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一章 洛氏飛雨

  我的視線已經從展臺之上收了回來,畢竟一個豪門少女并不是我所要關注的點,拍賣會之后會有一個慶功會,屆時在場出手競拍過東西的各路土豪都將會出席,而我也能夠在這里面找到一些人作交流,比如總局許老曾經對我說起的嶗山道士,如果能夠獲得他們的支持,我的行事只怕會好許多,然而一字劍這般說起,我頓時就是一愣,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那個才十四五歲的小姑娘能夠耍出什么花樣來。

  要曉得,除了一字劍之外,嶗山的無塵真人也在現場,敢在這兩個天下十大面前使詐,難道她是嫌命活得太長了?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卻見一字劍手掌朝著茶桌之上猛然一拍,人如離弦之箭,倏然從那窗口飛奔而下。我與一字劍之間的那方桌轟然倒下,碎成數十塊,而我則沖到了窗前來,扶欄而望,卻見一字劍從二樓躍下,跳上了那寬闊的方臺,而那黑衣少女卻陡然一轉身,竟然出現在了旗袍美婦的身后,剛剛拿在手中鑒賞的秀女飛劍此刻橫陳在了婦人雪白的脖頸之間,接著她嘻嘻地笑道:“果然真的是飛劍唉,我能夠感受到里面的劍靈了,雖然只有一點點,很幼小,但卻是真的……”

  尋常人面臨著一字劍黃晨曲君如此凜然而來的壓力,肯定就已經崩潰了,然而她卻根本沒有當作一回事,盡管挾持著旗袍美婦,但是眼珠子卻直勾勾地看著那把并不算長的秀女劍,臉上的笑容洋溢,仿佛得到了心愛玩具的小孩兒。

  慈元閣的掌控能力十分厲害,這臺上一出了狀況,立刻從隱秘處沖出了二十來個同樣勁裝打扮的慈元閣高手,也有組織者立刻安撫和疏導起了場中的拍賣者來,那個胖胖的慈元閣閣主方鴻謹快步沖到了臺下來,直勾勾地瞧著將自己的身子隱藏在旗袍美婦身后的黑衣少女,高聲說道:“你到底是何人,為什么要過來我這拍賣會搗亂?”

  那黑衣少女傲然說道:“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濱海洛飛雨是也!”

  洛飛雨?

  聽到這個名字,大家伙兒面面相覷,不知道江湖之上怎么出了這么一號人物來,而在一片震驚和惱怒之中,卻有一個人哈哈笑了出來:“我就知道,你小小的一個女孩兒,哪里可能拿出這么多錢來呢?給我猜中了吧!方閣主,我跟你打一個商量,我剛才出的價格依舊作數,只要你將劍給完好無損地奪回來了,我最后出的錢,立馬拍出來,錢貨兩清,你看可好?”

  這個興高采烈的人自然是孔府中的孔二緱,按理說他這話兒也是讓慈元閣吞了一根定心針,只不過在這樣的情形下,如此的表現也著實有些幸災樂禍了一點兒,讓人感覺這位孔府二公子到底還是有些少爺秉性。方閣主也只是微微一拱手,然后對著那位自稱洛飛雨的黑衣少女說道:“這位朋友,青山不在,綠水長流,江湖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抬頭不見低頭見,何必刀劍相見?你若是此刻將劍放下,然后將我們二掌柜給放了,我以慈元閣的信譽起誓,定不會為難與你!”

  他說得誠懇,顯然也是有息事寧人的態度,然而那黑衣少女卻苦著臉說道:“胖叔叔,可是我好喜歡這把劍,那怎么辦?”

  這話兒直接將方閣主噎得半死,好嘛,您喜歡,喜歡就能夠得到的話,我還喜歡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呢,問題是得有七十二個女人愿意跟我啊?世間哪有這般的美事,他曉得這女孩兒既然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而動手,自然是鐵了心地要鬧了,當下也是瞥了一眼矗立在旁的一字劍。

  慈元閣招攬一字劍當作供奉,自然是花費了不少的心思和費用,平日里好吃好喝地養著,可不就是等著今日么,這一回可是慈元閣重整旗鼓的大日子,秀女劍丟了也就丟了,不過這玩意就是面子,倘若真的眼睜睜地被人奪了去,日后他們可還怎么在江湖之上混呢?

  一字劍感受到了方閣主的意思,曉得是該自己出手了,當下也是一步踏前,平心靜氣地說道:“小妹妹,有的東西你拿了,沒人講你,但是有的東西你是萬萬碰不得的,便比如這把劍,那是會要人命的,你還是還給我吧?”

