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章 黑衣少女

  即便是沒有身處于這個行當之中的人,聽到“飛劍”二字,都會忍不住震撼連連,大家的腦海里會想到還珠樓主用那奇幻瑰麗的筆鋒描繪出來的場面,整個人都激動不已,而真正深入到修行界之中,方才明白那種腳踏飛劍行走于世間的場景或許有,但那絕對是遠古的黃金時代,工業革命之后,科學和機器盛行的當下,天地靈氣急速稀薄,已然末法時代的當下,這飛劍絕對是一個罕見的物件。

  我身邊的一字劍為何這般牛,而且還能夠以一介游俠身份躋身于天下十大之中,可不就是憑著他腰間的石中劍,以及南海劍魔的傳承么,這樣的榜樣坐鎮于此,那些人怎么可能不會想起,倘若是自己也有這么一把,我擦,這天下十大的位置,是不是也能讓他來坐上一回?

  慈元閣做生意的思路極為準確,之前的圖文小冊之中并沒有點明這把秀女劍乃是飛劍的身份,而此刻一經點出,立刻獲得了最為轟動的效應,狂熱的人們再也沒有多余的思想去考慮自己是否適合的問題,而是想要將這玩意給拿回自己家里去,等到了那個時候,會不會用這種小事,再考慮也是不遲的,對不對?

  當今之世,錢財無數,但是飛劍能有幾把?

  就在這樣的氣氛熏陶下,當旗袍美婦一驚宣布,說拍賣開始的時候,價格迅速被刷新,一個又一個讓人呼吸發緊的價格被人亮了出來,那名專業的拍賣師口中不停地在說著話:“500萬了,這位女士出價500萬,還有沒有……哦,那位先生出價880萬,我看一下,哦,是吉隆集團的黃總,880萬……這里,1100萬了,還有沒有更高的——天啊,4000萬?”

  當拍賣師喊出4000萬高價的時候,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公雞,那聲調漂浮得有些失真,而即便是見慣了大場面的我,不由得呼吸都變得細了。

  四千萬什么概念?龍家嶺整整一個村,不吃不喝幾十年,都未必能有這么多錢,這可是一個讓人瘋狂的數字,我下意識地搜尋了一下買家,卻是二樓一個封閉的包廂,除了露出半扇虛掩的窗戶用來報價之外,倒也藏得嚴實,似乎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一般。

  包廂的神秘人直接將價錢拔高了四倍,喊出了一個讓人心驚膽戰的天價,場中喧囂的情緒頓時就冷卻了許多,這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預期,然而就在拍賣師念到第二次,準備敲下交易錘的時候,剛才拍下萬年烏木的孔府卻再次發聲,直接頂了上去,喊出了一個4100萬的價格,也再次開啟了又一段價格爭奪的大戲產生,那數字從四千萬往上推動,神秘包廂中的清脆女聲、孔府中年人和一個來自天津的土豪對這把飛劍展開了激烈的爭奪。

  這是財富的盛會,每一次的叫價都驚心動魄,不過對于我來說,更關注的點卻在于孔府為何會這般有錢,一字劍告訴我,孔府在封建王朝的時候,皇帝出于維護自己正統的地位,會給儒家正宗的孔府大量的永業田和財富賞賜,這使得孔府成為了魯東最大的豪門家族,而解放后雖然幾經波折,倒也沒有傷了元氣,現在的孔府廣收門徒,結交權貴,卻是逐漸回復了當年的氣派。

  龍虎山以前一直都被歷代王朝封作國師,而真正掄起朝中的地位,卻遠遜于孔府,說到修行,此刻孔府之人雖然頗為低調,但是孔府之主,孔子第七十二代玄孫孔連順,卻未必會在當今的天下十大之下,之所以沒有能夠入選,大概也是因為太過低調,以及與嶗山太過于近的緣故吧。

  而今天過來的這人,則是孔連順的次子孔二緱。

  一字劍的話真實度很高,不過我卻聽得一身冷汗,卻不曉得這天下頂尖高手之中,竟然還有孔連順這么一號人物。

  當真是讀萬卷書,行千里路,人真的需要不斷學習,方才不會如井底之蛙,仰首只能有半片天空。

  一字劍在跟我介紹起孔府的來歷淵源,而下面的爭奪卻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了,三方報價,開始一百萬、一百萬地往上累積,四千萬、五千萬、六千萬……這些我一輩子都不可能賺到的價錢從這些人口中喊出來,仿佛那不是錢,而是某種液體一般,不過當二樓包廂神秘人喊出了一個億的價錢時,偌大的茶樓之中,噤若寒蟬,竟然沒有一個人敢發聲。

  一把飛劍,一個億?

  這是什么情況,真的有人愿意為了這樣一把飛劍,拿出一個億的人民幣來么?

