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一章 人蝗重現

  瞧見這些喪服,我頓時就是覺得有一些意外,而我旁邊不遠處的徐淡定則驚訝地喊道:“不對,是那些‘人’!”

  他說到“人”這字的時候,語氣刻意很重,我立刻反應過來了,這從蝗群之中緩慢飄過來的九個家伙,就是在上一波蝗災中神秘死亡的那些死者。當時負責調查的徐淡定曾經跟我講過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說他們雖然年齡、性別以及死亡時間都不一樣,但居然都是在七月十五的鬼節出生的,生辰八字十分奇特,而且尸體處理得十分迅速,有的火化、有的土葬,不過我們并沒有真正調查到尸體上面來。

  這事兒之前就一直覺得有些詭異,不過后來趙中華遇襲,接著又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導致我們并沒有繼續追查下去,卻沒想到這些神秘死亡的家伙,居然再次出現在這兒來。

  盡管只是從資料和照片等途徑獲得信息,但是徐淡定對這些人最是熟悉不過,所以只是看一下身型,便能確定個大概,然而當這些家伙從遠處出現,緩慢走到近前的時候,透過紛飛不定的蝗蟲,我卻駭然發現,他們已然不再是人的模樣。

  這些家伙雖然和生前一般,但是頭上卻有著巨大的觸須,這觸須如同環節眾多的鞭子,暗紅色,又像是紋章斑斕的蛇,一對巨大的復眼布滿了大半個腦袋,臉頰尖瘦,是昆蟲的口器,由上唇、上顎、下唇、下顎組成,不停張合,極為丑陋……

  簡單來講,這些家伙根本就是一只又一只人形行走的巨大蝗蟲。

  “成精了,蝗蟲成精了……”市局里唯一跟著我們的王歆堯震驚地大聲喊了起來,而小白狐兒在朝著我這邊靠攏了一點,低聲對我說道:“哥哥,這些東西有古怪,我們要不然先逃開吧?”

  這些人蝗應該是被在幕后操縱一切的那名蠱師煉制而成,耗費了這么多的經歷,自然也是有著極為恐怖的實力,我心中駭然不已,雖然并不懼怕,但是卻也曉得我即便能夠在此力戰,但是我身邊的這些屬下卻未必能夠與之交戰而分毫不損,當下也是有了逃意,于是朝著身后的人比手勢,讓布魚背著受傷極重的張良旭,而張勵耘扶著傷勢稍微好一點兒的張良馗,然后悄聲吩咐道:“你們先朝著河道前方撤去,我帶人在這里拖延一番。”

  戰場命令,從來容不得妥協,當下布魚和張勵耘也是沒有多說二話,直接扶著傷員就撒腿就跑,而我們這邊一出現動靜,那些行走緩慢的人蝗立刻也動了,離得最近的兩只收縮后腿,接著猛然一蹦,直接逃到了半空中來。

  這些家伙盡管依舊還是人的體型,但是彈跳能力,卻已經到達了蝗蟲的地步,一躍飛過十幾米的距離,不過我既然說要給他們斷后,自然也是不可能讓這種情況發生,當下也是一聲令下:“小白狐兒,攔住它!”

  小白狐兒得令之后,腳步一蹬,也展現出了人類莫能及的敏捷,騰身跳上了半空中,接著手中銀簫伸出,狠狠地打在了其中一只的腦袋上面。

  鐺!

  她這是在給我們試探,卻見那極為厲害的法器砸中了對方,結果這人蝗卻只不過是墜落到了地上來,接著后腿一蹬,竟然朝著旁邊閃走,也并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腦袋居然這么硬?我心中詫異,要曉得小白狐兒手中的這根銀簫雖然最厲害的是音波襲人,但自身的堅固屬性還是蠻厲害的,并不是普通的銀金屬那么簡單,畢竟是傳說中的圣地之物,常人若是挨了這么全力一擊,哪里有沒事兒的道理?

  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夠讓這些原本只是平凡人類的家伙,在短短一兩個月的時間里,就能夠化作如此模樣?

  我心中一陣亂,當下也是一邊招呼著眾人向后撤離,一邊小心防范著,而這些人蝗并不著急圍攻而來,只是保持著一段距離,緊緊跟輟著,而當我們防范稍微一有松懈之后,立刻有一只宛若夜空之中的刺客,陡然殺來,一擊不得手,立刻遠遁幾十米之外,不與我們正面交鋒。

  一開始雙方都有相互試探的意思,所以也并不著急拼命,然而在過了一會兒之后,我終于明白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鬼東西竟然有意識的將我們引導向一個預期的地方去。

