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一章 明朝弘治澆黃

  事實上因為我的面相并沒有太多仙風道骨的感覺,故而一開始將這旗子給挑起來的時候,并沒有得到認可,走在那條叫賣古董、舊物和民俗風物的長街之上,看的人雖多,但是過問的人并沒有多少,大家都是抱著一種異樣的目光瞧著我和旁邊的小白狐兒,覺得奇怪。

  不過他們奇怪,也不是沒有理由,畢竟一個風塵仆仆、身穿著老式灰色中山裝的青年帶著一個玲瓏剔透的嬌俏少女,再加上一面龍飛鳳尾、幾近畫符一般的旗幡,著實是有些怪異,俗話說得好,那叫做“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連一點兒仙風道骨的飄逸胡須都沒有,也好意思叫做“鐵齒神算”?

  懷著這樣想法的人多著,故而連我保證的那“不準不要錢”都不管用,大家都采取那敬而遠之的態度,遠遠圍觀著。

  小白狐兒肚子餓得咕咕叫,一臉郁悶模樣,終于曉得這會跟著我出來,那算是吃苦了,不過我卻并不著急,挑著這旗幡在長街之上,來回走了三圈,也算是正式登場了,完畢之后,瞧見東門邊那古廟旁邊,有著好幾個算命攤子,有禿頭的和尚,有戴著墨鏡、容貌猥瑣、披著個長袍充道士的算命郎,甚至還有那帶著斗笠絨帽的黃教喇嘛,可謂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我也不管了,自個兒找一地,便坐下去,閉目打起了坐來。

  要曉得這算命可是一門真本事,不但需要能掐會算,而且還需要懂得察言觀色,言語誘導,如此方才能夠信服別人,也才能夠讓人乖乖地將兜里面的錢鈔給掏出來,我初入行,雖有硬本事,但是需要學得還多著呢,可不能就這跟劉老三那廝瞎談幾頓之后,就啥都明白了。

  我一邊打著坐,一邊支楞著耳朵聽旁邊那些同行講經布道,運行了兩個周天,突然聽到跟前有人絮絮叨叨,抬頭一看,卻是一個三四十歲的矮個兒男人,小眼睛,塌鼻梁,一邊眉毛粗,一邊眉毛細,正一臉諂笑地看著我呢,當下一愣,扭頭看了小白狐兒一眼,這小妞兒捂著肚子氣咻咻地說道:“人家叫你大半天了,我價格都給你談妥了,你倒是趕緊醒一下啊?”

  價格都談好了——多少錢?

  我瞧了一眼那小眼睛,端坐在地,慢條斯理地問道:“求什么呢?問財聞喜,情感因緣,前塵往事,八字合算,子女取名……只管道來。”

  街頭擺攤算命的這些個路子,我閑暇之時,也曾經聽劉老三當做故事一般地講過內中詳情,所以倒也能夠說得順溜,然而那矮個兒男人卻搖頭說都不是,接著又討好地問道:“大師,我就是有難了,想著您能幫著指條明路……”

  我別的不問,瞧見他這么一副模樣,繼續緩聲說道:“有難?哦,我倒是有個好奇,這滿大街的算命先生你都不找,偏偏光顧我這兒,這是什么原因呢?”

  矮個兒男人雖然臉上帶笑,但是愁眉苦臉的,一副倒霉樣,拱手說道:“實不相瞞,老哥我叫李特醫,就是這條街上的老商戶,做古董搗騰買賣的,街上這些個算命先生,我個個都認識,幾斤幾兩,心里面也大概有個數,我的難處,他們應該是解不了。不過我剛才瞧了一下,大師您這字兒,一看這就知道是有功底的,而剛才您在這兒一坐,我愣是看著好像是虛影一樣,就曉得您這可是有真本事的,這不就眼巴巴地趕過來了么?”

  李特醫竹筒倒豆子,倒是說得清楚,我看了他一眼,果然不愧是搞古董這個行業的,別的不說,看人的眼光倒是蠻準的,雖然不知道小白狐兒跟他談了個什么價錢,但是我這“大師”的身份,談錢未免過于落入俗套,于是便也不問,點頭說道:“不錯,頭腦清楚,今天開張就你了,說吧,什么難處,你講來我聽聽。”

  “好嘞!”

  李特醫歡快地應了一聲,左右一看,然后對我說道:“大師,您這兒人來人往,說話都聽不到聲,小店就在前面幾步路,不如您移駕,到我那兒喝杯熱茶?”

  我還沒說話,旁邊的小白狐兒便自作主張地替我答應下來:“好呀,好呀,你那里有沒有什么吃的啊,我中午飯都沒有吃呢……”

  這話兒可是將我們的底細給露出去了,矮個兒李特醫猶豫地看了我倆一樣,然后干笑著說道:“有,自然是有的,小師傅你要吃些什么,只管告訴我,我一會兒叫鋪子里的伙計買去便是了。”他這也不過是句客套話,然而小白狐兒倒也是個自來熟的性子,點頭說道:“這樣啊,那不如你叫人去買點兒小籠灌湯包、桶子雞、棒棒雞、開封套四寶和拉面,各來雙份就行了——啊,不麻煩吧?”

