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二章 放虎出籠

  在我的生命長河里,一直都有一個男人,幾乎陪伴了我的前半生。

  那個人便是努爾。

  自從我在張知青家與他相識開始,我們認識已然有了二十來年,事實上,以努爾的資歷和功勞,他完全能夠承擔起另外一個特勤組的責任來,甚至還可以選擇回家出任市一級的正職局長,享些清福,然而為了我,他卻一直陪伴著我,輔佐著我,沖鋒陷陣在第一線。有努爾在的日子里,我從來不用事無巨細地操心,而我從來沒有想象過失去了努爾,情況將會變成什么模樣。

  然而我終究還是失去了努爾,眼睜睜地看著受傷的他被一大片的黑色光球給承托著,直接吸入了那井蓋一般的風口之中去,然而當我及時趕到的時候,那風口已然消失了。

  努爾消失了,與他一同失蹤的還有在旁邊躺著的張大明白,他甚至都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被卷入了這場無妄之災里。

  我渾身如遭雷轟,而旁邊的張勵耘則苦笑著對我說道:“老大,我剛才就發現不對了,那個叫做小觀音的女孩子鮮血有金色的光芒,不斷勾勒出符陣來,剛才王木匠嘗試著破解,結果反而將某種東西給激發了,這才弄成這副模樣——我剛才沒有來得及,對不起……”

  張勵耘剛才根本不敢靠近其中,小觀音化身之后的黑色光球充滿了詭異的力量,但凡被沾染到一點兒,就有可能被其吞沒,在剛才那種情況下,也管不得他。

  怪不得他,那么便只有怪我眼前的彌勒了。

  要不是這個家伙,我兵強馬壯、齊裝滿員的特勤一組怎么可能會變成這般的模樣,我那些生死與共、親如兄弟的戰友又怎么會一個又一個的離我而去?

  然而此時此刻的我,對于如此詭異而又神秘的家伙哪里又有什么辦法?

  恨便是恨,它終究不過是一種無能的情緒表現,真正的強者,從來都是被人憎恨和畏懼的,哪里需要這種情緒?努爾和張大明白的陡然離去,使得我整個人都僵立當場,一種極度懊悔的心理不斷地沖擊著我的心靈,某一刻我疼得寧愿死去,然而當我聽到心中那輕蔑而憤怒的罵聲,不由生出了幾分希望,意識一動,便不甘心地回道:“我是懦夫,廢物,你又是什么?一個時時刻刻想要奪我舍的儈子手而已!”

  當我與它交流的時候,那意識頓時就得意起來,傲然回應道:“空有寶山而不知道拾取,天下間還有你這么笨的家伙,你行不行?不行的話,讓我來!”

  這是我第一次清晰地跟潛伏在我潛意識中的那東西交流,之所以是那東西,是因為我對它從來都抱著敵意,因為我曉得,我和它只能夠存在一個,不管它如何花言巧語,最終的目的,不過就是控制我的軀體,吞噬我的意志,最終成為連李道子和我師父都恐懼的魔頭。

  然而在這個幾乎陷入絕望境地的時刻,我突然有一種哪怕是死了,也要讓我面前的這個家伙得到應有的教訓,這樣的想法在我心中宛如魔咒,一遍又一遍地生出來,它很快就充斥了我所有的心靈,當下也是鬼使神差地謹守神臺,留住了最后一絲理智,接著對他說道:“你有本事就上,別跟我扯幾把蛋!”

  在感受到我放開了自己身體的控制,我心中的那意識頓時陷入了狂喜之中,它那意志的觸須從心湖之中瘋狂浮現而出,一股吶喊奮力大叫道:“凡人,那就讓你看看,我魔尊的手段,到底是什么模樣的!”

  轟!

  一瞬之間,我突然感覺到自己已然不受了控制,我雖然還是陳志程,但我不再是我,而是一個寄居于這體內的另外一份子,接著某種狂傲而自大的意識接管了我身體的全部,它,或者說是我扭了扭身子,感受到那種久違的生疏之感,肌肉與肌肉之間的不協調,力量與反應之間的不銜接,一切都是那么的不適應,然而還沒有等我調節過來,那彌勒卻已然沖上了跟前來,一拳朝著我的面門砸來,冷笑著喝道:“你們所有人,都給我小師妹陪葬吧!”

  彌勒說得如此決絕,這一拳仿佛攜得有風雷之勢,一下就要將我的頭顱給打爆。

  我抬起了頭,平靜地伸出了手,直接包住了這個拳頭,將其定住。

  【深淵三法,土盾】!

