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九章 相約博格達峰

  小白狐兒瞧見有我過來了,膽氣也壯了一些,她先前被那穿著貂絨的冰山女子給壓得頗為凄慘,此刻卻也是理直氣壯,無所畏懼,說出來的話語里,也多有調侃之意。我曉得小白狐兒自小的性格也頗為機靈古怪,在我的面前還知道收斂,但是從不肯吃虧,今天這莫名其妙的一頓拼斗,也有些來了火氣,知道她定不會放過那個冰山女子。

  然而她這話兒也太有挑釁的意味了,那銀簫雖非死物,但屬于無主之法器,小白狐兒這些天來的溫養,使得更加親近尾巴妞一點,那冰山女子如何能夠拿出什么證據來呢,當下也是一咬牙,惡狠狠地說道:“你這意思,是不給對吧?”

  我瞧見好不容易被我分開的兩人,此刻又有要湊到一起來撕扯的架勢,趕忙將小白狐兒給攔在了我的身后,然后朝著那女子拱手說道:“這位姑娘,我妹妹手上這銀簫,是我當日從一位叫做程楊的大學教授手中所得,本來就是無主之物,談不上誰是誰的,這么久以來輾轉漂泊,已經沒有了線索,不知道它對姑娘到底有何特別的意義,如果可以,我們坐下來一起商量,再從長計議,你看如何?”

  那冰山女子冷冷看了我一眼,然后輕蔑地說道:“誰要跟你坐下一起聊聊,你是不是看上了本姑娘的美貌,想要追我?”

  呃……

  這冰山女子的一句話,讓我完全都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也不知道天下間怎么會有這般自戀的女子,我正正經經地跟她談事兒,便給我扯到男女之間的事兒上去——說句實話,這女子長得也算是不錯,然而世間美麗的女子無數,我未必會有心情去追上一番;其次這冰山女子美則美矣,然而脾氣秉性都難以讓人感覺到舒服,一張冷得跟冰一般的臉,看著就不親切……

  最后,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既然我與小顏師妹情投意合,彼此心屬,那么我又何必對世間其余的女子再有糾葛?

  我被那女子的話語雷得說不出話來,而這時牙尖嘴利的小白狐兒卻立刻頂上去說了:“泡你?拜托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呢,長得那一個寒冰模樣,哪個男人會看上你呢?跟你說吧,我哥哥可是有一個很愛、很愛的美人兒在等著他呢,他的女朋友要比你美上一千倍、一萬倍,所以拜托你不要自作多情了,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對你動心?”

  我剛才腦子疙瘩一打結,沒有回過神來,然而此刻聽到小白狐兒的這一番話,頓時就知道壞了。

  事實上,先前那銀簫之事,我們還可以坐下來談一談,但是小白狐兒此刻說的話太過于刻薄,完全否認了人家姑娘最在意的容貌,做人做事,要曉得一點,“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全盤否定別人最在意的事情,這事兒可就有點兒大了,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節奏,一點兒回旋的余地都沒有留下了。

  果然,那冰山女子杏眼一瞪,嘴唇輕輕一咧,露出了一排整齊潔白的貝齒來,鼾聲說道:“你這小狐媚子,如此辱我,看我不撕了你這張嘴!”

  她這狠話兒一撂下,立刻箭步飛奔而來,從懷里飛出了一道銀光,犀利無比,宛若璀璨星空之上的一道流星劃過。

  我心生警兆,將小白狐兒往后推了一把,大聲喊道:“小心!”

  小白狐兒被我推到了一旁去,剛好閃過了這道銀光,讓過之后,我陡然生出了右掌,朝著那銀光猛然一拍,試圖將其逼開了去,結果那銀光陡然一轉,卻是朝著我的脖子處抹了過來。

  這銀光森寒,讓人感覺到透心冰涼,我當下也是一躍而起,再次避開了這一擊,想著這冰山女子的手段當真是犀利無比,難怪小白狐兒剛才一直被她壓著,難以扳回優勢,我若是不盡上全力,只怕也得在這陰溝里面翻船,當下也是手往背上一摸,卻是將那映雪寒光劍給拔了出來,挽了一個起手的劍花,將與銀光相撞,與其較量一番。

  叮、叮、叮……

  金屬的交擊之聲不絕于耳,我能夠感受到劍尖傳遞過來的巨大壓力,曉得這道銀光想必也是一件犀利的法器,可隨著人的心意而定,不敢怠慢,當下也是將長劍陡然揚起,劍勢綿延,一劍兇過一劍,最后的一劍,我猛然斬道了那銀光之下,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響聲來,我渾身一震,感覺一陣如潮勁氣從那銀光之上傳遞而來,要不是我立刻運用起了深淵三法的土盾,只怕就要出丑了。

  我這邊將將穩住腳步,而全神貫注地指揮銀光與我拼斗的冰山女子則一個踉蹌,向后退去,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顯然也是有些不好受。

  她的右手往前輕輕一揮,那銀光往回陡轉而去,最后落在了她的指間之上,我瞇眼瞧去,卻見那道讓我所震撼的銀光,卻是一根劍型的長簪子,鳳尾劍身,尖端一點星芒乍現,頗為犀利,我下意識地問道:“飛劍?”

