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九章 準備回京

  當謝局長帶著大部隊趕到村子里面的時候,事情基本上已經算是塵埃落定了,耿傳亮這個家伙是個硬漢,但是跟著他的那一幫家伙,卻大都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半調子,平日里有人管理還好約束,而被我們給全部生擒了之后,這些銀手套們并沒有表現出多高的節操來,幾乎不用我們大刑伺候,便將耿傳亮的底給我們兜了個干凈。

  通過這些家伙的交代,我才曉得耿傳亮最近這幾年卻是都在廣南一帶活動,他們先期曾經被逼到了緬甸境內,后來輾轉廣南,這些家伙則都是魅族一門用女色和錢財收買的江湖散勇,除了幾個毅然戰死的家伙,都不是什么主要角色,而當我問及魅族一門的活動基地時,才曉得這些家伙都是被單獨養著的,并不了解魅族一門的核心機密,經過再三確認,才曉得這些家伙都不過是炮灰而已。

  既然是炮灰,交代的東西自然沒有太多的價值,不過我卻曉得一點,那就是耿傳亮是接到了一份元帥征召令,這才千里迢迢地從廣南趕到的魯東。

  這些人前來魯東超過了兩個月,這些天的活動也頗多,大部分時間在操勞蝗災分布事宜,有個銀手套交代,說耿傳亮曾經帶著他的心腹偷著去過民政局的檔案室,似乎在調查什么,不過這事兒十分機密,他們都不是很清楚,他也只是聽某位人物聊天的時候才知道的,至于跟他說起的那人,此刻已經躺倒在地,早已戰死。

  謝局長趕到之后,我得知了阿伊紫洛的消息,林豪將其緊急送到了醫院,經過市人民醫院的專家會診,顱內出現大量淤血,必須進行手術,他出發的時候手術還沒有完結,希望她能夠度過此關。

  在謝局長和市局人員的配合下,我們將這些嫌疑犯給通通押往市局關押,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我還特地與耿傳亮同車而走。

  在歸程的路上,我與耿傳亮對視著,這個臉上添了兩道猙獰疤痕的硬漢輕蔑地看著我,嘴唇緊緊抿著,顯然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我昨夜就已經組織人手對此人做過了緊急審訊,這其中包括**上面的折磨,以及精神的催眠,不過都沒有奏效——事實上真正到了一定境界的修行者,意志的堅定宛如鋼鐵,一般的手段并不能獲得效果,而倘若太過于深刻了,又容易傷到本源,從而將人的大腦給直接弄死。

  耿傳亮雖說是嫌疑人,但是審訊這樣的修行者自然會有一套程序,我們并不能草菅人命,所以有的時候也挺無奈的,沒有辦法。

  我與耿傳亮兩兩對視,長久的沉默之后,我嘗試著與他聊起天來,不過問了幾句,他都不答,我卻也不氣惱,而是微笑著說道:“老耿,我曉得,你深愛著你的師妹劉子涵,不過你可曾想過,你這般英勇義氣,最終一命嗚呼,將命給賣給了彌勒,但是呢?最后你是死了,但有誰能夠記得住你呢?你師妹天性放蕩,說不定現在已經有了其他的面首——我曉得彌勒長得不錯,說不定跟你師妹現在就有一腿了……”

  我這是挑撥離間,明目張膽,而耿傳亮卻不喜不悲,展顏笑道:“姓陳的,你恐怕不知道,在我風月門中,從來都不會講究世俗眼中的貞操名節,我的確愛著我的師妹,但是無論她跟誰人雙修,都不是我所在乎的事情。這些都不過是浮云表面而已,何必執妄?倘若彌勒能夠看得上我師妹,上了也就上了,有什么好嫉妒的?”

  聽到耿傳亮的這番話語,我頓時就無語了,原本還想多刺激他幾句,卻被他這般歪理邪說給氣得不行,我所經歷的情事不多,與小顏師妹一見鐘情,長久相隨,最是純潔不過,心中總想著我愛著她,她愛著我,中間是不容許摻雜著別人的,這也就是黃養神垂涎小顏師妹之后,我耿耿于懷的原因,然而沒想到耿傳亮竟然是這般無所謂的心態,當真是讓人詫異。

  不過這也解釋了當初為何箭王林易會長隨于魅魔身邊的緣故,原來這世間有的男人,真的是一點兒嫉妒之心都沒有啊。

  耿傳亮早已有了防備之心,我說得再多也不只不過是無用之功,當下也是不帶著目的性去聊,只是泛泛交談,我這邊沒有了企圖之心,那耿傳亮卻也是放開了一些,對于昨夜一戰,他回憶起來,始終有一點不能理解,那就是為何我能夠看穿他所有的虛招和漏洞,悉數找出,一一破解。這種被人一瞬間看透的感覺當真是難受之極,耿傳亮自認為修為和身手要遠遠比我強出許多,卻栽在了我的手上,當下也是十分不服氣。

