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七章 大鬼降臨

  這憑空而響起的槍聲,讓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神。

  趙中華仰天倒地,重重地砸在了許永生的身上,兩人都同時喊出了痛苦的一聲:“啊……”趙中華高亢,許永生悶著。我則僵直不動,眼睛卻盯向了一個從黑暗中緩步走出來的人影。

  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清楚了,這個五十多歲、穿著保安裝的男人愁苦的面容。他臉上的皺紋比同齡人要多,眉毛一抽一抽的,往上翹。

  而在他的手里面,正提著一把手槍,黑色的槍身上面有藍色烤瓷,散發著兇猛的氣息。

  地翻天向這個男人彎腰行禮,說老大,你來了。

  是老王!

  我覺得喉嚨發苦,沒想到我們在地下車場門口碰到的老保安,竟然跟這個組織是一伙的。原來我們甫一出現,便已經落入了他們的算計當中,而我們卻傻乎乎地一頭闖進這里面來,懵然不知。想不到啊想不到,這個一臉苦像和老實的男人,竟然是比許永生的地位還要高的存在。

  這么厲害的角色,居然甘于在這個地方當著一個保安,顯然是為了照看這廣場里面的東西。

  保安老王提著槍,走到燈光下站定,一臉鐵青地訓斥著地翻天,說看看你們干的好事,十年綢繆,差一點就毀于一旦。把你從湘西找過來,是讓你在這里看守陣法的,不是讓你吃干飯的,差一點壞了大事!你要記住,你的兒子已經入了我們組織,你的表現,直接會在他的待遇方面有所體現。知道么?

  地翻天躬身為禮,說知道了,對不起。

  他被訓得跟條狗一樣,然而卻并不以為意,點頭微笑著,討好地看著老王,然后蹲身去解許永生嘴里的膠布。我在一旁聽著老王那熟悉的川味普通話,想起他之前在門口那憨厚的表現,心中發冷。這條毒蛇,他怎么可以偽裝得如此真實,連相人無數的歐陽指間老先生,都看走了眼,只把他當作一個平凡的外來務工人員呢?

  又或者說,他的大部分事情其實是真實的?

  訓完地翻天,老王又扭頭看向了僵直著不動的我,說我真的看走了眼,本以為這里面是那個老家伙最有本事,沒成想你們每個人,都身懷著絕技,特別是你和那個蕭道士,成長潛力都不錯。可惜了,要不是你們把我的布置給毀去大半,今天倒是真想將你們納入麾下呢。

  我看著地上捂著腹部抽搐的趙中華,說老王,沒想到幕后的兇手原來是你啊。真沒想到!

  老王緩緩走近而來,將手槍頂住我的額頭,牙齒咬得咯咯響,他的臉有些扭曲,使得憨厚的臉容變得有些詭異。他嘴里面一股大蒜和煙味,渾身都是艾草的熏煙,嘿嘿地笑,說知道我是一個玩蠱的,特意去問了組織里的蠱師,知曉了一些防范之法。不過至于你說“沒想到”,那就真的不必了,別人不知道,這個叫做趙中華的小子,倒是時不時地打量我。小子,江湖不好趟,你本來是個有本事的人,在哪里生活,都是舒服自在,但是,你撈過界了,知道不?世界這么大,你偏偏把手放到了我的盤子里面來,這就真的不知趣了。

  他的眼睛在一瞬間變成了紅色,說你可知道,人不知趣,會怎么樣么?

  我瞪著眼睛,看著他。

  而他,則回頭問地翻天,說這么好的爐鼎,十分難遇的,你要不要?

  地翻天皺著眉頭,說要的……他話還沒有說完,就往旁邊斜斜栽去。我心中一跳,剛好現在是子時,這家伙肯定是蠱毒發作了。地翻天的倒下讓老王有些失神,就在這一霎那,從鐵門處沖出來一個身影,這速度竟然快成了一條直線,而在這關鍵時刻,老王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我身型一矮,閃開了,子彈幾乎擦著我的頭皮而過,我甚至能夠聞到頭發有股胡焦的味道。

  這就是死亡,再恐怖的邪惡,都不如火器給你帶來的那一瞬間的驚悸。

  我迅速地朝最近的柱子出撲了過去,聽到后面又傳來了兩聲槍響。

  好在這柱子離我所在的位置只有三兩米,我一閃入柱子中,這才想起了從鐵門中沖出來的,似乎是歐陽老爺子。這一想我立刻急了,也顧不得露頭的危險,一邊繞過柱子,從另外一頭撲出來,一邊將金蠶蠱強行逼出體內。我一露頭,便發現老王已然變成了空手,但是老爺子卻被打翻在了地上去。

  看著老王抬起腿要去踩歐陽指間,我立刻飛奔而上,與這個家伙抱作一團。

  跟許永生一樣,老王也是一個練家子,而且還是一個高手,發力一震,我便感覺渾身如過電一般的發麻,下意識地就松開了手,老王掙脫開我的糾纏,翻身而起,后退兩步,右手中又多了一把匕首,在十指間翻飛起來。他沖著艱難爬起來的歐陽指間笑,說看你一臉的烏黑,想來是中了尸毒吧?這尸毒隨著氣血而走,你若再妄動,氣血流走,莫說兩個鐘頭,便是十分鐘也熬不過了!