  彌勒的一擊必殺之術神奇地被我給頂住了,原本那地動山搖一般的后果,此刻卻輕松無比,就好像他這一拳根本沒有任何力量一般。平靜接下了彌勒這一拳,我僵硬的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聽到我對彌勒微微笑道:“小朋友,跟你爹玩這事兒,活得不耐煩了!”

  力量依舊是這樣的力量,身體也依舊是這樣的身體,然而在那東西,或者說那個魔頭的運用之中,一切都顯得是那么的簡單,彌勒驚詫萬分,渾身金光浮動,緊接著與我近身纏戰,他出拳果斷堅決,講究快、準、狠,而且還奇詭多變,讓人防不勝防,然而他這樣的打法在剛才能夠將我、努爾、徐淡定和張勵耘給玩弄在手掌之上,此刻再次面對我的時候,卻痛苦地發現自己居然招招受制,根本不能與我交手。

  出拳到一半,發現自己胸口湊上去給人攻擊;腿踢得高高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褲襠露給了別人……

  原本自信滿滿的彌勒突然發現自己無論如何應變,卻完全都是破綻百出,漏洞四起,這樣的狀況還在持續,短短地幾次交手,他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根本無法發揮自己的力量。當這種恐怖的感覺生出來之后,他連呼“不可能”,不過卻終于沒有再多糾纏,而是騰身向后,朝著遠處退開,接著雙手一揮,周圍二十幾人全部朝著我奮力沖來,一時間刀光四起,寒光乍現,有要將我給直接堆死在亂刀叢中的感覺。

  倘若是平日里,瞧見這么多人沖了上來,我自然是會向后逃開去的,然而此刻的“我”,已然是渾身魔氣縱橫的那個家伙,人越多,我便越是歡暢,臉上露出了久旱逢甘露、四十年光棍入洞房的欣喜,手中大劍一揮,身子就朝著人群之中沖了過去。

  接下來我瞧見的,是一場極度血腥和精彩的屠殺,那魔頭給我演示了一場殺戮的藝術之旅,飲血寒光劍在這樣的殺戮中,方才是沒有明珠暗投,我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卻知道面前十米之內,已經不再有站著的人了。

  彌勒出現在了殘破的祭壇那頭,他的身邊站著幾個傷痕累累的光頭,降龍伏虎,還有幾個歪瓜裂棗的禿驢,都是一臉驚容,然而這個時候,那道金光卻依舊還在吞噬著無數光點,掌控了我身體的那魔頭嘿然笑道:“看到沒有,人家那個才叫做有技術含量的東西,再看看你,完全就是一頭豬!”

  我的余光之中瞧見了徐淡定,也瞧見了張勵耘,他們似乎朝著我喊了什么,然而卻被選擇性地屏蔽了,在所有人驚詫異常的注視中,我從最后一個家伙的胸口將魔劍緩緩拔出來,然后朝著彌勒那邊,一步一步地走了過去。

  彌勒身邊的那幾個光頭佬恐懼地叫出了聲來,這回我聽到了,他們在叫我“陳老魔”。

  這種被人畏懼的感覺真好,真的要比仇恨更讓人喜愛,剛才囂張無比的彌勒現在已經收斂了所有的狂妄,謹慎地看著我,防備著我朝那金光使壞,而就在這時,我從懷里掏出了那把小寶劍,直接朝著空中擲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突然一黑,接著劍光被某物兜住,一個穿著黑斗篷的男子從空中飛落下來,似乎跟彌勒交談了兩句,緊接著朝我這邊猛撲而來。

  盡管作為旁觀者,但是我卻曉得,這個黑斗篷,卻是邪靈教十二魔星的風魔。

  這是一個厲害之極的家伙,他有著肉眼所不能及的速度,如風一般的翻滾而來,不過我卻坦然面對著,平靜伸出手,與其交戰,然而兩個回合之后,我陡然發現四周一片灰暗,仰頭看去,卻見七八個長著蝗蟲臉的人,帶著無數蝗蟲風一般的刮了過來,接著我聽到腦海里面的那聲音變得無比的憤怒了:“這副魔軀,實在是太不及格了,混帳!”

  世界在一瞬間變得開始快速旋轉起來,我陡然之間已然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我似乎開始飛奔了起來,好像是在與風魔交手,又好像是去斬殺人蝗,突然間又從蟲堆里面撈出了母蟲,緊接著好像有人來援了,我瞧見了總局許老的面孔,也瞧見了嶗山無塵、無缺的臉,我甚至聽到有人對一個白胡子老頭兒叫孔連順孔大儒——在某一個時間節點,無數人都不知道從哪兒狂涌而出,然而此刻的我也即將陷入了昏迷,那意識仿佛要將我給吞噬,記憶的最后一刻,我卻是看到徐淡定朝著我的腦門,一掌拍來。

  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