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四章 風魔化禽

  八卦異獸旗!

  當初我下山行走的時候,除了平日里交給我的諸多本事,我師父還曾經說過,有兩件東西,能夠讓我獨當一面。

  這其中之一,是給我一身魔功量身定制的深淵三法,而另外一件,則是我師父曾經用過的八卦異獸旗,這旗子乃茅山十寶之一,比之聞名于世的九老仙都君玉印、合明天地日敕玉符、御賜宗壇玉圭等物不同的是,它極具實用性能,無論是防御,還是留人拘束,都是一等一的法器,而再加上寄身其中的千年陣靈,它已然成為了我以小博大、一錘定音的絕佳手段。

  旗落于地,扎入了泥土之中,接著便有獅子、鹿、馬、龍、麒麟、咬錢蟾蜍、貅、鰲八種異獸從令旗之中騰身躍出,走馬燈地游走,將風魔給緊緊圍困其中,而王木匠則騰身飛上了頭頂,得意洋洋地說道:“這世上誰家法陣最是強,八卦旗陣——我艸,這是什么鬼?”

  在意識到我封陣的一瞬間,那風魔卻還是有向外突圍的動作,然而他快,那王木匠更快,手中微微一動,立刻有一匹奔馬朝著他揚蹄而來,一腳踢中了風魔的匕首之上。

  風魔憑著一身修為橫行無忌,然而他面對的卻并不是人,而是一套錘煉幾百年的陣法體系,這奔馬盡管被他猛然一攪,前蹄潰散,然而很快炁墻之上又朝著它的身上注入新的力量,源源不絕,使得風魔仿佛撞到了石墻上面一般。不過他并不氣餒,繼續朝著邊緣突擊,結果在嘗試了兩次之后,終于一臉陰郁地扭過頭來看我,寒聲說道:“茅山十寶,八卦異獸旗?”

  我微微頷首,冷然說道:“蘇秉義,你真當我宗教局都是些土雞瓦狗是吧?殺我旗下兄弟,那就拿命來償還吧!”

  風魔嘴角掛著輕蔑的笑容,一邊瞥眼關注著陣外的耿傳亮以及自己的那些門人,一邊瞄著頭頂之上的王木匠,冷聲說道:“好大氣的話,不過這話兒若是你師父說起,我倒也會懼怕三分,然而你……呵呵,生死相搏,性命從來輕賤,刀口舔血這么久,你怎么還不能勘破?老子今天殺了好多人,哪個是你的兄弟?”

  風魔一副懶洋洋的表情,然而從他繃得筆直的身體,便能夠感受得到他此刻也是有些悔意了,我無意與他多作口舌之爭,不過當下的情況,卻是我的修為終究離這魔頭有著一段距離,即便是在陣中,有王木匠的幫助,也不能擒拿于他。

  既然拿不住風魔,那就只能用一個拖字訣,將他纏在陣中,讓努爾和徐淡定帶人將他的羽翼爪牙給全數斬斷,到最后再全力圍剿此人,事情便成了。

  有著這樣的思路,我當下也是強忍著心中的悲憤,跟他談及了張世界,他似乎有印象,回憶道:“哦,那個瘋狗一樣死追不休的家伙啊?我當時其實并不想殺他的,畢竟也麻煩,不過沒想到他非要死跟著,也就順手打發咯。早知道他是你的手下,我就應該將他分尸,給你一個驚喜的……”

  風魔存心激怒我,用夸張的語氣跟我講起了張世界臨死之前的慘狀,然而到了后面,突然音量陡轉,腳尖一蹬,人如利箭,朝著正上方操控法陣的王木匠沖了過去。

  此人不動則已,一動便勢若奔雷,王木匠根本沒有預料到對方竟然不去與我相搏,而是朝著他這邊沖來,頓時也是慌了神,朝著旁邊移動了一下,結果那風魔卻是發出了一聲鷹一般的啼叫聲,左右腳尖互點,整個人竟然憑空拔高了七八米,接著陡轉直下,朝著陣外飛躍而去。一個人竟然能夠跳得這般高,而去還能滑翔出去,他的這舉動實在有些嚇人,眼看著風魔即將脫離八卦異獸陣的束縛,我朝著躲在一旁的王木匠大喊:“老王!”

  王木匠雖說精通陣法操縱,但是素來怕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過被我這么一喊,倒也回過神來,厲聲喝道:“青龍,抓!”

