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章 誰都有辛酸事

  半個世紀以前,我們“一衣帶水、世代友好”的鄰居日本發起了一場侵華戰爭,積弱百年的中華民族遭到了最嚴重的危機,面臨著亡國滅種的結局,一時間天下風云斗轉,無數熱血男兒奔赴前線,戰死沙場,而在修行界中,也不乏慷慨激昂之士,紛紛從山林、鄉野以及秘境之中走出來,找到值得信任和托付的陣營,借以報國,而在抗戰勝利之后,這些人又分為了兩個陣營,同室操戈,最后一方奠定勝局,問鼎中原,而另外一方則遠走臺灣,偏安一隅。

  尚晴天的父親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去的臺灣,與他一同前往臺灣的,還有一大批的頂尖修行者,要曉得,當初最有天子氣象的,可是那位在黃浦江起家的蔣公,誰曾想三大戰役,風云陡轉,兵臨城下,改換門庭已然來不及了,畢竟沒有幾人有龍虎山這般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定力,故而只有倉惶流落海外而去。

  同樣前去的還有許多鼎鼎有名的人物,這其中我所了解的,便有當年孔府的主人,以及其它頂尖家族的高手,而這些人在臺灣開枝散葉,必然也是形成了與我們這邊所不同的氣象,我常聽人談及,故而也難免有些好奇。

  談到這件事情,尚晴天自然最有發言權,他告訴我一件事情,那就是盡管隨著數十萬潰兵逃亡臺灣的修行高手如過江之鯽,不過臺灣畢竟地小,可以登高而修的名山勝景太過于少,而且因為某些政治性的問題,所以很多強大的修行者都在兩蔣時期離開了臺灣,一部分南下香港、澳門、東南亞各地,一部分則前往歐美,一部分則前往阿拉伯、非洲地區,而另外一部分人則小隱隱于市,只有一少部分像他父親那般的人,方才最終一直在國府行事。

  不過近年來權力更替,而前身為“編聯會”、“公政會”的民主進步黨逐漸活躍于公眾視野,他們講究權力均等,質疑類似這種的特殊部門,所以他父親也正式下野,不再多問政事,基本上也是在養老等死了。

  尚晴天說起自己父親的時候,并不是很客氣,顯然雙方的關系并不是很好。不過這都是別人家的家務事,我也不便細問,方才曉得因為種種緣故,原本世居中原之地的修行者已然走出國門,在世界各地開枝散葉了,這些人里面不但有著佛、道、儒、巫等各個流派的精修大拿,而且還都是當世間鼎鼎有名的人物,不過這里面有很大的一批人物是懷著失敗者的心情離開的,對于這個國家、這個政權的態度到底如何,還不得而知。

  當然,這些都是茶語飯后的閑話,我問起尚晴天為何會出現在這里,又為何會跟這位讓人驚嘆的洛飛雨小姑娘走在一起,他便笑了,說他跟洛飛雨沾親帶故,有點兒親戚關系,雙方也是偶遇,于是相邀一同游玩而已。

  問及我接下來的行程,我搖頭表示不知道,按照我的想法,自然是有意前往更廣闊的天地去見識一番的,不過我雖然并不在官場了,但是有一些規矩卻不得不遵守,譬如出國,這個必須要得到有關部門的批準才可以,而且手續十分繁復,倒也沒有意圖,但聽到他這般一說,倒也挺想去臺灣那片土地上面看一看的。

  尚晴天聽到了,當即對我發出了邀請,說倘若真的有一天我去了臺灣,他便給我當導游,阿里山、日月潭、孔子廟、臺北故宮……地界雖說是小,但是可玩可看的地方其實還是蠻多的,特別是臺北的小吃夜市,以及熱鬧的街區,都是蠻值得一看的。

  一頓飯談了許久,不過大多時間都是我與尚晴天說話,那個讓所有人刮目相看的洛飛雨就像跟著鄰居家哥哥出來混飯的小姑娘,除了偶爾地與小白狐兒講兩句話之外,顯得格外的安靜,夜幕降臨,尚晴天起身結賬告辭,而我也沒有多留,畢竟雙方雖然頗為投緣,但畢竟并不是一路人,故而大家就此別過。

  瞧見兩人的離開,在旁邊一直都不怎么聊天的小白狐兒突然對我說道:“哥哥,我從整個人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很獨特的氣質。”

  我訝然,問她說道:“哦,什么氣質?”

