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章 實力受人尊敬

  我待著的這個地方,是東營市局定點醫院的一個特殊的禁閉室,徐淡定之所以將我放在這里,就是擔心蘇醒過來的我發狂,然而當確定了我并沒有魔化之后,立刻解開了我身上所有的束縛,就在我們重逢之時,房門被敲響了,我扭頭過去,卻正好瞧見趙承風和黃養神走了進來。這二位都是總局下屬特勤組的領導,也是我的同事,趙承風滿面堆笑著說道:“老陳,你醒了啊,怎么樣,還好么?”

  我看了徐淡定一眼,而他則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我便曉得他并沒有將我魔化之事講給別人聽,于是也就平靜地說道:“還好,兩位什么時候過來的?”

  “前天夜里!”趙承風笑容滿面,與黃養神走到跟前來,仔細打量著我,然后說道:“這邊的事情鬧得有點兒大,連總局許老都受了傷,我們哪里還敢待著呢?你還好吧,我昨天來看了你一眼,聽說你當時跟孔府的那個胖老頭子發生了沖突,還動了手,后來給弄昏了。我瞧你師弟將你給捆得扎扎實實,感覺沒必要吧,那孔府一直都不受上面待見,這般負荊請罪,實在是有些過了吧?”

  他這般說著話,我也曉得他恐怕所知不多,不過言語之間忍不住撩撥了一下徐淡定和我的關系,卻也是笑里藏刀之輩,反而是黃養神在旁邊,默然不語,問過好了之后,也不多話,反倒顯得實在。

  我這里有許多秘辛,倒也不想與趙承風多聊,隨意聊了兩句,便告訴他們,說我重傷未愈,就不陪他們多聊了。

  趙承風和黃養神也是聽說我蘇醒了,便過來打個招呼而已,見過了面,便也不多停留,大戰過后,自然還有許多事情需要收尾,他們也沒有閑暇時間與我磨蹭,當即也是告辭離開,而我則讓徐淡定帶著我,前去探望與我在同一間醫院的布魚。

  通過剛才的聊天,我知曉布魚雖然顯露出了原型,但是并沒有被彌勒殺死,雖然身受重傷,但是最終還是活了下來,至于胖妞,小白狐兒告訴我,說它最終還是跟著彌勒逃離了,她終究還是勸不回來。

  來到布魚的病房,門口守著兩個青衣道士,上前一問,方才得知他們是嶗山掌門派過來保護布魚安全的。

  這兩個道士我曾經在濰坊見過,瞧見了我,與我行禮,當得知了我們的來意之后,點頭說道:“余師弟今天才醒過來,精神不是很好,陳道兄若是探望,還請多控制一下時間。”

  嶗山派的道士倒是蠻講道理的,徐淡定告訴我,說布魚之所以能夠保住性命,全都是嶗山二老拿出了壓箱底的神丹妙藥——金丹兩粒,一粒護住了心脈,一粒回復了真元,要是沒有這金丹,此刻的布魚就算是能夠活下來,只怕也是修為盡損了。推門而入,我瞧見了病床上的布魚,他并不比先前被五花大綁的我好上許多,全身上下都被包裹著紗布,就跟一個木乃伊一般。

  布魚的意識是醒著的,不過全身都被打了石膏,動彈不得,直到我們走到了跟前,他方才曉得了我的到來,我與他簡單聊了幾句,便不再多言,吩咐他好好養傷便是。

  看過了布魚,我又到停尸房去看了張良馗、張良旭的遺體。

  再次看到手下弟兄的面容,只可惜是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里,我盯著他們毫無呼吸的臉孔,手扶著床邊,心里面痛得不行,一直在滴血,牙齒緊緊咬著蒼白的嘴唇,久久不得言。小白狐兒在旁邊扶著我,瞧見我這難受模樣,安慰我道:“哥哥,別看了,瓦罐難免井邊破,將士難免陣上亡,既然走上了這條路,這樣的結局也是正常的,怨不得誰。”

  隨我一同來到停尸房的徐淡定、林豪和張勵耘都紛紛勸我,我環顧四望,除了回京養傷的趙中華和剛才看過的布魚,原本人員濟濟的特勤一組,可就都在這里了。

  魯東一役,我的副手和最親密的好兄弟努爾神秘失蹤,與他一起離開的還有我的師弟張大明白,張世界、張良馗和張良旭相繼戰死,趙中華和布魚則身受重傷,留下來的諸人,個個身上都傷痕累累,特勤一組分崩離析,瞧見這副場景,我的鼻頭發酸,難受得不行,徐淡定瞧見我一副興趣索然的模樣,勸我道:“大師兄,你別難過,那天在你的手下,不知道留下多少性命,有這些家伙狗命來祭奠,他們走得倒也不冷清。”

  我搖了搖頭,嘆息道:“可惜沒有將彌勒那狗賊給留住,要不然這事情,也能算是圓滿了。”

  徐淡定苦笑著說道:“話是這么說,可是連邪道最神秘恐怖的天王左使王新鑒都出現了,彌勒此人,命不該絕!”

