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九章 河道設壇

  陡然間的刀光亮起,讓我們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個毫不起眼的農家土屋之中,竟然還藏著這般的兇險,而且還是不問緣由地殺人。

  這事兒倘若是碰到旁人,那也就算是栽了,然而那人卻不曾曉得自己一刀劈往的,卻是這個國家專門處理此類事件的有關部門中,最為強力的一伙,我們所經歷過的生死與危險,那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想象得到的。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推門而入的張大明白,我這師弟別看平日里大大咧咧,不過警覺卻從來都不含糊,這刀光還沒有落到實處,便被他一掌拍在了刀脊之上。

  一掌拍中,那刀便歪了幾分,不過卻依舊還是順勢劈了下來,斬在了木門之上。

  張大明白可是一個實打實的修為強手、茅山道士,盡管剛才匆忙,但是被他拍了這么一掌還能夠劈下那一刀,而沒有棄刀而落,顯然這人也是一個修行者,而且身手還非常不錯。不過越是如此,張大明白卻越發興奮起來,當下也是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齒,凜然笑道:“嘿嘿,憋了一肚子的氣,不爽利得很,小的不得勁,倒是有你這么一個大家伙,可以出出心中這口惡氣啊!”

  這話一說完,張大明白一套連環掌就拍了出去,而他勢若猛虎,闖入其中,我們也一擁而入,這是方才發現這位于農田深處的農家里面,竟然藏身著四五個漢子。

  這些家伙全身包裹得跟那電視上的日本忍者一般,從頭到尾裹得嚴嚴實實,連眼睛這塊兒,都裹著潛水鏡一般的玻璃片兒,自然不會是在這兒耕種土地的農民,而瞧見這些家伙手中雪亮開刃的利器,我猛然醒悟過來,指著這幾人大聲喊道:“你們是彌勒的人,對不對?”

  退守房中的那五人并不理會我的喝問,而是揚起手中的兵器,朝著我們這兒沖來,試圖將門口的位置給奪回去,張大明白斗志昂揚,朝著我大聲喊道:“大師兄,這些幾把人,都留給我吧?看我好好收拾他們!”

  我沒有同意張大明白的提議,而是朝著旁邊的徐淡定和小白狐兒等人吩咐道:“一人一個,速戰速決!”

  我的吩咐讓張大明白一陣嗷嗚,當下也是抱著搶攻的心態,朝著對方沖了過去,三兩下就把當頭的一人給拍在地上,我看那人栽倒在地之后,直接一動也不動,嚇了一大跳,朝著張大明白大聲喊道:“大明白,你可別瘋,給我留活口!”

  被我牽制著,張大明白沒有太過于放肆,不過他的對手似乎也有些料子,兩人攻守激烈,倒也有板有眼,一直在我們將其余三人都撂趴下了,他這邊還沒有弄完。不過盡管如此,他兇猛的攻勢也是逼得那人不斷后退,要不是張大明白阻攔著我們別亂出手搶人頭,這人倒也扛不住一幫子強人的圍攻。

  不過最終小白狐兒還是不耐張大明白低下的效率,一個短途沖刺,以作佯攻,而那人在躲閃之后,被張大明白一巴掌拍在了后背,整個人直接砸落在了墻上,然后軟趴趴地滑落下來。

  打人如掛畫,掄錘如貫鐘。

  張大明白不學我們使劍的手段,專練拳腳功夫,卻也是煉制了暗勁巔峰之態,再進一步的感悟,直達化境,卻已然能夠成為如同他師父茅同真那般境界的強人高手、一流角色了。

  在將這一伙人給弄趴下了之后,我看著門外無數蝗蟲朝著這里面蹦跶而來,當即也是讓站在門口的林豪將門關上,接著勁氣一陣,將全身上下蠕動不停的蝗蟲給悉數震死,不理少數全須全尾活著的殘余,而是吩咐手下組員說道:“將這些家伙的套套扒下來,審問一下,看看都是些什么人,以及能不能問點有用的東西出來。”

  諸人照做,將這五人的頭套眼鏡都給扒了下來,仔細一瞧,都是些陌生臉孔,從二十多到四十幾歲,年紀不已,剛才最為難纏的那人年紀最大,四十來歲,一臉橫肉,三角眼里露出了兇光,我看著眼熟,而在人群后面的小李卻擠了上來,詫異地說道:“嗯,這不是吉龍集團的羅瑾言么?”

  小李這么一說,我立刻想起來了,當初要對付吉龍集團的老丐之時,我曾經針對他做過一些了解,這羅瑾言是老丐黃斯博門下五虎之一的黑狗,這外號雖然并不好聽,但是他卻是最受黃斯博喜愛的一個義子,因為他有兩個特點,第一就是像狗一樣兇惡,第二便是如狗一般忠誠,幾乎是叫他咬誰便咬誰,一點兒都不帶眨眼的,這樣的手下自然比蒼狼和拳霸陳東這樣恣意妄為的家伙要更受喜歡一些。

  不過,這人怎么會如此打扮出現在這里,并且二話不說就偷襲我們呢?

