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五章 領路人北疆王

  聽到這久違的聲音,我繃得緊緊的全身松弛下來,朝著來人高聲喊道:“田前輩發了話,自然沒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來人是個又高又壯的黑胖子,一把大菜刀般的單刀斜背在身后,嘴里叼著一根手工包裹的眼,踏著雪,緩步走來,卻正是天下十大之中的北疆王田師。

  我與這北疆王有過并肩作戰的情誼,而他的遠方侄子張勵耘也曾在我麾下做過事,雙方的關系倒也不錯,自然沒有什么可以防備的,聽到了我的大聲招呼,那黑胖子臉上也露出了幾分驚喜,快步走到篝火跟前來,一把將我給摟住,豪爽地大笑道:“陳小兄弟,我剛才也就是聞到了那烤肉的香味,循味而來,沒想到居然在這里碰上了你,真的是這大雪天里面唯一讓人驚喜的事情啊……來,抽煙!”

  這話兒剛剛說完,他便從懷里摸出了一根卷煙塞我嘴里,然后打了一個響指,便給我點了上來。

  北疆王這卷煙是自己卷的——用二指寬,兩寸多長的煙紙,卷上一小撮煙粒,用口水封住即可。這玩意叫做莫合煙,最早是從蘇聯帶回來的,俄語叫做“瑪合勒嘎”,一種由黃花煙草的莖和葉碾碎后摻和晾曬而成煙草,里面的煙葉呈顆粒狀、較為粗糙,抽起來的時候后勁挺大,風味十分獨特,我抽了兩口,給這煙勁兒嗆得接連咳嗽了好幾下,旁邊的小白狐兒不滿意了,噘著嘴巴說道:“吸煙有害健康,不準帶壞他……”

  北疆王是個向來豪爽、粗糙的西北大漢,剛才見到我太高興了,倒是忽略了旁邊的小白狐兒,詫異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問我說道:“這位是……弟妹?”

  這一句話兒將小白狐兒可給逗笑了,金黃的篝火將她勾勒得頗為嬌艷,我苦笑著對這大大咧咧的黑胖子說道:“田前輩,還記得當日我們在九曲黃河石林那兒的時候,跟著我的那個小女孩兒嚶嚶么,就是她,一晃這么多年過去了,她也已經長大了呢!”

  “哦?”北疆王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腦袋,如釋重負地說道:“我說嘛,難怪看這妹兒長得這么眼熟,原來是當初的那個小拖油瓶啊,都說女大十八變,當年的小乖乖,一下子就長成了這副勾魂兒模樣,時間真的是把殺豬刀啊,哈哈……”

  北疆王說話慣來的豪爽,我與他相邀坐在了篝火旁邊,他便從身后的背包那兒拿出了一個小羊皮袋子,遞給了小白狐兒,熱情地說道:“好,我不帶壞他,這是蒙古牧民珍藏的馬奶酒,你嘗一嘗?驅寒保暖的……”

  尹悅這些天已然被蕭大炮培養成了一個小酒鬼,一聽到有酒,立刻就瞇起了眼睛來,接過來,毫不在意地拔開酒塞,聞了聞,皺著眉頭說道:“有點酸,是不是壞了?”

  北疆王十分不悅地接過來,倒了一口在嘴里,砸巴了一下,然后享受地說道:“嗯,味似融甘露,香疑釀醴泉,這酒是人家牧民為了謝我斬殺群狼,給我備下最好的酒,口感圓潤、滑膩、酸甜、奶味芬芳,而且這酒性溫,驅寒、活血、舒筋、健胃,好處多著呢,你不懂得享受,可別瞎說啊?”

  小白狐兒一把搶過來,學著他喝了一口,不屑地說道:“溫吞吞的酒,跟個娘們兒一樣,有啥好喝的?”

  她這話兒將北疆王這西北漢子惹火了,從背包里面掏了一圈,摸出了另外一個牛皮囊子來,扔給小白狐兒說道:“嘿呀,你這個小女孩子,口挺重的啊,我這里有五糧液原漿,上次一個朋友從西川寄過來的,一直不舍得喝,泡了點小玩意,你若是敢喝,我老田就算是服你了。”

  小白狐兒這些日子以來酒量見長,毫不在乎地一拍胸口,打開了酒塞就灌了一口,結果將她給嗆得面臉通紅,連那牛皮囊子都差點灑落在地,北疆王一把接過來,埋怨道:“這里面可跑著一百斤黃河鯉魚精的魚膽,自有一股龍氣,珍貴得很呢,你若是灑了,老田我可得跟你拼命!”

  小白狐兒臉上就好像蒙上了一層紅布,嗆得眼淚都流了出來,半天才理順那打結的舌頭,氣呼呼地埋怨道:“你這哪是酒,根本就是一團火來著!”