  在停尸房中,我沒有對著手下的尸體,許必報此仇的承諾,我曉得我與彌勒之間,日后必然還會有許多的交集,此事過后,我們兩個必然是不死不休的結局,說得太多,難免矯情。我那天在停尸房待了好久,后來接到通知,說華東局的盧擁軍得知我醒了過來,問我是否有空,他想要見我一面。

  宗教局除了各省各市之外,還按照以前大軍區的編制,劃有管轄數省的一級單位,能夠坐上這個位置的,莫不都是人中龍鳳,一時之選,而修為也都是一流之人。我與盧擁軍的級別差得有三個臺階,聽說盧擁軍要見我,盡管心中并不是很情愿,不過卻也收斂了悲傷的情緒,叫人帶著,前去拜見這位管轄一方的地方大員。

  盧擁軍的臨時辦公室設在市局小樓的一處偏僻角落,當我被人領到里面的時候,他起身走到門前過來迎我,表現得十分親切。

  我與盧擁軍并沒有見過面,電話里面有過溝通,現場一見,才發現是個表情略微有些嚴肅、輪廓也極為硬朗的老家伙。盧擁軍素來的傳聞就是個極為苛刻和嚴肅的領導,手段鐵腕,不茍言笑,不過跟我接觸,倒也沒有傳聞中的那般兇神惡煞,反而是有一種溫厚長者的風范,先是了解了我身體的情況,接著又詢問了我師父的身體近況,這才與我談及了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

  我一開始并不明白盧擁軍為何會這般的客氣,但是后來,我才從他的言談舉止之中,了解到了一個情況。

  那就是在那天的河邊一役,通過當事人的講述以及事后的報告,盧擁軍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我有著遠超出旁人預期的實力。這實力并不是浮夸出來的,盡管并沒有親眼所見,但是從我的戰績、以及被我所斬殺的無數之人那兒,卻能夠細細品味而出。而且當天我與孔府主人的交手,也有無數人看到了,素傳能夠與嶗山掌門無塵道長并肩的孔連順,居然被大戰力竭的我給重傷,這樣的實力,著實讓人震驚。

  后面的事情有些詭異,徐淡定雖然并沒有將我有可能入魔的事情披露出來,但是像盧擁軍這樣的老狐貍,自然能夠聞出一些味兒來的。

  不過不管怎么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過硬的道理,那就是有足夠實力的人,都是會受到人尊重的。

  不管龍虎山如何上躥下跳,但是盧擁軍心中多少還是有一點兒底的,這邊找我過來,除了給我通報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跟我聯絡一下感情,也多一些交流。面對著盧擁軍這般的示好,我自然不會拒人于千里之外,與他講起了那天所發生的事情,說起如何發現蝗災生出,如何猜測彌勒有可能利用龍脈行事,在漫天蝗蟲之中奮力前行,以及那天最后一站的諸般情形……

  對于我那天最后的超常表現,我并沒有說實話,而是告訴盧擁軍,說這是茅山一種秘而不傳的神打術,修行十分艱難,而一旦請神上身成功之后,便能夠有絕對恐怖的實力。

  唯一的后遺癥,那就是極有可能走火入魔,傷及自己。

  雖然也曾經聽過旁人敘述,但是卻遠遠沒有我親自講述來得更加驚心動魄,聽完之后,盧擁軍肅然起敬,起身與我握手道:“陳志程同志,你和你領導的特勤一組對這個國家,這片土地是有著大功勞的,很難想象倘若是要讓敵人得逞,后果是怎么樣的,但是我曉得,你們拯救了這片土地上面的人民。我謹代表我個人,向你表達我最誠摯的敬意。”

  盧擁軍的話語說得我心中激動,當下也是謙虛了兩句,接著說起了失蹤的努爾和張大明白,盧擁軍表示他會盡可能地尋找,希望能夠有所發現。

  談話到了尾聲,我突然抬起頭來,不經意地說道:“我聽說,當天臨陣逃脫的王歆堯,似乎還在職,而沒有收到任何處罰?”

  盧擁軍沉默了兩秒鐘,這才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王歆堯啊,總局來的蘇冷巡視員很看重他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