  黑衣少女一臉天真地咬著嘴唇說道:“可是,可是我感覺它很喜歡我呢,我一握住它,它就歡快無比——它命中注定就是我的,你們不準分開我倆……”

  少女故作天真的話兒讓慈元閣和一字劍等人完全抓狂了,根本無言以對,而一字劍也終于失去了耐心,冷臉說道:“這么說,你是逼我欺負小輩咯?”廣大冬巴。

  當他說起這話的時候,那黑衣少女的臉色也變冷了,不再是剛才那一副天真爛漫的神態,也是冷靜地說道:“我說過,錢我有,而且它也能夠值到一個億,不過我卻不會為了它花上一分錢——為什么呢?這把漓龍真武劍是我外公親賜給我的生日禮物,至于如何到了你慈元閣的手里,這個你們自然曉得,我不過是拿回我自己的東西,這個還要花錢的話,天下還有道理可以講么?”

  方閣主憤然說道:“你這小女孩,怎么滿口胡言,這秀女劍明明是從南越古墓之中流傳而出,后來被我爹慧眼識珠,從別人的手中收過來的……”

  “從別人的手中收過來的?”黑衣少女冷聲一笑,傲然說道:“不知道是你睜眼說白話的功夫厲害,還是你那死鬼老爹根本就沒有跟你說過實話?不過不管這些,我想問你,這世間的飛劍,想要降服,是否需要一定的過程?你只需回答我,是與不是?”

  方閣主有些遲疑地說道:“是……難道你想告訴我,你根本不用煉制這飛劍,便能夠操縱……”

  他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卻見到橫陳在旗袍美婦脖子上面的那一把飛劍竟然倏然朝上揚起,帶著一陣鳴笛而出,接著又轉折而下,落在了她的心窩處對著。面對著這神奇的境況,方閣主完全陷入了震驚當中,喃喃自語道:“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這不是真的,你一定弄了鬼!”

  黑衣少女憤然說道:“我就知道你們這些個正道中人,滿口道德仁義,卻個個都是虛偽的偽君子,這么明顯的事實,卻睜眼當作不知……”

  她這邊說著話,突然間那個旗袍美婦突然猛地一掙扎,脫離了黑衣少女的掌控,不過在這掙扎中,她胸口似乎受了點傷,踉蹌倒地,方閣主一聲驚呼道:“瑾言?黃供奉,快……”

  聽得招呼,一字劍稍微有些遲疑,不過卻還是欺身朝著那黑衣少女抓去。

  一字劍乃天下十大,這般的本事用來對付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兒,未免有些以大欺小了些,就在我們以為他此番必會手到擒來之時,卻見到那黑衣少女身子微微一動,竟然晃過了一字劍的隨意一抓,手往頭上一伸,整個人竟然朝著二樓飛了上去。我在樓上瞧得仔細,卻見樓頂與這黑衣少女之間,是有一根銀線連接,想必她是通過某種絲狀物進行借力飛騰的。

  黑衣少女一躍而起,跳上了從頂樓懸掛而下的巨大燈臺之上,這身手矯捷得宛如靈貓,卻是大大出乎了一字劍的意料之外,倘若是他剛才的出手只不過是為了應付方閣主的吩咐,而這一回倒是認了真,曉得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讓這黑衣少女跑了,那可是會大大地丟了他一字劍的面子。

  在我的了解中,一字劍是一個視榮譽如生命的人,在他的眼中,一切的名聲都是他最珍惜的東西,當下也是用上了全力,騰身而起,朝著那黑衣少女追來。

  兩人從倒吊的燈臺一直飛躍到了二樓的包廂窗欄上,接著又是一連串的追逐,然而一字劍雖然快若鬼魅,但是黑衣少女卻能夠憑著銀色絲線的手段,在空處借力踏步,倒也能夠不落下風,不過一字劍顯然是有些認真了,手中懷里一抹,那碧綠石中劍頓時光芒綻放,接著化作了一道疾電,穿越空間和時間,朝著黑衣少女的腿部射去。

  他這一劍去得宛如閃電,那黑衣少女哪里能夠逼得開,當下便是腿部受傷,栽落了一樓的人群當中去。

  一字劍心中稍軟,那劍勢就沒有再多凌厲,朝著黑衣少女的要害再進擊,然而就在此時,我卻聽到人群之中傳來一陣驚呼,卻見下方紅光一閃,那少女竟然消失不見了。

  “血遁!這是血遁!”

  有人高聲喊了起來,顯然是對這一招在驚嘆,此刻我也坐不住了,直接從二樓一躍而下,跳到了地面上來,當著瞧見地上就只有一灘血,其他的則什么都看不見了。

  從二樓跳下來的不光是我,還有許多準備看好戲,結果落空的高手,此刻一見,不由得都傻了眼。

  這洛飛雨,到底是什么人啊,小小年紀,居然這般厲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