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六章 巨龍撞擊

  張良馗死了,他終究在先前的被俘事件中受到了太多的傷害,剛才表現得勢若猛虎,不過是因為憤怒,在燃燒著自己的生命罷了。

  修行橫練硬氣功的張良馗已然練就出了不錯的罡氣,籠罩全身,卻也是個沖鋒陷陣的猛將,然而在這些跟隨在彌勒身邊的這些嫡系部隊面前,卻也占不了多少優勢,最終逃脫不了一死了之的命運。

  然而即便是死,他也展現出了極為強大的意志和信念,特別是他臨死之前扯著沙啞嗓子奮力疾呼的三聲“殺”,卻宛若一點火星掉進了汽油桶里,頓時將我心中藏匿著的暴戾,給瞬間點燃了。

  平日里的我,因為受著各種責任、規則以及心中的道義拘束,所以不得不強忍著很多情緒,便比如剛剛拋棄了我組員的王歆堯,這樣的家伙一百個都比不上張良旭一根毫毛,聽到他在哪兒喋喋不休,我當時甚至想著直接出手,將其斬殺。然而別人常叫我“陳老魔”,但我終究不是真正的魔頭,我也有著我的顧忌和底線,有著太多牽扯我行為的理智,但是就在眼睜睜地瞧見張良馗死去的那一霎那,我整個腦海就好像被轟然引爆了,一股暴戾而不可控的意志,從心中騰然而出。

  有一個聲音在我的耳邊瘋狂地喊道:“殺了他們,斬草除根,天下之間,唯我魔尊!”

  這聲音一遍又一遍,一邊讓我斗志昂揚,一邊則讓我心生恐懼,本我的意志在瞬間出現,一滴精血涌入心頭,將其強行壓下。我曉得這東西就是當年茅山清池宮的觀星臺前,師叔祖李道子與我所講起的心魔,當我被心中的魔頭給控制和引導的時候,我便也不再是我,不再會有什么十八劫,而這世間也將不再有陳志程。

  死亡的恐懼讓我控制著這股奔涌的力量,而對于敵方的憤怒和痛失戰友的悲哀卻又有縱容之意,我腦海一陣翻騰,這時瞧見被我一掌擊中的小觀音朝著身后的蟲尸祭壇飛跌而去。

  彌勒所站立的這處祭壇完全就是由那蝗蟲堆積而成,而里面既有死尸,也有活物,呈現出凸型小丘模樣的祭壇表面不斷蠕動,宛若活物,當小觀音跌落其中的時候,祭壇之上的彌勒所舉行的儀式卻是進行到了至關緊要的時刻,被這般猛然一撞,整個祭壇都開始發抖了起來,而這時從那渾濁泛黃的河水之中,陡然躍出了一條肉眼看不到,但是炁場可以感受的氣態長龍來,嘴角大大張開,發出了無聲的嘶吼,朝著這邊猛然撲來。

  整體的先后順序,是彌勒揚手,聲音高亢入云,接著河水異變,氣龍跨空而來,緊接著小觀音狠狠地撞在了那無數蝗蟲組成的祭壇之上。

  轟!

  沒有聲音,但是我的靈魂深處,卻有一股巨大的爆響,它不但充斥了整個空間,連我心頭怒吼的那股力量也被震懾住了,接著我“瞧見”那股氣龍蠻橫地撞到了那祭壇之上,偌大的祭壇頓時就缺了一大半,憑空蒸發。蒸發之后的祭壇并沒有立刻消失,而是化作了一道旋轉不定的光圈,這光圈不停蠕動,但見天際之上有無數宛若螢火蟲一般的光點,朝著這邊傾瀉而來,一時間宛若漫天璀璨的銀河,場面讓人十分震撼。

  這般瑰麗而詭異的畫面,著實壯麗,然而弄出這景象來的彌勒卻沒有半點得意,當他瞧見小觀音跌落到了祭壇里來的時候,痛苦地跪倒在地,大聲喊道:“不!”

  他這話兒喊出來之后,身子瞬間移動,攔在了那條透明氣龍的鋒芒之前,雙手前伸,猛然頂住了這靈脈的轟擊。

  彌勒乃區區一個凡人,而他通過秘法召集而來的那透明氣龍,卻極有可能是傳說中黃河龍脈的具象化存在,按照他的計劃,估計是要借助這樣的力量,將身下祭壇的所有蝗蟲都給瞬間蒸發的,此刻為了誤入其中的小觀音,他卻也硬著頭皮,中斷了這個計劃,并且頂在了那透明氣龍的龍頭之前。

  不知道為什么,我莫名地希望彌勒能夠成功。

  盡管此時此刻,他是我的敵人,是導致我眾多兄弟折損的幕后兇手,但我卻終究還是希望他能夠頂住那氣龍的攻擊。

  因為他擋住了,小觀音才有可能得活。

  很矛盾的心態,而就在我患得患失的時候,彌勒雙手平推,硬生生地頂住了這透明氣龍的傾天之力,我感應到了這頭傳說中的龍脈具象在一陣滔天憤怒之后,尾巴一甩,開始逐漸地消融在了炁場之中。然而這透明氣龍不見了蹤影,但是它化出來的光圈卻仍在,而且漫天的氣息聚集在了這其中,接著化作一道瑩白細線,朝著祭壇一處角落激射而去。

  這光圈,到底是在做什么?

