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八章 死也甘愿

  就在我大聲狂吼的那一刻,張大明白宛若背后長出了一只眼睛般地猛然回頭,蓄謀已久地平平推出了一掌。

  彌勒在算計我們,但是我們又何曾將他給遺忘?

  彌勒赤手空拳,而張大明白也是一雙肉掌,兩人在電光火石之間對拼了一記。

  張大明白這一掌有個講究,叫做烈陽焚身掌,乃茅山長老茅同真之不傳之秘,非他這一脈的弟子是無從所學的,跟清池宮十三劍招是一個路子。此法是吸取地脈煞氣陽火入掌,時刻熔煉于手臂之中,至剛至陽,一旦打出,上面蘊含的古怪陽毒立刻侵體而入,倘若是不能抵擋,立刻就宛若雷轟一般,接著即便是當時不能奏效,日后也必然會陽毒復發,徘徊于病榻之間,最后毒發身亡。

  這烈陽焚身掌十分陰毒,算得上是茅山外門之術的幾種著名手段,張大明白從師父那兒學得七成,當下一掌激發,隱隱之間卻也有紅芒微動,籠罩住彌勒的拳頭之上。

  然而張大明白這么全力一擊,卻終究抵擋不住彌勒這俯沖而來的氣勢,雙方拳掌交擊,張大明白穩不住身子,朝著身后“蹬、蹬、蹬”連退了好幾步,結果發現自己剛才激發的陽毒不但沒有灌注到對方的身體之上,反而被彌勒精純深厚的修為給反逼了回來。他甚至都沒有能夠守得住這股勁道,使得這陽毒一下子就穿過了臂膀,涌入腑臟心脈之中,這才曉得那彌勒卻是已然將渾身修煉得渾然一體,無垢無漏。

  “常得出家修凈戒,無垢無破無穿漏”,彌勒此法,卻是修得那佛家金身之術,有種宛若張氏兄弟那種橫練功夫,不過后者是通過硬氣功洗滌筋骨皮肉,傷害氣血,頗多后患,而彌勒這東西卻是用那佛法洗滌,沖刷肉體,形成這般狀態,孰高孰低,一眼了然。

  我曾經聽說過佛家這樣的手段,卻曉得唯有修為境界到達一定境地的僧人,方才能夠達到這般羅漢金身之境,卻不曾想彌勒這樣的家伙,也能夠由此功德。

  彌勒出手,自然不凡,但見張大明白朝后退卻好幾步,臉上和裸露出來的肌膚之上,立刻顯露出了一陣不健康的燙紅色,眼神立刻迷離起來,我曉得這是陽毒入體的征兆,張大明白這下就十分危險了。彌勒一擊奏效,并不是說他比張大明白厲害得太多,直接碾殺,而是因為他的眼光太過于獨特,能夠把握好時機,通過一丁點的破綻,立刻將其擴大,瞬間形成了自己的優勢地位。

  張大明白危險,我當下也是坐不住了,不再與前面這幾人糾纏,而是奮力朝著那邊撲去,然而我面前的這幾人卻十分難纏,拼命擋住了我的腳步,用那一命換命的架勢擋著。

  我痛苦萬分,而彌勒卻是乘勝追擊,拳出如風,宛如一道白光閃爍,張大明白一招落敗,應接不暇,三兩下,就被彌勒給再拿下一城,一拳擊中了左臂,整個人朝著后方的殘破祭壇飛跌而去。那祭壇失去了本來的作用,雖然依舊有無數蝗蟲蠕動,但是已然不成一體,張大明白砸落其間,立刻陷入無數蝗蟲的深處去,彌勒卻是窮追不舍,有著“傷其一指”的力量,非要取了張大明白的性命。

  就在彌勒即將得逞的時候,一個灰色中山裝攔在了祭壇之前,雙腳抓地,朝前猛然推出一掌。

  排山倒海!

  就在所有人都鞭長莫及,以為張大明白沒得救了的時候,有一個人掙脫了所有的阻攔,拼命沖了出來。這人一臉模糊,身體之上,隱隱然浮現出了一頭巨大而兇惡的鯰魚來,青幽幽的,張開的巨嘴邊兩根胡須游動,足足有一輛小汽車那般龐大。這人卻正是布魚道人余佳源,此刻的他已然將頭上的假發甩脫,光頭與彌勒一般錚亮有光,而原本平和老實的他在這一刻,陡然顯露出來的兇惡妖性,莫說是敵人,便是與他朝夕相處的我們,都不由得感到一陣詫異。

  這家伙,難道真的是跟在小白狐兒屁股后面屁顛、屁顛兒的布魚?

