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五章 阿勒厄蝗

  老丐黃斯博的屈服并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別人一提到這渤海大豪,就想到的是他的勢力頗大,不好惹,而我則看到了他的家大業大,俗話說得好,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日子過得好了,就容易產生惰性,這就是為什么大部分的道觀廟宇都會建在清苦而交通不暢的山里面的緣故。老丐日子過得真不錯,就不可能最終冒險去觸怒于我,不管我會不會實現口中所說的話語,但是一想到我身上背負的累累惡名,他便也沒有勇氣去嘗試。

  他一屈服,我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微微一笑,然后說道:“很好,耿傳亮,魅族一門的山門護法,的確是一位大人物,那么丐爺你能不能幫忙告訴一下我,這位山門護法在哪兒呢?”

  我毫無意外地叫出了耿傳亮的身份,這讓老丐有些意外,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說道:“陳組長,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辦的,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桌上的茶水頗燙,然而我卻喝了半杯,露出了森白的牙齒,笑著說道:“丐爺,這件事情,誰做的,你交給我,然后此事你我的恩怨一筆勾銷,你看如何?”

  老丐臉上的青筋浮動,一字一句地說道:“欺人太甚了吧?老夫在這東營渤海之地,怎么說也是有頭有臉的人,背后的人是誰,我也已經給你說起了,此刻你又要逼著我交人,這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了,倘若是我真的叫出來,你叫我的手下如何看我?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陳組長,你若是心中有氣,老夫我在市里最好的酒店擺上一桌,代為賠禮道歉,你看如何?”

  我笑容不變,而是接著說道:“丐爺,你準備在那家飯店請客?不如這樣吧,我找人弄死你家大少爺,然后在那家酒店擺酒請客,向你道歉,你看如何?”

  這話兒說得實在挑釁,老丐頓時就黑著臉說道:“那就是沒得談了咯?”

  我胃中熱茶翻騰,喉線一陣灼熱,疼痛讓我心中的怒火減輕了許多,這才面不改色地談道:“丐爺,這世上的人,其實都是有兩重的標準,嚴于對人,寬于對己,這事兒倘若是發生在自己身上,那邊是不可饒恕的事情,而既是別人,那便與自己無關。或許往日,你這么干,無人敢惹,但是此時此刻,在我眼里,你不過與常人一般而已,所以你最好還是將那人給我交出來,不然大家都下不了臺。”

  老丐這時突然笑了,指著我說道:“你真是個瘋子……”

  對于這個稱謂,我不置可否,而這時老丐卻又接著說道:“跟耿傳亮接觸的那人,是我第五個義子陳東,事發之后,我曾經派人找過他,不過他卻是個鬼機靈,一早知道事不可為,便早一步藏了起來,后來我的人回稟,說有人看見他踏上了南下的火車,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曉得。”

  他說得平靜,然而越是這般平淡的講述,越是凸顯出了自己的得意,我曉得老丐能夠混到今天這個位置,手段必然是有的,行事周全,哪里會露出半點破綻來,知道此刻我大部分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點了點頭,然后起身說道:“既如此,那么我便不久留了。丐爺,青山不在,綠水長流,我還是那句話,千萬別惹我,也別落在我的手上。”

  老丐坐在自家的太師椅上,紋絲不動,只是將茶盞端起,吹開上面漂浮著的綠葉,輕輕抿了一口,這才平靜說道:“好走,不送。”

  我離開了吉龍山莊,在回市里的路上將剛才與其交鋒的情況給努爾和徐淡定做了解釋,當得知這幕后主使的家伙竟然就是耿傳亮的時候,徐淡定顯然有些不淡定了,對我說道:“大師兄,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邪靈教有走向統一的趨勢——你看啊,風魔此人最早發跡與內蒙古的呼倫貝爾大草原,而魅魔則起家于十里洋場的滬上,但是他們都匯聚到了這魯東東營來,這里面的紐帶,恐怕就是那個叫做彌勒的南洋人……”

  我點了點頭,對徐淡定說道:“白嘉欣的事情查得怎么樣了?”

