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一章 戰后傷痛難消

  我從虛無中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感覺仿佛睡了很長的一覺,漫長的沉眠之中仿佛經歷過無數的夢境,然而當我睜開眼睛來的時候,卻什么也沒有想起來。我發現自己給綁在了一張床上,無論是繩索還是捆綁的手法,都十分的專業,有著宗教局明顯的風格,而后我開始下意識地行了一下氣,發現自己渾身勁氣消散,是用藥物封住的,這是一種叫做寒冰散的玩意,宗教局高級特供,是專屬實驗室弄出來的東西,十分稀少。

  我嘗試著動了一下手腳,發現根本沒辦法動彈,因為視線受制的緣故,我只能夠瞧見明晃晃的天花板,而瞧不見別的事物,而這時我聽到有人警戒地對我說道:“你醒了?”

  我眼角的余光下意識地朝著聲源看去,卻是瞧見了林豪那布滿傷疤的丑臉,他小心翼翼地看著我,手上還拿著一根粗大的針管,十分緊張。

  瞧見他,我心中安寧了一些,因為我若是落在了邪靈教手上,估計連命都沒有了,而在自己人手里,不管怎么樣,都不是一件壞事情。瞧見林豪,我昏迷之前的記憶又一點一滴地涌上了心頭,我想起了躺在停尸房里面的張世界,想起了失落在河道之中的張良旭,想到了被亂刀砍死的張良馗,想到了被彌勒揪住魚尾、朝著地上猛砸的布魚,想到了被散發著死亡氣息的風口吞沒的努爾和張大明白……

  張良馗在臨死之前,對我奮力地大聲喊道:“老大,給我弟弟報仇,殺、殺、殺……”

  努爾在消失之前,對我說:“志程,我相信你……”

  我眼前不停地浮現出了他們的臉龐,回憶一直持續到了我與心中那惡魔妥協,交出了身體的控制權之后,當那東西飛速旋轉起來的時候,我的意識就已經處于昏迷狀態……我閉上了眼睛,有淚水流了出來,心中一陣悲傷,好一會兒,這才重新睜開,對著林豪說道:“小豪,我昏迷有多久了?”

  聽到我的詢問,林豪渾身一震,難以置信地朝我問道:“老大,是你回來了么?”

  聽到這話我感覺到有些詫異,問他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會被綁在這兒?林豪告訴我,說我先前在戰場之上,陷入了癲狂之中,浴血混戰,無差別的攻擊,但是魯東局協調而來的援兵抵達,我也依舊悍然進攻,后來卻是把孔府當代主人孔連順給重傷了,要不是徐組長及時趕到,用手段將我給擒住,只怕我當時就要下了狠手,將人家給直接滅殺了……

  聽到林豪的講述,我方才曉得當我失去了意識之后,控制我身體的那東西便分不清楚了敵我,這才闖下了大禍,至于徐淡定——恐怕是我師父留下了交待,使得他有能夠讓失控的我重歸寧靜的手段吧。

  只是,那孔府主人聽說是不弱于嶗山二老的絕頂高手,連他都被失控的我給重傷,這么說來,那東西真的很強啊!

  我跟林豪講了幾句話,他便急著想要去外面通知人,告訴大家我回來了,然而我卻還是叫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問他說道:“梁組長,和張巍,后來找到了沒有?”

  我的蘇醒讓林豪臉上充滿了笑容,然而當我問起努爾和張大明白的時候,他的笑容卻突然黯淡下來,搖頭說道:“沒有,后來我們組織了人手,在黃河口鎮方圓百里進行過了搜尋,但是一直都沒有找到他們的蹤影,后來聽嶗山無缺道長的說法,說是他們有可能迷失在時空亂流之中去了——至于時空亂流到底是什么,我也聽不明白,不過聽無缺道長的口氣,梁組長和張巍大哥,能夠活下來的機會,真的很少……”

  “不,他們一定活著!”

  我立刻打斷了林豪的猜測,堅定地說道:“我相信他們一定會活下來,也一定會重新與我們見面的,你不要亂說!”

