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章 我回來了

  努爾雖然將小觀音掌控在自己的手上,但是從剛才這女孩兒跟彌勒的對話中,他卻也曉得了小觀音到底是一個什么立場的人,盡管不排除這里面有演戲的可能,但是努爾畢竟在多年以前,也曾經跟小觀音有過接觸,所以更多的也是選擇了信任,對于小觀音的控制并沒有太多的留意,也將希望寄托于她身上,期冀著彌勒能夠就此收手,從而使得我們能夠絕境逢生。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小觀音竟然如此剛烈,在得到彌勒那發自內心的否定之后,竟然直接猛然扭動身子,將自己的脖子往著那刀刃上面抹去。

  她是如此的堅決,以至于努爾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等到發現過來的時候,努爾駭然發現這個女孩子的脖子已然劃拉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鮮血將她的白衣給染得一片嫣紅。這紅色是如此的艷麗,就好像那盛開的玫瑰,熱烈而瘋狂,我在遠處瞧見了小觀音臨死前眼睛之中的那一抹光,有留戀,有不舍,也有訣別,各種各樣的情緒糅雜在一起,顯得是那么的驚心動魄。

  場中的所有人,包括彌勒之內,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到小觀音竟然如此決絕、如此剛烈,沒有給任何人一點兒反應時間,便直接以自己的死,來對彌勒、對命運做出了無言的抗爭,我的耳畔此刻還回響著小觀音離去之時,輕輕說起的那一句話:“凡塵俗世,我就不陪你著走了……”

  盡管聲稱自己這些年來的大部分時間里,都是在與這個世界有所不同的另外一個地方度過,但是她未必不知道彌勒的雙手充滿了鮮血,只不過她屢次的相勸,以及詢問,收獲的恐怕都是欺騙和隱瞞,無從說起,無從勸解,眼看著彌勒朝著邪惡的深淵一點一點地墮落,她沒有任何辦法去阻止。

  既然我無法阻止你,那么凡塵俗世,這一路,我便不陪你走了。

  死諫!

  這便是小觀音的態度,一如當年我所遇到的她,熱情、奔放、善良、純潔,就宛若一縷明媚的朝陽,照耀和溫暖著整個大地。

  然而從今之后,這縷陽光消失了,她再也不能照耀世間,也不能溫暖變得越來越冷漠的彌勒心靈。

  “混蛋,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我的目光一直都留意著彌勒,瞧見小觀音倒在努爾懷中的那一霎那,彌勒臉上露出了詫異、悲傷以及憤怒到了極致的表情,接著平日里淡然如水的他終于露出了最為猙獰的情緒,將地上的小白狐兒朝著胖妞那兒一推,做了一個絕殺的手勢,接著就朝努爾以及死在了他懷里的小觀音瘋狂奔走而去。

  我是你的全世界,然而你卻何嘗不是我的全世界?

  為何去死?

  彌勒一動,我也動了,不過朝向卻并不是彌勒本人,而是朝著小白狐兒跌倒的那兒沖了過去。

  我的速度飛快,沖陣而出,然而我與小白狐兒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過于遠了,就這一段距離,胖妞已經能夠砸死小白狐兒七八回了,眼看著胖妞聽了彌勒命令,準備痛下殺手的時候,所有悲傷與絕望的情緒頓時就涌上了我的心頭,我無力地朝著前方嘶吼道:“胖妞,不要殺她!”

  胖妞!

  請,不要啊……

  就在我陷入絕望的時候,胖妞似乎聽到了我剛才的呼喚,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仿佛靈魂深處有著同樣的記憶,這樣錯亂的感覺讓它停住了手上的動作,整個身子僵立當場,而就是這么緩一口氣的功夫,我已然沖到了小白狐兒的面前,瞧見旁邊一臉痛苦的胖妞,我來不及多想,一把將小白狐兒給拽著往后拖,一邊試圖離胖妞更遠一些。

  此時此刻的胖妞跟當年那個憨厚可愛的小猴子已然有著截然的不同,我不能夠冒險。

  小白狐兒被彌勒用某種堅韌無比的蠶絲捆得緊緊,這種透明的絲線已然滲入到了她的肌膚里面去,將她給勒得血淋淋的,然而她卻渾然不顧,剛才本來自知必死,卻沒想到胖妞在關鍵時刻竟然猶豫了,就在我幫她割開繩索的時候,她激動地沖著我喊道:“哥哥,你看,胖妞似乎想起了什么,它回來了,它真的要回來了!”