  面對著耿傳亮的疑問,我自然也不會與他說真話,而是淡淡說道:“所謂修行,并不是說入門早便比人強的,這事兒你應該比我更加了解,而我之所以能夠戰勝得了你,不是別的緣故,只是因為我的境界比你高,站的位置高了,看的東西就會更多、更遠,這才是你失敗的真正原因,而不是一城一池的緣故……”

  這一番胡言亂語,那耿傳亮竟然點頭稱是,深以為然:“當今之天下,雖說群豪列世,然而都是老一代留下來的底子,年輕一代真正能夠出人頭地的不多,你要算是其中的一號人物,能夠敗在你的手下,我也不冤——不過,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我會等著你從高處跌落的時候,到了那個時候,小子,我希望你依舊能夠有今天的這種風發意氣!”

  原本互為敵人的兩個家伙談到深處,頗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我瞧見這個家伙一副渾不在意生死的表現,心中莫名有了一絲陰影。

  大部隊回到市局,立刻忙碌起來,全力投入了對于這些俘虜的審訊工作,而我則第一時間去醫院看望了阿伊紫洛,這才曉得雖然手術已經該完成了,不過仍然處于昏迷之中,至于什么時候能夠醒過來,醫生表達了并不樂觀的看法,告訴我這就看個人造化了,也許過兩天就好了,也許這輩子,就如同植物人一般,再也沒有醒過來的時候,一直到生命終結。

  阿伊紫洛是被胖妞給打傷成這樣的,我的心中充滿了愧疚,不過卻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剛剛動過手術的她不能移動,也沒有辦法轉到醫療條件更好的醫院去,也只有囑咐負責看守的同志,一定要照顧好她。

  出了醫院,我立刻給總局的宋副司長打去了電話,將我這邊的情況給予了說明,當得知我們的顧問受傷昏迷,他表示了解,立刻幫我們再聯系一位,然后盡快派遣過來。

  我將目前的情形給宋副司長匯報過后,他表示這件事情有可能就此終結了,畢竟造成此次蝗災的母蝗已經被抓到了,至于幕后的彌勒和風魔,這些人狡猾得很,倘若遠遁千里,我們也沒辦法并案處理,只有將這些人作了通緝,然后再看后效。

  在這次重大的突破之后,無論是市局還是總局都表達出了極大的支持,東營市局聯合各相關部門對整個東營市以及周邊地區進行了大搜查,對逃逸在外的所有嫌疑人都進行了通緝,連胖妞也在榜單之上,而我們則對這些嫌疑犯進行了突擊審訊,一連忙碌了好幾天,進展頗大,還破獲了好幾處與邪教有所聯絡的地點,抓到人員無數。第二日下午,上面派過來的替補蠱師到了,是我的本家,一個叫做陳戰南的禿頂老頭兒。

  陳戰南到來之后,我把他帶到了市局一個特殊的房間,將被禁錮著的母蝗給他鑒別,這是一個布滿了法陣牽制的地方,當他將那黑蜘蛛荷包給解開的時候,里面包裹著的,的確是那只肉乎乎的母蝗,不過經過這么多的周折,這玩意已然重傷,奄奄一息了。

  陳戰南對這玩意進行了鑒別,判斷的確就是傳說中的阿厄勒蝗,不過他并不能確定這蟲子就是母蝗,仔細地詢問了我當時的狀況之后,這才最終下了結論。

  確定了此物之后,他也不清楚阿伊紫洛為何要留下這母蝗的性命,不過很快他就前往事發地點進行了樣品抽查,結果讓人十分驚喜,那些密集的蟲卵都不同程度地發生了病變,活性喪失,簡單的說,那就是蝗災爆發的必要條件沒有了,我們成功地阻止了一次大蝗災的爆發。

  這結果讓人興奮,上面也發來了賀電,雖說我們并沒有抓到彌勒和風魔等人,但是此次案件基本上已經算是了結,無論是市局還是省局,都表達了樂觀的態度,而總局在收到報告之后,也在準備將我們抽調回京的諸般事宜。

  然而即便如此,我卻依然沒有任何放松,接下來的日子里,連續領著特勤一組奮戰在第一線,試圖查到胖妞的線索。

  不過我最終還是沒有能夠如愿,在九月下旬,我收到總局的調令,讓我們盡快交接手上的工作,準備回京,而就在這個時候,醫院打來電話,告訴我阿伊紫洛終于醒了過來。

1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五十九章 準備回京”

  1. 回復 2015/05/11

    傻二蛋

    好幾次啦,都沒跟胖妞正面照面一下,真是讓人抓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