  話都說到這兒了,李特醫也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強顏歡笑著說道:“不麻煩,很方便的,兩位先跟我回鋪子里去,其余的事我叫伙計干就是了。”

  在李特醫的盛情相邀之下,我們來到了他的古董店,店面并不算大,不過瞧見柜臺上面擺著的瓶兒罐兒的,看著倒也蠻有意思,李特醫在門面那兒招呼了一聲,接著帶我們到后面的堂屋飲茶,敬過一杯之后,開始對我說道:“大師啊,我這個問題呢,說起來有點兒復雜,長話短說呢,就是前陣子我去豫南的農村里面走村竄巷,收購廢品古物,結果從一個村子里收到一個瓷罐,看著好像是明朝年間的官窯,于是就用低價給買回來了……”

  他說到這里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我則朝他拱手說道:“恭喜李老板撿到漏了,發財啊!”

  李特醫搖頭苦笑道:“我一開始也覺得自己是撿漏賺大錢了,那個時候的物件,而且還是官窯,盡管賣相不好,但是這開張一下,也能夠讓我吃半年的了,所以心情特別高興,沒想到回來之后,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夜夜都在做噩夢,眼睛一閉上,就仿佛瞧見了一個銀發邋遢老太婆在我的眼前晃悠,那老太婆滿臉浮腫,眼球都要掉下來了,丑得人都惡心,整晚整晚地對我說些奇怪的話,什么好冷啊,不孝之類的,弄得我都快要發瘋了。”

  我摸了摸下巴,不動聲色地說道:“哦,然后呢?”

  李特醫瞧見我反應平淡,并沒有感覺到什么恐懼,特意解釋道:“大師,我講的是真的呢,要是一晚上,那我也就算了,就當是日思夜想吧,不過最近這段時間,幾乎一睡著就出現,接著就把我給嚇醒了,弄得我沒日沒夜地流虛汗,睡不著,整個人都給弄垮了,一開始我還知道原因,后來找人一打聽,都說是那瓷罐搗的鬼,這事兒一傳開了,別人就都不敢買了——貨砸在手上,也沒所謂,關鍵是我都沒打算掙錢了,直接扔到了野地里,奇怪的事情是……”

  他臉上露出了十分驚恐的表情,顫抖著聲音說道:“沒想到,那東西在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卻又出現在了我的鋪子里——大師,求求你,幫幫我吧,我別的都不求,就想睡一個好覺,踏踏實實的,眼睛一閉,什么夢都不要做,睜眼就是第二天的陽光照到屁股上!”

  我應付地“哦”了一聲,以表同情,接著不動聲色地問道:“這么說,你覺得就是那個從鄉下掏來的瓷罐兒給你帶來的霉運了?”

  李特醫點頭說道:“對,就是那玩意,自從我帶回來之后,什么奇怪的事情都發生了,不是它,還能是什么?”

  對于李特醫的話語,我不置可否,出聲說道:“哦,那么那瓷罐在哪里,拿過來,我幫你瞧一瞧到底是不是那邪門的玩意兒。”

  李特醫點頭認可了我的說法,回頭喊道:“大昂,李大昂?你幫忙找一下,那東西現在回來了沒有。”

  他叫了兩聲,接著一個憨厚的伙計走進了房間里來,將那瓷罐給放在了我們放杯子的茶幾之上,然后甕聲甕氣地說道:“在剛才那堆書畫里面找到得,老板,你昨天將它丟到哪兒去了,聞起來臭烘烘的。”他說著話,我則低頭看,卻見這瓷罐陳舊彰然,整器熟透,胎體勻稱,金黃色之蛤喇寶光綻放,上面一對鯉魚躍然而出,著實有些意思,我雖然并不是很懂行,但是卻曉得這必然也是一不凡之物,瞧這模樣,說不定真的就是明朝六大器種之中的弘治澆黃呢。

  論古董,我自然不如那專門從事古董生意的張特醫熟悉,不過當我伸出手,在這瓷罐瓶身之上稍微地摩挲了一下,便感覺某個地方有些不趁手,仔細一看,卻見那瓶頸之處,竟然有幾點凝固的血漿之物。

  我仔細一摸,卻渾身一陣冰寒,眼睛頓時就凝聚了起來。

  好寒的瓷罐呢,這里面,恐怕并不正常呢。

7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十一章 明朝弘治澆黃”

  1. 回復 2014/12/22

    黑貓1

    等不及了,快更啊

  2. 回復 2014/12/23

    我第一

    真他媽的精彩啊來南京我請吃飯

  3. 回復 2014/12/24

    心雪

    一直在追看。。。。。。

  4. 回復 2014/12/24

    嗯嗯!

    真好看!!希望快點更新!!

  5. 回復 2014/12/24

    guai乖乖

    嗨小佛咋就不能定時更哪?不是還沒寫完吧!

  6. 回復 2014/12/24

    虎皮貓大人

    生蛋快樂啊,佛爺,四天沒更了

  7. 回復 2014/12/25

    黑貓1

    為啥更新這么慢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