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五章 破局者言

  再次被抓起來的白嘉欣顯然有些絕望,不過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就此低頭,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當下也是將話語講得無比狠厲,不過她越是如此,我卻也越曉得她心中的恐懼,也是冷冷一笑道:“其實都不用審判,我也曉得你的結局——恐怕這輩子你都得待在白城子那個陰冷恐怖的監獄里面,孤獨終老,在恐懼和絕望中死去。這就是命,所以我建議你找點信仰,信佛或者信道,皈依基督也可以,也算是救贖你前半生的罪孽……”

  面對著我的規勸,白嘉欣卻嘴硬著說道:“即便是孤獨終老,那也好過慘死街頭的好——無論你如何嘲笑我,但是我相信,我總能活得比你更久,而且我從此刻開始,便無比地期待著你死訊傳來的那一天……”

  這個討厭的女人在希望破滅了之后,顯得有些瘋狂,我不想跟她再多費唇舌,讓人帶她離去,稍微盤點了一下己方的傷亡,這時徐淡定已經帶著人朝這邊返回了來,我瞧見布魚像夾面口袋一般,胳肢窩一邊一個,夾著兩人,便朝著徐淡定喊道:“死的?活的?”

  徐淡定苦笑著說道:“死的,一直追到了玉米地旁邊去了,拼死反抗,我怕自己的人被這兩個垂死掙扎的家伙給弄傷,于是就下了重手……”

  盡管他是這般的解釋著,不過我卻曉得,張世界的死讓所有人的心中憋著一口氣,這個從特勤一組建立開始就陪著我們走到現在的冀北漢子,便如同我們的親人一般,他的死不但我受打擊,一組里面的所有人都悲傷不已,故而在交鋒的時候,卻也沒有想著多留點手,對于無關緊要的家伙,手段凌厲些,其實倒也不是什么需要顧忌的事情。

  正盤點著人員傷亡情況,這時市局的謝局長已經帶著大部隊循跡趕來,瞧見此刻狀況,頗為驚喜地喊道:“怎么,人都留住了?”

  我搖了搖頭,咬牙說道:“主犯風魔逃了。”

  風魔的逃走是我最為遺憾的,然而這事兒對于謝局長來說,卻已經是十分難得的了,十二魔星之名,在行內稍微有些資歷的人都曉得其厲害程度,他根本不指望我們能夠留住風魔,而將所有被劫的人員都給留下,這已經是意外之喜了,當下也是招呼手下全副武裝,將這些人給押解到公路上去,接著走到我面前,舔了舔嘴唇,然后說道:“陳組長,接下來該怎么辦?”

  我將八卦異獸旗和飲血寒光劍都收好,這才回頭對謝局長問道:“陳戰南人呢?”

  謝局長氣憤地說道:“這狗日的,就是個廢物,連母蝗的真假都分辨不出來,使得我們將寶貴的時間都給錯過了,還差一點就結了案,媽的……”他對那禿頂老頭一陣痛罵,接著突然轉折道:“只是……你知道的,他是華東局直屬的專家,我也沒有權利將他控制起來的——他的問題,只有華東局的調查組經過審定之后,才能夠最終確定,而此刻我也只能派人監視他的行動而已。”

  謝局長到底不是像我一般的一線作戰人員,考慮問題,更多的會想到那些條條框框,而不是務實的東西,在沒有得到上級指示的情況下,也唯有中庸一些,不能給人抓到把柄,畢竟此番事故之后,等著看他笑話的人還是蠻多的,也有人瞄著他屁股下面的位置,他不得不謹慎一些。

  我理智上能夠理解謝局長的行事方法,不過情感上卻不能接受,眼神一下子就變得無比陰郁起來,咬牙說道:“因為陳戰南的誤判,使得事情變得格外嚴重了,阿伊紫洛告訴我,對方掉包,蒙蔽我們,肯定是有目的性的,說不定已然將蝗災爆發之前的預備期安穩度過了,當下也只能緊急通告各部門提前做好防疫工作,另外就是向上面求援……”

  我將我所能夠想到的應對措施給他一一講起,并且囑咐他,對于此次劫獄的內應一定要徹查,不然我們很可能一直都處于被動狀態,謝局長不斷點頭,到了最后,我這才問道:“我手下的兄弟,遺體在哪兒?”

