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六章 肥蟲子勉力下蠱,掌柜的遭遇暗算

  看著雜毛小道直愣愣地往下倒去,我心中大駭,一股涼意立刻從尾椎骨升到天靈蓋,各種滋味涌上心頭,五味雜陳,懵了,竟然都沒有伸手去拉他。好在一旁的趙中華跨前一步,緊緊地托住了他,右手嫻熟地按在了雜毛小道的脖子上,然后跟我說還有脈搏,只是脫力暈過去了。

  我心中大定,還好還好,先是虎皮貓大人,如果雜毛小道再出什么意外,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是啦,是啦,剛才那龍骨符箓的威力,何止是牛波伊,簡直是駭人聽聞,比起他上次在江城高速公路上使用的雷符,就殺傷力而言,更有甚之,碉堡了。

  以雜毛小道的能力,驅使這般的符箓,若不脫力,才是奇怪。

  趙中華扶著癱軟如爛泥的雜毛小道,看著這個小他幾歲的男人,滿口子贊道:“這個蕭兄弟,看著樣子,跟普通的江湖騙子沒什么兩樣,然而身上的奇術,卻讓人瞠目結舌。這般的年紀就在制符一事上有著如此高的成就,假以時日,必成大家。高手在民間,果不其然,厲害啊厲害……不過,為何他又說自己已被茅山宗趕出門墻了呢?”

  我緊緊盯著前方,小心翼翼地看著,說這事情,我也不知曉太多。

  咳咳咳……

  在死人堆里面,許永生咳嗽著,慢慢爬起來,抬頭看向我們這邊,面容蒼白,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幾歲。他顫抖著嘴唇,眼睛里面的怨毒如同泛濫的江河水,悲憤地說道:“你知道你們在做些什么嗎?天殺的,你們這些家伙,全部都應該死的。我真糊涂,怎么會想著招攬你們這樣的蠢貨……”

  地翻天站起來,卻不忙著找我們麻煩,而是翻身過去,檢查著那些僵直不動的尸體。他用的是一種鈴鐺,行話叫做“控魂鈴”,搖啊搖,隨著許永生的話語而響。然而,雜毛小道的符咒專門針對的就是靈體,僵尸胸腹之中的那一口氣被落幡咒所震散之后,哪里還能夠再聚攏回來?

  所以尸體依舊是尸體,沒有動靜。

  地翻天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最厲害的那一頭跳尸上,從身上掏出了許多零碎的東西,然后發瘋一般的,全部都用了上去。

  許永生說著話,卻并沒有往前走,而是向后退去。我和趙中華對視一眼,立刻知道了他的用意——這里是他的地盤,只要保持著自己的安全性,他有一百種方法來讓我們死去。由此可見,這個家伙或許只是一個高明的智囊或者靈異師,但并不是個擅長肉搏的人,此時不把他留住,那么雜毛小道的一切辛苦,都只是徒勞而已。我咬著牙,奮力朝他沖去,而后面,趙中華也將雜毛小道往丹楓的懷里一推,也跟了上來。

  見我們追趕上來,許永生沒有半點猶豫,拔腿就跑,我們追上,路過地翻天的時候,這個家伙居然沒有一點兒反應,仿佛我們都是空氣一般,像對待初戀情人一般,眼中只有那一頭跳尸。我也沒有旁生節枝,只想著先制住明顯是主謀的許永生,于是與他擦身而過,追過那道門,來到剛才的那個廣闊空間中。

  我一時發了狠,腳步如箭走,終于在出門四五米的時候,逮上了許永生,飛躍而起,一下子就把他撲倒在地。沒成想一倒地,這個家伙的手肘就靈活地朝我拐來,力量倒是不大,但是角度刁鉆,頂到了我的肚子窩窩里,生疼,讓我有一種把隔夜飯吐出來的沖動。

  許永生跟我翻了兩個翻,然后出手與我糾纏著,三下兩下便緊緊抓住我的手,想要反過來擒拿。他洋洋得意,說小子,我可是資深的柔道高手,跟我比武力,哼……

  這一聲哼還沒有完,他就被一條鞭腿給重重地抽到,慘嚎著倒在地上來,卻是趙中華即時趕到。

  我麻利地爬了起來,只見剛才威風凜凜的許永生此刻一臉的鮮血,倒在地上,他的金絲眼鏡也破碎了,邊框變形,許多玻璃碎片都刺在了臉上和眼睛里面。我看著趙中華殺氣騰騰的臉,暗道這個家伙說自己來自滄州,果然是厲害——許永生也是個有功夫底子的人,但是卻被他快如疾電的一腿給扇中,避無可避。

  不過許永生說趙中華身上有鷹犬的味道,莫非他和雜毛小道的大師兄一般,也是有關部門的人?

