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二章 修道需順自然

  這瓷罐瞧那模樣,確實是個不錯的寶貝,不過上面陰氣十足,我用手掌摩挲著上面殘留的那幾點黑色殘留物,感覺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的話,估計就是噴濺的鮮血,而就是這幾點精血,使得瓷罐被附著了某種陰魄之力,當下也是心中明了,回頭對著這李特醫說道:“李老板啊,貪心惹大事兒,這罐子倒也還是真的有講究呢,你打算怎么辦呢?”

  李老板完全沒有主意,詢問我道:“不是,大師,您說怎么辦,那就怎么辦唄,我就是想將這玩意給送走,睡個好覺,別的怎么都成。”

  我圍著這瓷罐走了兩圈,這才慢條斯理地說道:“其實呢,法子倒也蠻多的,我可以幫你將這瓷瓶給凈化一下,將里面附著的陰靈給超度了,瓷瓶歸你,至于是收藏,還是賣個好價錢,這些都隨你;另外你若是感覺觸景生情,我幫你將這罐子給處理了,也是舉手之勞的事情——事實上,你直接將這罐子給砸碎了,估計也不會發生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李老板連忙擺手,苦笑著說道:“不、不、不,做我們這行的,拿這古董物件當混口飯吃的玩意,雖說迎來送往,買來賣去,但是這玩意能夠傳承幾百年,留到今天不容易,我不管怎么說,也不能將這樣的好東西給毀在手里面不是——做人啊,心里面總是得對一些事情存著敬意,您說是不?”

  我點了點頭,三人行必有我師,李老板這一番話倒是讓我心中略有感悟,當下也不糾結,讓人將這房間四周的門窗給封起來,透光的地方拿那簾子給封上,一切完畢之后,我讓他供奉了三柱線香,靜靜等待那香薰十來分鐘,將場中的炁場給鎖定了之后,這才頗為嚴肅地念誦起了“祝香神咒”,嘗試著與附著在這瓷罐之上的陰靈溝通。

  然而有意交流,但是上面的那東西許是因為太過于薄弱的緣故,白天的活躍度并不算高,所以根本就無法溝通。

  我嘗試了好一會兒,一直都沒有感受到一點兒回饋,心中不由得有一點兒惱怒。

  我們知道,這所謂的陰靈之物,實際上就是人死之后,心中的不舍和對這個世間的執念凝聚不散,寄托于某一處,最終形成的一種存在,這種東西有人將其稱之為鬼,有的人則把它叫做幽靈,不過對于我們來說,其實都不過是一種最基本的東西,便如同光、電和磁場一般,它一般來說會在不久之后就自行消散,而只有執念特別嚴重,或者人為而成的東西,方才會一直存留下來。

  我摸過這瓷罐,上面陰氣十足,顯示這上面必然是有著這樣的東西存在的,不過它不與我交流,一來有可能是太過于弱,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鴕鳥戰術,拒不交流。

  無論是什么,都并不知道我太多的關注,我瞧見小白狐兒捂著肚子,一臉苦惱的模樣,便準備直接施展手中雷意,將其湮滅了去,然而就在我正準備下手之時,那上面卻傳來了一陣悲鳴之聲,這種感覺讓我心中一陣蕩漾,不由得停了一下,旁邊的小白狐兒瞧見我并沒有下手,有點兒奇怪,問道:“哥哥,你干嘛啊,趕緊凈化完,我們就去吃飯啊……”

  我搖了搖頭,然后對李老板說道:“情況有點古怪,這樣吧,我們等到晚上再看看,興許會有別的發現。”

  先前小白狐兒將牛皮給吹了出去,說不過是手到擒來的活計,然而此刻瞧我一臉嚴肅,李老板頓時有些心虛,苦著臉說道:“大師,你別嚇我啊,我這事兒是不是沒得救了?要是,你可得趁早告訴我啊,我這一大攤子的家業,可得提前交待呢,不然那些臭小子將我的家產都給分光了,我找誰說理去?”

  我擺手笑道:“事情其實很簡單,不過我總感覺這里面有些故事,所以想等到晚上陰氣稍微充裕一點兒的時候,好好尋根問底一番。”

  李老板瞧見我說得輕松,臉上的憂愁方才減少許多,而這時他派去的伙計也將小白狐兒點的菜給帶了回來,當下也是招呼我們吃飯,十分熱情,我吃得不多,倒是小白狐兒盡顯吃貨風范,眾目睽睽之下,將這些大分量的食物給一掃而空,著實讓人詫異,瞧見她這一副好幾天沒有吃過飽飯的模樣,李老板眼神有些不對勁,似乎在懷疑我們的身份——倘若真的是大師,何至于像現在這般饑餓?

