飛身攀上了藤蔓之上,三下兩下便爬到了小滿尸體的旁邊,簡單的檢查了一下,然后朝我比劃手勢。

  她告訴我小滿已然死透了,是否需要弄下來,我點了點頭,小白狐兒便將捆在小滿尸體上面的繩索解開,接著幾個縱身,將小滿帶到了地上來。

  小白狐兒露的這一手雖然沒有白天的時候那般驚世駭俗,然而小滿一百四五十斤的魯東大漢,在她的手上如此輕松自在,倒也讓好多地方的同志驚嘆不已,而我卻不管別人異樣的目光,快步走了過去,蹲下來查看小滿的尸體,只見脖子之上的勒痕淤青一片,腦袋破碎,而他的雙眼圓睜,臉上的表情痛苦無比,顯然在死前還受過許多折磨。

  “這是什么?”跟過來的徐淡定從小滿的懷里掏出一張紙條來,就著手電照了一下,上面卻是用朱砂筆張狂地寫了一句話:“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混蛋!”我拳頭緊緊捏著,朝著地上的泥土狠狠砸去。

  心中無比憤怒,不過拳頭之上傳來的痛感卻讓我回過神來,曉得今天的遭遇戰,我雖然與風魔勝負未分,但是我卻殺了他兩名鐵面手下,而小滿這才遭受了無妄之災,也被報復性地殺害了。小滿的死讓我認識到一點,那就是無論彌勒說得有多冠冕堂皇,但是他,以及他的伙伴都是心懷黑暗的那一類人,對于死亡以及我們身處的這個天地,并沒有太多的敬畏之心,在他們的眼中,自己才是獨一無二的高貴存在,至于別人,不過螻蟻而已。

  又有手段,又肆無忌憚,這樣的敵人才是讓人害怕的對手,我深吸了一口氣,將情緒給收斂起來,然后對努爾說道:“檢查尸體。”

  在特勤一組里面,努爾的痕跡辨認術最是不錯,而且人也十分細心,所以一直都承擔著臨檢的工作,他點了點頭,走過來,先是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讓我冷靜,然后蹲身下來,一邊檢查一邊用腹語說道:“死者頭額頂部有一開放性粉碎性骨折創口,頭顱塌陷,腦組織外溢,疑似被棍棒或者鈍器重擊所致,左側面頸部有散在挫擦傷,右上背部有散在挫擦傷,伴有一挫裂破口,相應下觸及閉合性骨折特征……”

  努爾滔滔不絕地說著判斷結果,然而我卻差不多已經明了,小滿并非是吊死的,而是被人用鈍器擊打頭顱致死,然而盡管只是匆匆一瞥,我卻曉得昨天露面的所有人里面只有一個人用了棍子,而那人也已經死了,到底是誰殺了小滿呢?

  一想到棍子,我的心就忍不住地跳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胖妞脖子下面掛著的法器來,那玩意只要一激發勁氣,便能夠延伸出一條凝如實質的長棍來。

  難道是胖妞將小滿給殺了的?

  盡管感覺善良的胖妞不可能干出這樣的事,但是我卻總是忍不住去想,心情糟糕透了,然而這個時候,突然左邊傳來一個壓低了的女人聲音:“還中央來的工作組呢,連派給他們協助的人都保護不了……”

  聽到這句特意壓低了嗓子,然而又若有若無飄進我耳朵里面的話語,我頓時就是一陣激靈,揚眉過去,卻見說話的正是剛才像普通人一般尖叫的白嘉欣處長,許是剛才我對她太過于嚴厲,沒有給她在手下跟前留點面子,所以越想念頭越不通達,便忍不住不陰不陽地嘲諷了一句話,見到我狠狠瞪來,這才蔫了去。

  我不說話,不過旁邊的小白狐兒卻炸毛了,沖上前去,嬌聲喝道:“你說什么,不懂就別說,知道么?”

