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八章 拍賣會場

  我最早聽說慈元閣這個名字,還是從劉老三的口中得來的,據說一字劍與他分別之后,便是跟隨著這位慈元閣閣主一同游歷天下,而當年我們曾經在金陵瓦浪山水庫獵取的成精鯰魚,剝出來的魚骨也被于墨晗大師煉制成了魚骨劍,賣給了慈元閣。

  慈元閣是一個很奇特的門派,它的修行功法和高手或許在江湖上并不能排上號,但是若是論上賺錢的能力,它要說第二,沒有人敢說自己是第一。

  是的,這是一個修行界中專門靠制作和倒賣各種法器、符箓、丹藥以及功法等等與修行相關物品而著稱的組織,這個起源于江浙蘇杭一帶的修行門派在有著強大經濟頭腦的當代掌門人的帶領下,已經開始漸漸地擴展起了自己的勢力來,不但擁有著眾多的煉器師、畫符師以及煉丹師,而且還擁有廣泛的渠道和關系,甚至通過金錢籠絡了一大批的高手,為之效力,就連名列天下十大之一的黃晨曲君,也都是閣內供奉。

  這樣的組織不得不引人注意,然而慈元閣行事向來講究“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講究和氣生財,做遍天下修行者的生意,照章納稅,不拖不欠,不但與政府和相關部門關系融洽,便連邪道中人也不得不賣他們一個面子,畢竟在這江湖上面混著,終究還是有求人的時候。

  我認得慈元閣,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一定得赴他們的約,拋開手下的事情前往濰坊參加那個什么拍賣大會。我畢竟有工作在身,當下也是向那人拱手道謝,然后將其自己正在此處辦案,的確抽不出時間來,還請見諒。

  那慈元閣門徒慌忙拱手回禮,然后從懷里拿出一張燙金的請帖,遞給我說道:“領導有事,小的也不敢叨擾,不過二掌柜吩咐,陳組長與我閣大供奉有故,禮數自應做到,位置也會給您留著的,至于來不來,這都看您自己的安排。”

  遞完請帖,這門徒規規矩矩地退出門去,小白狐兒從我手上奪過那帖子,不由得驚嘆道:“別人都說慈元閣就是腰纏萬貫的大土豪,果然不假——哥哥,你看看呀,這請帖的束繩竟然是金絲做的呢,哎呀,這字跡,這做工,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啊,肯定十分難得。哎呀,這帖子里面還有畫冊呢,好好看啊,你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可拿著,當作收藏了啊?”

  她說得夸張,我笑著擺擺手,說你若要,便拿去就好,你去看你梁大哥回來了沒有,我想跟他談一下后續任務的人員安排……

  說曹操,曹操到,我這邊話音剛落,努爾便推著門走了進來,不顧我和小白狐兒一副詫異的表情,指著外面離去的那人問我,說是什么人,我指著小白狐兒手上的請帖,然后將這事兒說給努爾得知,聽到我的話語,努爾接過請帖掃了一眼,然后對我說道:“我覺得,你還是去一下的好。”

  我伸了一個懶腰,略感疲憊地說道:“這邊忙都忙死了,我哪里有閑情逸致跑去看什么拍賣會啊?再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憑你我兜里面的這點死工資,還能買個啥?”

  我這話兒小白狐兒倒是不同意了,指著我墻頭掛著的飲血寒光劍說道:“哥哥,你若是舍得,將這劍給賣了,那還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努爾也苦笑著說道:“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人家請你去的意思啊?那是叫你去站臺,而不是讓你買東西的——你想想啊,連你這樣的過江猛龍都叫上了,這一片的坐地虎豈能少得了?你看看那這請帖附贈的彩頁吧,瞧瞧這把秀女劍,戰國古墓的珍品,這符箓應該是你師叔祖的作品吧?還有這個萬年烏木,這種陰沉木在缺氧、高壓的淤泥之中碳化萬載,可是辟邪法器最好的制作材料……有了這些東西,到時候拍賣會一定是龍蛇混雜,風云際會,你說你不去,豈不可惜?”

