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二章 嶗山淵源

  此間的情形牽動了茶樓無數人的心思,眾人紛紛而下,跳到了一樓的人群中,而剛才洛飛雨消失的地方則留下了一灘的鮮血,顯然在逃離之前,這黑衣少女也是受過了傷的。

  這所謂“血遁”,其實是一種魔功,我先前講過,正道功法講究正統緩和,厚積薄發,而邪派的功夫則更講究的是獨辟蹊徑,抄近路走小道,所以比尋常修行者更加容易成功一些,而又因為基礎不扎實,風險也很大。不過對于我這個道魔雙修的家伙來說,更加能夠明白,無論是什么修行法門,只要不惟初心,行良善存真之事,便也沒有讓人詬病的地方,畢竟這不過是一種“術”,而孰好孰壞,無從得知。

  當今世界的風氣也是如此,包容并蓄,開放兼容,連總局許映愚這種玩弄巫蠱的高人都成為了大佬,更何況是別的呢。

  從剛才雙方的交流來看,我也能夠肯定,那把價值巨萬的秀女飛劍,其實原本應該就是那黑衣少女的,人家此番前來大鬧拍賣會,不過是想要拿回自己的東西,這也正是在場豪雄,包括我以及嶗山數位頂尖高手都沒有出手的緣故。而且這里面的對錯暫且不評判,光論膽氣,說實話,我盡管自謂早熟,但是這少女膽敢在這有著兩位天下十大眾人,以及無數高手跟前談笑風生、面不改色,著實要讓我豎起一根大拇指來。

  大家瞧見如此場景,倒也忘記了去追尋黑衣少女,唯獨有此間苦主,也就是慈元閣的方閣主帶著肥胖的軀體擠到跟前來,蹲身從血液中揪出一根不斷扭動的黑色蟲子來,青著臉凝視一番,然后對左右手下吩咐道:“給我追,她一定逃不了多遠……”

  諸般慈元閣弟子轟然應諾,一時間卻是走了大半,而方閣主又朝著一字劍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滿了期盼,一字劍沉吟一番,這才答應道:“也好,我追著過去問問,看看那小女孩兒到底是什么來歷。”

  這話兒說完,本來不愿多事的一字劍方才微微一動,人便消失在了最近的一處窗口中去。

  連續兩撥人離開之后,主持拍賣會的方閣主這才走到了臺上,想著諸位群雄拱手,故作平淡地笑道:“除了點小亂子,驚擾到了各位,不過相信在我們慈云閣的諸位供奉追索下,很快就能夠將事情解決的。好了,今天的拍賣會就到此圓滿結束了,以后的每年九月,我慈云閣都會舉辦相應的拍賣會,展出各種諸位所需要的物品,修道路漫漫,我慈云閣將會陪著諸位,一路走下去。下面做一個預告,明天的秋天,我們將會在蕪湖見面,確定的拍賣品有神秘天山神池宮出品的九尾縛妖索,以及民國陣王屈陽真本等等,請各位若是有空,一定前來捧場……”

  這方閣主倒是一個臨危不亂的角色,剛才如此鬧騰,而且那拍賣價達到一個億的飛劍都給人抄走了,他卻似乎沒有受到多少影響,有條不紊地預告起了自己明年的計劃來。廣大廳扛。

  我感覺對于慈元閣來說,其實這么一把劍的損失并不算什么,而是黑衣少女跟孔府相互的抬價,以及那個一億多的成交額,似乎更重要一些。

  有了這一億的名頭,其實也算是將此番局面給打開了,至于安保措施的問題,日后弄一個法陣之類的,或許也就能夠解決了。

  如此說來,我倒也能夠理解他此刻患得患失的心情了。

  拍賣會結束之后,慈元閣邀請所有出手拍過東西的客人移駕附近的會所用餐,并且商討后續的交易問題;而在此時,我卻已然跟嶗山的兩位道長搭上了關系,攀談了起來。此次拍賣會上,嶗山的出手并不多,只拍了幾樣煉器的材料,看得出來,盡管同樣是魯東的修道豪門,但嶗山的經濟實力遠遠遜于孔府這樣的巨無霸。

  不過窮是窮了點兒,但是無論是不善言談的無塵真人,還是嚴肅認真的無缺真人,兩者的修為和德行卻遠非我所看到的孔二緱所能夠比擬。

  我以茅山掌教陶晉鴻的弟子與兩位長輩交流,恭敬有禮,倒也頗合兩位道長的胃口,許是因為覺得此處拍賣會過于銅臭,所以他們都不愿意再去蹭一頓飯吃,留了一位弟子在這兒處理后續的拍賣事宜之后,邀我去外面飲茶。

