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九章 他鄉又遇故知

  這訛人的黑胖子砸落在地,自然是大快人心,要曉得這酒樓的招牌便是那五香脫骨扒雞,哪位食客過來不得點上一兩只來吃吃,誰曾曉得這家伙竟然用這種生蛆了的死雞來腌制,瞧見那散落一地的生雞,以及表皮之上那一堆蠕動的蛆蟲,在瞧見在一地碎屑之上哎喲叫痛的德勝齋老板,大家伙兒莫不是拍手稱快,為剛才那黑衣少女的果斷出手而歡呼。

  小白狐兒丟了一堆生蛆的死雞在地,還不罷休,從身后又拿出了一包香料擺在桌子上,大聲說道:“除了這生蛆的病雞,我還在他們后廚發現了這個——你們知道這是什么嗎?罌粟殼!什么是罌粟殼?這玩意就是做鴉片的東西,吃了會有毒癮的,這家伙就是用這樣的東西,做出來給大家吃的!”

  小白狐兒的話語讓眾人面面相覷,一個留胡子的中年人憤然說道:“難怪我總是覺得這家的扒雞比別家的好吃,原來是這個東西作怪!孫老四,你他娘的為了賺錢,連良心都不要了……”

  和鴉片、海洛因相比,罌粟殼內的有毒物質雖然含量不大、純度也不高,但其成分同樣包括嗎啡、可待因、那可汀、罌粟堿等三十多種生物堿,吃過了之后,身體會自然成癮,有一種吃了還想吃的感覺,食用的時候同樣也覺得味道無比鮮美,這當然不是因為扒雞工藝的問題,單純只是身體里面的毒素在作怪,孫胖子用這玩意來腌制扒雞,真的是狗黑心的。

  然而就在小白狐兒慷慨激昂,旁人群情激奮之時,我的注意力卻集中在了那個胖揍孫胖子的黑衣少女身上來。

  因為我發現一件事情,這個女孩子,居然就是當天我在濰坊參加慈元閣舉辦的拍賣會時,在眾目睽睽以及天下幾大高手的注視下,將價值等同于一億人民幣的飛劍搶走的黑衣少女洛飛雨。對,沒錯,就是那個自稱洛飛雨,然后用血遁逃過一字劍追擊的女孩兒,先前的她許是坐在角落,所以我并沒有瞧見,不過當這店家被揭穿了的時候,她卻站了出來,對那孫胖子進行了一頓暴揍。

  她打得孫胖子哭爹喊娘,一開始別人還紛紛叫好,看到后來那孫盤子躺在地上,有進氣沒出氣,不由得都感到有些害怕,紛紛從酒樓離開,而我也不想眼睜睜地看著一條性命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當下也是走上前去,對那黑衣少女說道:“洛小姐,別打了,出了人命可不好。”

  聽到我說出了她的姓氏,那小女孩兒終于停手了,回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然后說道:“你認識我?”

  我拱手招呼道:“對,那日你在濰坊奪劍,我適逢其會,正在現場。”

  洛飛雨秀眉一皺,揚眉說道:“怎么,你是想替慈元閣出頭,將劍給討回去么?”

  我聳了聳肩膀,擺著手笑道:“我可沒有這般急公好義,你洛大小姐能夠從慈元閣防衛森嚴的拍賣會現場將東西給奪走,并且避開了一字劍黃晨曲君的追殺,我又是何德何能,能夠替他們出這個頭?再說了,你不是說這飛劍是你外公送給你的么,既然如此,物歸原主,也算是一件不錯的事情,成人之美,這點小事我倒還算是清楚的。”

  我說得公正,那洛飛雨皺起的秀美舒緩了一些,手指朝著我點了一下,認同地說道:“你人不錯,比那些喊打喊殺的混蛋強多了。”

  能夠在一字劍和無塵道長眼皮子底下逃脫的偷天大盜,而且還是這般小小的年紀,我自然是有興趣與她結交,談一點兒底細的,然而還沒有等我上前套近乎,旁邊卻走來一個搖著玉扇、溫婉如玉的翩翩佳公子來。

  那人朝著我頷首笑道:“飛雨,你可別小瞧了當世英雄,你面前的這位大叔,可是當代茅山大師兄,宗教總局特勤一組的組長陳志程,這一位斗過無數魔頭,立下不世奇功,當年為了搶他做徒弟,茅山的掌教真人和邪道巨擘天王左使還曾經決戰茅山之巔,最后那陶晉鴻先走一步,十年布局,他方才最后投入茅山門第——當今天下間年輕一輩的英雄豪杰,要細論起來,便不能繞過他!”

  聽得那人介紹,洛飛雨這才恍然大悟,指著我說道:“哦,原來你便是那個被傳說兇神惡煞、殺人如麻的黑手雙城陳老魔啊?咦,看著也不怎么兇嘛?”