  就在小白狐兒激動得語無倫次的時候,那胖妞似乎感到了什么痛苦,抱著頭,痛苦地朝著后面翻滾而去,小白狐兒左右一看,瞧見了自己落在地上的銀簫,猛然掙脫了我的懷抱,沖過去將銀簫撿起,追著胖妞吹了起來。

  她心情激蕩,吹出來的音律難免有些不準,然而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余音裊裊,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卻也格外能夠打動人心。

  我來不及阻攔小白狐兒,而此刻也無心再去約束她,因為在另外一邊,痛失小觀音的彌勒終于陷入了最為狂暴的狀態,腳尖一點,宛若獵豹一般地朝著努爾沖了過去,努爾當下也是將小觀音給拋進了八卦異獸陣中,讓她落在了張大明白的旁邊,呼喚著徐淡定等人檢查生死,而他則提棍與彌勒對拼而來。

  努爾使棍,劈、崩、掄、掃、纏、繞、絞、云、攔、點、撥、挑、撩、掛、戳,諸般套路,天馬行空,宛如羚羊掛角,而對打之間又頗有章法,勇猛、快速、多變,體現出了苗人那種熱烈、豪爽以及悍不畏死的民族風格。

  即便是彌勒含怒而來,瘋狂攻擊,他也是不慌不忙,棍法密集、風格潑辣、節奏鮮明、呼呼生風,那棍子便能有橫掃一大片的陣勢。

  拳怕少壯,棍怕老郎,在棍法之中浸淫三十來年的努爾本身就已經到達了修為最巔峰的時候,而他手中的殺威趕神棍也并非凡品,當下也是勢若千鈞,不為所動。

  然而努爾厲害,卻不過一城一池之地,彌勒與之相較,則是不世出的天下大梟雄。

  何為大梟雄?

  便如三國,五虎上將,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云,無一不是當世之間最卓然而立的人物,然而天下最終還是歸了梟雄曹操,曹操死后,則落入司馬懿之手,跟前面這些如云猛將,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所謂大梟雄,便是有著這世間頂級優秀之人所沒有的手段,而彌勒此番襲來,憑借著佛陀金身與努爾對拼幾記而不占便宜之后,他立刻轉換手段,袖中手掌翻轉,不停紛飛,接著無數血紅色的霧氣縈繞其間,充斥了場中。

  彌勒除了是一個佛道兼修的修行者,而且還是一個來自南疆的神奇蠱師。

  這般手段一經施展,努爾可以自由騰挪的空間就已然顯得狹小無比了,殺威趕神棍能夠驅趕所謂的土地山神,進行瞬移,這是極好的功效,然而他剛才的陡然出現,以及先前逃脫風魔追殺,想必已然是透支過了的,此刻也有些艱難,只有不斷后退,試圖朝著八卦異獸陣之中退去。

  然而此間卻并非只有彌勒一人,除了他之外,還有二十多個精銳屬下,其中那幾個光頭男子則有著不弱于一般修行高手的手段,當下降龍伏虎攔住了努爾的去路,誓要將殺害小觀音的兇手給截下來,好給彌勒出氣報仇。

  這時的我終于殺了過來,長劍平出,將其中一個家伙給刺中了胸膛,接著大劍一挑,此人整個人都騰空飛了起來。

  一劍,兩截,漫天血光。

  真正殺出了火氣,場中所有的人在沒有一個心慈手軟之輩,但凡能夠消耗敵人有生力量的機會都不會錯過,我故意弄得十二分的血腥,并不是有意激怒彌勒,而是想要震懾除了彌勒之外的所有對手。然而這方法顯然并沒有太多的效果,這些都是見慣了兇險的惡人,越是血腥,他們越是殘暴,而讓我詫異的事情也發生了,努爾在揮灑出諸般血霧之后,卻沒有再朝著努爾追擊,也沒有去管旁人,而是宛如入定一般地站在了原地。

  他就這般站著,英俊得讓男人嫉妒、女人嬌羞的面容不斷地扭曲,突然間他臉上的皮肉翻滾了起來,血肉模糊,就像被活生生地將表皮給剝開了一般。

  這樣詭異的場景實在是讓人頭皮發麻,就算小觀音的死讓他悲慟過度,也不必這般折磨自己啊?

  瞧見他這幅模樣,我盡管心中詫異萬分,不明白他到底在搞什么,卻曉得此時此刻正是斬殺彌勒的好機會,振臂一呼道:“諸位手足,隨我誅殺此魔!”

  我、努爾,還有從八卦異獸陣中沖出來的徐淡定、布魚四人,從四面八方沖鋒而來,而被徐淡定留在陣中照料張大明白的張勵耘則朝著我焦急地大叫了一聲,好像是在說小觀音那兒有著什么變故,然而此刻的我也無暇多顧,滿腦子就是將彌勒給擊殺當場的想法。

  四人沖鋒,拼死突破一切,眼看著即將沖到跟前之時,那彌勒突然睜開了眼睛來,一雙眼珠子就像鑲嵌在天空之上的圓月,散發出詭異而明亮的光芒,而他的口中,則出現了一聲無比冷靜的話語:“原來如此,我的宿命竟然是這個——你好世界,我回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