  許永生在地上嚎叫著,有意地朝旁邊的柱子翻滾去,趙中華忍著傷痛,兩步并過去,一腳踩著許永生的身子,俯身去擒他。我正想沖上去幫忙,感覺后邊有風聲,蹲地收腳,然后右腿一收一展,一招“黃狗撒尿”,朝身后蹬去。還沒看到什么,就感覺腳重重地踹到了人的身體上,我一瞪眼,果然是地翻天這廝。這一腳事發突然,用力不大,所以地翻天往后面連退了四步,站穩了,一臉嚴肅地指著趙中華說道:“放開他,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趙中華從懷里摸出一把錚亮的手銬,咔嚓一下把許永生的手給反銬起來,又抓著他的頭發,把頭顱昂起來,用封箱子的膠布,把許永生的嘴也全部封起來。他的手法嫻熟干練,顯然并不是生手。見到地翻天威脅他,趙中華冷著臉站了起來,說地翻天,你的僵尸全部被震散了靈氣,即使有一兩個可以返煉回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現在這里的靈力被抽空了,我看你倒是用什么手段,來威脅我們。

  地翻天嘴唇哆嗦,說你們這些狗日的,管什么閑事,管什么閑事……不要以為我對付不了你們這兩個傷員,老子還有五鬼搬運術中的五鬼,可以借力,弄死你們兩個小雜魚,綽綽有余了!他雙手一震,從手腕上的那串珠子處立即就噴出五股氣體,黑乎乎的,顏色分明,不過比起之前在四樓所見的,卻是要清淡了幾分,并不濃郁。

  趙中華呵呵地笑,說小蕭的“落幡咒”一出,靈力被抽空了,你這個用來盜墓、搬運東西的小鬼,能有幾成功效?我看著不遠處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沉聲說地翻天,我就不明白了,老蕭與你鳳凰王家,可是有三代的交情,你到底為了什么,要將這份情誼給葬送,以死相對?

  可別跟我說是為了有個煉尸地?

  地翻天眼神陰戾地看著我,似乎有什么話語要說,然而猶豫了幾秒鐘,仍舊指著趙中華說道:“放開他。”

  趙中華眉毛一挑,沒有說話,就盯著他瞧,緩慢而堅定地搖頭。

  我嘗試著溝通肥蟲子和朵朵,然而因為剛才雜毛小道的符咒之威并沒有消散,竟然聯系不上。看來雖然有我的庇護,但是兩個小東西還是都受了傷。我這時才覺得了地翻天的厲害,竟然能夠在此刻,把那五頭鬼物召出,雖然黯淡,但是也顯露了一身的本事來。

  地翻天見威脅無效,由五鬼推動,腳尖點地,滑步就沖了過來,目標直指趙中華。

  我鼻子中充斥著滿滿的香料和尸體腐爛的混合氣味,見他襲來,揮手便是一擋,地翻天伸手與我一碰,我立刻感到一陣大力傳來。地翻天常年與尸體死人骨頭混在一起,手僵直且堅硬,如同鳥爪,我們對拼一記后,我立刻落敗在一旁,跌倒而去。而趙中華卻是好本事,根本就不畏地翻天兇猛的攻勢,憑著一口血氣,與他拳來腳往,一瞬間就過了好幾招,招招硬頂。

  我看到趙中華的拳頭上面,纏繞著一根一根復雜的紅線,顯然,這個是為了加持肉體的強度。

  我一邊跟上去幫手,一邊再次溝通金蠶蠱,這肥蟲子才剛剛蘇醒,然而卻一點兒精神都沒有,什么也干不了。我急了,逼著它,最后,它勉力地傳遞過來可以給下蠱毒,其他的方法是一樣都不能夠了。我雖然對蠱毒的發作時間并不滿意,但是好歹也有了一種手段,趁地翻天往后退的空子,一拳擂到他的背心處。

  地翻天背上的肌肉一收一縮,竟然將我的這一拳的力道給化解了七七八八,不但如此,身上的黑氣順著我的手蔓延過來。而我的指間,也有蠱毒沿著他的背心,蔓延到他的身體里去。那黑氣游在手臂上,濕滑冰涼,就像險惡的毒蛇,讓我的身子一瞬間就起了無數的雞皮疙瘩,條件反射地甩手。

  我立刻凝神,將力量全部集中在雙手之間,手掌發燙,灼熱,然后去抓那準備往我五官游走的黑氣。

  一用勁,這黑氣便立刻驚惶地逃散開,返回了地翻天的身上去。

  趙中華說得對,相對而言,地翻天的這五鬼搬運術,果然只是用來搬運東西的小鬼而已。

  兩人相互交手,我中的黑氣已然停止,然而我下到地翻天身上的蠱毒,卻沒有這么容易。他與趙中華猛地對拼一記,趙中華吐血而退的時候,地翻天則閃到了另外一邊,朝身上連連貼了幾張符,又拿出一顆檳榔,放嘴里嚼著。金蠶蠱的蠱毒,沒有那么容易解,但是也沒有那么快發作。趙中華掙扎著站了起來,哈哈大笑,說中毒了吧,你還是乖乖地放棄反抗吧,或許還有救……

  話音未落,一聲沉悶的槍聲響起,趙中華的腹部血花一濺,栽倒在地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