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七章 河溝旁邊出手

  小白狐兒乃洪荒異種,天生自視過高,能夠入得她法眼的,自然都是不錯的高手,經歷過了剛才孫敬逸的結交之后,我便也曉得這處處都是江湖的道理,當下也是順著她指的地方瞧去,卻發現那兒空空如也,除了一面墻,啥都沒有。我以為是小白狐兒耍我,當下也是擰了一下她滑嫩的臉蛋,故作惡聲地說道:“敢騙我,你膽子可是越來越大了!”

  我和小白狐兒常常開玩笑,也習慣了,然而此刻的她卻并不承認,而是堅持說道:“真的是一個很有氣勢的青衣老頭,佝僂瘦小,面無表情,看過去的時候好像是虛影一樣,這樣的家伙,只怕是很厲害的角色呢。”

  我打哈哈笑道:“好了,真的很厲害呢,行了,這武侯祠也逛過了,香也燒過了,咱們走吧,離開這里。”

  小白狐兒見我不相信,頓時就氣哼哼地說道:“我去找給你看。”

  她說完這話,便朝著前面的轉角追去,她走得破快,眼看著人就不見了影子,我感覺追了過去,結果過了轉角,卻瞧見剛才說有急事的孫敬逸正背著手在那兒呢,小白狐兒在跟他說著什么,不過他直搖頭,我走上前去,卻聽到小白狐兒沖著他說道:“我哥哥來了,你跟他講一下,剛才這里是不是有一個青衣老頭走過去?”

  孫敬逸一臉茫然地說道:“什么青衣老頭,我剛才一直都在這里啊,什么也沒有瞧見呢?”

  他說得很真實,看樣子不似作假,小白狐兒又急又氣,那小姑奶奶的暴脾氣剛要發作,我趕緊將她給攔了下來,然后笑著對孫敬逸說道:“老孫,小孩子耍脾氣,你別介意啊,我這就帶她離開。”

  孫敬逸寬和地笑著擺手說道:“沒事的,我剛才是去交代一下冬祭的相關事宜,現在忙完了,你們若是有興致,我帶大家游覽一下武侯祠,親自給你們講解吧?”

  我搖頭說不用,我們這就離開了,不勞煩。

  我扯著小白狐兒離開這兒,出了門口,小白狐兒氣呼呼地對我說道:“哥哥,你也覺得我剛才在撒謊么?”

  這小妮子別的一點兒都不在乎,就關心一個信任的問題,我摸著她的頭發微笑,然后說道:“先前呢,我自然是認為你在跟我開玩笑,不過后來孫敬逸矢口否認說沒有的時候,我便曉得你剛才所說的應該并不會假,之所以剛才不讓你說話,是因為我曉得孫敬逸并不想讓我們知道那個人曾經出現在這里,又或者說他們之間有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東西,所以才會這樣說起。”

  小白狐兒剛才還滿腹的怨氣,這會兒聽到了我的話語,頓時就舒服了很多,問我說道:“哥哥,那他為什么要撒謊呢?”

  我看了一眼旁邊茫然不知的董仲明,然后對她說道:“為什么要撒謊,我剛才已經分析原因了,至于那個青衣老者是誰,有可能是黃家宗族過來的長老,也有可能是孫敬逸結交的高手,當然,也有可能是……”

  我一開始并沒有往著深處想,然而這話兒都快要說出口來的時候,卻被我剛才的那個猜想給驚到了。

  實力和氣勢,能夠讓小白狐兒看一眼就有種難以忘懷的人物,在黃家,有三個,一個是當代的黃家家主,也就是黃養神的爹,此人最是神秘,基本上沒有什么消息能夠外泄而出;再有一個,則是身處大內,民顧委的大人物黃天望,這人我認識,自然可以排除;而最后一個,則是……據說取代了舔菊右使聶武、成為現任邪靈右使的黃公望。

  荊門黃家之所有能夠有今天的名聲,靠的就是黑白兩道路子都通,這白道自然是坐鎮朝中、被譽為大內第一高手的黃天望,而黑道,則就是這位右使大人。

  倘若真的是這個人,孫敬逸自然不會將其人的底細告知我們。

  我將自己的猜測講給了小白狐兒聽,她立刻變得興奮起來,對我說道:“哥哥,右使唉,好大的官兒,你說我們要是把他給抓住了,送到宗教局去,那得是多大的功勞啊?”

  這小妮子一副財迷心竅的模樣,然而我卻只有報以苦笑,對她說道:“你曉得邪靈右使在江湖中的地位有多高么?你知道那位傳說中的黃門三杰之一到底有多厲害么?那樣的人物,說不定隨便伸出一根大拇指,就能夠將我們給碾碎了。別到時候人沒有抓到,反而弄得一身騷,而且還有生命之危,要真的如此,我們還不如錯過算了。”

  小白狐兒瞧見我這般說,小心翼翼地問道:“哥哥,你的意思是說,不管他了,他走他的陽關道,我們走我們的獨木橋?”

