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章 渺渺何處是家

  努爾的遺物并不多,除了幾件總局發的中山裝工作服之外,東西都少得可憐。作為特勤一組的副組長,努爾無論是福利待遇,還是任務補助,都還算是十分可觀的,只可惜他這些年來一直都寄錢回山,補貼家用,反而顯得自己頗為貧寒,所以幾乎不用太多的整理,便已然結束。

  我帶著努爾的遺物和慰問金返回了麻栗山,一路風塵,連龍家嶺都沒有進,便直接進了位于大山之中的西熊苗寨里。

  努爾是個孤兒,從小被蛇婆婆撫養長大,我來到西熊苗寨,自然是找蛇婆婆,然而當我來到后寨最有名的蛇屋之時,卻被告知蛇婆婆出外面游歷去了。這情形讓我感到詫異,要曉得蛇婆婆的身體并不是很好,這些年來一直都是臥病在床,并不怎么與世人見面,就連我,也沒有見過兩面,如此深居簡出的蛇婆婆,突然出外面去游歷去了,而且還不知道何時回來,著實有些奇怪。

  不過告知我的,卻是蛇婆婆新收不久的小徒弟康妮,我曾經聽努爾說起過這個女孩兒,說是他師父晚年寂寞所收的關門弟子,機靈懂事,比他可人疼。

  康妮所說的話語,我不得不信,當下也是將努爾犧牲的消息告訴了她,這個只有十四歲的小女孩被這消息給嚇到了,不斷地搖頭,說不可能,要不是旁邊有苗寨的族長跟著,說不得就將我給轟出去了。蛇婆婆這邊就只有一個不知世事的小姑娘,我也沒有辦法,與西熊苗寨的族長和幾個老人交代此事之后,給努爾在后山立了一個衣冠冢,然后給蛇婆婆留了一封信,將魯東一戰的經過給她仔細講明,做完了法事之后,我留了點錢給康妮,然后離開。

  離開西熊苗寨,我返回了龍家嶺的家中,多年未曾歸家,父母身體還算安好,而我姐姐姐夫日子過得也不錯,他們生了一兒一女,都已經十來歲了,見到我這個舅舅顯得很陌生,老大還好,在我姐姐的逼迫下怯怯地叫了一聲“舅舅”,而小的那個,則躲在我姐姐身后,不管怎么說,都沒有露出頭來。

  我給兩個小孩兒摸過筋骨,發現都沒有什么資質,即便是將他們給送到茅山之上去修行,終身恐怕也未能觸摸炁場奧義,便也就讓他們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這也未免不是一種幸福。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催,雖說家里心靈的港灣,但是除了父母和姐姐,離家多年的我對于龍家嶺的一切都感覺到是那么的陌生,兒時的玩伴此刻都已經結婚生子了,沉重的生活壓力讓他們顯得格外蒼老,與我見面的時候,過分的謹慎和恭謹也讓我十分難受——當年的龍根子聽說南下打工去了,他婆娘驕傲地告訴我,說她男人在建筑工地里面做活,一個月能夠那一千多,這可不比公家人少;王狗子則在家,他在外面干活摔斷了腿,行走不便,日子過得格外艱難。

  至于羅大屌一家,聽說已經搬出麻栗山去了,攆山狗上次回來吃酒,說他現在住在贛西鷹潭,三進三出的大院子,日子過得不知道有幾多爽呢。

  說起來,羅大屌可是龍家嶺第一號出息人物,反而是早已進入公門之中的我,因為太過于低調,而且很少歸家,反倒是沒有他那么有名聲。

  我在麻栗山待了三天,除了陪伴父母之后,便在房間里面推算神池大六壬,這才曉得李道子以及小顏師妹家里的那只大鸚鵡,反復對我說過的大劫,便是應在了此次黃河入海口的河邊之戰中,盡管我并沒有受到大多的傷害,但是跟我最親近的一群人里,則大部分都已經被我所波及,特別是與我情同手足的努爾,他更是受到了無妄之災,明明處身于相對來說最為安全的陣中,卻反而離奇失蹤了去。

  說起來,這些都是被我所波及的無妄之災。

  我并沒有在龍家嶺待多久,這個魂牽夢縈的家鄉除了我的父母親人之外,已經再沒有我所留戀的東西了,第四日我前往五姑娘山的神仙府中故地重游之后,決定不再留在這里,而是前往茅山。

  我去茅山,除了心中太過于乏累和迷惘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將張大明白的遺物送回。此番回山,我并沒有通知任何人,徒步從龍家嶺出發,一路經過了長沙、南昌、池州、宣城等等城市,足足走了一個多星期,方才到達了茅山門中。這一路走來,我的心中充滿了無數負面的情緒,不過瞧見沿途的風景以及人情風物,又似乎能夠讓悲慟的心靈得以洗滌,不知不覺,茅山便在了眼前。

