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九章 肉體縛鬼,共赴黃泉

  這一聲怒吼,我凝滯的思維竟然分不清是別人的聲音,還是自己的憤怒,只知道這一道充斥著我整個世界的聲音出現之后,無數連綿不絕的回響在空氣中飄蕩著,而那凝住我思維的陰森寒冷,便如同春天陽光照耀下的冰雪,開始融化了——用這么一個詞,似乎過于緩慢,因為在一瞬之間,那寒冷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伴隨著這一聲怒吼出現的,是一道尖銳到極點的聲音。

  這聲音包含了恐懼、意外、不安、失望和不解……我無法告訴你們我是怎么從這一聲尖叫中分辨出這么多情緒出來的,我只能夠說,我真真切切、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這一切的感情在。就像是一個如同老萬這樣的老饕,興致勃勃地去紅燈區消費,走進房門,卻發現床上躺著的,是自家的婆娘。

  或者更加復雜的情感,恕不一一描述。

  我睜開眼睛,看到一股比原先淡薄十倍的黑色霧氣從我口鼻之間倉惶躥出來,先是在虛空中凝成一個人形,然后幾乎沒有作任何停留,便向西邊的方向飛過去。西面……我停頓的思維開始考慮起問題來,才陡然發現,西面處,不就是歐陽指間老爺子所布置的米陣方向么?

  我手撐著地想要站起來,然而渾身的肌肉,卻似乎超出了我的控制,根本就不聽從指揮。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稍微抬起頭,然后看向西邊的方向。

  果然,那團黑色霧氣已然鉆進了歐陽指間的口鼻之中,還余得有黑色的氣息,在外面游繞著。

  瘋狂舞動身體的他渾身一震,跪倒在地,雙手撐著米粒合圍的區域,胡子上立刻凝出了冰霜。他抬起頭來,正好與我對視上,坦然地一笑。

  我費盡力氣,張開嘴,說出了我都認不出來的聲音:“為什么?為什么要找鬼入體……”

  他原本中了尸毒,臉色鐵青,現在惡鬼加身,渾身的肌肉都好像有小老鼠子在皮膚下面跑動,扭曲著,更加嚇人。然而他的眼睛卻是晶晶亮,就像是沒過百天的孩子,純真剔透,沒有半點兒瑕疵。他努力地沖我笑了笑,然后嘆氣,說唉,我也不想這樣子,不過這鬼若出世,必定造成大禍。我有老師張延生先生傳我的《洞真黃書》一卷,內中有以本命為助力,與厲鬼共赴黃泉之法。

  此法險惡,有死無生,當日我曾與老師笑曰“我死定是死于此術”,沒想到當日之口,今日成讖。這就是因果,我這老頭子平安一世,終究還是要如此故去啊……

  聽他這般說,我心中頓時一陣懊悔,我剛才竟然以為老先生如同李永生一般變態,想要與那“聚陰煉魂十二宮門陣”中凝結出來的鬼東西共生。然而,沒想到他竟然會如此剛烈,要與這恐怖的鬼東西玉石俱焚,同歸于盡。突然之間,我鼻頭便是一酸,眼中便模糊了起來。

  我喃喃說道:“不應該的,不用這樣的……”

  說著,感覺冰冷的臉上有兩道潮濕的熱流,一直流到耳根后,癢癢的,癢得心痛。

  歐陽指間說不用傷心的,老頭子我中了尸毒,這一番劇烈運動,毒早已攻入了心肺之內,時日無多,如此甚好。這惡鬼倘若找到法子,又縮回地下去,世間又多了許多麻煩。我死了,值得——我認為值得,這世界便都是我的道,是我的成功之道。陸左小哥,你今后若能夠見到我老師,不妨告訴他一聲,他最不看好的那個老學生,歐陽指間,現如今也是做了一次暢快之事,不枉此生,不枉此生啊……

  他憋盡氣力,霍然站了起來,長笑作歌曰:“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今赴黃泉,萬神朝禮,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歐陽指間一邊跳著,一邊歌,周圍的米陣則一波跟著一波地蕩漾出米黃色的光暈,當他唱到了“吾不省兮,且歸黃泉”時,一股暗紅色的火焰就從他的天靈蓋中冒起,瞬時間就將他的頭發和胡須給冉冉燃燒起來。而在這時,老爺子已然唱不動歌了,他的聲音被空氣中一聲沉悶的怒吼所掩蓋著,那怒吼似乎是在絕望的嚎叫,又是在乞憐,說著:“天啊……不要啊,我不是資本家,我不是走狗!我只是一個……”

  這個死于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惡鬼,似乎對自己的死去,依然還有著強烈的執念。

  而這執念,甚至遠遠超過了對我們的恨意……

  我渾身都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老爺子瘋狂地跳著祭祀的舞蹈,看著那一團暗紅色的火焰吞噬了他的身體,火焰將他的毛發、皮膚、肌肉、骨骼和體液一起點燃蒸發,而他的靈魂,則在緊緊地糾纏著那入體的惡鬼,不讓它再次掙脫出去。那惡鬼渾身顫抖,在咆哮,在嘶吼,最后變成了祈求……

  歐陽老爺子一聲也不吭,任那惡鬼表達著它的情感,他只是死死的纏著,用盡自己的每一份意志和念力。他在用生命和靈魂在跳動著,一往無懼。我看著視野余光中那火焰的精靈,心中的悲憤就像春天瘋長的野草,郁積得讓人奔潰。沒有人能夠救歐陽指間了,他求仁,得仁,舍身取義,壯哉!