  徐淡定點頭說道:“正想告訴你呢,我查清楚了,白嘉欣這人的背景十分復雜,她本家倒是沒有什么背景,但丈夫是東營下轄區縣的主政領導,公爹在省局任要職,而且我們還發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她除此之外,還與多名男人保持關系,甚至還跟這個吉龍集團走得很近,不但與黃思博的兒子黃小磊有著超出正常的關系,而且還與黃思博門下五虎之中的老大蒼狼和老幺拳霸,都有關系。”

  我回想起白嘉欣的長相,有點兒疑惑,要曉得那婦人雖說還算是有一點兒姿色,但是能夠有這么多重量級的入幕之賓、裙下之臣,卻也是有些奇怪。廣雜女才。

  在旁邊一直悶不吭聲的努爾突然指出來,對我們說道:“這個人,有可能跟魅族一門有些關系……”

  他這么一說,我們頓時就感覺豁然開朗,倘若真的如努爾所料的話,那么便能夠解釋起一個容貌算不得上等,也瞧不出有多少女性魅力的婦人,為何會和這么多權貴有著聯系,因為她除了自己,還有魅族一門旗下的風月少女可以站場——只是拋開她可疑的身份,她居然能夠在我們這樣的部門里身居要職,很明顯就是一件離奇之事。

  正說著,電話響了,卻是市局的謝培龍局長打了電話過來,他那兒顯然已經得知我們正在返程了,告訴我他已經和生物實驗室的阿伊紫洛聯系過了,此刻已經召集了相關部門的負責人,正在那兒等著我們,準備一起開個溝通會。

  我心中一動,然后對他問道:“白處長也參加么?”

  聽到我說出這話,謝局長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好幾秒鐘,然后說道:“你提醒的對,你們趕到的時候,也快夜里十一二點了,白處長畢竟是女同志,承受不了這么高強度的工作壓力,我現在就讓她回家吧,明天一早再說。”

  聽到謝局長這般說起,我心中明了,知道他在上面的壓力還有我表示出來的強勢態度下,終于選擇了站隊,心情頓時好了許多。沒多久,特勤一組全體人員都趕到了生物實驗室,謝局長和分屬秘密戰線這套班子的副局以及行動處長都在,見到我過來之后,與我握手,然后指著阿伊紫洛說道:“張教授剛才跟我提出來,說希望市局能夠配合,全力消除釀成這次災禍的母蝗,不過卻沒有說出母蝗的具體方位,說要等你們。”

  我看向阿伊紫洛,她點了點頭,說人既然到齊了,那就開會吧,實驗室沒有地方,大家就站著聊一聊。

  說完這些,她告訴我們,經過跟幾個業內朋友的交流和溝通,大家一致認為釀成這次蝗災的罪魁禍首,是一種叫做阿勒厄蝗的蟲子,這是一種曾經出現在印度歷史中的惡蟲,僅僅十二只,便差點毀滅了一個王國,后來還是佛祖出手,將其超度到了魔物橫行的深淵之地去,方才得以化解,此事還記載到了《過去現在因果經》之中。當然佛經之上的記載并不一定為真,但是飼養這種母蟲有一個特點,就是每隔一段時間就得吞噬人腦之中的一小塊血團,據說那里就是人體靈魂的藏處——通過這個習性,或許就能夠將其找出來。

  除此之外,阿伊紫洛還告訴我們,阿勒厄蝗的母蟲一般都有成人的拳頭大,白色如蠶,羽翼已然退化,不過并不好捉,因為它能夠進行小范圍的躍遷,突然的消失和出現,使得捕捉存在著一定的困難,而除了蘊含靈魂元素的血團,它還愛吃臭椿葉子和魚腥草,而且食量頗大,排泄物有一種類似于檀香的異味,這些都是尋找的線索。

  她講完這些,而我則與謝局長談及了尋找的方案,此事依然是由特勤一組為主導,調查的小隊則分為四個,我、努爾、徐淡定,另外張勵耘與阿伊紫洛搭檔協同,而由市局對每一個小隊補充五到六人,而他則負責總體的協調工作,并且與當地的武警部隊進行溝通,隨時準備,另外針對于潛在的敵人過于厲害,他會通過省局外聯辦與位于魯東的嶗山、孔府以及岱廟進行溝通,看看能不能派一些高手過來協助。

  不管怎么說,宗教局畢竟是這些江湖門派的監管部門,能夠聽從召喚出力的宗門也能夠在日后子弟出仕的時候,獲得更好的話語權和影響能力,所以對此也不用我太過于擔心。

  將一切安排談妥了之后,各人都紛紛散去休息,準備著明天的工作,然而我卻在最后叫住了謝局長,左右看了一下,發現沒人,這才低聲對他說道:“謝局長,我想跟你談一談白嘉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