  小白狐兒撓著頭說道:“我也不懂,不過這種氣質我從你、那個壞蛋彌勒和梁大哥身上也感覺到過,總結來講,那就是日后必然成為一代英雄、或者梟雄的氣質……”

  我搖頭笑笑,并不說話,沒想到小白狐兒那是道心通透,當年的這話卻是一語成讖,實在是讓人詫異,不過這都是后話,暫且擱下不談。

  我們在德州待了一晚,第二天繼續踏上行程,事實上這一路走來,我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地,基本上是走到哪兒,就算是哪兒,并不會做一個詳細的計劃出來,而到了德州之后,小白狐兒提議說不如東進,重回東營,去祭奠一番犧牲在黃河口邊的戰友。她的提議得到了我的贊同,東營蝗災一案是我人生中的轉折,從春風得意到分崩離析,僅僅只用了幾天時間的功夫,我不但失去了相伴數年的戰友,還永遠失去了一生的兄弟努爾。

  不但如此,曾經與我一見如故的小觀音也自刎而死,這樣的慘劇每每回想起來,我都夜不能寐,這也正是促使我最終做出了跳出局中的決定,準備趁著自己還未老去,多認識一下我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

  過幾日,我們重新回到了黃河口鎮,來到了當日戰斗過的那片河灘,經過這兩個月的時間,這里已然不見當初蝗蟲遍地的景象,荒涼的河灘之上風聲呼呼,海風從渤海灣中徐徐吹來,沒有人知道兩個月的某一天,曾經有一群人為了生活在這片土地上面的人們,將自己的年輕的生命給奉獻出去。

  秘密戰線便是秘密戰線,它永遠都藏在人們所瞧不見的黑暗之中,圍著尋常人安穩寧靜的生活而默默奮斗著。

  沉默,但是偉大。

  我在黃河入海口待了三天時間,第一天祭奠死去的戰友,枯坐一日,體會人世間的離別之苦,第二天觀海,看那濁水與蔚藍交接之線,相互融合而成一體奇觀,第三日看沿途蘆葦蕩與漫長海堤,賞萬鳥翔集,體會生命的活力與張揚之美,三日過后,心中隱隱有些許頓悟,卻終究捉摸不得,便不再停留,逆流而上,沿河西進,過東營而不入,走濱州,至泉城,南下泰安,登高看泰山之寥廓,路過陰陽界風景區,隱隱覺得似乎有大拿鎮守,然而仔細一觀,卻又不得聞。

  魯東四雄,孔府、岱廟、嶗山和八連營,都是當世間鼎鼎有名的角色,那岱廟便在這泰山腳下,能夠給我這般感覺的,想必便是那岱廟之人,不過人家既然不肯出來相見,我也不強求,只是當做擦肩而過,緣分不到而已。

  過了泰安,繼續西進,差不多走過了魯東大半個境內,一路上的山山水水給人予無數的感悟,我和小白狐兒基本上都是靠著一雙腳走過來的,沒有用到任何現代的交通工具,鞋都磨爛了兩雙,在野外餐風飲露,渴了就喝點兒生水,餓了要么就買點兒饅頭,要么就摘點兒野果,實在饞了,便大大方方地找出不錯的酒樓,點當地的招牌菜,可勁地吃,修行者都是大肚漢,倒也不會有多浪費。

  不過這般闊綽的日子,一直走到了八朝古都開封,便算是到了盡頭,望著巍峨的古城墻,小白狐兒流著口水,非要拉著我去吃那著名的棒棒雞和開封拉面,然而我數了數錢包里面的鈔票,卻發現我從京都帶來的錢基本上已經揮霍光了,別說是那有名的小吃,便算是路邊的面攤兒,我們都吃不起了。

  小白狐兒花錢大手大腳,而我又不是一個會精打細算的人,自然也不曾算計這些,而這行走江湖之人,錢財也從來不是無中生有的,都是有著一些生財之道,有的吃了官飯,有的則傍上了財主,便比如名動江湖的一字劍,他也在擅做買賣的慈元閣那兒掛了個供奉職務,當然也有的人打著劫富濟貧的名號,從別人的兜里面摸些錢財,也能夠混上一段日子。

  不過這些我都沒有想法,身為茅山大師兄,好歹也是一專多能,自然不會忘記了身上的手藝,琢磨了一番,我的想法是游歷天下,總得操持點營生,橫不能一路討飯過去,于是便用藏在鞋子里的那一點兒錢,去布店扯了幾尺青布,用借來的毛筆寫了兩個大字“算命”,下書曰:“問財問喜,算命得知;結婚合年命,兒童取八字。”

  落款依舊兩行字:“鐵齒神算陳,不準不要錢。”

  寫完之后,便在開封一處賣古玩舊貨的街道上面挑旗行走,沒想到這招牌剛剛一亮出去,便立刻有人找上了門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