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七章 木秀于林

  胖妞這一棍子打得堅決無比,有種一往無前的氣勢,陡然而起,行云流水,那速度著實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盡管我能夠想象得到它會出手,但是卻也沒有想到會這么狠厲,剛剛反應過來,那棒子就已然臨到頭頂之上來。

  這一棍而下,我下意識地揮劍來擋,結果兩者交擊,便感覺劍身之上傳來了讓人手臂發麻的巨大力量,要不是我下意識地用土盾將力量給轉移到了腳下的土地去,說不得就要給這么大力的棒子給砸得連連后退了去。不過我撐過了胖妞這驚天一棍,還沒有回過神來,那小猴子又仗著自己體型短小精悍,敏捷無比,一個跟斗落地之后,再次揮棍襲來。

  胖妞用的這一套棍法,依舊還是沿襲自努爾的苗巫十二路棍法,但是依照著它本身的情況又做了許多改動,顯得凌厲了許多。

  胖妞殺得兇悍,不過像它這般的小猴子,講究的就是一個“劍走偏鋒”,攻其不備出其不意,然而在對它熟悉無比的我面前,只不過是些許麻煩而已,我一邊拿劍應付著胖妞,一邊回過頭來打量彌勒,卻見這冷酷的家伙將小觀音放到在了一片平整的土地上,接著開始給她檢查了起來。

  在此之前,彌勒曾經交代過小觀音,說任何人都不能碰到這祭壇,這里面當然也包括她自己。

  這里面的原因,除了不想受到打擾之外,最主要的問題是彌勒想要通過借助龍脈具象的力量,將這一座完全由或者生、或者死的蝗蟲組成的祭壇給直接撞擊氣化,用來構建我們頭頂上面的那個光圈,而通過那光圈,將所有蝗蟲細小的靈魂給凝聚在一起來,繼而將力量轉嫁到藏身于胖妞體內的那道金光之中,只可惜這計劃被我突然的出現弄壞了,小觀音跌落祭壇,彌勒強行扭轉方向,但也只是能夠將其性命給保了下來,代價則是目標只完成了一小半,而且小觀音依舊受了影響。

  法陣或者玄學的事情,很多時候,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彌勒能夠在自己的目標和小觀音的性命之間做出這樣的抉擇,我也終于能夠感受到小觀音先前的猶豫。

  盡管她也許能夠感受到彌勒對她所說的,并不一定是真,但是她卻依舊選擇偏向了彌勒。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彌勒與她的感情,實在是太過于深刻,以至于在最終抉擇的時候,她終究還是聽從了自己內心之中的聲音。

  彌勒檢查過了一會兒,再次抬起頭來看向我的時候,一雙波瀾不驚的眼眸之中終于充滿了憤怒,他的手一揚,立刻出現了一個與降龍伏虎一般打扮的光頭男子,守在了小觀音身邊看護著,而他則站了起來,緩步走到了我的跟前,寒聲說道:“你倘若是針對于我,我大概是不會這么生氣的,因為情緒于我,不過只是負擔,但是小觀音因為你而變成了這么一副模樣,那么就是別人能容,我也不可能留你活著下去了!”

  這話兒說完,彌勒將手一舉,從他的體內發出了一種類似于努爾腹語一般的聲音:“所有人,朝我這邊集中!”

  彌勒一聲令下,所有還在外圍絞殺糾纏的部下紛紛朝著這邊移動過來,而徐淡定則帶著人對剛才殺害張良馗的那幾個人銜尾追殺,誓要報得此仇不可。我們這一方僅僅只有數人,而對方卻有著數十人,小蛇咬大狗,這樣的場面著實讓人驚異,不過卻也體現出了特勤一組那一股堅韌不折的勁兒來。

  當以降龍伏虎為首的彌勒部下聚集在殘破的祭壇跟前時,跟隨著我而來的徐淡定、小白狐兒、張大明白、張勵耘和布魚五人也集中在了我的身后。

  想當初,特勤一組初臨魯東,兵強馬壯,雄心勃勃,然而此刻,張世界和張良馗相繼戰死,張良旭重傷失蹤,趙中華重傷被送入醫院,努爾被追殺、不知蹤影,林豪所幸是被留下看守俘虜,沒有跟來,要不然以他的修為,在這樣激烈的戰斗中估計也逃脫不了一個“死”字。我余光掃量剩余的眾人,瞧見大家都已經顯露出了疲態,傷痕累累,而反觀彌勒一方,卻是以逸待勞,一副氣吞八方的姿態。

  盡管我將彌勒期待的局面給攪得一片混亂,但是我卻因為太過于冒進,而身陷險地,此番一戰,我身后的眾人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能夠活下去。

  太莽撞了啊!