  這個老爺子一直默默無聞,然而他在最后關頭,用生命的力量,展示了他的強大。

  就在歐陽指間最終無力倒下的時候,從我的后方很遠,大概是這大廳的邊際,傳來了一聲沉悶的爆炸聲,我鼻子靈,能夠感覺到有一股硝煙味在飄蕩。接著,有許多人的腳步聲從那個方向傳來。我一動也不能動,就像案板上的肥肉,反抗不得。那腳步聲漸近,來者似乎被燃燒的火焰給嚇了一跳,輕微的交流著話語,過了幾秒鐘,有人走到了我的面前,接著一根鐵管子抵住了我的胸口:“別動!”

  這是一個穿這迷彩綠的男人,像軍服,款式又有一點兒奇怪。抵著我胸口的,是一把微型沖鋒槍,槍口冰冷,卻隨時可以噴射出灼熱的子彈來。

  我沒有管他,只是默默地看著已然被那暗紅色火焰舔食、燃燒,最后倒伏在地上的歐陽指間,老爺子的身體已然扭曲變形,空氣中傳來了一陣難聞的焦臭味。在那灼熱的溫度里面,我似乎看到了兩個靈魂的消亡,一個約摸六十歲年紀的老人,他穿著灰色的褂子,踩著千層鞋,有一把飄逸的山羊胡,鶴發童顏,眼神睿智而明亮,溫和地看著我笑,過了一陣,他朝我揮揮手,作別,然后朝著上方飄去。

  空氣中最后有一絲輕微的喊聲:“我不是資本家,我只是一個本分的商人……”

  我眼中飽含著淚水,一滴一滴,將我的眼眶給全部的填滿,整個世界都變得模糊和扭曲了。那個軍人將我拉起來,然而我現在的情況,比一個喝得爛嘴、一灘爛泥的酒鬼還要沉重,他一下子扶歪了,把我掀到了另外一邊。我看到兩個和雜毛小道一般打扮的人,正舞著桃木劍與小東、曼麗纏斗,和他們一起的還有三個穿著白色褂子的男人,和一個紅衣服女孩。

  除此之外,超過兩個班的士兵將現場作了控制,地翻天、老王全部都被用槍指著腦袋,跪倒在地。

  同樣被指著腦袋的,還有鐵門口的丹楓。她被兩個五大三粗的漢子給死死地壓在地上,標準地擒拿姿勢,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子正拿著一把手槍察看。

  那把手槍是老王的,而后似乎被丹楓撿到了,而且還朝許永生開了幾槍。

  我被那個人勉力扶了起來,他拍了拍我的臉,說沒事吧,能說話不?我張了張口,“啊”一聲,感覺喉嚨又干澀了。越過他,我能夠看到趙中華被幾個醫生護士打扮的人給圍住,正在做緊急治療。一個地中海發型的矮胖男人走過來,目光仍盯著打斗的那一邊。扶著我的這個軍人敬了一個標準的禮,喊首長。

  他看了下我,說什么情況?

  軍人回答,說這里有一個清醒的人,但是一直沒有說話,好像是脫力了。

  矮胖男人伸出左手,五根胡蘿卜粗的手指搭在了我脖子側邊的動脈處,兩秒鐘后,皺著眉頭說噫,沒有被上身啊?難道是嚇傻了?我感覺到他的手指處灼熱滾燙,而且還開始摸到了我掛槐木牌的紅線處,憋足了勁,然后開口說話道:“你們……是什么人?”

  他笑了,說哎喲,居然不是傻子。嗯,你既然在這里,想必知道一些情況,我們是國家的人。

  我努力地調整嘴角往上翹,微笑著,說是國家宗教管理局么?

  他驚異地看著我,說哦?你倒是知道一些東西啊?話沒說完,他轉頭看像場內,破口大罵道:“黃鵬飛,夏宇新,曹彥君,罵了隔壁,你們這些撲街仔還不趕快干活?溫吞吞地等著吃屎么?

  罵完人,他轉過頭來,和藹地問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說我朋友的大師兄,是“黑手雙城”陳志程。

  他的臉色嚴肅了起來。

3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二十九章 肉體縛鬼,共赴黃泉”

  1. 回復 2014/10/25

    TN

    大師兄來了

  2. 回復 2014/11/07

    亂入的- = +

    歐陽老爺子QAQ歐陽老爺爺QQQAQQQ

  3. 回復 2014/12/07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大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