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八章 一夜奔忙

  胖妞藏身于暗夜之間,這兒是它的主場,行走在密林之中的它如虎添翼,而事發突然,我們的人需要有一部分留守原地,而另外一部分人追逐而來,也有些把握不住它的方向,我走了十幾分鐘,方才碰到了張世界,他在林中徘徊,瞧見了我,興奮地沖上來,問我情況怎么樣,我盤問一番,才曉得努爾坐鎮場中沒有追來,而其余的人則分成了三個方向追入林中,他和張良馗、張良旭在一起,結果半路上碰到十幾個銀手套,雙方廝打一番之后,他剛剛跟張家兩兄弟失散了。

  聽到張世界的講述,我的眉頭一跳,曉得對方在林中其實還有有所埋伏的,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將被我封住周身要穴的耿傳亮交到張世界的手上,然后讓他帶著我,朝著他們失散的地方追溯回去。

  對方人多勢眾,不過就個體力量來說,并沒有太多值得稱道的地方,張世界能夠輕松突圍,這便顯示出了對手的無奈,而他剛才還琢磨著原路折回去查探消息,此刻有我鎮場,更是沒有問題,當下將耿傳亮輕松地扛在了肩上,接著朝著回路快速沖了回去。

  我們很快就趕到了現場,林中小道一片雜亂,還躺著兩人的尸體,我走過去檢查,發現卻是耿傳亮的手下,我手下的金剛二兄弟倒也沒有瞧見蹤影。

  張世界精通追蹤之術,簡單觀察了一下現場,立刻判斷出了方向,當下也是帶著我快速奔走,大概沖了兩百米的距離,出了林子,到了一片莊稼田,卻瞧見前面的玉米地里一片嘈雜,有喊殺的聲音。我側耳傾聽,仿佛聽到了布魚的喊聲,當下也是渾身繃緊如弓弦,囑咐了張世界一聲,接著腳步如飛,朝著對面沖了過去。

  這一大片的玉米地長勢正旺,并沒有收割,看著這片綠色,曉得前段時間發生的蝗災并沒有影響到這一片區域,我在秸稈之中快速疾奔,終于沖到了現場,但見布魚、張良旭和張良馗三人被十來個人給圍著,這些人衣衫不整,顯然也是來得匆忙,不過個個手上都戴著或者銀色、或者金色的手套,手中武器各異,將三人圍得嚴嚴實實,輪番攻擊,倒也兇悍。

  我麾下這三人皆是悍將,即便是最嫩的布魚也有著極富天賦的修為,所以即便這十來人很可能都是魅族外門之中的精英,所以倒也應付自如,而張良馗、張良旭兩兄弟雖然酣戰良久,但是他們都是修行金鐘罩、鐵布衫的硬氣功,些許鋒刃甚至都難以破得他們的肌膚,而布魚應該是剛剛與他們碰上面,這老實孩子自從進入了特勤一組之后,修為越發厲害,而出手也極為刁鉆,所以雖然面臨圍攻,三人也有些疲憊,但是卻能夠形成僵持,不勝不敗。

  當然,這樣的場面在我趕到之后卻是立刻發生了改變,瞧見有生力軍出現,對方勉力維持的局面立刻有土崩瓦解的趨勢,而我在一劍斬倒一人之后,手中的長劍隱隱之間便有紅光泛起,輕輕顫動之下,卻是歡快的情緒洋溢,當下布魚和張家兩兄弟氣勢如虹,立刻發起了反擊沖鋒,而我則在外圍游走,確保沒有人能夠得以逃脫。

  在一陣激烈的戰斗過后,總共十三人躺倒在了玉米地里,這里面死了五個,而其余的人則或多或少都受了傷,無力再戰。廣華亞血。

  將那些躺倒在地的家伙全部都捆了起來之后,我立刻查看了手下的狀態,發現除了張良馗右手臂受了一劍之外,其余的都是小傷,基本上不影響正常行動,當下我也是追問胖妞的身影,而布魚則告訴我徐淡定正配合著小白狐兒追蹤,他則被徐淡定派了過去,以作支援。

  我點頭,表示理解,而這時張勵耘又帶著幾名市局的人員匆匆趕了過來,瞧見玉米地的這一副慘烈狀況,趕緊沖了進來。

  我來不及跟跟張勵耘仔細解釋太多,當下也是匆匆交代完畢,讓他在此照料諸人,而我則帶著布魚朝著徐淡定和小白狐兒消失的方向沖了過去。如此又是進了樹林,走過一條長長的小道,我突然瞧見前面一股血腥味,連忙將劍拔出,快速靠近,卻見到徐淡定和小白狐兒站在洼地那兒說話,而他們的周圍,則倒下了七八個人。

  我和布魚的出現也讓他們兩個略微心驚,待瞧見仔細之后,方才放下心防來,朝我招呼。

  我快步靠近,別的不問,先問兩人有沒有受傷,在得到確認的回復之后,這才問起了追逐的狀況來。小白狐兒看了徐淡定一樣,然后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布質荷包來,我瞧見上面的黑蜘蛛花紋,知道正是阿伊紫洛的那一份,曉得這母蝗終于被他們給奪了回來,當即心情就有些患得患失了,左右望了一眼,然后問道:“東西找到了,那胖妞人呢?”