  那冰山女子冷冷一笑,平靜地說道:“飛劍算什么?我這鳳尾銀簪可是傳承了四百多年的宮中之物,比你手上那把粗制濫造、又黑又粗的大劍,比那小狐媚子偷的白山銀簫可要厲害多了。不過你的身手倒不錯,我說她怎么一下子驕傲起來,原來有你這么一個哥哥在——那漢子,你一身魔功,又使得是道家的手段,可敢留下名來,讓我天山神姬知曉一番?”

  天山神姬,這個……是名號么?

  世間能有如此身手的人,特別還這般年輕,想必都有著十分厲害的背景,盡管此人的脾氣極為古怪,而且我們剛才又交惡一場,但是凡事都得以和為貴,人家都報上了名號,我也沒有扭扭捏捏,直接將劍尖朝下,拱手說道:“在下陳志程,師出茅山宗門下,還敢請教……”

  “哦,原來是茅山宗門下的弟子……”

  那天山神姬毫不客氣地打斷了我的話語,然后朗聲說道:“青山不見,綠水長流,姓陳的,我先前已經在那個一臉狐媚的小妖精身上種下了寒毒,每天子夜時分必回發作,痛不欲生,倘若一個月之內不能得治,便會渾身血液逆轉,肌膚凝霜——到了那個時候,你背后那個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可就會變成一具冰雕玉琢的擺設了……”

  什么?

  我聽到她的講述,猛然回頭瞧了一眼小白狐兒,瞧見她面無異色,連忙與她確認,這小妮子扭了扭頭,輕聲說道:“她放屁!”

  得了小白狐兒的肯定回復,我心中依舊有些不安,朝著那女子拱手說道:“姑娘,有話好好說,我們……”

  然而那天山神姬根本不理會我的話語,繼續說道:“你若是不想看到她變成這副模樣,那就帶著她手中的銀簫,到天山祖峰博格達來換解藥吧!”

  這話兒說完,她不再多言,而是一扭腰,人便朝著身后的樹林飄了過去,我箭步去追,大喊“姑娘等等”,卻沒想到那人的身影宛若鬼魅,根本就追之不及。我跑了一百多米,瞧見追之不及,因為擔心小白狐兒,趕忙折回,瞧見她也匆匆趕了過來,當下也是焦急地抓住她的胳膊,大聲問道:“尾巴妞,你沒事吧,我看看?”

  小白狐兒挽起袖子,讓我抓著她的素腕把脈,渾不在意地說道:“那個兇巴巴的小娘皮打不過你,故意說的大話,你還真相信了啊?”

  我用氣行于手,給她把了一下脈,發現脈息正常平緩,并無大礙,心中方才安寧了一些,揉了一下她額前的黑發,溺愛地輕聲罵道:“你啊你,什么時候能夠改一改自己那小姐脾氣,跟人家好好說一下,事情哪里會變成這個樣子。”

  小白狐兒噘著嘴巴,滿腹怨言地說道:“哥哥,你是不知道那小娘皮,一露面就兇巴巴的,恨不得上來就搶我的銀簫——這銀簫可是哥哥你送給我的,我哪里能夠不明不白地就給人拿走,當然不肯了,結果她就直接開打了。對了,哥哥,你剛才干嘛去了?”

  我將剛才遇到茅山梅長老的事兒講給她聽,小白狐兒皺著眉頭說道:“那老不休,下這種黑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宗門長老,我也不便妄議,想起孤身一人的董仲明,便不在此久留,趕回了約定的村莊,瞧見那小孩兒躲在人家屋檐下,凍得直哆嗦,顯得好可憐。我趕忙過去將他叫來,看到時間也晚了,便不再去叨擾梅長老,于是就在村子里找了一戶人家借宿,房東十分熱情,不但提供了晚飯,而且還燒了一大鍋的熱水,我讓董仲明先洗過澡,然后想去找小白狐兒說起銀簫之事,結果突然聽到她房間里傳來了痛苦而壓抑的呻吟聲。

  聽到這動靜,我心中一驚,趕忙推門而入,但見床上的小白狐兒一臉蒼白,嘴唇青紫,臉上竟然有冰霜凝結。

  真中毒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