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一章 異變陡生

  盡管只是僵立沉默了一會兒,然而當彌勒再次睜開眼睛來的時候,我卻感覺到此事的他,與之前的彌勒有著一種很奇特的分別。

  這種分別并不僅僅只是因為彌勒此刻的臉面血肉模糊,宛若厲鬼,而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氣質散發,當我瞧見他那一雙黝黑錚亮的眼睛之時,突然生出了幾分陌生、畏懼與好奇的情緒來。彌勒依然還是彌勒,不過此刻的他整個人就好像蠶繭褪去了表皮,化身為了蝴蝶,整個人就好像獲得了頓悟,或者升華一般,所以當他說出這般的話語來的時候,我一點兒,都沒有感到奇怪,覺得本該如此,就應該是這樣的。

  當彌勒長長吐了一口濁氣,說出這般意味深長的話語來時,我、努爾、徐淡定和布魚已然拼死突破了守護彌勒的那些家伙封鎖,沖到了彌勒跟前來。

  最早出招的是努爾,棍子長,一棍直戳彌勒心窩子。

  他出棍的速度就好像脫離槍膛的子彈,這樣的力量倘若打到人體之中,必然會比那火藥的助力要恐怖許多,然而此刻我們的對手是彌勒,這個家伙從入定之中重新醒過來之后,面對著我們這些人的圍攻,他沒有露出一點兒驚慌的模樣,而是平靜地伸出了手,微微拂動一下,然后抓在了棍尖之上。

  彌勒一抓住了努爾的棍子,立刻借勢避開了我這兒凌厲襲來的那一劍,接著身子騰空而起,雙腳無影,朝著身后的布魚踢去。

  布魚此刻也顧不得遮掩住他平日里最在意的人類形象,氣息陡然而發,身上立刻有一條兇惡猙獰的巨魚騰現而起,灌足了全部精神和意志的布魚此刻也是一員極猛的兇獸,然而諸般進攻卻給彌勒這一道無影腳給踢得沒了形象,至于旁邊的徐淡定,他也陷入了與我一樣的困境,那就是盡管我們殺心濃烈,戰意騰騰,然而卻根本捉不到彌勒的身影,往往就是差了那一絲距離,便擦肩而過了。

  彌勒固然厲害,但是并沒有達到俯瞰所有人的修為境界,然而他卻能夠在這樣的團戰之中,把控住自己的所有優點,在紛呈而來的攻擊之中,不斷通過走位和騰挪,對我們實行了局部的強大壓制。

  這樣的彌勒已然是個難纏到了極點的角色,然而他卻能夠在意想不到的時候陡然灑出某種毒粉來,雖然他使得悄然無聲,但是我們卻曉得此人最是擅長毒蠱之道,也曉得倘若中了這毒素之后,會是一個什么模樣,當下也是不敢與他太過于逼近,多多少少還得保持著一個安全的距離。

  彌勒并不是一個人在這兒的,與之相反,我們才是孤軍深入的一方,所以在幾個飛速交手的回合之后,我們再次被切割了開去,彌勒也開始一心一意地對付起了“殺害”小觀音的努爾。不過與先前那瘋狂如虎的狀態不同,此刻的彌勒更多了幾分冷靜,雖然有一種勢必要讓努爾償命的架勢,不過卻多少也能夠懂得回護自己,出手不再凌厲毒辣,但是卻多了幾分運籌帷幄的穩定。

  大規模的群體作戰,講究的是一個熱血鼓舞,一鼓作氣,然而真正小范圍的交鋒,憤怒只不過是一點無關緊要的調味劑而已,過猶不及,反而是冷靜的交手,反而勝率更大一些,所以瞧見目的明確、無比堅定的彌勒,我的心中反而生出了許多寒冷。

  努爾棍法出眾,無論是身手還是修為,都是總局行動處一等一的高手,不過他在彌勒這種縱覽全局的高手面前,卻總是缺少了一點兒天分,也缺少了步步為營、精度控制的嚴謹能力,這使得他在于彌勒的交手中逐漸失守,不停后退,有一種給壓制得連氣都無法喘息的情況。瞧見如此,我奮力前沖,想要與努爾并肩作戰,然而前面的彌勒護衛卻并不是吃素之人,個個剛猛,特別是彌勒在旁,更是打了雞血一般,使得我只能眼睜睜地瞧著努爾被壓得死死,岌岌可危。

  我這邊被重點關注,徐淡定也并沒有好多少,雙方都被盯得死死,而唯獨有布魚卻充分發揮了他游魚一般的特質,竟然能夠強行突圍,擠到了努爾跟前來。

  然而他這般沖鋒已然用掉了自己所有的銳氣,此刻出現,卻是宛若送到了彌勒面前一般。

  一個也是殺,兩個也是死,彌勒不會拒絕擊殺我方的任何一個人員,當下也是手出如疾電,與布魚在電光火石之間交過一番手之后,猛然一拉,竟然將布魚給生擒了住,接著他一腳避開了努爾的救援,然后將布魚給高高舉了起來,雙臂之上金光閃耀,光芒開始往著他的手上集中了去。

  彌勒雙手展開,竟然想要將布魚給生生撕成兩半。

  生撕布魚!