  盡管我們詫異萬分,但布魚卻是真正地站在了殘破祭壇的前頭,咬著牙,與彌勒對了一掌。

  這是勁氣之間的對拼,兩人的手掌都沒有半點兒碰觸,接著彌勒一個翻身,騰身落在了七八米之遠處,而布魚則退了兩步,強行穩住了身體,模糊的臉上一陣扭曲,仰頭長嘯,發出了宛若呼呼風聲一般的叫喊來。

  彌勒擊殺不成,落在地上之后,看著面前不遠處的布魚,臉上浮現出了略微玩味的笑容,淡然說道:“當初在珠江之畔,我曾經見過你,當初還想收你入帳下,卻沒想到你最終還是投入了陳志程的門中,可惜啊,能夠憑著自己修煉到達你這個地步的精怪,著實很少,你這真的有些明珠暗投了——小朋友,跟著陳志程當那六扇門的鷹犬走狗,很沒前途的,不如這樣,你過來跟我咯?”

  布魚渾身氣血震蕩,一直可以收斂起來的妖性在身體里面橫沖直撞,難以控制,然而面對著面前這個超卓兇人的招攬,卻不屑地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

  他說得簡陋,而彌勒卻是哈哈一笑,搖頭嘆息道:“又一個被禮儀道德蒙蔽的假正經,精怪便是精怪,妖便是妖,吃人喝血,這是你們的天性,何必壓抑自己,當一個吃素的野狼呢?”

  兩人說著話,這時我和徐淡定則已經聯手沖到了布魚的跟前來,合力護住了蟲堆里面的張大明白,張勵耘沖入了蟲群之中,將張大明白撈了出來,“啊”的一聲叫,瞧見我余光撇了過來,他立刻出聲說道:“老大,張大哥渾身發燙,就像一個火爐子一樣,怎么辦?”

  張大明白之所以會如此,那是因為他手上的烈陽焚身掌被彌勒反逼侵蝕而至,這種陽毒十分猛烈,再加上他后面又強行驅動勁氣,使得這毒火入了腑臟,方才會一下子爆發開來,我瞧見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張大明白迷迷糊糊地躺在蟲堆之中,心中宛如刀割,不過也知道誰都可以慌,但是我不能崩潰,當下也是吩咐道:“將他平躺好,不要讓他在動用勁氣,其余的我來解決!”

  這話兒說完,我當下也是將手往著懷中摸去,二話不說便直接將八卦異獸旗給摸了出來,朝著四周釘了下去。

  面對著重重圍困,我們極度需要休整,而八卦異獸旗也能夠給我們提供這么一個緩沖,而彌勒一瞧見我這個動作,他也早有預料,當下朝前沖來,試圖阻止,不過他終究沒有我快速,剛剛沖到跟前,騰空而起的王木匠立刻將旗上陣靈給引出,將彌勒給阻擋在了陣外。八卦異獸陣將我、徐淡定、布魚、張勵耘和身受陽毒的張大明白給籠罩,唯一的小白狐兒此刻卻還在人群之中與胖妞斗得正歡,那彌勒顯然是曉得我這旗子的厲害,也不強攻,而是扭身就朝著小白狐兒撲去。

  “尾巴妞,快進陣來!”

  我大聲地喊叫著,小白狐兒剛才也是與胖妞斗得歡暢,此刻一聽我言,當下也是騰空而起,在空中折轉身子,朝著陣中奔來。然而她終究與胖妞糾纏得太過于深入,離這邊也實在太遠,所以在空中又被胖妞攔住,兩人應付一番,結果終究落了進度,這時彌勒宛如一陣狂風刮過,朝著收勢不住的小白狐兒卷去。

  小白狐兒這妮子雖然驕傲,但是卻也曉得自己終究太過于幼小,并不如彌勒這般的家伙厲害,當下也是不敢與其交鋒,只是伸出銀簫,稍微抵擋了一番。

  然而可能是小白狐兒剛才與胖妞的交鋒太過于激烈,一下子透支了許多的勁道,這樣的一個狀態落在了彌勒手中,就顯得頗為弱勢,我瞧見小白狐兒被彌勒和胖妞圍攻,三人的身影不停變換,移形換位,斗得肉眼不能及,當下也是心中擔憂無比,朝著王木匠大聲喊道:“老王,你守住陣中,不要讓人突破,我去將尾巴妞給就回來……”

  王木匠剛要答應,然而就在這時,我卻聽到小白狐兒一聲嬌呼,卻見她的腰眼被胖妞捅了一棍子,結果彌勒斷然出手,雙手一揮,卻是將她給捆住。

  小白狐兒失手被擒住了!

  瞧見如此情形,我的心中頓時一陣拔涼,如墜冰窟,而彌勒卻是三兩下將小白狐兒拿住,接著拽住她的頭發,一路拖到了我的陣前來,冷冷笑道:“陳志程,我聽說這小姑娘可也是你少時同伴,那么我就來興趣了,給你出一個選擇題,你死,還是她死?”

  彌勒冷酷地將小白狐兒推倒在地,接著胖妞拖著一根棍子過來,將其高高揚起,一副要敲碎小白狐兒腦袋的架勢,我心中怒火升騰,然而這時小白狐兒卻突然哭了,大聲喊道:“哥哥,你別出來,讓我死吧——為了哥哥你,我便是死,也是甘愿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