  我此番前來,除了增長見識之外,其次也是想要拉攏一些高手助陣,環顧一圈,跟慈元閣這般滿腦子銅臭的商人很多,但是真正能夠愿意挺身而出、承擔責任的人卻少得可憐,那孔府雖說蒙受皇恩,但畢竟當年一分為二,留在魯地的本家又曾蒙受過幾次沖擊,平日里足不出戶,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第二代雖說揮金如土,但怎么說都不像是能夠挺身而出的人,反倒是抓住這嶗山之上的道士,更有意義一些。

  這般思量,我便也欣然應邀前往,雙方都不是什么有錢人,便來到了離茶樓不遠的一處素齋之中,簡單的飯菜,最好的主菜也不過是一盞醬豆干,不過雙方聊得倒也不錯。

  飯食簡單用過,雙方坐在一起飲茶,席間只有我和無塵無缺三人,我們各自的隨從則在大廳中等待,那無塵真人別看話語不多,但是目光如炬,竟然能夠瞧出被李道子符箓隱去氣息的小白狐兒和布魚的異常來,問我這兩位隨從,似乎并非我族。

  對于他的問題,我也不好隱瞞,當下便將小白狐兒和布魚異類的身份給兩人講起,然后又將我這兩個部下的來歷,以及一路相伴的表現,娓娓道來。

  當說到小白狐兒與李道子的關系之時,無缺真人撫須說道:“李道子前輩說的其實不假,很多時候,動物其實比人更加可愛,只要能夠引得走上正途,那就是無量功德。”

  兩人對小白狐兒連連稱贊,而當我講到了布魚的來歷之時,那半天才搭上一句話的無塵真人卻大驚失色地說道:“癲道人?那人可是叫做姚耀威?”

  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這個慣于沉默的老道士為何如此激動,當下也是搖頭說不知,此事我也只是聽余佳源的轉述方才了解一二,具體的事情我倒也不是很清楚。聽我如此說,那無塵道長和無缺道長兩人對視一樣,卻對我說道:“不知道能不能將那布魚叫進來,我問他幾件事情?”

  我能夠感受到對方并無惡意,于是點頭說好,然后叫了大廳中等候的布魚余佳源進來問話。

  瞧見了一臉迷茫的布魚,那無塵道長仔細打量了他幾眼,忍著激動的心情再次問起了剛才那個問題:“孩子,你的師父,可是叫做姚耀威?”

  布魚不曉得這兩個老道士為何對自己這般熱切,不過在看了我一眼,得到了我肯定的眼神之后,這才老老實實地回答道:“不是,我師父叫做癲道人。”

  無塵道長苦笑道:“孩子,世間哪有人的道號叫做‘癲’的,你師父難道沒有告訴你他別的名字么?”

  布魚搖了搖頭,說沒有。

  這老實孩子是在癲道人的指導下化形,并且認識這個世界的,他哪里曉得這些?無塵道長也曉得布魚不會撒謊,于是又問道:“那你師父有沒有講過自己的來歷和傳承呢?”

  布魚又是搖頭,說沒有,師父從來沒有說起過自己的來歷。

  這家伙倒是一問三不知,不過這也怪不了他,畢竟剛剛化形的布魚什么都不懂,癲道人告訴他什么,他便知道什么,太多的思考能力暫時還沒有形成,不過大量的規矩倒是背得滿滿當當,看得出來,那癲道人對于布魚的期待還是蠻大的。這回嶗山二老卻是有些無奈了,不過這時無缺道長卻是想起來一事,又問道:“孩子,你師父可曾教過你什么本事?”

  這話兒問到了根子上面,布魚有點兒猶豫了,又看了我一眼,我笑著點了點頭,可是布魚還是有些拿不準,低聲對我說道:“老大,尾巴妞告訴我,說這世界上的壞人太多了,不能隨便將自己的身份和功法告訴別人……”

  布魚的老實讓在座各位都不由得噗嗤一笑,要曉得作為妖屬異類,向來都是茹毛飲血之輩,也是人們心中的惡物,不過此刻的他卻還有些害怕惡人,也著實讓人覺得可愛。我點頭笑道:“無妨,這兩位真人是陳老大的朋友,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家,泰山北斗,你直說便是了,不用擔心。”

  得到了我的吩咐,布魚方才“哦”的應了一聲,然后說道:“師父最初教我煉化喉中妖骨的功法叫做華蓋練形論,而后又教我《金蓋心燈》、《清微丹訣》和《太上三洞神卷》,至于手段,他曾經教過我小沖十六路劍法……”

  聽到這兒,無缺道長對著自己的師兄激動說道:“對了,對了,那癲道人,正是我們失蹤二十年的無涯師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