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七章 幼蝗出土

  此刻天光四暗,到處黑乎乎一片,即便是我具有一定的夜視能力,看得也十分模糊,當下從旁邊一人的手中奪過了把手電筒,朝著地上一照,卻瞧見這牛糞嘎痂閃爍著怪異光芒,低頭仔細看,卻見萬頭攢動,密密麻麻,分不出單個兒,接著這玩意開始慢慢膨脹,就好像菊花朵朵綻放起來。

  螞蚱,幼蝗!

  我渾身冰冷,如墜冰窟之中,接著我聽到四周陸續有人開始大聲叫了起來,接著腳下這團膨脹如包菜花朵兒大的玩意啪嗒一下炸開,千萬只幼蝗四散飛濺,我下意識地用腳去碾,然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里,這些幼蝗便已然具備了跳躍的能力,它們四處跳著、爬著,朝著身邊任何的物體攀了上去,我的鞋子、褲子乃至腰部以上的衣服都濺滿了這種幼小的蝗蟲,密密麻麻。

  出外行動,一般我們都穿著或者灰色或者黑色的中山裝,不過時值秋老虎的季節,倒也并不算厚,隔著這單薄的布料,這些小東西的小爪子緊緊勾住了,即便沒有太多的觸感,我也感覺到渾身一陣雞皮疙瘩冒了出來,接著裸露在外面的胳膊上面也開始癢了,下意識地去拍了一巴掌。

  初生的幼蝗又軟又嫩,觸之極破,我的胳膊和手掌上麥呢都是黏糊糊的,舉手來看,上面全部都是幼蝗的尸體,而鼻尖則聞到了一股老陳醋一般酸溜溜的臭味。

  我顧不得理會腳下這成千上萬的幼蝗,開始在這片黑土地上面快步奔走,急急跑到了黃河故道的邊上而去,卻見到仿佛約好了的一般,這黑土地上東一簇西一簇,到處都是如菜花、如荷葉、如牛糞的幼蝗團兒從結著鹽嘎渣的黑土地里凸出來,時時都有嘭嘭的爆炸聲,幼蝗四濺,低矮的蘆葦上、黑瘦的野草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幼蝗在爬動。

  我在灘涂地上快速飛奔著,結果眼中無數的幼蝗團塊從地下緩緩生出來,而這些團塊炸開之后,又是無數的幼蝗遍布土地,整整一片灘涂地都給這樣的場景給布滿了,讓人心中恐懼,忍不住大聲叫出聲來。

  我是特勤一組的頭兒,自然不能像旁人一般驚慌,當下也是飛身掠到了努爾身邊來,卻見他竟然顧不上心中的惡心,伸手抓起了一大團的幼蝗團塊,這玩意肉乎乎的,沉甸甸,有些墜手,當我沖到了他的身邊時,卻看到他正呆呆地打量著手上那上百只的幼蝗尸體,以及受傷了幼蝗,有幾十只倉惶逃命,竟然蹦到了他的臉上去,不斷蠕蠕爬動,接著又有一部分從他的衣領爬到了胸膛里去。

  我不知道努爾中了什么邪,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大聲問道:“努爾,怎么回事,這是蝗災要爆發了么?”

  努爾被我叫醒,臉色一肅,雙手在胸前結了一個印法,體內勁氣朝著外面噴涌而出,陡然一陣,附著于他表面上的所有幼蝗都紛紛落下,不再粘連,而他的臉上則露出了苦笑,說道:“來不及了,這里估計并不是蝗蟲最早爆發的區域,而我們最后的目的地大汶流海堡才是那母蝗藏身之所,來不及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他這般說起,我便曉得這野鴨島先前所展現出來那死一樣的寂靜,恐怕也是被這種凝重的抑郁給籠罩著,方才會如此,而當被認為并不是主要爆發區域的野鴨島此刻也是這般景象,只怕第三個地點那兒,已然危在旦夕了,只不過,為何沒有一點兒消息得以傳來呢?

  我和努爾在這兒肅立,而這時張勵耘則急匆匆地趕到了我們跟前,此刻的他臉上盡是幼蝗蠕動,也來不及去抹一下,焦急地朝我問道:“老大,整片灘涂地,到處都是幼蝗,密密麻麻,不知道有成千上萬過億只,而且這些幼蝗明顯比一般的蝗蟲生長得迅速,具有強悍的生存能力,我們現在怎么辦?”

  我當下也是結了一個手印,將魔威從身體里面逼發出來,當即在我們這個小范圍內形成了一個隔絕區,那窸窸窣窣的聲音終于停止住了,而無數的幼蝗則拼了命地往外逃開去。

  將場面鎮住了之后,我這才對他吩咐道:“現在我們還不知道范圍具體有多廣,也不曉得哪里會是重災區,當下的緊要之事就是疏散群眾,不讓這次蝗災再危及到當地人民的生命安全,至于別的,那都是其次,人在,一切都好。等到早上來不及了,你現在立刻聯絡市局的謝局長,將我們這邊的情況告訴他,并且通知所有應急部門,立刻備戰!”

