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六章 胖妞截胡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好幾步,這才反應過來,那該死的肥蟲子根本就沒有什么手段,剛才只不過是精神上的威壓而已,可笑的是我這個大活人竟然給一頭蟲子給嚇得連連后退,當我瞧見王木匠居高臨下望來的那壞笑之時,心中頓時就惱怒不已,卻是將左手放在了胸前,凜然結了一個手印,接著朝著前方平平一推。

  【深淵三法,魔威】。

  這阿勒厄蝗的母蟲之所以能夠讓我產生恐懼,那是因為此物有著極為龐大的精神力量,要不然也可能影響到那億萬只的蝗蟲成災,此番精神沖擊而來,尋常人早就已經頭痛欲裂了。不過它雖說還是厲害,卻并不來自深淵的魔王阿普陀,我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使用這魔威之法,朝著那蟲子籠罩而去,整個空間的氣息頓時就是一凝滯,接著這癡肥蟲子從半空中直接跌落下來,然后張開口器,薄翅摩擦著身體,發出了一陣高頻率的聲音來。

  這聲音極具穿刺性,陡然聽在耳中,就好像整個耳膜都要被刺穿了一般,我感覺腦袋似乎被人重重敲了一下,當下也是站立不穩,左右晃蕩了一下,方才瞧見面前的這頭蟲子開始再次隱去了身形。

  八卦異獸陣鎖住了陣中一切生門,這小東西即便是能夠平層躍遷,卻也潛不出這范圍之中去,我當下也是強忍著耳中轟鳴之聲,繼續將魔威給散發出來,接著開始試圖感應起這東西的方位。

  母蝗能夠將自己的身體在虛無和現實之中自由轉換,但是卻并不能在虛無之中堅持多久,所以即便我沒有感應到它的存在,幾秒鐘之后,這玩意最終還是出現在了我左邊的方向,我余光瞥見,當下一劍遞了過去,劍鋒凌厲,卻是有想著將這東西給直接斬殺當場的意圖,不過就在我一劍疾出之時,陣外的阿伊紫洛卻驚聲尖叫道:“不要,這母蝗留著還有大用的!”

  按照我的想法,一劍刺死此物,那邊是一了百了之事,不過我對于蠱蟲之事終究并不了解,而阿伊紫洛卻是連許映愚許老都看重的專家教授,當下也是無奈地將劍尖微微一錯,放開了對這玩意的殺戮,而是想用劍脊將其拍暈了去,不過僅僅就是這么稍微猶豫一會兒的功夫里,那母蝗卻是又獲得了一下喘息之機,再次陷入虛無之中。

  母蝗剛才那一聲穿透云霄的尖叫,傳播甚遠,我曉得這定然是在通知看護它的人,時間緊迫,我們倘若不能夠在敵人來臨之前將此物給解決了,后患無窮,當下我也是顧不得臉面,朝著頭頂上主持法陣的王木匠大聲喊道:“老王,幫忙將這蟲子拿下……”

  王木匠其實早就已經枕戈以待,不過卻假惺惺地袖手旁觀,就等著我開口求他呢,此刻一聽得我的話兒,當即便開出條件道:“拿住這條小蟲子,對于我王木匠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的事情,不過咱們事先可得講好了,以后你沒事可得經常放我出來,要不然這事兒可沒門——每次出工出力、干苦力活兒的時候,總有俺老王的份,其余時間,卻讓我在那令旗中封著,這像話么?”

  我手中的長劍微微一轉,厲聲喊道:“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了,費什么話兒?快點搭把手!”

  我的爽快讓王木匠有些猶豫,不知道我到底講的是真的還是哄騙小孩兒的話,不過當我瞪了它一樣之后,也不敢再多拖延,雙手一挽,從那炁墻之中抽出一條游走蛟龍出來,直接扔入場中,卻見那龍在半空中如魚游動,鉆了幾個回合之后,伸爪一探,卻有一陣白光浮動,那蟲子帶著尖利的叫聲出現在了我的眼前,而無論它如何扭動身子,卻都逃脫不了這無形之龍的掌控。

  擒住此物,我回頭朝著阿伊紫洛問道:“抓住了,現在怎么處理?”

  “用這個袋子裝著,將繩子系緊就好了!”阿伊紫洛渾身激動,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布袋,朝著陣中擲來,上方的王木匠將法陣放開,我伸手一抓,卻見是一個繡著兩只人臉蜘蛛的荷包,也沒有多做猶豫,將這布袋打開,那無形之龍擒住了那母蝗,朝著里面輕輕一放,接著再次騰空,回歸于陣法邊際之上。

  我將繩索系緊,將其高高舉起,興奮地喊道:“拿到了!”

  這一聲興奮無比,接著聽到阿伊紫洛焦急地朝我喊道:“給我,快拿給我。”我不知道這是何緣故,不過卻也不敢違背她的要求,走到陣邊,手一收,卻是撥開了法陣,將這扭動不已的荷包放在了她的手掌上,然后問道:“怎么,如此可曾保險?”