  天津的那個土豪早已在六千萬的關口是就放棄了開價,而當二樓包廂的神秘女聲喊出這么一個價格的時候,孔府的中年人終于止住了報價,要曉得這飛劍雖好,但是未知的東西的確太多,一個億的價錢實在是有些聳人聽聞了,他站在窗口,臉色數次變化,終于沒有再出價了,而當拍賣師回過神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落錘成交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而那中年人則有些不情愿地看了看展臺之上的飛劍,又朝著神秘包廂拱手說道:“閣下當真是一字千金,不過我有些懷疑,您帶夠錢了么?”

  這問題自然也是慈元閣所擔心的問題,要曉得空口說白話,不過是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這般簡單,但是真金實銀地拿出一個億,那可就著實有些困難了,雖說參加此次拍賣會的所有人都交了違約金,但是相對于成交的價格來說,這區區違約金也不過就是個零頭而已。

  被孔府之人嗆聲質疑,那神秘包廂的窗口突然被人推開,卻是一個年紀還沒有小白狐兒大的少女,但見她穿著黑色勁裝練功服,扎著一個簡單的馬尾辮,英姿颯爽,明眸皓齒,臉蛋兒柔媚,年紀小小,胸前便已然頗有規模,讓人感覺眼前一亮,忍不住嘆一聲“好妹子”,旁人紛紛猜測,不知道這女孩兒是哪一家豪門大戶之中的世家子,竟然有這般的氣魄和膽識,做主這天價的拍賣。

  這少女推開窗戶,皺著眉頭,看向了一臉不服氣的孔府中年人,然后說道:“錢財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倘若是碰到不愛的玩意兒,一分錢我也覺得太多,然而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就算再加一個億,伯伯你若是想比,我都還是能夠做得住的。”

  她說話的聲音十分清脆悅耳,就好像谷中的黃鸝鳥,而話語里面的內容不卑不亢,卻也顯露出了大戶人家的氣派,我望向了跟主辦方有著緊密聯系的一字劍,而他卻搖了搖頭,顯然也不曉得這人的來歷,而被這少女接過了話兒之后,孔府的那孔二緱卻不依不饒地說道:“空口無憑,我倒也有些好奇了,就憑你一個小屁孩兒,從哪兒能拿出一個億的資金來。”

  他這話兒說得也不錯,要是孔府,自然是沒有人質疑的,因為實力畢竟擺在那兒,但是這個神秘少女的來歷都無人知曉,天知道她到底有沒有錢?

  不過倘若是慈元閣交接的時候,有這種懷疑,那也是正常的,但是倘若由孔府的孔二緱來說,倒也顯得有些略失氣度,不過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飛劍珍稀,來之不易,這世間有一把是一把,別無其它,他剛才之所以跟這少女不斷糾纏,顯然也是愛極了此物,方才會如此不顧身份。孔府孔二緱這般質疑,身為拍賣會主辦方的慈元閣卻也沒有阻止,這當然也是因為抱著同樣的懷疑,自己說不出口,而既然有人肯出頭,他們倒也是樂得輕松。

  實在不行,到時候他們再來作一個和事老,也是不錯的事情。

  被孔二緱這般擠兌著,那少女卻顯露出了遠比對方更加平靜的氣度,淡淡一笑,然后說道:“錢呢,我自然也是有的,不過資金量的確有些大,我需要找父母和家人進行一些調集,不過肯定是可以到賬的——這位姐姐,三天之內,我將錢調過來,這樣可以么?”

  她說得真誠,那穿著束身旗袍的美婦笑盈盈地點頭說道:“自然可以,對于這樣數額比較大的拍賣品,我們慈元閣愿意一切都從客戶的角度來考慮,所有什么都是可以談的。”

  聽到雙方這般說,孔府的孔二緱方才訕訕地笑了兩聲,坐回了位置上去,不過這時那黑衣少女卻提出了一個要求說道:“錢,我這里沒有問題了,不過花這么多錢買這么一件東西,我也想親手摸一下,是否真的是飛劍,姐姐,你看這可使得?”

  這要求并不過分,旗袍美婦自然沒辦法拒絕,而且這眾目睽睽之下,也不擔心有什么變故,于是那黑衣少女下了樓,來到了展臺之上,沉重的玻璃匣子給打開,她伸手過去,開始仔細打量起來。

  她看得仔細,一看就知道是懂劍之人,然而兩三秒中過后,我身邊的一字劍突然眉頭一豎,豁然站了起來,高聲喝道:“不對,有詐!”廣大廣扛。

4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五十章 黑衣少女”

  1. 回復 2014/12/08

    虎皮貓大人

    大咪咪小北來了沒,大人我的飛機沒地停了。

  2. 回復 2015/01/07

    我愛大咪咪

    哇喔,洛飛雨登場了,小小年紀胸前就這么偉岸,以后怎么得了

  3. 回復 2015/02/02

    孔連順

    我都出來打醬油!

  4. 回復 2015/05/17

    陸左

    是大咪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