  想到死亡,我心中沒有恐懼,但是卻充滿了濃濃的不舍。

  我的家人、我的愛人以及我的師長和朋友,這世間有著我一切美好的回憶和留戀,我怎么可能死去?

  然而這世間從來都沒有童話,彌勒既然殺機已定,以他的風格自然是毫不留情,當下也是手掌一揮,眾人在他的指揮之下再次襲來,將我們給團團圍住。似乎是為了羞辱于我,或者擾亂我的心神,我的主要對手依舊是提著棒子的胖妞,我這個兒時伙伴帶上了孫悟空一般的金箍圈之后,翻臉不認人,仿佛與我有著天大的仇恨一般,那棍子剛猛,虎虎生風,不斷地揚起和落下,每一下都讓我必須提起精神來,要不然真的有可能陰溝翻船,被胖妞擊殺。

  除了胖妞,自然還有幾名實力格外兇悍的家伙纏著我,這些修行者不知道是彌勒從哪兒找來的,對他的命令馬首是瞻,不斷牽扯著我的注意力,而其他人也各有數倍于己的對手在旁圍攻,對方似乎有著十分明顯的意圖,想要將我們所有人都給切割分化,接著一一蠶食。

  我全力以赴著,盡管特勤一組留在此處的眾人個個都是生猛之士,一時間倒也可以應付,但是我的心卻一直都懸吊著,因為此間最厲害的彌勒,一直都袖手旁觀,不曾出手。

  彌勒到底有多厲害,這個問題我一直都在猜測,卻一直都沒有得到過答案,自我認識他以來,便曉得他絕對是一個極為厲害的頂尖高手,小觀音的修為都如此彪悍,身為被小觀音一直崇拜的師哥,彌勒的個人修為絕對不可能有多低,而龍穴島一戰,彌勒一個響指,引起海猴子的漫天血霧,這一下則顯示出了他也許是一個極厲害的蠱師,當然,這些所有的個人武力,都沒有他統御和組織的手段耀眼,這才造成了彌勒的神秘。

  這家伙倘若出了手,我們心中的石頭也算是落了地,曉得如何應對,然而他卻一直都在旁邊觀察著,從容以待,卻讓人心頭陰影不斷,感覺垂在頭頂上的那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

  彌勒牽扯了我們所有人的心神,然而他卻簡簡單單地束手而立,平靜地站在那里,也不指揮,也不說話,然而在他的注視之中,他屬下的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奮力沖鋒,不斷地朝著我們圍攻上來,有的人拼了命,也就是想要在我們身上留下一點兒印記。這種士氣的鼓舞當真讓人驚詫,要都是黑袍人打扮的家伙那也罷了,好幾個跟著老丐一起前來的零散高手也是一陣瘋狂,便如此刻我所面對的一個臉上有疤的男子,他竟然也舍生忘死,頂著我的長劍沖上前來。

  這人我認識,叫做拳王陳東,是老丐黃斯博門下第五義子,也是受命于耿傳亮追殺趙中華的兇手,當初老丐說他南下逃走了,然而此刻一看,才曉得他已然是跟著了彌勒。

  這個才跟著彌勒沒幾天的家伙竟然也有如此戰意,實在讓人有些驚恐,不知道彌勒這個家伙到底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夠讓人如此賣命。

  拳王兇猛,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勢,然而我被胖妞纏著,卻終究使不出威力來,然而就在這時,小白狐兒突然騰身而來,以銀簫攔住了兇悍莫名的胖妞,接著手腕微動,那銀簫卻傳出了嗚嗚的簫聲,韻律流暢悅耳,銀簫之上光芒也陡然綻放出來,這使得胖妞渾身一震,拿棒子的手突然出現了一陣停滯,而雙眼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絲猶豫。

  小白狐兒這一下讓我驚喜莫名,少了胖妞的壓力,我當即便是一招風眼,緊接著劍出如雨,不但將周圍幾人給逼退,而且還將過于冒進的陳東給一劍刺穿。

  兇惡莫名的拳王陳東瞧見胸口這一把仿佛活物的長劍,疼痛襲來,終于感到了恐懼,大聲地慘叫著,然而卻已然晚了,被我一腳,飛踹開去。

  我一劍得手,余光之中卻瞧見彌勒終于出手了,然而他下手的對象并不是他最憎恨的我,竟然是張大明白。我心中奇怪,然而當瞧見躺倒在張大明白身邊的好幾個黑袍人之時,這才曉得就戰績而言,張大明白要遠遠比我們厲害許多,然而這世界的原則就是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張大明白越是兇悍,越被彌勒給盯上了去。

  我瞧見彌勒騰空跳起,宛若一只巨鷹,下意識地朝著這師弟大喊:“大明白,小心背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