  阿伊紫洛接過我手中的黑蜘蛛荷包,從長辮之中抽出了兩根銀絲,在袋子首尾做了幾下纏繞,這手法奇妙,而隨著她最后將銀絲捆住,里面的母蝗竟然停止了掙扎。

  直到現在,她方才長舒了一口氣,然后興奮地說道:“沒事,自然沒事——這袋子能夠鎖住一切蟲蠱,但有妄動,立刻消減,它應該算是服帖了!”

  我這才放下心來,左右瞧去,卻見陣外被隔絕的四十多頭公蝗要么被法陣周遭的八獸弄死,要么被緊急趕到的其余人給清理了去,至于我們擔心的守衛,卻沒有見到一個——難道我們的猜測有誤,這母蝗真的是獨自居住,這后面并無陰謀?

  我心中疑惑,朝著周圍喊道:“努爾、淡定,有沒有人受傷?”

  努爾這邊說沒有,而徐淡定卻朝著阿伊紫洛喊道:“我們這邊有位同志被那公蝗的刀鋒割了一下,傷口開始發腫變黑了,張教授,你能過來看一下么?”

  阿伊紫洛聞言,將那裝著母蝗的袋子往腰間一系,然后朝著徐淡定那邊的方向走去,而我不敢讓這母蝗離開我的視線,當下也是讓王木匠將法陣給收起,整理好了八面令旗,正想朝著那邊走過去,卻見阿伊紫洛左側的草叢中突然有一個黑影倏然而起,陡然出現在了她的身后去,手中有一根棍子高高舉了起來,當即感覺到渾身不寒而栗,朝著她大聲喊道:“阿伊紫洛,后面有敵人,快閃!”

  與我一同喊出聲來的則是小白狐兒,她略帶著驚喜的聲音喊道:“胖妞,你住手,不可以!”

  聽到小白狐兒的喊聲,我方才曉得這個出手偷襲的黑影子,卻正是個子小小的胖妞——我們在此之前,曾經做過好幾個方案的推演,就是防備著敵人的偷襲,然而卻沒想到在這重重包圍之下,胖妞卻憑借著自己體型的優勢,潛入此中,可笑的是我們還以為敵人遲遲未曾反應呢。廣肝斤號。

  胖妞從草叢中驟然跳出,待我這邊出聲提醒的時候,阿伊紫洛卻只來得及微微一轉身,用手來擋,卻見胖妞的棍子第一棒打在了阿伊紫洛的手臂,接著順勢一個轉折,直接敲在了阿伊紫洛的額頭上。

  咚!

  這一下狠厲,阿伊紫洛應聲栽倒在地,而胖妞則貼近了她的身體,手往腰間摸去,很輕松地將那裝著母蝗的袋子給摘了下來。

  阿伊紫洛,死了么?

  即便是經歷過了無數的大風大浪,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猛然痛得不行,一邊是我曾經生死與共的兒時玩伴,一邊卻是配合我們行動的專家學者,胖妞竟然如此殘忍地將阿伊紫洛給敲倒在地,生死不知——它怎么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不可原諒啊!

  所有的一切,都沒有辦法挽回了……

  我整個人的情緒都處于一種劇烈波動的狀態,身子微微一陣停滯,反倒是小白狐兒已然近了胖妞的身邊,我瞧見此情此情,當即也是將所有的感情都給收斂起來,朝著小白狐兒大聲下令道:“尾巴妞,抓住它,不要讓它給跑了!”

  小白狐兒聞得我言,大聲應諾,然而手中的銀簫剛剛一舉起,那帶著金色緊箍的胖妞卻是猛然一齜牙,露出了猙獰之態,然后舉棒朝著小白狐兒打來。

  它的力量比往日更加兇猛了,小白狐兒連應了兩下,卻是步步后退,竟然有些不敵胖妞,不過這時我、徐淡定以及旁邊的張勵耘分別趕到,三劍齊出,將胖妞的攻勢給攔截下來,我瞧見這小猴子的棍勢依稀還有著努爾那苗巫十二路棍法的痕跡,確定是胖妞無誤,心中又疼又痛,矛盾不已,然而這時那胖妞卻不與我們糾纏,縱身一躍,跳上了張勵耘的劍尖之上,接著猛然一借勢,朝著樹梢之上跳過去,接著向林中飛奔而行。

  到手的鴨子飛了,這事兒可不是我能夠忍受的,當下也是叫人將阿伊紫洛保護起來,接著領頭朝著胖妞遠去的身影追去。

  密林追蹤,一路疾馳而走,我幾次都有些把握不住方向,也是聽到那樹梢的聲音,方才勉強前行,然而就在我沖進樹林十幾分鐘的時候,突然前面有人一躍而出,手中一雙銀白手套,朝著我的臉上抓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