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四章 降龍伏虎,白衣赤足

  光頭彌勒!

  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看到了光頭,便會條件反射地想起彌勒嘴角揚起的那微微笑容。這種笑容仿佛能夠掌控一切,所有的事情都不會放在心里,沒有任何事情能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與彌勒剛開始認識的時候,盡管他與我們站在了一邊,毫無顧忌地將與自己合作的安南將軍阮錢錚給捅死,并且自言與我是苗疆老鄉,但是我卻從來沒有想到過,異國相識的我們居然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竟然會糾纏在一起。

  多年以后,我再次遇到了小觀音,接著曉得我失散多年的兒時好友胖妞跟了一個光頭和尚,然后在南方市街頭又遇到了彌勒,曉得了這個山中老人的高徒,加入了邪靈教,成為了其中一個神秘的重要人物。

  多年以前,我是誤入國境的戰士,而彌勒是安南權貴的客卿,而時至如今,我是官,他是賊。

  我們天生對立,而且于公于私,對沒有和解的可能性。

  在瞧見彌勒的第一眼,我顧不得臨陣逃脫的王歆堯,斷然下令,讓布魚推著木船,朝河岸邊的祭壇靠了過去。

  我低伏在船頭,瞇眼打量,之間這祭壇就仿佛是本次蝗災的風眼一般,方圓百米之內,根本就沒有出現一只蝗蟲。祭臺之上,只有彌勒一人高高聳立,眼睛緊閉,雙手朝天而舉,似乎在主導什么儀式,而在那高大五六米的祭壇土丘之下,則環立著數十人,因為隔得遠,所以看不清具體的模樣,不過想來就是彌勒的追隨者,也是本次蝗災事件的具體執行人。

  彌勒此人實在是太恐怖了,無論是組織還是策劃能力,都是我所見過的對手中最厲害的,居然就在我們的眼皮子地下,如此嚴防死守中弄出了這么一幕來。

  可以知道,彌勒最終所要的,恐怕就是現在這樣的東西。

  他最后的目的,就是黃河龍脈!

  盡管我不知道彌勒到底是有著什么樣的手段,可以將這傳說中的龍脈力量給抽取而來,但是我卻曉得倘若是讓他成功了,只怕就會后患無窮,當下也是忘記了所有的個人安危與榮辱,大聲下令,讓布魚緊急朝著岸邊靠了過去。水下的布魚已然不是人形,不過他卻很介意這件事情,故而并未顯露出一點端倪來,而是攪動水浪,將木船朝著岸邊送去。

  有了布魚在,這速度自然是一等一地強悍,我們很快就繞了一個大圈,再次回來了南岸來,而就在我們即將登船的時候,卻有一大幫的人朝著我們這邊沖來,沖在最前面的全部都是黑色的長袍大褂,古人裝扮,手中的十八般兵器都有,一齊涌來。

  我一馬當先,從船頭一個飛躍而下,長劍前挑,用一往無前的蠻力,將第一波的家伙給逼開了去,接著拳打腳踢,勢若猛虎一般地向前沖擊。而與我一般瘋狂的則是張良馗,雖說先前吃了一些苦頭,但是他畢竟不像弟弟一般被破了氣門,此番悲哀在心頭涌起,頓時也是顧不得性命,將橫練硬氣功直接灌注在全身,咬著牙,直接用身軀給我們開出了一條道路來。

  有我和張良馗兩人的帶動,船上的徐淡定、張大明白、張勵耘和小白狐兒都一副搏命的架勢,而布魚也直接從水中一沖而出,帶著巨浪,撲打在了這幫黑袍人的身上。

  特勤一組的一個沖刺,便將對方的防線給捅得稀里嘩啦,不過這并不代表著對方卻都是弱者,在曉得我們的沖勢如此兇猛,心頭必然有著一股怒氣,黑袍人當即也是收斂了陣型,朝著后面緊縮,而與此同時,則又有幾人闖入其中,朝著我們的側翼進攻而來。我們從岸邊往前方一路沖鋒,一連沖了二十多米,終于感覺到前方的抵抗實在是太過于激烈,終于收斂了攻勢,這才發現我們已然被人給團團圍住,而我的前方有一胖一瘦兩個高手,卻也是硬生生地擋在前面,不在后退。

  盡管身陷重圍,但是我卻沒有眨一下眼,淡定地舉劍而指,凜然說道:“來者報名!”

  那胖瘦兩人之中的瘦子嘿然笑道:“小帥帳下,綽號降龍,便是我了,我旁邊這個胖紙,本名也不與你得知,你喚作伏虎便是。”

  這兩個都是大光頭,我一邊與身后眾人靠攏,一邊冷笑著問道:“十八羅漢?”

