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四章 雪夜林中烤狼

  方鴻謹嘆聲說道:“可不是么,這天下間高手無數,但是能夠談得上頂尖的,數來數去,也就那么幾個。若是評說天下第一,陶晉鴻和王新鑒,自然都是最有力的大拿,而這兩個人當年為了爭奪這陳志程當徒弟,在茅山頂峰大打出手,你就曉得他究竟有多吃香了;再有了,這人的人緣不錯,青城山、白云觀都有交情,神秘的麻衣世家劉伯成,我們的靠山供奉黃晨曲,可都是他的朋友……”

  二掌柜聽到方鴻謹如此贊嘆,不由得擔憂地說道:“既然如此,此人日后必然不好惹,你這回撒謊騙了他,日后若是追究起來,我們豈不是要倒霉了?”

  方鴻謹搖頭說道:“那倒不會,這事兒我并沒有說死了,一來那人是不是天山神池宮的,我們自己也不確認,二來他即便是,陳志程與天山神池宮的恩怨也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插手得了的,我保持中立,這也說得過去,日后那陳志程找我們麻煩,只需找黃供奉斡旋一番,倒也沒有太大的妨礙,你說是不是?”

  二掌柜是個美艷少婦,吃吃地笑著,點了一下方鴻謹的胸口,然后說道:“你呀你,心眼可真多……”

  方鴻謹得意地說道:“那是,我凡事若是不多想一點,這偌大的家業又如何能夠撐得起來呢?”

  兩人打情罵俏,你儂我儂,其間還親了兩下小嘴,一副馬上就要貼身肉搏的架勢,突然間那二掌柜說出了我最關心的問題來:“鴻謹,對了,都說天山神池宮是當年天下間的三大修行秘境圣地之一,它到底在哪兒啊,怎么從來沒有聽到人談及過?”

  方鴻謹猶豫了一番,最終還是想要在這女人跟前露一臉,這才說道:“我其實也不知道,上次套了一回那黑鴉的話,好像是在天山祖峰,天池后面的一處洞穴中。不過那洞穴跟幾大修行宗門一般,也是洞天福地之處,門戶森嚴,十分難進,而且山上到處都是他們的眼線,人家要是不想讓你知曉,就算是翻遍整個山峰,一寸一寸尋找,也未必能夠得見……”

  他說著這話的時候,似乎不經意地朝著我這兒瞥了一眼,我不動聲色地藏好,心中一動,不知道他是否發現了我,而這話兒,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說給我聽到的。

  若是,我還真的得領他這一份情呢。

  果然是生意人,這做人的境界當真是滴水不露,方鴻謹說完這一晚上最有價值的話兒之后,便不再停留,而是與那美艷的二掌柜相扶前往后院歇息,我則原路返回,從墻里翻了出來,仔細琢磨剛才方鴻謹最后所說的那話兒,越發覺得他應該是故意說給我聽的。

  他這話里面有兩層意思,第一,天山神池宮就在天山祖峰博格達,人家若是想要見我,我去,自然會有人現身。

  第二,若是人家沒有興趣見我,我就算是借助了國家的力量,別人也有本事讓我找不到。

  不過天山神池宮的人,到底想不想見我呢?

  這個我不知道,但是卻曉得倘若這銀簫對于那個天山神姬真的如此重要,她就一定會現身,要不然即便小白狐兒中了她的手段,身死魂消,不過我若是發起狠來,她也撈不到任何好處,反而結了一番冤仇,這和她邀我前往天山神池宮的初衷不符。

  既然如此,我想我終究還是需要去走一趟的。

  想明白了此節,我當下也是跟遠在西北邊疆等待的蕭大炮通過了電話,將這邊探知的情況告知了他,仔細聊過了之后,蕭大炮也認同了我對于方鴻謹的猜測,這個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角色,犯不著這般背后夸人,而且重重作態,估計也算是賣了我一個人情,而且誰也不能說他不是。

  這人做到這個份上,真的就是個人精了,難怪能夠籠絡到黃晨曲君這樣心高氣傲的頂級高手,為他效勞。

  我在梁溪待了一夜,次日便轉乘班機放回了西北邊疆,下午趕到招待所的時候,發現幾日不見,小白狐兒整個人又憔悴許多,仔細一問,方才曉得這寒毒一日重過一日,現在即便是飲酒大醉,到了子時,那人便被凍醒過來,即便是泡在裝滿熱水的浴缸里面,都能感覺到由內而外的寒冷,情況越發的嚴重起來。

  我與蕭大炮商量著準備前往天山祖峰博格達的事宜,他起先是表示反對的,而后實在是拗不過我,便提出請假,與我同行。

  我拒絕了蕭大炮的提議,他最近的事兒其實還是挺忙碌的,上次前往吐魯番的案子并沒有完全解決,此刻還有許多首尾,為了我的事情已經夠操心了,我哪里還能讓他這般受累,提出還是由我一人前往,如此最是合適,畢竟人家邀的是我,倘若帶上別的人,說不定就不肯露面了,如此反而生出許多事端來。