  這突然的變故將我們所有人都給震驚住了,彌勒既然膽敢使出這么一招來,必然是有著極大的把握將布魚撕成兩半,在漫天的血光之中,震懾我們所有人的心靈。瞧見這副場景,我、努爾和徐淡定都不約而同地齊聲大叫道:“布魚,不要……”

  “啊……”

  一聲痛苦到了靈魂之中一般的叫聲從布魚的口中嘶吼出來,緊接著我們并沒有瞧見彌勒將布魚給撕成兩半,而是瞧見一條七八米長的青黑色巨魚出現在了彌勒的手中,卻是布魚承受不住彌勒的力量,而顯現出了原型來。布魚現出了原型,已然是元氣大傷,然而彌勒卻并沒有放過他的意思,雙手抱住了布魚的尾巴,猛然一摜,將他朝著地上砸了過去。

  砰!

  砰、砰、砰!

  彌勒一口氣砸了四五下,一開始布魚化形的巨大食狗鯰還不停掙扎,到了后面,鱗片脫落,鮮血流出,堅硬的魚腦袋給磕出無數汁液,已然是奄奄一息。彌勒每砸一下,我的心就像被針扎到的一般刺痛,瞧見他血肉模糊的嘴角朝上,露出的那冷厲笑容,心中那股憤怒不斷累積,而就在彌勒準備將布魚給直接弄死的時候,努爾終于忍耐不住了,抱著棍子就朝著彌勒沖了過去。

  “死!”努爾口不能言,說話向來簡單,然而此刻說出這一番話來,卻是憤怒到了極致的表現,似乎感受到了努爾的棍勢,彌勒猛然回頭,放開了布魚的尾巴,拍了拍手上黏糊糊的液體,陡然伸手,朝著努爾的棍尖抓去。

  努爾不閃不避,讓彌勒抓到了那棍尖。

  就在彌勒的指尖接觸到棍子的尖端之時,努爾一直喃喃蠕動的嘴唇突然緊咬,腹中有咒文震響而出,一道激烈到了極點的氣息從殺威趕神棍之上轟然沖了出來。

  這是努爾的傍身絕技,就是等在著這么一擊,然而彌勒卻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么一件事情,手掌輕輕平托,那條巨大翼蛇朝著他的頭頂沖了過去,而彌勒卻趁機纏住了努爾的棍子,一個扭身直接撞到了努爾的胸口處。

  努爾騰空而起,飛著跌落到了遠處的法陣之中去,半空中的努爾與我目光對視,突然他張了張嘴,腹中說道:“志程,我相信你……”

  無論前面有刀山火海,千山萬水,努爾對我從來只有一句話,我相信你。

  努爾相信我能夠帶領著大家突圍出去,能夠給大家帶出一條生路來,然而此刻的我,卻是眼睜睜地瞧見一個又一個的兄弟,離我而去。

  當努爾落入陣中之時,我已經無暇去瞧他了,因為此時的彌勒已然撲了上來,試圖想要將努爾攔截在半空中,不讓他得到半點兒喘息的機會,我憑著左臂受傷的風險,一劍斬破左右,沖上去將彌勒逼開,正想要與其決戰,卻聽到彌勒一聲凄厲至極的叫聲喊出:“小師妹……”

  我瞧見彌勒睚眥欲裂,感覺他的情緒不假,連忙退了兩步,余光瞧去,卻渾身一僵。

  我瞧見了什么?

  只見剛才自刎而亡的小觀音此刻居然憑空懸浮了起來,接著她脖子上的血開始在空中不斷飛舞,瞬間就化作了一個六角形的星芒之圖,再接著我看到了她的眼睛似乎睜了開來,又似乎只是幻象,不過在幾秒鐘之后,小觀音的身體陡然化作了一蓬黑色的光球,而星芒之上則出現了一個急速旋轉的風口。風口井蓋大,不斷朝著里面吸入任何東西,重傷倒地的張大明白、跌倒入陣的努爾都被小觀音所化的黑色光球給沾染到,緊接著竟然被吸入了那風口,不見蹤影。

  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向了留守陣中的張勵耘,他焦急地朝著我大聲喊著什么,但是我卻聽不到了,只是感覺到那風口處有著死亡的氣息,徐徐吹來。

  這風口恐怖之極,王木匠已然維持不住八卦異獸陣了,在這陡然爆發之后,它已然躲入了八卦異獸旗中,一切消泯。

  我顧不得許多,奮然朝著那風口沖了過去,然而在吞沒了張大明白和努爾之后,它竟然也陡然消失無蹤。

  我伸手,抓了一個空!

  張大明白、努爾,他們死了么?

  我心中一陣空蕩,接著感覺到心海深處,有一個恐懼的意識升騰出來,朝著我大聲狂吼道:“懦夫、廢物!”

3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八十一章 異變陡生”

  1. 回復 2014/12/17

    我第一

    殺的好

  2. 回復 2014/12/19

    武陵王

    我回來啦等待世界末日吧

    • 回復 2015/05/17

      耶郎王

      最后不是被我給滅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