  這里面,一定有原因。

  我們都看向了地上這條惡狗,而盡管被我們叫破了身份,那黑狗羅瑾言也并不驚慌,他惡狠狠地瞪著我,閉口不言。我撥開眾人,走到他跟前來,用腳踩著他的手,緩聲說道:“黑狗,我聽過你的惡名,但并不打算跟你有什么交集,不過既然你一頭撞到了我的網里面來,那我也不妨跟你掰扯掰扯——閑話不多說,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是不是老丐那老東西跟彌勒搭上了線?”

  黑狗吃痛,朝著我吐著唾沫罵道:“你這穿黑衣的走狗,休想從我嘴巴里面得到任何信息!別以為抓住我了就能得意,你看看外面的這些蝗蟲吧,很快你就要死了!”

  說完這句話,黑狗閉目不語,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我看了徐淡定一眼,他點了點頭,于是我吩咐大家將這五人都給捆起來之后,暫時先離開。眾人應諾離去,當門關上的那一霎那,徐淡定一步踏前,口中低吟,接著手指猛然前指,一下頂在了黑狗的額頭之上,陡然一震,卻見從徐淡定的手臂之上,有一道浮光游到了黑狗臉上,使得他面目扭曲猙獰,十分可怖。

  “啊……”

  黑狗一聲慘叫,倒在地上不斷翻滾,卻無法停止這樣的疼痛,不過即便是被這浮光鬼靈侵體,他倒也能夠保持清醒,惡聲痛罵道:“你這鷹犬狗賊,別以為天下人都會怕你們,我告訴你,就算死,我也不會告訴你一個字。老子羅瑾言這大半輩子,肉也吃膩,酒也喝足,女人也玩了無數個,爽了,死了也無所謂,不過就是在黃泉路上,等你一下而已!”

  這般豪言壯語說罷,那家伙竟然直接將舌頭一嚼,接著雙眼一陣翻白,口中唾沫吐出,人竟然就這般死了過去。

  黑狗如此光棍,倒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和徐淡定對視一樣,都感覺有些棘手,要曉得我們這般逼問嫌疑人,不過是事急從權,倘若沒有啥后果,倒也不會有什么影響,但是如果將人給弄死了,遮掩不過去,到時候恐怕又是一場麻煩。不過此刻的我卻也顧不得許多,朝徐淡定使了個眼色,讓他將那鬼靈撤走,然后蹲身下來檢查了一下,發現黑狗果真已經死去,便冷冷笑了一聲,然后轉過頭來,對其余四人說道:“嘿,這家伙倒也是個硬漢,不過你們,難道也有這般慷慨赴死的勇氣?”

  黑狗這家伙是活夠了,但是其余的人對這個世界倒也還有許多留戀,他們畢竟不是忠心耿耿的黑狗,當下也是被我們的手段嚇得屁滾尿流,為了活命,趕忙也交待了緣由。

  原來這些家伙果然都是老丐養的那一幫子手下,也是跟著黑狗一起做事的,之所以出現在這里,是聽了黑狗的吩咐,前來設點觀察,組織大規模的救援人員進入大汶流海堡,終于為什么要這么做,這事兒他們的魁首老丐是否知曉,他們也不是很清楚。

  雖然得不到準確答案,但是以黑狗的習性,老丐不說話,他哪里敢私下做這事兒?再說了,天底下倘若真的有一個人能夠讓黑狗甘愿去死,估計也就只有他的主人了。

  看來被我削了面子的老丐也終于攪進了這事兒來,而我們這些天之所以沒有真正的收獲,估計也是因為這地頭蛇的庇護。

  繼續逼問,有一個家伙告訴我,說黑狗說過,指使他們的那幫人,似乎在黃河口子那兒開壇設法。

  他們在此,就是要拖延時間。

  聽到這話兒,我頓時就坐不住了,找了徐淡定、張勵耘等幾個人商量一番,決定讓小李和林豪留在這里看守這些家伙,而我們則直奔黃河口的大汶流海堡,盡自己最大的能力阻攔對方。對于我的決定,眾人都沒有表示意見,唯有被吩咐留守的林豪表達了不滿,不過他也曉得自己并不擅長與人拼斗,我之所以將他留在這兒,也是對他的一種關懷。

  離開農家小屋,我們繼續朝著前方行進,不過速度就陡然快了很多,不多時就來到了接近河道的地方,突然間,小白狐兒拉著我喊道:“哥哥,你看,張家兩兄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