  進了山門,重回茅山,宗門之內依舊還是一片仙山寧靜之色,符鈞得到消息趕來迎我,在得知我的目的之后,有些擔憂地看了我一樣,低聲說道:“張巍可是茅師叔最為得意的弟子,當作兒子一般,他要是聽到這個消息,可不知道會如何難過呢……”

  茅山與世隔絕,尋常事少有聽聞,茅同真師叔不曉得張大明白之死,也屬正常,不過凡事終須面對,我讓符鈞給我帶路,一路來到茅師叔的火云殿中。

  茅師叔在殿中修行,當得知了我的來意之后,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一雙眼睛卻陡然變得無比的銳利起來。

  我講述起了當地的情形,他便在旁邊一直默默地聽著,等我講完之后,他突然說道:“大明白死了,為何你會沒事?”

  茅師叔一語直戳我的內心,盡管我曉得這位被人稱作“烈陽真人”的師叔并非好說話的人,而且他與張大明白的感情如此深厚,必然會對張大明白的死提出異議,然而沒想到他竟然會這般的問,聽到之后,當時我頓時就是一陣語塞,過了好久,我也沒有多做辯解,只是沉痛地點頭說道:“沒有保護好張師弟,這是我的錯。”

  茅師叔閉上了眼睛,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了,過了好久,他才緩聲說道:“東西留下,你走吧……”

  他連眼睛都沒有睜開來,顯然也是有些遷怒于我了,我能夠理解茅師叔失去愛徒的心情,也沒有多做辯解,將張大明白整理過的遺物方才了殿前,接著起身離開,離開了火云殿之后,符鈞在旁邊頗為郁悶地說道:“茅師叔真是個一根筋的人物,大師兄你跟張巍關系不錯,當時倘若是有救,你怎么可能讓他這般神秘失蹤,這也不是沒有辦法么?”

  我搖了搖頭,嘆氣說道:“錯便是錯,無需多言,當初大明白與我一同下山,而如今我卻只能帶回噩耗,人家惱怒,我們還有什么資格挑理呢?”

  符鈞沒有多說了,我們出了火云殿,下山的途中正好碰上了楊知修師叔,他好像是去找茅師叔的,瞧見了我,熱情地過來打招呼,問我何事回山的,他怎么不知道呢?我說我剛剛回來,楊師叔立刻招呼我,說明日有空,可以去他那兒坐一坐。雙方寒暄過后,不再多聊,彼此告別,而符鈞瞧著楊師叔的背影,下意識地哼了一句道:“哼,得意什么呢?”

  符鈞是個老實人,難得有這般刻薄的時候,我有些詫異,問他為何會這般說,符鈞告訴我,說師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這些年來逐漸放手教務,不理俗事,弄得掌門一脈權力喪失,老是受到各種壓制和限制,十分難受,而這里面最讓人恨的,莫過于這位楊師叔……

  有人在的地方,便有江湖,朝廷之上,爾虞我詐甚多,而宗內之內,未必一團和氣,我能夠理解,不過也不想多問,只是聽著,然后點頭便是。

  下山已是日暮,我從符鈞那里得知師父近日是在后山閉關修行,并不在竹林小苑之中,當即前往看護后山的塵清長老那兒,留了一封信給他,讓他幫我轉交給我師父。折回之后,我在清池宮中專門留著的房間里面住下,前來拜訪我的師兄弟頗多,不過我卻無心應酬,讓符鈞擋了大部分人,等到半夜的時候,房門突然被敲響,我打開一看,卻是小師弟蕭克明,他從后山帶來口信,說師父要見我。

  時間已晚,按理說留待明日也是正常,不過師父這番半夜召見,卻凸顯出了他對我的重視,我當下也是讓小師弟領路,朝著后山走去。

  我這小師弟天資聰穎,不過性子卻有些跳脫,給人感覺有些不太穩重,一路上不停地問我外面的世界,各種各樣的問題,聽得人頭大,我的心情并不算是很好,勉強應付一番,總算是熬到了后山,塵清真人看守山門,瞧見我過來之后,讓蕭克明離開,接著帶著我在陣中疾走,拐了無數彎道,突然推開一扇門,讓我進去。

  前面一片迷霧朦朧,我推門而入,卻瞧見是一處山洞,我師父正好端坐在洞中巖石之上,朝我看來,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平淡說道:“孩子,你受委屈了!”

  僅僅是這么一句話,我的眼淚頓時就流了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