  一聲令下,那龍旗之上一陣波紋閃動,接著一條長龍瞬間出現在了風魔的前方,將其身子一卷,朝著地上折落下來,風魔人在空中,剛才那一下縱云梯也算是到了極致,無法借力,只有被再次扯回陣中來,不過那長龍并無太多的攻擊能力,落地之后,被風魔用一雙匕首給挑開,頓時潰散于無形,而我則如餓虎一般猛撲上去,將風魔給糾纏住。

  剛才的陡然一下,使得我看到風魔瞬間的爆發有多么強烈,倘若我不將他給纏住,即便有著王木匠的主持,只怕他也能夠沖出陣中。

  我與風魔再次交上手,一開始就將眼中的臨仙遣策給開動了起來,而即便如此,那依然陷入瘋狂之中的風魔也是極為難纏,身如鬼魅,倘若不是王木匠在旁邊主持法陣,引那異獸前來相幫,只怕我就要給風魔那快速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節奏給帶死了。

  兩人糾纏,不死不休,而陣外的戰斗則顯現出了一邊倒的情況,失去了風魔的護翼,他手下殘缺的十三面具人也終于扛不住以特勤一組為首的眾人圍攻,特別是張大明白,我這師弟最擅長的就是正面強攻,一雙肉掌有著千鈞之力,在沒有高手的牽制下,卻能夠像臺坦克般地橫沖直撞,而徐淡定在瞧見天色轉陰之后,也果斷將本命鬼靈給釋放出來,潛入陣中,聲東擊西,牽扯后路。

  至此,那些鐵面人終于有種即將崩潰的態勢,不過最終一錘定音的卻是努爾,他之前在與磕了藥的耿傳亮互博,然而這巫門棍郎是厚積薄發,耿傳亮則在羈押期間傷了元氣,當拼斗的時間被延長到了一個臨界值的時候,終于一個踉蹌,顯示出了無力后繼的敗局來。

  努爾是個極為懂得抓住機會的修行高手,在耿傳亮剛剛有一點兒苗頭顯露出來的時候,他便赫然大喝道:“薩姆呀個薩姆布臺,破呀!”

  伴隨著這一聲巨吼的,則是手中的殺威趕神棍從上而下地猛然一揮。

  棍子落下來的時候,宛如天雷轟擊,有山岳倒塌一般的氣勢從棍尖之上陡然涌出,一大團黑色罡氣瞬間化形,成為了一條長著翅膀的巨蛇,十幾米長,張開大嘴,朝著前面撲去。

  此物乃殺威趕神棍之中藏身的巫靈,此刻陡然釋放,立刻產生了巨大的破壞力,而那耿傳亮卻根本來不及躲避,眨眼之間那翼蛇便撲到了跟前來,他所能做的只有將雙臂格擋在了胸前,然后將眼睛閉上,硬生生地承受了這一棍子。

  努爾這全力的一棍,哪里是耿傳亮這個僅僅靠丹藥維持的家伙所能夠抵御的,當下也是七竅流血,渾身就像被萬獸踏過一般,朝著后面飛跌而去,而這翼蛇余勢不止,將耿傳亮身后的圓陣給沖得七零八碎,不成模樣。

  努爾的這一棍子不但技驚全場,而且還牽扯著陣中激斗的我和風魔之心,當瞧見那條巨大的翼蛇從棍中生出的時候,風魔終于曉得大勢已去了,當下也是一陣疾攻,將我給逼退到了角落,接著他突然將身上的斗篷大氅朝著我這邊甩來,接著將身子團成一圈,倏然朝著空中再次騰躍而去,王木匠早有準備,當下也是招來龍、馬二獸,前去阻攔。

  我覺得王木匠此番還能阻攔,當下也是將長劍一攪,等待著風魔再次砸落,卻不曾想那風魔居然扭身一變,化作了一頭翼展六米的巨禽,沖天而起,直入云霄之上。

  我艸,這什么節奏?難道這風魔也跟小白狐兒、布魚一般,是妖獸化身么?

  瞧見風魔高飛的背影,我渾身如遭雷轟,心中震驚得渾身發麻,而這時那天空之上則傳來了風魔氣急敗壞的聲音:“陳志程,你殺我手下,逼得我顯現法身,破了修為,此仇已結,我一定還會再回來的,到了那個時候,定然取你性命,祭奠我失去的所有……”

  我,一定還會再回來的……

  的……

  空中依舊還在回蕩不休,而此刻被風魔拋棄的一干手下則全線崩潰,除了兩人逃脫,被徐淡定帶著張勵耘等人銜尾追擊之外,其余的人全部都被打倒在地。劇烈的戰斗過后是一陣極度的疲憊,我并沒有收起八卦異獸旗,而是走到了一片狼藉的戰場,瞧見剛才與努爾纏斗不休的耿傳亮此刻仰首躺在了草地中,面目全非,就好像被烙鐵燙過的一般,而人則早已死去。

  耿傳亮死掉了,同樣死掉的還有近半的鐵面人,至于其余的則大部分都是重傷,一個投降的都沒有,看得出來,風魔的手下,若單論風骨和節操,卻是比耿傳亮的手下要強上許多。

  我喘著粗氣,與努爾交流了兩句,正好瞧見白嘉欣被人給架了過來,便淡然譏諷道:“白女士,這次放風,可還不錯?”

  白嘉欣被人粗暴地強扭著,看到了我,卻露出了怨毒的表情來,惡狠狠地說道:“陳黑手,你別得意,有陸客在,自然會有你哭的一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