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五章 歷史如此相似

  “董仲明?”

  我重復他剛才念出的名字,然后笑著說道:“你確定不是叫做董二狗,或者董小明之類的?”

  這么文氣的名字,我很難想象是那滿臉橫肉、舉止粗俗的董老二取出來的,然而少年郎卻驕傲地說道:“仲是‘伯仲之間’的‘仲’,明是‘諸葛孔明’的‘明’。”

  我有些詫異,懷疑地說道:“哎呀,還會用成語和典故呢,你不是說你沒有念過書么?”

  少年回答:“董老二沒有送我去讀書,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學么?我親生父親是董家村以前的民辦教師,他在我五歲的時候得了肺結核死了,董老二不能生育,又跟我爹沾親帶故,就把我過繼到他家,而我親娘則改嫁到別的地方去了——我爹留下一堆書,都歸了我,這些年我一邊放牛,一邊也有看著呢……”

  小白狐兒在旁邊插話說道:“四五歲的事情,你倒記得清楚。”

  這叫做董仲明的少年說道:“我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懂事了,他們對我又不好,說打就打,說罵就罵,我就沒有改口叫他們,就因為這事兒,他們一直都不喜歡我——哼,人心都是肉長的,他們但凡是對我好一點,我也不會叫他們叔嬸,結果呢,除了奶奶對我還一些,他們根本就是拿我當童工一樣使喚,我都對他們,心中只有恨,你把他們抓進去,我拍手還來不及呢!”

  這少年思路清晰,邏輯明確,說話也不想尋常農村娃兒一般的哆嗦,不怕生人,倒是個好苗子,不過我卻并不信他,只是笑著說道:“如果是這樣,那對你來說倒也是解脫了,你知道你親娘改嫁到哪兒了么,我幫你聯系一下,將你送到你親娘哪兒去。”

  少年搖頭說道:“我去找她干嘛?當初嫌我累贅,現在過去,也就是個小拖油瓶,人家未必想要見我呢。”

  我聽到他說得滿腹怨氣,想來對自己親娘當初拋下他單獨離去這事兒,心里面一直都有一個疙瘩,不過想來也是,為了自己的前程幸福,將自家兒子給丟到董老二家這樣的火坑里面,想來此刻只怕未必會接受他。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問他道:“那你有什么想法?此刻董老二夫婦被拘留了,等待他們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他們一離開,那房子、田地等家業都是你的,你住那兒也可以,不然就找個親戚投靠,這都沒問題,何必跟著我呢?”

  少年盯著我,然后咬著牙說道:“我想跟著你,學本事,以后不會被別人欺負。”

  我搖頭說道:“孩子,這收徒弟呢,是講究機緣的,一來我還沒有資格收徒弟,二來我現在四海漂泊,居無定所,也沒有辦法帶著你流浪不是,你現在最需要的不是跟著別人四處漂泊,而是需要去學校學習,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少年似乎認準了死理,盯著我說道:“我就跟著你了,你可千萬別趕我走,不然我真的沒地方可去了。”

  這孩子可憐巴巴的,不過我卻真的沒有這個想法,先是勸了一番,將他很執著,便不再理會,叫上旁邊一臉好奇的小白狐兒,兩人對著地圖,朝著那臥龍崗的方向走去。我們兩人步行,穿過鄉野,穿過田地,沿著鄉間小道慢慢地走,這所謂修行,其實也是在修心,讓自己去感受之間一切之景物,譬如風,譬如土,譬如樹林莊稼,譬如路上行人,所有的一切在我們的眼中都是與眾不同之物,唯有入世,方知世間疾苦與歡樂,方才能夠求得自己心中的道。

  我和小白狐兒這一路便都是這般用腳步丈量而來的,倒也并不覺得辛苦,不過小白狐兒比往日走得有些慢,而一個多時辰之后,她對我說道:“哥哥,那小孩兒還跟在我們后面呢。”

  身后有沒有人跟著,我當然知道,不過卻硬著心思不理會,想著走到那孩子意志崩潰為止,然而當我在轉彎的時候,用余光瞥了一眼,卻發現那孩子咬著牙,就是沒有放棄,我瞧了小白狐兒一眼,笑著說道:“怎么,你想帶著他?”