  瞧見這小妮子服了軟,那在天下間都赫赫有名的北疆王就像個大男孩一般地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地說道:“我這龍膽五糧原液,酒精度數能夠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這樣的天氣抿上一口,保管你感受不到冷,不過尋常人若是喝了一口,一整天都不爽利,哈哈……”

  這兩人斗嘴的時候,我已然將那頭烤狼用刀子給切下了許多又香又嫩的烤肉來,放到兩人跟前的盤子上,北疆王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那龍膽酒,然后趁著這熱乎勁兒,嚼裹了兩下,拍手大贊道:“小陳,你這狼肉烤得不錯,肥而不膩,脆而不焦,叫起來滿口留香,而且還有油脂于唇間縈繞——這味道,真的是妙極了!”

  北疆王是個非常有生活品質追求的人,喜歡的東西,愛得要死,說了兩句,又引經據典,談到了什么《本草綱目》,跟我說起這狼肉補五臟,御風寒,暖腸胃,壯陽填髓,此時此刻吃來,最合時宜。

  北疆王是個十分自來熟的人,還沒有等我開問,便就著烈酒和烤餅,吃掉了大半分量的狼肉,直到這時,他才爽利地打了一個飽嗝,然后才后知后覺地問起了我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個鳥不生蛋的不毛之地。

  這話兒我可是一直都想說,結果在北疆王這個氣場強大的家伙面前,從頭到尾都沒有辦法說出來,此刻他終于主動問起,這才將話頭挑了起來,將小白狐兒與那天山神姬的恩怨一一講來。

  不知道是為什么,在這茫茫雪林之中碰到北疆王,我的第一感覺就猜測到莫名出現在天山博格達峰上的北疆王,或許知曉一些天山神池宮的事情。

  果然,聽到我這般說,北疆王眉頭一皺,有些意外地對我說道:“不對啊,按理說神姬她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啊?”

  聽到這話兒,我感覺宛如仙音妙語,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出身北疆而聞名于世的北疆王田師之所以能夠從一個普通刀客成為天下十大,并不僅僅只是靠著自己的領悟和修行,果然跟那神秘的天山神池宮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當下也是激動地對他說道:“田前輩,你認識那天山神池宮的人?”

  北疆王飲了一口烈酒,然后笑著對我說道:“倘若是在山外,我必然矢口否認,不過既然已在峰下雪原,我倒也可以告訴我,當然。”

  我就感覺自己好像中了百萬大獎一般,滿腦子都是“皇天不負有心人”的興奮,感覺到終于是否極泰來了,抓著北疆王的手說道:“既如此,還請田前輩做一個中間人,幫著斡旋一番,讓我們和那天山銀姬完成交易,救得我妹妹的性命啊……”

  北疆王無奈地看著我,一臉苦笑:“小陳,雖說我被評為那天下十大,威風凜凜,但是在這博格達峰之上,便有三人可以勝得過我,第一是天山神池宮秘境之中的守護,天生祖靈,第二是神池宮首席教諭大長老,第三則在神池宮當代宮主,而那神姬便是當代宮主的女兒,你自己想想,在人家的地盤,如何能聽我的話?”

  我有些焦急了,指著北疆王身后的單刀說道:“可是憑著你這一身本事,難道他們就不會給點面子么?”

  北疆王撕下一大塊狼肉,嚼在嘴里,過了一會兒,這才談了一口氣說道:“志程,天山神池宮并非人們傳言中的那地仙聚集之地,但是曾經也是天下修道者的中心,現在的末法時代,越來越少的人能夠得入昆侖神域,然而滯留在此處的人卻從來沒有忘記舊日榮光,總覺得自己比天下間的修行者出身都尊貴許多,又有一個可以清晰感知的山神罩著,天生貴胄,如何能夠瞧得起被人?”

  我一臉不理解地訝異道:“啊……”

  瞧見我很難理解,北疆王語氣陡轉,說道:“這樣告訴你吧,往昔的天山神池宮,或許能夠得證大道、白日飛升直入輕靈之界者,然而今時今日,不過就是一個后臺極硬、背景極深的修行秘境而已,我與神姬父親有些恩怨,插手不得,不過或許你能夠憑著自己的手段,傳出一片天來呢……”

  我點了點頭,渾身斗志地說道:“嗯,自然,這事兒是我惹下的,終究還是要我自己來解決,只不過還得求田前輩給一條門路。”

  北疆王望著旁邊可憐巴巴的小白狐兒,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我既與你們兩位有緣,自然會冒著偌大的危險,帶你們進入,正好此間也有一場盛大的交易會,倘若你們能夠得到山神認可,一切就變得容易了……”

5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二十五章 領路人北疆王”

  1. 回復 2014/12/27

    我第一

    傳奇寫的好

  2. 回復 2014/12/27

    我第一

    傳奇的好書

  3. 回復 2014/12/28

    我第一

    為什么

  4. 回復 2014/12/28

    豐胸提臀

    哎呀呀呀呀…又沒了…頂一個

  5. 回復 2014/12/29

    匿名

    更新太慢了’看后面的都忘記前面的了。這樣看就沒意思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