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五章 陣封母蝗

  這西瓜大的玩意在我看到的第一眼里面,根本就不像是什么蝗蟲,然而當它飛得近了些,卻能夠感覺到它那三角形的頭部和鵝卵石的黑亮復眼,以及頭部觸角、觸須的擺動,倒與蝗蟲還有一些相似之處,而它的背上則有兩組半月形的薄膜,則不停地鼓動著,發出了“嗡、嗡、嗡”的聲音來,有點兒像是蜜蜂的采蜜聲,月光下的它灼灼其華,發出了寶石一般流光四溢的光芒來,讓人覺得此物果然并非凡品。

  我的心中倏然一緊,舔了舔嘴唇,盡量地低下了頭來,用余光去掃量那玩意,就是怕自己帶著殺氣的目光使得那母蝗能夠感受到,以至于提前暴露了自己。

  我一開始還以為就只是這么一頭,然而卻沒想到就在這半透明色的母蝗出現時,但聽到“刷、刷”的破空響聲傳出,接著便有直立如螳螂一般的公蝗出現,和正常孵化出來的蝗蟲并不一樣,這些公蝗許是專門被用來配種以及保護母蝗的用途,所以論個頭居然有半米高,張亞舞爪的模樣,反倒是手持長鐮的螳螂一般。我曉得這阿勒厄蝗并非此界之物,既然能夠被記載到佛經之上,必然有其神奇之處,當下也是平靜地伏在草地中,默不作聲地等待著。

  除了一只西瓜大的半透明母蝗之外,還有超過五十頭半米高大的公蝗,隨著它一起前行。

  這些公蝗普遍快疾,全身呈現出了墨綠色,頭大觸角短,前胸背板堅硬,像馬鞍似的向左右延伸到兩側,中、后胸愈合不能活動,腳發達,尤其后腿的肌肉強勁有力,外骨骼堅硬,使它行走如風,成為跳躍專家,脛骨還有尖銳的鋸刺,是有效的防衛武器,后腿一蹬,便如魅影一般出現在七八米之外的地方,如同傳說中的影子殺手,有著讓人不寒而栗的陰寒。

  五十來頭,倘若沖入人群,我們的人能夠招架得住么?

  我看向了旁邊的阿伊紫洛,她的原意只是將那頭制造禍端的母蝗引來,卻不曾想到這母蝗的排場竟然如此之大,出行竟然還帶著這么大規模的儀仗隊,著實有些棘手。然而面對著我的質詢,阿伊紫洛并沒有理會于我,她的雙眼泛著閃爍的光華,一臉狂熱地看著遠處移動著的蝗蟲群,月光下她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飽滿的嘴唇發光,顯然是對這種從未出現過的物種有著一種狂熱的興致。

  在此之前,這世間哪里會出現這種違反萬物生長規律的巨大昆蟲來,那能夠孕育億萬蟲卵的母蝗暫且不算,這每一只直立起來竟然有半米高度的公蝗,簡直就是一場奇跡。

  然而我們此刻所需要的,并不是科學研究和發現,而是要消滅這種根本不應該存在于世的怪物,我瞧見阿伊紫洛根本沒有回應,當下也是暗自將左手朝著懷中掏起,然后耐心等待著那母蝗靠近這兒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盡管那些公蝗個個都是隱匿身形、行走如風的殺手,但是母蝗卻是一個蠢笨的大胖子,我已經能夠稍微瞧見了它整體的輪廓,能夠清晰地數起它那完全退化得只剩幾根觸須的節肢以及甲殼,在我看來,這東西除了那兩對負荷過度的翅膀和肥大的尾部之外,估計也就頭部下方那咀嚼式的口器還算是比較強力了吧。

  我們所要俘獲的,就是這么一頭除了擁有恐怖的生育能力之外,一無是處的肥大蟲子。

  兩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近了,快進了,我默默地等待著,瞧見那頭肥大母蝗飛到了阿伊紫洛剛才曾經待過的平地上面,落下之后,圓滾滾的身體艱難地蠕動著,頭頂上的一對觸角四處蠕動,那對晶瑩黑亮的復眼光芒游弋,似乎很享受阿伊紫洛所配置的那種粉末。它在地上艱難地尋找著,似乎能夠更接近這些,不過粉末就是粉末,融于無形之中,這使得美味在前而不得事,讓它莫名的狂躁起來,用翅膀不斷地摩擦身體,發出了刺耳的聲音來。

  我耐心地等待著,甚至連那公蝗從我眼前掠過,都波瀾不驚,而當那肉乎乎的母蝗理我只有十米之遙的時候,阿伊紫洛的手突然揚起,朝著我這邊揮來,我曉得時機已到,當下也是沒有等到她的提醒,便將八卦異獸旗暗自捏在掌心之中,接著朝著我心中早就默定的方位擲去。