  歐陽指間的臉色灰敗,身形有些站立不穩,看著老王,說自藝成回鄉,我這二十多年間,極少有看走眼的時候,所以我之前說你近來必有大劫,講的可不是假話。

  老王把手中的匕首從右手交到左手,不屑地說:“你若真有本事,便先算一算自己,能不能活過當晚吧。”

  我爬起來,和歐陽指間站在一起,小心地盯著他,看著在他頭頂上飛旋的金蠶蠱。然而老王來之前對自己作了處理,肥蟲子根本就靠近不得,只有在外圍勉力盤旋著,看著它一墜一墜的身子,我心中有些難過。雜毛小道的“落幡咒”并不會因為它和朵朵是自己人,而手下留情,雖然處于震中,而且又寄托于我的體內或者槐木牌中,但是連那一群厲害的女鬼和僵尸都統統中招,或多或少,兩者都會受到一些波及。

  此時的它,只怕比我還要虛弱吧?

  想到它委屈地飛出我的身體,就像被趕出家門的小鷹,我心中就有一些不舍。

  可是,現在是生死關頭,若不能將這個裝成普通守門保安的老王給制服,只怕不僅是我,我們這全部的人,都要把命都賠在這里吧。

  我們對峙著,旁邊是地翻天殺豬一般的嘶吼聲伴著,這聲音是如此的慘烈,一聲高過一聲。

  而趙中華則仰頭朝天,雙手捧在下腹之中,生死不知。

  許永生雙眼被玻璃扎失明了,雙手又在反銬著,一邊翻滾,一邊瘋狂地喊叫道:“殺了他們,殺光……”

  兩個人影又從黑暗中緩步走了過來,還沒出現,便是一對紅色的發光體,閃耀著。又走近,是之前和老孟、陌陌一起跑開的小東和曼麗,看著他們面無表情的僵直臉孔,我心中膽寒著,這一對,又是被那逃逸開的厲鬼所附體的人。想一想阿浩的厲害,再看看他們,我一陣頹然。老王這個家伙,果然是老謀深算。

  我看著歐陽指間,他也看著我,嘆氣,說唉,時運不濟啊,唯有認命了……

  趙中華生死不明、雜毛小道用力過度虛脫昏迷,虎皮貓大人被毒死,歐陽指間身中尸毒搖搖欲墜,而我,受傷無數,肥蟲子已經再無力量,朵朵被震蕩歸于槐木牌中……我們手上已然沒有什么牌可以打了。

  老王的臉猙獰得可怕,氣得顫抖,待小東和曼麗走到他旁邊來的時候,他一字一句地說:“我潛伏于此十年,費勁心機,寒窗苦守,動用了所擁有的一切關系和財力,打通了上上下下的關節,方才能夠有此布置。然而今天,卻僅僅因為你們,因為那個該死的雜毛道士,我費勁心力找尋的十二陰魂便只剩下三個!好好好,好有本事的你們,這一點,我承認小覷了諸位。今天之后,我會將你們煉制成鬼物陰魂,陪我等待四年之后,它的出生吧!”

  他的手一揮舞著,那兩個被附身的傀儡便昂起頭顱,仰天長嘯著準備沖過來。

  我的雙手,已經發燙得厲害,渾身的肌肉都繃直,準備迎接這最后的一戰。

  然而就在這時,整個空間突然一陣劇烈地晃動,所有站立的人都經受不住,跌到在地上去。這晃動就像呼吸,一舒一緩,一張一弛,一陣又一陣的顫抖從我們的腳下傳來,即使倒伏在地上,都感覺小腦失去了平衡,頭發暈,直想吐。這震動持續了十秒鐘左右,接著,一股粘稠如墨的氣息從下方蒸發上來。

  老王尖聲大叫,說天啊,它怎么醒了,他怎么突然醒過來了……

  他這聲音完全跟平時的語調不一樣,簡直就是捏著菊花在說話,就像一個被流氓調戲了的小媳婦兒。

  我臉色一白,想起了虎皮貓大人下樓梯的時候,曾經的猶豫。它曾說過這聚陰煉魂十二宮門陣里,那十二頭被灌注在石柱之中的女人,并不是這陣法真正的目的,而是為了一個大家伙。而這大家伙不到功成是決不會醒來的。除非……有一個像我這般遭邪物忌恨的家伙在……

  空間的震動停止了,一陣龐大的陰寒從地下,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心中。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二十七章 大鬼降臨”

  1. 回復 2015/01/06

    圍觀群眾

    終于刷大boss了,MARK,前排觀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