  徐淡定苦笑著說道:“你當年養的小猴子現在當真是厲害了,當著我的面,搖身一變,竟然幻化成了三個一模一樣的自己,而我和小白狐兒各追一個,結果都撲了空,剩下一個則逃得見不著了……”

  傀儡術?

  我有些疑惑,難以置信地說道:“小白狐兒憑著直覺,或許還會追錯,但淡定你卻是梅浪長老的得意弟子,玩弄這鬼花活兒的行家,怎么連你都給騙了?”

  徐淡定聳了聳肩,無奈地說道:“要不然怎么說它厲害呢,胖妞的資質只怕并不在尾巴妞之下。只可惜這小東西跟錯了人,學得一身壞習氣,又暴戾又狡猾,日后只怕很難再改了……”

  聽到徐淡定的話語,我沒由來的心疼,當初在南疆一役倘若我們沒有走失的話,有怎么會弄成這般模樣?

  不過后悔終究不是一種正常的情緒,當下我又問起周圍倒下的這幫子人,卻都是后來趕到的阻攔者,身手不錯,不過卻并不是他和小白狐兒的對手,在奪回了黑蜘蛛荷包和失去了胖妞身影之后,兩人也沒有留手,將大部分人都給撂倒在地。我點了點頭,打量了一番小白狐兒遞到我手上的黑蜘蛛荷包,許是剛才搶奪太過激烈的原因,阿伊紫洛封印在上面的銀絲斷得只有一根了,我掂量了一下,那母蝗還在,不過一動也不動,不知道是在沉睡,還是已然死去。

  不管怎么樣,東西沒丟就好,從案子的角度來說,這東西死去了,其實更合乎我的心意,當下也是派了布魚趕去跟大部隊報信,讓人趕緊過來接管這里。

  布魚離去之后,我與徐淡定商量起接下來的事情,剛才我們追得倉促,不知道阿伊紫洛是死是活,不過此刻母蝗在手,而且手上又有這么多的活口,甚至連耿傳亮這樣的人物都給我們生擒了,不管怎么說,這段算是一場重大突破,而接下來的事情,我們則需要盤點好損失的人手,然后對這個村子進行排查,將余孽給找出來,而今后的案情將如何走向,這個則取決于母蝗的落網到底能不能阻止此次蝗災的爆發。

  布魚很快就返回了來,同時還帶著兩個班的武警戰士,以及一半的市局協同人員,將這些耿傳亮的手下一一拘捕之后,我們返回了灘涂地邊,這才得知阿伊紫洛并沒有死,不過情況也并沒有多好,頭部受到重創的她此刻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努爾幫她做了檢查,告訴我可能出現了顱內淤血,得趕緊送回市里面進行觀察,必要的時候還有可能需要手術。

  阿伊紫洛的傷勢給我們這一次勝利蒙上了陰影,我原本還想讓她檢查一下那布袋里面的母蝗,此刻卻也不敢再多異動,讓林豪帶著人趕緊將她和其余傷員送回市里,而后我與市局的王歆堯和崖真瑞商量,然后組織大部隊進村駐守。

  當下我們所要做的事情有兩件,第一就是將村子給搜一遍,將殘存的余孽和與此次事件有所勾結的那部分人給辨別出來,第二件事情就是給敵我雙方的傷員進行一部分處理,然后對這些俘虜進行簡單審問,看看能不能深挖出一些線索來。

  當下我也是將任務跟分派完畢,然后所有人都各行其是,開始了忙碌的工作來,首先是駐村,徐淡定帶著人將這個村子給大概地進行了包圍,任何夜里擅自離開的人都將受到追擊,而后由努爾坐鎮村委會,對這些俘虜進行盤查,重點當然還是此番的頭號人物耿傳亮,不過遺憾的是這家伙卻是個硬漢子,盡管用上了一些不方便透露的手段,都沒有能夠撬開他的嘴巴來。

  經過搜查,我們很快在村子的兩家大戶中發現了剩余的教徒,經過一番激戰之后,七人被當場擊斃,而還有十數人則倉惶投降。

  如此忙碌一夜,到了清晨市局謝局長帶著大部隊趕過來的時候,朝陽升起,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曉得此戰算是結束了。

4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五十八章 一夜奔忙”

  1. 回復 2014/12/09

    我第一

    媽的都給老孑我殺了

  2. 回復 2014/12/09

    匿名

    別讓胖妞變壞,讓胖妞回來吧!

  3. 回復 2014/12/09

    文文

    沙發

  4. 回復 2014/12/10

    黑手雙城

    哇哦 難得有人留言占座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