  被人這般說著,我不由得苦笑,對那翩翩佳公子拱手說道:“原來是邪靈教四大公子中的依韻公子,多年未見,風采依舊啊!”

  原來這人便是當年我幫助白合轉生的時候遇到的依韻公子尚晴天,當日我與他并肩攜手,共同驅除了魔頭轉世,時至如今,一晃不知道有多少個年頭了,他已然是當年的那般模樣,青春年少,神采奕奕,反倒是我,這些年來在機關奔波忙碌,蹉跎歲月,平添了幾分風霜。聽到我一眼認出了故人,那依韻公子擺手苦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邪靈教四大公子啊,我正正經經的企業家,我這里有臺胞證的,你亂講,我可以告你誹謗的!”

  近日來邪靈教活動頻頻,名聲頗為難聽,有一種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感覺,聽到我這般說,他立刻矢口否認,撇開了關系。

  尚晴天是寶島國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小兒子,而尚正桐則與邪靈教的天王左使有聯姻關系,所以有人牽強附會地將他稱之為邪靈四大公子,這也是應有之事,不過并不能將尚晴天認為是邪靈教的人,事實上尚正桐在寶島臺灣的地位,跟我們這邊總局的王紅旗,以及民顧委的黃天望是一般的,而他真正論起來,反而是帶著臺灣太子黨的背景,雖說我們這邊跟對岸政治上有些對立,但是為了經濟發展,還是蠻歡迎臺灣同胞過來投資辦廠的。

  簡單來說,沒有理由,我拿這背景復雜的尚晴天沒有任何辦法。

  不過此刻的我也是無官一身輕,倒也沒有太多嫉惡如仇的態度,聳肩說道:“是么?不過你剛才說的,也有一點兒錯的,那就是此刻的我已經不再是宗教局的官兒了,兩個星期以前,我已經掛印而去了,此刻也就是平頭百姓一個。”

  尚晴天并不意味,而是問道:“哦,這樣啊,是不是上次最近魯東發生的那起蝗災案?我聽說你的人損失還是蠻嚴重的……”

  他的語氣平淡,不喜不悲,我看不錯什么情緒來,于是點頭說道:“你的消息倒還是滿靈通的。”

  尚晴天說道:“節哀啊。想在大陸這邊混,自然什么都得知道,不過你放心啊,我純粹是好奇,別的什么都沒干啊,我在南方省那邊有工廠、有產業的,可不敢惹那么一身腥臊。”

  我和尚晴天這邊聊得熱烈,旁邊的洛飛雨和小白狐兒都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我這才將小白狐兒介紹給兩人,相互寒暄過后,我問他們道:“人也給打了,你們若是想要等派出所的警察過來給你們做筆錄呢,就留在這里;如果不想,正好我們也沒有吃飯,不如我們換一個地方聊吧?”

  洛飛雨這時終于可以插話了,叉著腰說道:“去,同去,剛才吃了一點,不過都吐出來了,我們趕緊走,別警察來了走不脫。”

  四人不再理會混亂的酒樓,從正門離開,在我和尚晴天稍微聊了幾句話的時候,洛飛雨和小白狐兒已然將圍上前來的幾名幫閑給打趴了下,倒也沒有人過來攔我們。我出了門口,朝剛才說話的那個中年胡子問了附近一家還算是不錯的正宗館子,然后四人匆匆離去,到了地方,發現的確不錯,四人要了一個二樓臨窗的雅間,點了店家幾個拿手菜,不過當小白狐兒再點了德州扒雞的時候,洛飛雨和尚晴天卻始終沒有對那盤菜下一筷子。

  看來他們這是對德州扒雞有心理陰影了。

  吃著飯,四人聊著天,相互探著底,不過我很快發現對方這一男一女,都是當世間罕有的聰穎之人,說話渾然無漏,沒有露出半點破綻來,如此小心翼翼,倒是無趣得緊,于是我便也收起了摸底的心思,而是將注意力轉到了那桌上美食去,這一吃才發現,果然是號稱“天下第一雞”的佳肴,盛名之下,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吃起來五香脫骨、肉嫩味純、清淡高雅、味透骨髓,連我這般沒有什么口腹之欲的人,也忍不住頻頻動筷。

  吃過飯,撤去殘羹冷炙,我們喝了點茶,談及當年分別之后的情景,尚晴天苦笑,說當日不過是一時好奇,跟著別人去看個新鮮,結果損兵折將不說,還被家人責罵,灰溜溜回到臺灣,禁足了兩年,要不是學有頓悟,可還得給關著呢。

  談及他父親,我不由得心生好奇,問起了臺灣當今的修行者狀況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