  蕭大炮在與我相爭不下之后,終于勉強同意,不過還是打點了我們前往阜康境內的行程,并且還安排阿依古麗一路相伴。

  經過了一晚上的準備,次日清晨,也就是在小白狐兒中毒之后的第十五天,我們前往天山東段最著名高峰博格達的路途。時間已經是九七年的元旦之后,新年伊始,大雪紛飛,路途十分艱難,行到博格達峰腳下,便已然無法再繼續前進了,我將阿依古麗留在山腳下的一個鎮子,然后帶著小白狐兒開始進山。

  此刻大雪封山十來天了,不過山腳下卻還是有許多巖石裸露,我身上除了自己隨身攜帶的相關法器之外,還有阿依古麗給我準備的行囊,包括防寒睡袋和補給,以及登山繩、鎖扣、滑雪板等登山設備,而小白狐兒雖然飽受寒毒困擾,但是白天倒也精神些,自個兒除了穿得頗厚,而且還帶了滿滿一壺酒。

  兩人進山緩行,瞧見此處千峰竟秀,萬壑流芳,入目處有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和風光如畫的山甸草原,雖說草原此刻已被積雪覆蓋,但是想來夏天之時,必是那山花爛漫,五彩繽紛的去處,應該是極美的。

  我往昔也見過不少名山勝景,然而此刻真正來到了博格達峰的山腳下,仰首望去,方才感覺到為何這里會被人說成是昆侖仙境,王母故庭,因為這兒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雄偉寥廓了,一眼望去,好像整個世界就是這巍峨的高山和雪海一般。

  然而就是這般一望無垠的雪白之下,這凍得仿佛絕境之地,卻孕育著諸多生命的跡象,我瞧見那原始森林的樹木百年屹立,林中還不時傳來馬鹿的呦嗚,隱現著狍鹿、棕熊、猞猁和巖羊的身影,遠處的雪線處還能偶爾瞧見雪豹出沒,雪雞棲居,蓬勃的生命氣息撲面而來。

  倘若那天山神池宮就是坐落于這樣的山域之中,想必也應該如傳說中的一般神奇。

  我與小白狐兒且行且走,步履緩慢,而這時的天色又黑得早,沒多時便已然黑了下來,我來到林中,便也在一處背風處暫時扎營歇息。

  一到晚上,小白狐兒的狀態便有些差了,我去搜集了一些柴火,在林間生出了一堆篝火來,摸著懷里的干牛肉和大餅,我估計小白狐兒并不喜歡吃,正猶豫間,突然感覺到林中有某種東西在朝著這邊望來,一開始我并未留意,而后仔細注視,卻發現竟然是一頭全身灰白色的野狼。

  這么寒冷的地方,居然還有野狼,我有些驚奇,當下也是有意以自己為誘餌,過去勾引了一番,而那野狼在這天寒地凍的地方,獵物很少,似乎也頗為饑餓,我稍微一撩撥就沖了過來,接著我一劍,終結了這頭惡狼的性命。接下來的事情,自然是展現出了我年少時就擅長的手藝,一條整狼給我抽筋剝皮,接著將其架在篝火之上,由這幾天吃慣了烤羊肉的小白狐兒指導下,開始烤炙起來。

  此番前來,阿依古麗給我們備齊了補給,不但有鹽巴、香油,孜然和辣椒粉也都有,我這么多年的手藝倒也沒有怎么落下,一根木棍將這被剝得精光的野狼竄起,不斷地翻轉著,沒多久,那種烤肉的香味就散發出來,讓人忍不住口水都流了下來。

  眼看著這狼肉開始變得焦黃酥脆,油脂滴落篝火中,竄起縷縷火苗來,小白狐兒一雙眼睛瞇成了縫兒,也顧不得寒冷了,不斷地催促我道:“哥哥,什么時候能吃呢?”

  我溺愛地揉了揉她烏黑的頭發,然后說道:“不急,狼肉好吃,但是略顯干燥,等烤好了,稍冷些再吃,會比較好一點兒。”

  盡管如此,但是小白狐兒還是忍不住伸手撕了一小塊放進嘴里,這肉燙,她忍不住張著嘴哈氣,不過嚼過之后,瞇著眼睛,幸福地笑道:“好吃呢,哥哥你做得真好吃……”

  我微微一笑,正想說話,突然眉頭一皺,猛然轉過頭去,卻見林子那邊有一個黑影緩緩走來,朝著這邊高聲喊道:“烤肉的朋友,老夫這兒有美酒,有好煙,跟你換點吃的可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