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三章 母蝗蹤跡

  “什么……”

  布魚有點兒震驚了,難以置信地往后退了一步,猶豫地看著面前的這兩位老道士,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而無缺道長卻激動地說道:“《清微丹訣》和《太上三洞神卷》乃道門典藏,但凡學到之人,必然都會有所涉獵,但是《金蓋心燈》卻是紫陽真人孫玄清傳承而得,而小沖十六路劍法則是我嶗山道士所特有的獨門絕學,所知者不多,那癲道人倘若不是我無涯師弟,又是何人?”

  無塵道長點頭,問起了布魚師父癲道人的音容樣貌,日常起居的行為習慣,越發地確認了這事兒,當下也是起身來拉著布魚的手,詢問起了這些年來兩人的經歷。

  布魚起先還覺得生疏,但是當無塵道長那溫熱的手掌與自己緊緊相握,原本有些拙于語言的他頓時就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當下也是將自己從安南一路逃亡北上,遇到癲道人之時的情形,以及這些年來癲道人對自己的交道與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一一講來。剛開始他還只不過是為了述說而述說,然而到了后面動情之處,整個腦海里卻充斥著那個時而癲狂、時而嚴厲、時而又有些慈父般溫柔的師父,言語哽咽,淚水也不由得滑落到了臉龐下來。

  當他還是食狗鯰的時候,便一心想要求道,想要成為一個修道之人,然而他自從逃離了那樹婆婆的控制之后,一路倉皇,卻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將他當作人看待,更不要說教他東西,一路上他曾經跟一些修行者打過交道,不過最后卻被當做異類,要么就是想要獵殺于他,要么就是想要拿下他,然后去做惡事,唯獨癲道人把他當做一個正常人,一個可以傳承衣缽的徒弟。

  雖說癲道人對布魚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和規矩,但是布魚卻并不以為是難處,反而覺得修道之人就應該如此,克制自己心中的欲望,然后方才能夠體悟自然,體悟天道運轉之規則,從而讓自己走得更遠。

  他本以為可以隨著自己的師父一直在山中修行,在修行的路途上面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一直到體悟天道的那一天,然而所有的一切,都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殺戮給毀滅了……

  說到后面的時候,布魚整個人都處于一種對往事的緬懷,以及對師父濃重的回憶之中,泣不成聲。

  嶗山二老也是仰頭閉目,流出了熱淚來,瞧見布魚哭得像個小孩子,無塵道長抓著他的手臂,溫言說道:“孩子,你以前受苦了,不過現在既然知道了你是無涯師弟的徒兒,我嶗山定不會再讓你如此飄零。”說完這個之后,他又問起了癲道人之死,那布魚泣不成聲,我便在旁邊解釋了閔教以及血色碼頭大戰的一系列事情,還有我與布魚前塵往事的緣分,又談及了現如今的布魚已然加入了宗教局,在我麾下做事。

  聽得我的言語,嶗山二老站起身來,對我躬身行禮,替他們死去的師弟向我道謝,這份情誼,他嶗山自然銘記于心。

  我當下也是擺手客氣,說這不過是分內之事,無需多言,而嶗山二老又談及了自己的師弟無涯子,原來他卻是在十年動亂之中受到了沖擊,精神出了一些問題,后來就不知所蹤了,嶗山本以為他已然死去,卻不料這師弟竟然輾轉流落到了滇南一帶去。這段經歷無缺道長說得并不清楚,不過言語之中,對于癲道人的愧疚卻一直存在著的,說到后面,便開始講起了讓布魚認祖歸宗之事來。

  這事兒布魚那不得準,朝我望來,而我卻是巴不得跟嶗山拉上一點兒關系,要曉得嶗山道士擅長于驅鬼捉妖,鎮壓僵尸,詛咒解咒,傳統中醫,地脈風水,內家功夫,當年曾經與茅山道士齊名,雖說后來有些沒落了,但卻也是底蘊深遠,當下也是勸他,說能夠重歸嶗山,想必也是他師父的心愿。

  聽到這兒,那布魚卻也不再猶豫,直接跪倒在地,對著嶗山二老三叩六拜,高聲說道:“弟子布魚,拜見兩位師長!”