  此番前來潭溪山的大部隊頗雜,有我們特勤一組,也有當地有關部門派來配合的同志,當然也少不了武警,人員眾多,一百好幾十號人,不過女性卻并不多,除了小白狐兒和白嘉欣,也就白處長手下還有兩個女孩兒,那白處長面對著一臉冰冷的我還有些發憷,而對于小白狐兒這般嬌柔嫵媚的少女卻有著天然的心理優勢,看也不看我,而是對這小白狐兒說道:“有問題,就不能提么?小滿同志是我們魯東局的人,他這么不清不白地死在這里,而同行的你們卻一點也沒事,我質疑一下都不行?”

  這女人一旦死纏爛打,就當真不要顏面,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卻也不能與她多做糾纏,我冷著臉叫住直想打人的小白狐兒,然后對白嘉欣說道:“白處長,具體的事情,我們回到局里,我會跟給你和當地的各位領導一個交代的,現在先別吵,我們得將這山給搜查一下。”

  我是一個注重行動的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口舌之爭,要不然也不會被人稱作“黑手雙城”,有什么矛盾和算計,這些都等回到東營再說,此刻倘若要給我鬧什么幺蛾子,我當場直接以妨礙公務的罪名扣下來,誰的面子我都不會給。

  似乎感覺到了我眼中凜冽的煞氣,白嘉欣嘴唇蠕動了一下,便沒有再多說話,只是低頭講道:“這件事情不算完,回去之后,我會調查的。”

  我不理會她,而是對眾人下命令道:“所有人聽好,搜查潭溪山——努爾,你帶一組人從左邊的樹林小道開始;淡定,你帶一組人去前面的桃花林;白處長,你帶你的人去上面的山上查看;武警張隊長,你帶人在外圍布控,一旦發生任何情況,隨時調集人員支援;阿伊紫洛帶人在水潭邊檢查蝗蟲的痕跡,看是否有蹊蹺;至于我,帶人順著這條溪水往下走——所有人都注意了,一定要注意安全,發生任何情況都要通報,如果出現敵人,能拖就拖,不能拖也要照顧好自己,明白?”

  眾人轟然應諾:“明白!”

  眾人聽聞吩咐前去做事,我沿著溪水往下走,一路來到了我昨天與風魔交手的地方,瞧見昨天交手時的痕跡不見,不管是死去的尸體、被我一劍橫切的大樹還是灑落泥地的鮮血,甚至連我們的腳印都已經被人為地抹除了,這場景讓我感覺到十分詭異,不曉得對方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不但將那難以計數的蝗蟲尸體連夜清空,而且還將所有的痕跡都給清走。

  我站在原本應該是一棵桃樹的位置,看到這兒連樹根都不見了,上面鋪著草皮,仿佛原本就不存在樹木一般,心中驚訝,不知道風魔為何這般悠閑。

  那天我們在潭溪山搜尋了一夜,白天的時候又組織人手潛入深潭進行勘察,然而卻都沒有多少發現,整個潭溪山仿佛一夜之間變了模樣,我們昨天小組進山之時看到那漫山遍野的蝗蟲尸體竟然不翼而飛,不知所蹤,除了小滿的尸體,所有打斗的痕跡都悄然不見,這使得除了特勤一組的人員之外,旁人看向我的眼中,都多了一絲懷疑的顏色。

  哪里有什么所謂的風魔,哪里有什么十三個鐵面人,這潭溪山中根本就什么也沒有,連痕跡都不曾出現。

  哦,對了,唯一看到的,就是省局派來協助調查的司機小滿,而且還是一具尸體。

  次日下午我們折轉返回了東營,我將昨天發生的事情做了整理,通報給當地部門,結果并不出乎我的意料,魯東省局和東營市局都質疑了我的說法,理由是從調查結果來看,不能判斷我所說的風魔和十三鐵面人曾經出現在潭溪山。

  一時間,我突然明白了風魔的用意,他通過一種不可能的手段,將所有的證據給消滅,然后讓我身處于被質疑和杯葛的狀態,再難行事。

  好毒的計謀。

5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三十八章 痕跡消失”

  1. 回復 2014/12/02

    M

    求更

  2. 回復 2014/12/02

    我第一

    殺殺殺

  3. 回復 2014/12/03

    讀書人

    那佛爺,趕緊更新,哥們兒等的難受!

  4. 回復 2014/12/03

    虎皮貓大人

    求更

  5. 回復 2014/12/04

    你大爺

    作者至少是個半仙,不然那能寫出這么精釆的文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