  祭壇被氣龍轟擊過后,搖搖欲墜,而當其消失無影之后,便直接倒塌下來,我也終于瞧見了那光圈凈化過來的細小光線,到底是落到了什么地方。

  我看到了胖妞。

  我能夠感受到那光線之上純粹的靈魂能量,曉得被這樣的灌注,修為定然會得到一個質的飛躍,它倘若是落在了彌勒身上,我或許還能夠理解一點,然而當我瞧見接受這道光線的那個瘦小身影,居然是胖妞,頓時就是一股寒意涌上了心頭來,再仔細一看,卻見胖妞的臉上無喜無悲,像個和尚一般跏趺而坐,即互交二足,將右腳盤放于左腳上,左腳盤放于右腿上的坐姿。

  那光線并沒有照在胖妞的頭頂,而是落入它張開的嘴巴里,而在它的嘴中,則露出了一對黝黑如墨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轉動著。

  當瞧見了這副場景之時,我終于明白了,那對小眼睛的主人,應該就是彌勒連番制造數起蝗災所要培育的對象,而可憐的胖妞,恐怕已經淪落成了彌勒培養神秘蠱蟲的鼎爐了。

  這家伙,他怎么可以這樣?

  我心中憤怒不已,而此刻抱著昏迷小觀音的彌勒也是一肚子怒火,環視一圈,目光終于落在了我的身上來,搖頭說道:“我以為你已經回去了,卻沒想到你最終還是找上了門來,這是我低估了你,也怪風魔那個家伙太過于自信得意——籌謀數年,沒想到最終毀于你的手里,看來我不應該答應老王和小觀音的要求,直接將快速成長起來的你,給扼殺在萌芽狀態才對……”

  彌勒的語調一如既往的平靜,然而我看到了他抱著小觀音身軀時顫抖的雙手,以及逐漸寒冷的目光,卻能夠感受得到他的憤怒,當下也是咬著牙,將手中的劍一舉,朝著彌勒喝道:“彌勒,我說過,你千萬別栽在我的手里,要不然我會讓你后悔的!”

  彌勒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低著頭打量小觀音的臉容,越看越生氣,秀氣好看的臉上平白生出了許多憤恨來,猛然抬起頭,沖著我說道:“小觀音對你這么好,沒想到你卻下次毒手……”

  我搖了搖頭,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胖妞那兒去:“不對,害了小觀音的是你,是你將她牽扯到這件事情來的!”

  抱著小觀音的彌勒在剛開始的憤怒之后,突然又回復了平靜,見我朝著胖妞走了過去,臉上擠出了冷漠的笑容,揚聲說道:“我知道你為什么恨我,是因為這個小猴子么?當初我在中安邊境遇到它的時候,它似乎一直在急切地找尋著某個人,那焦急的模樣啊,我至今難忘。不過它是我所見過的鼎爐里面,最好的一個,這樣珍稀的東西,我肯定是不能放過的,對么?于是我使了手段,將它收入囊中,直到后來才知道它曾經是你養的——就因為這個,對不對?”

  我終于從彌勒的口中得到了這般確切的答案,當下也是心情激蕩,指著彌勒厲聲喝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為什么?”彌勒開心地笑了,對著我說道:“因為這個世界上,我比懦弱的你更有資格擁有它——它不屬于這個世界,它是魔道的護法,從頭到腳都充滿了征服的力量,這樣的生物不應該只是拿來耍猴戲,而是應該拿起手中的棒子,敲碎任何敵人的頭顱……”

  似乎因為計劃的失敗,而使得彌勒開始對我心生殺機,所以他才格外坦白,我看著靜坐蟲尸之上的胖妞,平靜而安詳,很難想象得到它這些年來,跟著彌勒,到底經歷過了什么,不過我決心不能讓彌勒再有控制胖妞的機會,當下也是心中默算著自己與彌勒之間的距離,一邊防備著彌勒,一邊朝著胖妞的方向移動而去。

  我隨時等待著與彌勒這個宿命般的敵人交手,然而一直到了我即將接近胖妞的時候,他依然是緊緊抱著小觀音的軀體,沒有任何異動。

  然而我卻瞧見了他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來。

  不對!

  我心中一跳,朝著仿佛睡著了一般的胖妞瞧去,卻見這小猴子從口中吐出了一道金光,朝著上方飛去,而它則從脖子那兒摘下套筒,灌足勁道,一棍子朝著我當頭打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