  布魚雖說出身異類,但是本性純良,而且又是無涯道人的唯一傳人,嶗山二老似乎對那位師弟有著許多虧欠,十分想要彌補,此刻瞧見布魚這般恭謹,當下也是心花怒放,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來,而那嶗山掌門無塵道長更是撫掌大笑,連說了三聲“好”,接著從懷中拿出了一張手掌大的玉質令牌來,上面用古樸簡約的風格雕琢著一只長腿仙鶴,他遞到了布魚的手上,然后說道:“這是我嶗山真傳弟子的令牌,你且收著,日后見到嶗山子弟,只要亮出此物,便可獲得最大的幫助。”

  布魚有些猶豫,旁邊的無缺道長則撫須說道:“除了表明身份之外,這令牌之中還封印著一匹紅頂仙鶴,必要的時候可以以血召喚而出,帶著你脫離險地——這鶴名令乃茅山掌門弟子的信物,掌門師兄倒是也舍得……”

  布魚即便是再單純,也曉得此物的重要,當下連忙推脫,說這可不行,他到現在還沒有拜入山門,哪里能夠受得起這東西?

  無塵道長故作不滿地說道:“這東西既然給了你,你便接著就是了,我送出去的玩意豈有收回來的道理?不過說到拜入山門,這事兒可得抓點緊,畢竟修道之人,除了體悟天道,也講究傳承,你既然是無涯師弟的弟子,那么怎么著也要跟我們返回嶗山一趟,拜見一下列祖列宗,這方才是正理,你說是吧?”

  布魚勉強接過此物,不過卻為難地說道:“兩位師長,雖然我也想跟你們回山,不過此刻公務在身,只有忙完此事,方才得以成行……”

  那無塵真人有些詫異,問道:“因為何事?”

  我聽到兩人對話,心中終于暗自歡喜,曉得此刻也算是走上了正題,不過卻裝作鎮定,聽布魚跟嶗山二老講起了東營蝗災的情形,以及倘若阿伊紫洛的猜測作得準,后果必然極為危險,聽到布魚的話,那無缺真人撫須說道:“東營蝗災,鬧了兩年,我們也曾經得聞,不過一來時間比較短,而且驟發驟停,倒也不曾關注,不過后果倘若真的這般眼中,身為魯東這一代的修行者,我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坐看東營民眾飽受荼毒,師兄你怎么看?”

  無塵道長也點頭,說道:“我齊魯大地人杰地靈,豈能成為那宵小培植禍端的地方?風魔、魅魔,我也曾經聞過他們的惡名,不過卻一直不曾交過手,現如今既然風云際會,碰到了一起來,那就交一回手咯?”

  我起身拱手,向兩位表示高義,正想深入交談,這時外面的小白狐兒拿著移動電話走了過來,對我說道:“哥哥,淡定大哥打電話過來了,說阿伊紫洛發現了母蝗的線索,事情緊急,先一步趕過去了,讓我們如果這邊的事情完了,盡快過去與他們匯合。”

  我見到電話還沒掛,接過來,聽到電話那頭的徐淡定跟我匯報道:“大師兄,事情有點緊急,我簡單跟你講一下,阿伊紫洛她通過研究蟲卵的分布,發現了一個定向信號的源頭,她用自己的蠱蟲進行辨識,然后大約確定了位置,這事兒已經通報了努爾和謝局長,努爾的意思是趕緊帶隊過去,盡早將那玩意給找出來,滅殺掉,免得留有禍端——主要是我們也估不準,不知道蝗蟲什么時候會爆發,一旦出現的話,到時候就難以控制了。”

  我點了點頭,讓徐淡定他們盡快召集人馬前往,而我們則立刻趕往過去,盡量跟他們一起匯合。廣助溝號。

  匆匆交流過后,我也沒有時間再與嶗山諸人交流,將此事給他們說起之后,匆匆告辭,而嶗山二老雖說會出手相幫,不過他們在濰坊還有許多未了之事,自然不會就這般地跟著我們離去,相約了時間之后,我們彼此告別,然后有林豪開車,一路朝著徐淡定在電話那兒說的傅家窩屋子那兒行去。

  林豪開車,一路飛馳,不過路途遙遠,又有頗多山路,當我們趕到地點的時候,已然是夜幕降臨之時,這個村子位于黃河出海的河道北面,有大片大片的灘涂地,我們趕到的時候,大隊人馬并沒有進村,而是藏在了村外的一片高粱地旁側,我下了車,按著電話的提醒與努爾、徐淡定等人會面。雙方見面之后,徐淡定簡單解釋了一下此刻的情形,說有些擔心村子里面的人有內應,這般大搖大擺地進去,唯恐驚擾了別人,故而先前一直配合著阿伊紫洛在外面取樣。

  我將在濰坊拍賣會遇到的事情跟兩人講起,從拍賣會的火爆場面,到巨額交易,以及黑衣少女洛飛雨的突然出現,以及布魚的身世之事,兩人聽得驚嘆連連,而在此時,前面有人喊道:“阿伊紫洛回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