  張勵耘當即便拿出了電話來撥打,而我則將眾人給召集到一起來,雖說這些細小如螞蟻一般的蝗蟲并不會對人的性命有多大的危害,但是既然有前車之鑒,那么我們就得謹慎小心一點,不要留下任何的破綻。

  然而當人剛剛聚攏過來的時候,張勵耘卻朝著我痛苦地喊道:“老大,電話打不通,這一帶都沒有信號!”

  我回頭,看向了野鴨島遠處暗淡的民居,那兒有野鴨島上面的基礎設施,必然也有有線電話,我想了一下,對這努爾說道:“這樣吧,我們先過河,去大汶流海堡那邊查看具體的情況,你帶人過島上去找電話,聯絡市局,并且協助當地部門的人員進行滅蝗自救工作。”

  我們現在的問題十分嚴重,倘若不能將蝗災爆發初期的第一手資料給掌握清楚,只怕等到這些幼蝗稍微有了一些生存能力,那么這些數以億計的蝗蟲集結在一起,雖然并不如蟻群一般富有攻擊和侵略性,但是所過之處,草木不生,危害那定然是極大的,而我們還是得讓人與并不知情的市里面進行聯系,能夠早一分鐘做準備,損失就能夠少一分,所以時至如今,我們不得不兵分二路。

  努爾點頭,對我說道:“好吧,你那邊的任務重,危險性也大,我就帶張良旭和張良馗過去吧,其余的人你帶走,記住,不管怎么樣,千萬要注意安全!”

  我點頭表示了解,然后與眾人溝通之后,開始朝著汽車那邊跑了過去,上車之后,林豪強忍著渾身的麻癢點著了火,油門一轟,車子就朝著路上沖去,后面有一輛跟著我們,而另外一輛,則朝著野鴨島上面行駛過去,除了努爾三人,市局還有一名人員也跟著他們一起。

  林豪一邊飆著車,一邊扭動著身子,顯然十分難受,然而他瞧見除了前排的王歆堯之外,其余人都并無異色,也不像他這般狼狽,不由得一陣郁悶,苦臉問道:“怎么著,那些小螞蚱就盯著我們,怎么不管你們呢?”

  后排坐著的是我、小白狐兒和張勵耘,聽到他這話兒則都笑了,副駕駛座上面的王歆堯也苦笑著說道:“小林同志,這些螞蚱看到我們,興許以為是食物,但是瞧見他們這些勁氣外放的高手,則聰明得很,曉得是天敵,哪里敢惹呢?”

  原來在上車之前,我們都勁氣外放,將那些試圖靠近的幼蝗給逼開了,自然不像林豪這般一身的蟲子鉆來鉆去,狼狽之極,而聽到了王歆堯的解釋,林豪也嘆了一口氣。

  他十分聰明,但是在修行一途之上來說,到底還是天賦有限,這個東西是沒辦法強求的,是的他即便是在特勤一組這樣強手如林的地方,除了快得更順溜了一些,能夠對付六七個普通人外,也并沒有太多的本事,倘若對上修行者,他更多的對策,恐怕也只能是轉身就逃,不敢接觸。

  林豪的修為不高,但是開車倒是一等一的厲害,這車子開得幾乎飛起,后面的那一輛似乎都有些跟不上,這兩輛車一前一后,則朝著大汶流海堡飛馳而去。兩個地方相隔得并不算遠,而還在路上,天色卻是依然開始蒙蒙亮了起來,不過這天氣陰沉陰沉的,一點也不想前幾日那般烈陽高照的景象。

  天色亮了,我們便能夠瞧見外面的景致,只見道路兩邊的莊稼田里,出現了無數不斷跳躍的墨綠色蝗蟲,它們在草莖之上爬動著、跳躍著,原先頗顯得有些沉靜的莊稼和草地突然一下子就活了過來,不斷地搖擺葉片,而當我們仔細一看,卻瞧見所有的草莖上,都有比螞蟻稍大一點的蝗蟲在跳躍,越往前走,那些蝗蟲便越大,到了后面,便能夠看到比拇指還大的蝗蟲出現了。

  然而就在這時,高速行駛的汽車突然一陣異動,林豪猛然踩到了剎車,這車子猛然打橫,在路上轉了兩個圈兒,接著沖到了旁邊的草地上去。

  這陡然而出的異動讓所有人一陣心驚,當車停住之后,林豪朝我喊道:“老大,油門不行了,走路打滑,你們沒事吧?”

  我搖頭,推門而出,只見整輛車子都陷入了蝗蟲的海洋之中,而就在這時,前面突然騰起一片黑云,朝著我們這邊落了下來。

  蝗災,這就是恐怖的蝗災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