  謝局長連忙說道:“張世界同志的遺體我們已經進行過收斂了,現在正停放醫院的停尸房里,等待你回去處理。”

  我點了點頭,一陣疲憊從內心中油然而起,當下也是不再多言,跟著眾人返回了公路旁邊,也沒有再理會后續之事,與特勤一組的眾人跟隊返回了市局。

  與市局的人員進行了交接之后,特勤一組的所有人員則都來到了醫院的地下停尸房,這兒充斥著一股古怪的氣味,那是尸體所獨有的味道,張世界平靜地躺在了一張床上,掀開白色的床單,他面容安詳,仿佛只是睡了過去。張世界死得頗慘,不過謝局長已經令人進行過了處理,被撕裂的手臂被縫合過了,胸口的傷口也塞上了填充物,衣裝整齊,瞧見他這副模樣,小白狐兒頓時就哭了起來,而其余的人心中也頗為悲涼。

  此番魯東一行,首先是趙中華重傷,接著張世界慘死,我們被幕后真兇耍得團團轉,可謂是倒霉到了極點,此刻瞧見張世界的遺體,特勤一組所有人的心中都不好受,一時間都有些爆發出來。

  不過這種悲傷的情緒可以有,但是不能過度,我思考了一番之后,艱難地說道:“世界走了,我知道大家都很難過,不過我想要大家曉得,做我們這一行的,從來都是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面,不光是他,就是我陳志程,也隨時可能離大家而去,所以過分沉浸在悲傷之中,這是弱者的行為。你們是誰?你們是特勤一組,是整個秘密戰線里面,最精銳的一撥人,我希望大家都要曉得,我們不能崩潰,我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說完這句話,我朝著努爾看去,作為特勤一組另外的主心骨,不善言辭的他也點頭說道:“對,世界走了,我們還活著,逝者已矣,活著的人就得做我們該做的事情。這幫子劫獄的人被拿住,但是風魔跑了,藏在風魔后面的彌勒也還在暗處苦忍爪牙,我們只有將這些家伙給弄趴了,才能真正讓世界瞑目,讓他走的安心。”

  我和努爾在停尸房里,當著張世界的遺體給大家打氣,接著交代醫院將他的遺體給保管好,等到家屬過來的時候,進行后續的事情。

  小白狐兒是個情感豐富的女孩兒,離開的時候她有些依依不舍,哭著對我說道:“哥哥,會不會有一天,我也會躺在那個冰冷的盒子里面啊?”我給她抹著眼淚,然后心情沉重地說道:“不知道,或許先死的人是我呢?做我們這一行的,性命從來都不是自己的,不過你放心,不管怎么樣,只要我在,都不會讓你有事的!”

  聽到我鄭重其事的承諾,小白狐兒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很認真地對我說道:“哥哥,我一定會努力修行,然后好好地保護你的!”

  小白狐兒的天真讓我感覺到了一些溫暖,離開了停尸房之后,我并沒有離開醫院,而是來到了阿伊紫洛的病房,詢問醫生她的狀況。正好還是那位老醫生,沒好氣地告訴我,病人昏迷過去之后,病情一直出現反復,再次被送到了搶救室,這會兒雖然情況已經穩定了很多,但是絕對不能再接受任何刺激了,不然真的植物人了,這事兒就只有怪我們了。

  阿伊紫洛并沒有蘇醒,這讓我心中更加沉重,在思考了一會兒,留了小白狐兒在這兒照看,接著我帶人趕回了市局,處理各種事宜。

  風魔劫獄一事震驚宗教局,事發之后,無論是省局、華東局還是總局,都不斷有電話過來詢問,宋副司長也打了電話過來詢問,我當下也是將情況給他作了匯報,聽完之后,他也是破口大罵,接著告訴我此事許老也已經知道了,特別震怒,責令相關部門嚴肅處理涉案人員,不過作為總局大佬,他也不好指名道姓,據說有人在保陳戰南,事情有點兒復雜。

  我對宋副司長說起了此刻的困難,他答應我會溝通華東局,再選派一個能力強一些的顧問過來,不過蠱師這種專家畢竟還是太少,可能不會來這么快。

  工作一直忙碌到了深夜,我在辦公室瞇了一會兒,正想去歇一會兒,這時卻接到了小白狐兒的電話,說阿伊紫洛再次醒了過來。

  此刻的案件陷入了死結當中,阿伊紫洛也許是唯一的破局者,盡管曉得這時候再找她,也許會對她的健康有著巨大傷害,但是我卻也顧不得許多了,匆匆趕往醫院,到了病房的時候,阿伊紫洛似乎一直在等我,待我剛剛坐定,她便努力地說道:“我剛才推算了一下,就我們這些天的調查結果來看,蝗災倘若要爆發的話,肯定會在野鴨島、大汶流海堡和郝家屋子這三個地方之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