  明白了這一點,我立刻提醒大家,朝著別處奔逃,然而就在我下了這個命令之后,那些人蝗卻終于瘋狂了起來,原本拉得長長的距離在瞬間就縮短了好幾倍,接著有幾只出現在了布魚和張勵耘的附近,躍躍欲試。就在我將心思放在跟在我身后的大部隊時,前方的戰斗陡然爆發了,兩只人蝗突然從斜側殺出,然后朝扶著張良馗的張勵耘陡然殺去。

  張勵耘是個絕對謹慎的人,他在第一時間抽出了腰間軟劍,猛然一抖,應下了這兩個人蝗的陡然進攻,然而雖然扛下,但一時之間就形成了劣勢。

  他攙著張良馗,行動不便,當下也是瞧見了旁邊有些驚慌失措的王歆堯,朝著他大聲喊道:“老王,幫我照看一下良馗兄弟。”

  張勵耘將張良馗交給王歆堯照看之后,雙手終于得了解脫,一把軟劍抖落得極為生猛,頓時就將這兩只人蝗的攻勢給瓦解了去,而這時的我與徐淡定也及時殺到,我用了那真武八卦劍中的坎字劍,將其中一個給我黏住,而徐淡定則及時補上,與那人連斗了好幾個回合,接著一劍捅到了對方的心窩子里面去,用力一攪。

  徐淡定一劍得手,頓時頗為興奮,然而很快他便感覺到劍尖之上傳遞過來的感覺有些詭異,當即猛然抽劍,卻見到被自己破開的胸口處,出現了一個大窟窿,然而窟窿并沒有一滴紅色的血流出,而是混合著綠色漿液的蝗蟲團塊,一大把,有的灑落到了地上,有些稍微粗壯一些的,則朝著徐淡定的臉上直接撲了過來。

  我心道不對,當下也是一劍己去,那飲血寒光江之上紅芒游弋,這是靈魂的灼燒力量,與這些蝗蟲結合在一起,終于將其攔了下來。

  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能夠聞到很腥臭的氣味,這種氣息與密布在我們身邊周圍的那些蝗蟲并不一樣,極為惡臭,讓人忍不住將胃里面的存貨給斷然吐出的那種。

  有毒,絕對有毒!

  這情況讓人詫異,不過徐淡定已然將第一只人蝗給控制住了,我沒有放它離開的道理,當下也是叫眾人趕緊朝著旁邊閃開,注意危險,接著我咬著牙,硬著頭皮往前沖,先是開啟魔威,使得自己渾身魔氣洋溢,避免了這種蝗蟲噴濺的危險,接著連出了三劍,第一劍切頭,第二劍切腰,第三劍我弄了一個“U”字型,直接將其手腳卸了下來。

  我三劍得手,便也不顧別的什么,直接抽身而退,當我重回人群之中的時候,發現前方被我斬殺的那人蝗竟然“啪嚓”一下爆裂開來,一股墨綠色的氣息朝著上方沖起,似乎形成了一個怨毒而飽受折磨的冤魂,而后這身體則碎裂成了一大灘的綠色漿液以及不停跳動的蝗蟲。

  這些蝗蟲跟它們的同類很像,但是又有著許多區別,除了濃重腥臭的氣味之外,個頭也大小不一,小的螞蟻芝麻大,而大的,則跟成人拳頭一般,復眼中閃爍著怨毒的光芒,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這些蝗蟲被我的魔威給鎮住,并不敢沖上前來,不過卻也給我們產生了很大的震懾,曉得倘若周邊的那些蝗蟲并不會取人性命,但是這些,絕對夠我們喝一壺的。

  瞧見這副模樣,我招呼眾人說道:“走,走,不要停!”

  而這時小白狐兒卻突然凈勝尖叫了起來:“哥哥,快看,這是什么?”

  我驚詫地順著小白狐兒的指尖看去,卻見到當自己的同類被斬殺之后,那些人蝗竟然不在沖上來,而是開始跳動著身子,它們左右跳動,頭上的觸須不斷地搖擺著,而當我敲過去的時候,在每一只人蝗的周圍,居然聚集了成千上億的蝗蟲,在它們頭頂的上空盤旋著,烏央烏央的,形成了一股墨綠色的小型龍卷風。

  天啊,這些人蝗居然能夠控制那些遮天蓋地的蝗群,我頓時覺得一陣無力,曉得這些人蝗恐怕跟母蟲脫不開關系。

  看著這些龍卷風一般的蝗蟲朝著我們緩慢移動而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充滿了絕望,然而這個時候,沖上了一個緩坡的徐淡定朝著我驚喜地大聲喊道:“大師兄,到黃河了,見水了,我們渡河!”

  對,渡河而過,那水便能夠將蝗群給暫時阻擋,而我們也能夠有逃脫生天的機會,聽到徐淡定的呼喊,所有人幾乎都不用我去吩咐,下意識地朝著河邊奔跑了過去。

  黃河,就是希望,就是生命之源。

  然而,我們真的能夠逃過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