  這套動作我心中早就預演了千百回,此刻一經施展,立刻如同行云流水,一點兒也不曾停滯,從第一面乾字旗根植入土,到最后一面兌字旗扎穩根基,前后不差一秒鐘,而即便是如此迅速,那看似蠢笨無比的母蝗居然在一眨眼的功夫里,卻是騰飛到了旗幟范圍的邊緣之處。

  這母蝗在剛才的一瞬間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接近邊際,這就是阿伊紫洛之前一直跟我們強調的一點,那就是阿勒厄蝗的母蝗擁有穿越空間的能力,稍微一不留神,便悄然沒了蹤影。不過它的逃亡在這一瞬間也結束了,卻見八面令旗扎落在地之后,一個猥瑣老頭憑空踏步而出,一聲高歌道:“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悅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烏乎,這世上誰家法陣最是強,八卦旗陣找老王!”

  一邊高歌,王木匠的手指一邊微微點起,一個又一個的透明異獸從陣旗之中浮現而出,獅子、鹿、馬、龍、麒麟、咬錢蟾蜍、貅、鰲,當下也是橫行而走,將這偌大的場地給圍得水泄不通,陣里陣外,全數阻擋。

  八卦異獸,陣法初成,一時間光華流溢,而王木匠高居陣中,俯仰天地,有一種掌控全場的威嚴,而已然快逃至邊際的母蝗卻再次消失了去,我的心中一緊,當下也是將背上的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從藏身的草叢中一躍而起,還沒有仔細瞧看結果,卻瞧見有兩頭猙獰可怖的公蝗勢若奔馬,朝著我這兒疾射而來。

  這些公蝗智商倒也不差,曉得那母蝗被圍,卻是我在旁邊籌謀,當下也是低頭撞了過來,我不閃不避,手中的長劍微微一抖,朝著離我最近的那頭蝗蟲猛然斬了過去。

  這公蝗的頭骨堅硬如鐵,飲血寒光劍斬在上面,宛如打鐵一般,不過這畜生的腦殼到底沒有我手中的長劍堅硬,卻是被我從頭斬到了胸腹之間,一股碧綠的汁液飛濺而出,有著一股濃烈的腥臭撲面而來。我有些擔心這公蝗的血汁有毒,也是退了一步,然后劍出如疾電,將另外一頭臨身的公蝗給一劍截斷成了兩半,看著地上這東西頭部的口器不斷開合,當下也是朝著周圍招呼道:“大家小心一點,不要給這玩意近身了……”

  這樣的公蝗對于我來說,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畢竟對臨仙遣策之中的神秘符文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之后,我個人的眼界和修為已經不能和以往同日而語了,不過這些東西對于普通人來說,卻還是一種極具震撼力和視覺沖擊力的玩意,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就容易造成巨大傷亡。廣雙叼扛。

  此刻的小白狐兒已經從我的身邊跟著沖了出來,小妮子手中一根銀簫,在空中微微揮舞著,發出了韻律十足的聲音來,接著周圍充滿攻擊性的公蝗便是一陣恍然,卻是被她消磨了斗志。

  我并不擔心小白狐兒的安危,當下也是快步沖到了八卦異獸旗的邊緣,瞧見剛才消失不見的那頭肥大母蝗再次出現在陣中,肉乎乎的腦袋上面好像是受到了一些傷害,流出了黏糊糊的綠色液體來。我心中一喜,曉得有著八卦異獸陣,以及王木匠這般的操陣高手,倒也能夠將這玩意給限制于此處。我不知曉這母蝗除了一幫體型異常碩大的公蝗之外,是否還有別的守護者,只有將其拿住,這才是最重要的道理,當下也是不顧周圍源源不斷涌上來的公蝗,心中微微一動,卻是從那炁墻之中,強行擠入了陣內。

  這八卦異獸陣雖說是王木匠主持,但畢竟是我的東西,我也是能夠操縱自如的,此番一擠進其中,發現跟著那母蝗一起被困于此處的,還有七八頭公蝗,這些家伙原本四處撞壁,一肚子怒火,此刻瞧見一大活人擠了進來,卻也是找到了發泄對象,潮水一般地朝著我沖了過來。

  我微微瞇住了眼睛,緩步上前,手中的長劍上下翻飛,卻是毫不留情地朝著這些巨型蝗蟲切割而去。

  這七八個公蝗護衛倘若是按照修行者的概念來講,卻都有二三流高手的敏捷和力量,如此洶涌而上,也著實能夠壓倒許多人,然而對于此刻的我,不過是多揮幾劍的事情,當一切清凈下來的時候,我與陣中的那只母蝗遙遙對視。

  兩“人”相隔五米,默默而看,突然間,它的復眼一陣光華涌動,而我的心中,竟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恐慌來。

3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五十五章 陣封母蝗”

  1. 回復 2014/12/08

    文文

    應該養肥了再看。好緊張

  2. 回復 2014/12/08

    我第一

    殺殺殺真他媽的爽啊

  3. 回復 2014/12/09

    冰冰

    又沒了,嗚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