  “然也!”那瘦子降龍傲然說道:“陳志程,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察覺到我們的計劃,并且找到了這里來,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我們不會讓你再進一步,打擾到我們老板的安靜!”

  我將長劍抬起,指著周圍一圈,然后冷然說道:“就憑你們這些無名之輩?”

  我說得輕蔑,這當然是故意激怒他們的,因為我瞧見的都是陌生面孔,瞧不出來歷,也不清楚彌勒麾下的這一伙人到底有著怎么樣的本事,不過從剛才的交手來看,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家伙顯然是被彌勒調教得頗為難纏,所以想要讓對方憤怒,從而露出破綻來。

  果然,越是一文不名的人,越是在乎“面子”二字,被我這般一頓奚落,那降龍和伏虎二人立刻臉色劇變,旁邊的人也紛紛開口罵了起來,而降龍則揚起手中的方便鏟,大聲喝道:“不就是一茅山道士么,跟佛爺裝什么大尾巴狼,得了個‘黑手雙城’的諢號,便真的以為自己上了天?艸你大爺的,你跟我們老板比起來,差得遠呢,來來來,老子不打得你叫爸爸,我就不配叫‘降龍’!”

  此人一沖,我卻退了,反而是徐淡定迎了上來,用那桃木劍擋住了降龍的攻擊。

  木質與鐵質相較,自然是前者吃虧,不過在修行者之間的戰斗來講,材料的差異并沒有那么重要,反而是經過溫養的桃木劍在驅邪抑陰的方面,做得更加出色一點,故而徐淡定上前過來,頂住了降龍和伏虎的沖擊,倒也不會特別費力,而被替換下來的我則朝著敵人左側的包圍圈奮力突擊,手中的長劍揮舞地虎虎生風,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勢。

  一般來講,劍乃兵中王者,修煉到了一定境界的人,用劍與人交鋒,那叫做一個飄逸瀟灑,十分好看,然而我的出手,說不好聽一點,就如同瘋狗打架,東一劍西一刺,兇猛至極,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使得對手連連后退,不敢與我硬拼。

  不過就在旁人都往后退的時候,有一個穿著名牌西裝的套頭男子卻硬生生地頂了上來,手中一把鐵劍,倒是頗有章法,想要將我給攔住。

  在剛才的交手中,這人手法倒也中規中矩,看得出來,是個頗有潛力的家伙,然而生死之戰,這樣的實力倘若不知道收斂,與眾人同進同退,便完全體現出了靶子的特征來,我當下也是不放過這種機會,先是往后故意撤了兩步,誘敵深入,接著氣息陡轉,將身前的炁場猛然扭轉。

  【深淵三法,風眼】!

  炁場的微妙變化,在平日里并不算什么,而在這樣的激烈戰斗中,卻使得對方立刻失去了平衡,而我則不會放過這么一點兒小機會,當下也是長劍輕出,一劍將黑西裝套著頭罩的腦袋給取了下來。

  漫天鮮血噴灑,我低頭看了一眼倒下去的那個人,哎呀,GA雙翅鷹,這不是阿瑪尼么?

  這一身西裝,夠我多久的工資來著?

  就在我心中冷蔑一笑的時候,從人群之后撲來了另外一個人,失聲大叫道:“小磊,小磊!”

  一聽到這聲音,我豁然想了起來,這個蒙著頭套、不敢露出真面目的家伙,卻是先前與我有過沖突的渤海大豪,老丐黃斯博,而這個被我梟首的阿瑪尼既然被叫做“小磊”,恐怕就是老丐的親兒子黃小磊了。原來吉龍集團真的參與了此事,我心中暗恨,這家伙在渤海灣根深蒂固,他投入了彌勒懷抱,使得那家伙如虎添翼,平減了許多麻煩。

  黃斯博抱著自己兒子的無頭尸體,一陣悲涼,哭了兩聲,憤然將頭上的黑色頭套給拽下,接著提著兒子手中的劍,朝著我大聲喊道:“我要殺了你,給我兒子償命。”

  黃斯博一沖,他身邊立刻有四五人一起跟來,我雖然很想將這個老頭子給弄死,然而卻沒有時間,手勢一招,張勵耘和張大明白卻是沖了過來,擋在我的面前,而我則腳步不停,直接從這兒突圍而出,朝著不遠處土丘之上的彌勒沖去。因為換位迅速,我的突圍并沒有造成多大的阻攔,然而當我快速沖到跟前的時候,卻瞧見那組成祭壇的哪里是什么土丘,分明就是數億數十億的蝗蟲所組成,這些蝗蟲有的是尸體,有的則還在不停蠕動,十分詭異。

  這樣的祭壇擺在面前,當真是惡心和恐怖,不過事到臨頭,我也不能退縮,正想提劍而上,然而這時從旁邊卻飄來了一道身影,白衣赤足,攔在了我的面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