  小白狐兒點頭說道:“這孩子怪可憐的,咱們不如帶著唄——反正跟著你這一路走著,說句實話,怪無聊的,還不如拿他來操練操練,逗個樂子……”

  她的話說得我滿腦子的黑線,原來她之所以如此,卻是起了這么一個心思。

  我搖頭苦笑,沒有再理她,而是繼續走著,從中午一直走到了黃昏,我們來到了一條河邊,那銀亮色的河流蜿蜒向東,遠山之上的晚霞像金子一般鋪撒河面,波光粼粼,寒冷的大地在這一刻變得溫暖無比,我停歇了下來,從隨身的袋子里面摸出李老板給買的饅頭,遞了兩個給小白狐兒,接著握一個在手上,用那掌心雷的雷意微微一擊,這冷饅頭立刻有了一絲熱意,接著一點兒、一點兒的嚼進了肚子里。

  我吃得無比細致,不留一點兒殘渣灑落在地,每一口嚼多少下,這些心中都有著一定的規矩,吃了半個,我伸手掬了捧冷冰的河水喝下,再繼續地嚼過著。

  這是修行的一種手段,讓自己的身體接受苦旅,從而讓自己的精神得到升華。

  我吃著饅頭,而小白狐兒則朝著后面走了過去,找到了步履蹣跚的董仲明,遞了一個饅頭給他,說道:“喏,餓了吧,這個給你。”

  那少年倒也不客氣,接過來就啃,連吃了好幾口,這才嘴甜地說道:“謝謝小姐姐,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小白狐兒拂去額頭的一絲亂發,訝異地問道:“啊,你問我名字干嘛?”

  少年回答道:“滴水之恩,必當涌泉相報,小姐姐你把你的名字告訴我,我以后一定銘記在心,白天給你祈一百遍福,中午給你祈一百遍福,晚上又祈禱一百遍……”

  他說得認真,小白狐兒卻是噗嗤一笑,十分受用地說道:“屁大點兒的孩子,懂得可真不少,我問你,你干嘛一定要跟著我們?”

  少年指著我說道:“我想跟他學本事。”

  “學什么樣的本事?”

  “學能夠行俠仗義、不受人欺負的本事,這樣子的話,我以后就能夠自由自在地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那樣的本事,我也會啊,不如我教你咯?”

  “不行,不行!”那少年撥浪鼓兒一般的搖頭,說道:“他的本事好大,能夠跟我死去的奶奶講話,我要跟他學……”

  被這么大一點兒的小孩兒瞧不起,這讓小白狐兒很生氣,她站了起來,一個腳步,就朝著那小河的中間沖去,但見這小妮子踏著河面的波光,幾起幾落,便飛躍到了對岸去,接著又快速折了回來,驕傲地對著目瞪口呆的董仲明說道:“看看,我這本事,夠不夠你學?”

  少年沉默了很久,這才鄭重其事地說道:“不行,我還是要跟他學。”

  “為什么?”

  “我奶奶跟我說過,做人要專一……”

  董仲明將得意洋洋的小白狐兒氣得半死,而我聽著這倆小孩兒斗嘴,卻忍不住笑了笑。這是我最近這段日子以來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事實上,兄弟和戰友的離開,以及那十八劫一直都折磨著我,讓我心情郁結,總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禍星,稍不留意,便會害死別人,即便這些日子以來,我走馬觀花地游歷,卻一直都難以解脫那種痛苦,而此時此刻,終于感覺到了一絲陽光的溫暖。

  這世間,其實還是有著很多美好的事情,我們不能一直停留在過去,暫時的放下并不代表著我們的忘卻,而是另外一種紀念而已。

  想必努爾、張大明白和我的那些兄弟們,未必會希望看到頹廢、一蹶不振的我。

  想到了這里,我不再板著臉,而是回過頭,將與董仲明聊天的小白狐兒叫了過來,待她走到我跟前,我低聲說道:“尾巴妞,你原路折回,去董家村探一下這個小子的底細和風評,我在臥龍崗等你……”

  小白狐兒驚喜地說道:“哥哥,你是答應了?”

  我搖頭說道:“沒有,不過我得確認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在騙我……”

  小白狐兒欣喜地領命離去,而那少年猶豫了片刻,還是沒有隨著她一起離開。我吃過了饅頭,稍事休息,然后繼續趕路,一直走到了夜里十一點,方才來到了臥龍崗武侯祠,遙望著那青石樓牌,我也不進去,直接在了一個地方,席地而坐,閉目不語。

  董仲明一路跟隨,不敢與我搭話,小心翼翼地在不遠處找了一個地方,然后也坐著,然而這一路上十分辛苦,他沒坐一會兒,人便趴到在地,接著微微鼾聲響起。

  一夜無語,凌晨時分,小白狐兒趕到了武侯祠前,告訴我這孩子講的話并無出入,董老二確實只是他的遠方堂叔,對他也并不好。

  我站起身來,看著夜里受凍,蜷縮成一團的董仲明,思量了好久,不知道如何決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