  他的意思點到為止,我也曉得了,“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真正的強者并不僅僅只是修為厲害便成,而且還要懂得借勢,這次拍賣會上,魯東各地豪雄一定都會前來相聚,無論是嶗山、孔府還是岱廟,這些地方都有著足夠的高手,倘若是能夠請來一兩位,便也能夠彌補我們這邊高端戰力的不足。

  而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此次拍賣會的誘惑力如此之大,彌勒、風魔或者耿傳亮這些人未必不會前去插上一腳,而倘若如此,那可就真的是得來全不費功夫了。

  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便也不再推脫,讓小白狐兒幫我記下,三天之后倘若無事,我前往濰坊參加便是了。

  此后三天內依舊忙碌,不過卻并無消息,第四日小白狐兒將此事告訴了我,我便將手頭的事情暫時放下,接著依舊帶著小白狐兒、布魚和林豪一同前往濰坊。

  相對于八三年才建市的東營來說,濰坊的歷史要顯得悠久許多,這兒有一個童謠,叫做“二百只紅爐,三千銅鐵匠,九千繡花機,十萬織布機”,曾經是墨家機關術的發源地,大名鼎鼎的風箏,也來源于此,慈元閣選定的拍賣會場在城東的一處大型茶樓,茶樓的老板是慈元閣的朋友,暫借于此,我們趕到的時候正是下午時分,氣派的牌坊之下戒備森嚴,有穿著藍底西裝的侍者和黑色制服的安保人員在門口守候,所有的客人都需要出示請帖,經過檢查之后,方能入內。

  我們趕到的時候還沒有開場,拍賣的會場經過專門的布置,一樓是圓桌茶桌以及展示高臺,而二樓則是包廂,我出示請帖,立刻有身穿藍色門徒服的弟子迎了過來,檢驗了一下,然后對我說道:“陳爺,上面吩咐了,您過來了,直接上二樓左邊的廂房,那里有人在等你。”廣協介號。

  我點頭,領人穿過走廊,瞧見大廳里坐著的人也算是蠻多了,因為光線都集中在了臺上,故而模模糊糊,瞧得并不真切。

  我順著樓梯往上走,按照那人的指示推開廂房的正門,卻見到一個背肩寬闊的漢子背對著我而坐,正透過大開窗的窗戶朝著下方的臺子看。這人端坐在太師椅之上,然而給人的感覺卻好像那兒根本沒有人一般,有一種虛無的空曠感,然而當你凝神注視之時,卻有一種重錘敲擊的凝重反饋,顯示出了此人的境界已經遠非常人所能及也。

  這人便是天下聞名的一字劍黃晨曲君,我示意小白狐兒等三人在包廂外面等待,而我則跨過門檻,走到了他的背后招呼道:“幾日不見,黃老哥你的修為又進一層了。”

  聽得我的恭維,那人轉過頭來,微微笑道:“我聽說你在魯東,便派人給你下了請帖,你不會覺得突兀吧?”

  滿臉麻子、朝天鼻,頭發微黃的黃晨曲君從我認識他以來,身手一天好過一天,而容貌卻越發地丑陋,不過我卻感覺十分親切,在他旁邊的椅子坐下,伸了個懶腰,笑著說道:“怎么可能,你能夠想到我,我自然得過來捧場。不過你最近是怎么了,我聽到傳訊的慈元閣弟子說,你現在可是他們閣中的大供奉了?”

  黃晨曲君苦笑著說道:“一個人行走江湖,囊中羞澀可不行,我又不能去偷去搶,可不得弄點營生?我與慈元閣前代閣主有舊,算是雇傭關系,后來老閣主出了事,意外身亡,臨死前怕新接任的兒子坐不穩這個位置,托人寫信求我能夠幫著坐鎮一下。我窮途末路吃不上飯的時候,蒙過人家恩惠,而且給的錢不差,我就幫忙站個臺,也不影響太多自由。”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江湖人也要吃喝拉撒,即便是天下十大,那也如此,以一字劍的身份,自然做不出什么雞鳴狗盜之事,幫人站臺拿錢,倒也是一件輕松的活計。

  兩人剛剛說完話,這時傳來一陣輕叩的響聲,接著門開,一個比我大上幾歲的胖子走了進來。

  這人梳著一個大背頭,未曾說話便先笑著拱手,春風和煦地說道:“您便是大名鼎鼎德茅山陳爺吧?在下方鴻謹,恬居慈元閣閣主一職,雖然是初次見面,但是對陳爺卻是神交久矣,幸會幸會!”

  這人見面,不談我此刻的官職,單以江湖稱謂招呼,倒也是個妙人,我與他寒暄兩句,恭祝了一番好話,祝他此次拍賣會圓滿成功。

  那方閣主滿臉堆笑地與我說著話,那熱切程度讓我感覺跟他好像認識了半輩子一般,不過的他終究還是太過于忙碌,招呼一番之后便匆匆離開了,兩人重新落座之后,一字劍則指著二樓左右包廂給我介紹道:“這一回鴻謹為了打響招牌,可是下了血本,所以來的人也很多,你看看對面,那兒是孔府來的高手,左邊是岱廟的和尚,而斜側面那個鄉下老頭子一樣的道人,他則是嶗山派的無塵真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