  吃過飯,李老板便帶著我們游覽了這條在開封還算是比較有名的古貨街,大談自己發家的心路歷程,我左右瞧了一下,發現這李老板雖說算不得這兒頂尖的一批店家,不過瞧那規模,也是中等偏上的一批人,倒也算得上成功人士。

  如此匆匆一天過去,到了晚上,李老板也不回家,陪著我們待在古董鋪子里,幾人在房間里面靜坐到了深夜,子時剛到,我便站起了身來,灑落幾滴凈水在旁邊,接著再次持咒念語,沒多久,那端放在桌子之上的瓷罐不停地搖晃起來,我伸出手,平放在瓷罐之上,念念有詞,試圖與其溝通,果然能夠感受到一股膽小怯懦的意識附著于上,似乎想要與我交流,然而又顯得有些小心翼翼,十分恐懼。

  感受到了這樣的情緒,我才曉得這陰靈并沒有什么惡意,只不過是有一些執念未了,方才會停留人間,我先前若是直接將其給泯滅抹殺,固然沒錯,不過卻也難免有些粗暴,然而當我嘗試著與這股陰靈仔細聊一聊的時候,方才發現它并不能與我溝通交流。

  一般來說,陰靈分為很多種,宛如王木匠、白合那般有形有靈的少之又少,更多的便只是一股意識,若有若無,現在也是一樣,我看不到、摸不著,盡管我能夠將其除去,不過經過下午的那一絲憐憫,我心中已然不在有那種騰騰殺心,反而是回憶起了當年初見李道子之時,他將那幾頭野狼放走時所說的話語。

  天有好生之德,而人若是想要在修行之上取得成果,必然就要克制住自己的殺戮之心,特別是生靈,要對一切生命都懷著一種敬畏之心,這般方才會感悟到某種世界。

  無從交流,我也并不著急,在差不多確定好了之后,我問李老板說道:“那夢,你再講來給我聽聽。”

  噩夢是李老板一段不愿意回憶起來的記憶,特別是在這般靜寂的深夜里,不過他依舊還是講起了那個滿頭銀發的邋遢老太婆,以及她哭哭啼啼的哀鳴聲,我閉目想了一會兒,突然提議道:“李老板,從你不愿意毀掉這件明代的古物起,我就覺得你與普通的商人并不一樣,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我這里提一個建議,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做?”

  李老板略微一愣,然后對我說道:“大師,你請講。”

  我點頭說道:“其實這事兒也挺簡單的,你夢里面的那個老太婆,或許并不是想要謀害于你,其實她也有可能只是想讓你幫忙傳個信息,而因為某些原因,比如磁場相近的緣故,她也就只有認準了你。我是說,如果你想要一勞永逸,不如告訴我你收到這件古物的那個村子在哪兒,我們連夜趕過去,去哪兒瞧一瞧,那就什么都曉得了,你看行不?”

  李老板猶豫了好一會兒,打量了我和小白狐兒幾眼,這才艱難地下定決心道:“也好,反正我現在睡覺,也不過是做噩夢而已,還不如讓您陪著,將這事兒給解決了。”

  兩人說定,當下也不停留,李老板讓自己的伙計李大昂去找來一輛車,也沒有多做準備,朝著豫南行去。

  我和李老板坐在后排,一開始他還頗有些忐忑,然而沒過一會兒,居然就睡著了,那鼾聲震天,頗有一種打雷的感覺。我并不理會,一路閉目養神,而那村子離開封也頗為遙遠,那車一直開到了下半夜,接著換我過來看,到了凌晨六點多鐘的時候,停到了一處村莊的場院前,李老板帶著我們下了車,朝著村子后面一路行走,一直來到了村子中一戶還算是比較規整的院子前停下。

  李老板過去敲門,這時已然是冬季,天亮得比較遲,不過也差不多能夠瞧見一些景物,他瞧得急,聲音又有些大,而房間里面等了許久,方才傳來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聲音:“等等,作甚咧?敲死啊,家里死人了么?”

  這人說得不耐煩,而且開口就怕人,讓人感覺有些不太好相處,我抱著胳膊,在門口等候,沒一會兒,那院門打開了,走出一對四十多歲的夫婦來,那男人個子不高,一臉橫肉,而女人的面相則有些潑辣,不過雖然此刻長殘了,但是年輕的時候,應該也算是當地一枝花的水平。

  這兩人開了門,罵罵咧咧地看過來,結果瞧見了李老板,大叫一聲“媽呀”,慌里慌張地朝著屋子里跑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