  林豪瞧見我的情緒有點兒激動,咬著嘴唇,沒有與我反駁,而是點了點頭,附和了我的說法。瞧見他這副模樣,我也長長嘆了一口氣,曉得我剛才所說的話語,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倘若我們還是孩子,恐怕也就能夠自我催眠了,然而經歷過這么多殘酷的戰斗,我們也曉得這生離死別,不過短暫的一瞬之間,盡管張大明白和努爾跟我連告別都沒有,但是陷入那里面,能夠活下來的機會,幾乎為零。

  林豪不敢私自解開我身上的束縛,而是拿起房間的座機,通知了外面,接著回來,與我說起了我昏迷之后的事情。

  我已經昏迷了三天時間,那天就在我的意識陷入模糊之后,總局的許老在接到了阿伊紫洛的通報過后,親自帶隊而來,有他在,嶗山派以及孔府、岱廟都派得有高手隨行,而當他們趕到現場的時候,卻發現我已然殺了大部分的邪靈狂徒,不過卻陷入了彌勒、風魔以及無數蝗蟲的圍攻之中,援軍之中的高手齊出,當場就將受傷的風魔拿下,隨后展開了對彌勒的追逐,卻不曾想我與孔府主人有點言語沖突,接著雙方大打出手,最后我被徐淡定給擊昏,而那孔連順也重傷倒地。

  在另外一邊,嶗山二老與總局許老追殺血面人彌勒,差一點就得手了,然而卻沒想到在海邊的時候,當今邪靈教最頂端的人物,天王左使王新鑒出現,雙方交鋒,許老重傷而歸,天王左使帶著殘兵撤離。

  留在河邊戰場的援軍發現了阿厄勒蝗母蟲的尸體,從傷口來看,顯然是被我給斬殺的,其余人蝗則被剿滅干凈,所以突然爆發的東營蝗災再次得到了遏制,隨后通過飛機噴灑藥物、人工以及家禽除蟲等方法,此次蝗災基本上已經安然度過。

  現在的情況是魯東戰局牽扯著無數人的目光,總局三個特勤小組全部都駐扎在了魯東東營,一組殘破,我也被“監管”起來,所以目前則由徐淡定代領組長一職,不過他也沒有太多的事情,因為后續的人手充足,龍虎山一脈對這次行動投入了充足的人力,甚至還從門中加派了三位長老前來鎮場,目前已經處于收尾階段,總局有意將此處行動稱之為“東營大捷”!

  林豪年輕氣盛,忍不住郁悶,跟我講起了一組被處處排擠的事情,我躺在船上沒有說話,此番特勤一組或死或傷,能夠活下來的都沒有幾個,而身為組長的我則被綁在這床上,唯一有可能幫我們主持公道的總局許老也身受重傷,拿什么跟別人爭功勞?

  我聽著林豪講述,這時門被推開了,徐淡定和小白狐兒一起沖進了來,小白狐兒一下子就撲入了我的懷中,嗚嗚地大聲哭泣,而徐淡定則走到我的跟前,直視我的眼睛,冷靜地問道:“大師兄,你是你,還是它?”

  我坦誠地說道:“淡定,是我!”

  并不用說太多,徐淡定便能夠分辨得出,眼圈一紅,似乎有淚水流了出來:“大師兄,你終于回來了!”

  徐淡定幫我將身上的束縛解開,接著告訴我,說給我服用了寒冰散,目前的我暫時沒有任何修為,要過三天之后,方才能夠緩緩回轉。我點了點頭,曉得這是徐淡定擔憂“我”已然不再是我,這才做的布置。我沒有跟他說太多的話語,只是問他,說張良旭后來找到了么?徐淡定點頭,說后來在下游找到了良旭的尸體,泡了一天一夜,早就已經死去。

  盡管能夠預料到這樣的噩耗,但是聽在耳中,我的心還是忍不住地猛然一痛,當下也是將頭抬了起來,問他道:“王歆堯呢?”

  徐淡定明白我的意思,憤然說道:“還活著——他游上岸了之后,在路上碰到了及時趕來的援兵,接著將他們給帶到了河邊戰場,算是立了一個大功勞。我昨天對他提起了彈劾投訴,但是被判無效,上面說當天的事情實在是太過于混亂和復雜,需要等結過案子之后,才能仔細地捋一捋,而目前并不能對有功之臣隨意處置,恐怕傷了大家的心。”

  我眉頭一跳,訝然問道:“現在主事的人是誰?”

  徐淡定說道:“盧擁軍。”

  我點頭表示明白,盧擁軍是華東總局的負責人,總局許老受傷之后,由他主持大局,這是應有之事。盧擁軍并沒有特別的立場和派系,不過剛才林豪告訴我,說此事發生過后,總局將另外兩隊特勤小組都派駐過來,龍虎山還加派了幾名長老充實,此刻恐怕龍虎山一脈的話語權,要顯得更大一些,而王歆堯盡管有著讓我們憤恨不已的劣跡,但是在上面看來,并不算是不可饒恕的錯誤。

  我當然能夠明白這里面的貓膩,不過我手下的組員一個個尸骨未寒,然而像王歆堯這樣的人卻逍遙法外,甚至還有可能在這一場事件中獲得借以升遷的功勞,這樣的事情,叫我如何能夠容忍?

  叫我死去的兄弟,如何能夠瞑目?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