  我搖了搖頭,冷冷笑道:“按理說這事兒咱管不了,也管不起,不過你努爾哥哥、大明白哥哥還有其余三位張哥哥的在天之靈可都在上面瞧著我們呢。這時候認慫,只怕百年之后,我們下去了,還真的有點不好面對別人——這樣吧,你帶著床單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先擱下,而我在這里監視著,只要發現那個人,我就尾隨而去,將人和落腳點都查清楚,到時候再行商量。”

  經過黃河入海口的那河灘一戰,我與邪靈教早已是有著不同戴天之仇了,這路上遇到有可能是邪靈高層的右使,我又如何能夠什么都不做,便將其放過呢?

  我這邊吩咐著,旁邊的小仲明倒是明白了,直接舉手說道:“你們只管去便是了,放心,我會自己照顧好自己的。”

  這小孩兒倒也是機靈,我跟他說起路上經過的一莊子,讓他在那兒等著我們,董仲明點頭表示明白,于是我們三人便出了武侯祠,剛剛走過前面的樹林子,便分道揚鑣,我在東門,小白狐兒在西門,這是出入其中的必經之路,至于那小屁孩兒,當真也是聽話,拜托過我們不要丟下他一個人之后,便往回路走去。

  董仲明這一點我挺喜歡,那就是懂得分寸,知道不麻煩別人,也難為他這么小的年紀,倒是有這么多的見識。

  估計也是在董老二家學會的察言觀色,不過著實是一份不錯的素質。

  我們離開武侯祠的時候差不多是下午三點多鐘,而后我便在暗處蹲守,一直觀察著這祠內進進出出的人,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不過卻并沒有瞧見一個如小白狐兒描述的那樣一位,著實有些郁悶。

  不過我這些年來,別的本事沒有煉成多少,但是養氣的功夫倒是頗有長進,此刻卻也不急,緩慢等著,只當做是一場修行而已。

  時間繼續離去,到了夜幕初上的時候,天空突然下去了冷雨,我瞧見孫敬逸送著一個戴著斗笠的人走出了來,渾身頓時就是一陣激靈,放目過去,卻瞧見那人的臉容基本上都被斗笠給遮住了,不過瞧他的體型,倒是蠻符合小白狐兒剛才所說的話兒——不過那衣服卻跟孫敬逸身上穿的一般,卻并不是什么青衣。

  天色有些黑,而那人又習慣于藏匿身形,所以顯得十分神秘,當瞧見他披著蓑衣,戴著斗笠,朝著前方的小樹林離去的時候,我下意識地看了小白狐兒看守的西門,猶豫了幾秒鐘,不過最終還是沒有知會她,而是直接跟著這個蓑衣人的身后離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曉得倘若此人真的就是邪靈右使黃公望,而我又稍有閃失給他發現了,恐怕是兇多吉少,還不如不讓她知道的好。

  這般想著,我便一個人跟輟在那蓑衣人的身后,兩人隔得遙遠,一前一后,朝著城區走去。

  大概走了十分鐘,我突然發現前面的蓑衣人似乎發現了什么,腳步開始加快了,當下也是奮力急追,然而那人遠走越快,總覺好像整個人如同一道魅影一般,我心中一陣疙瘩,曉得自己很有可能被發現了,于是再也不藏匿身形,而是朝著前面猛跑而去。

  這時我旁邊有一條河溝,就在我準備加速的時候,那河溝里面突然一陣異動,緊接著我發現自己突然跑不動了,低頭一看,卻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起,我腳下的地面上突然出現了七八只泥手,將我給死死纏住,不讓我再次前行。

  什么鬼玩意?

  我心中一驚,當下也是猛然一跺腳,卻發現這東西力量十分大,根本就沒辦法掙脫,我曉得此番算是遇到了高手,當下也是將身上背負著的飲血寒光劍給猛然拔出來,一劍朝著地上的那泥手切去。

  仿佛熱刀劃牛油,這增加到十數只的泥手全部都被我輕松切斷,然而我的心情并沒有因此而愉快起來,因為我發現身前身后鬼影重重,超過五十多頭的惡靈驟然之間將我四周的空間給填滿,無數的泥手從我腳下的土地伸出來,而前面的那斗笠人也折了回來,將頭上斗笠取下,朝著我這邊甩了過來。

  他這一甩,卻是對周圍鬼靈下了攻擊的指令,一時間無數呼嘯之聲傳入了我的耳朵里,宛如血獄浮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